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女子帝国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22 05:31:50  【字号:      】

女子帝国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怪不得珏儿之前只是为百变扇的一面刻画了图案,现在看来,他不是不想刻,而是他的灵力不足了,这可就麻烦了!”几个长老一下子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南宫珏刚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巨兽又是刻画图案的,这两个手段所消耗的灵力就算是比起关志信的消耗也多的多。所以,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南宫珏没有灵力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之前他们没有想到这么多,现在想到这里,他们的心里别说有多着急了。毕竟没有灵力傍身,那南宫珏的处境就很危险了。好在现在关志信还被那些巨兽缠着,并没有办法直接去攻击南宫珏。要是没有这些巨兽的阻挡,南宫珏怕是要直接输掉这场对决了,那南宫世家就真的完蛋了。“你们看珏儿的神态,一切自如,这说明他此时的情况未必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所以你们也不要急着下定论!虽然珏儿刚才的灵力的消耗确实有些大,但是我相信珏儿是一个有把握的人。他不可能去打没有准备的仗,他就算是再怎么消耗灵力,也不可能一下子将自身所有的灵力都耗尽。而且他在这之前已经吞服了大量的恢复丹,相信就算是这些时间也足以让他恢复到可以跟关志信一战高下的程度!”看到大家开始变得急躁起来,这个时候南宫承业不由的开口说道。他这话一出,众人仔细回味了一番,觉得家主的话有几番道理。南宫珏可是他们南宫世家的第一天才,之前他所面临的局面显然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所以南宫珏断不可能为了施展兽魂诀和刻画图案而将自己的灵力消耗一空,让自己破釜沉舟。这么一想,大家再看看南宫珏此时站在擂台上平静的表情,觉得似乎大家确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了,南宫珏的心中怕是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其实,此时的南宫珏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会这么的淡定。他之前吞服了那么多的恢复丹药下去,虽然不可能让他一下子就拥有大量的灵力,但是,这么多的丹药总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恢复一些灵力。所以,看到关志信还那么强势,他反倒并没有那么着急了。其实,南宫世家的人那么着急自然也是担心他们南宫世家是否能够晋级四强,顺利的拿到大比前三。因为姬家已经有人晋级四强了,这一场对决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输的。否则姬家大胜,南宫世家就必然大败,甚至在接下来的五百年时间里面很有可能被姬家打压。不过,现在的姬家虽然已经有人晋级四强了,他们却确实很想让关志信也顺利的晋级。虽然这个南宫珏很厉害,但是关志信能够在他的手上坚持这么久,要说他们对关志信没有想法和期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尤其是关志信现在有斩魔剑在手,那更是所向披靡,他们心中对他的期待就更高了。本来在看到南宫珏突然在为他那把折扇画图的时候,他们的心里还很担心他会马上就向关志信出手。可是,看到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但是南宫珏却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手,这反倒让姬家人的心里变得更加的不安了。“南宫珏这个家伙一向狡猾不堪,可是他现在却一直没有出手的意思,我不相信这家伙是想要光明正大的跟志信一对一的开战,他肯定是有着什么阴谋的!”姬家的一个长老说道。南宫珏的手段太多了,自从跟关志信交战以来,几乎这场对决的主动权就一直掌握在南宫珏的手上。要不是关志信的实力出乎他们的预料,一再带给他们足够的惊喜,将南宫珏所造成的难题都一一坚持下来,那他们早就输掉这一场大比了。所以,现在南宫珏越是什么都不做,他们反倒觉得此人更加的危险了。如果是之前,他们觉得这一场对决输了也就输了。可是关志信能够坚持到现在着实不易,再加上这一场对决意义重大,要是让关志信赢了,不仅能够将南宫世家晋级的机会彻底夺走,也能够让姬家在接下来的五百年里面更上一层楼,所以他们都不想让关志信输掉这一场对决。“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另外一个长老说道。“为何?”“我倒是觉得南宫珏此时似乎又在恢复灵力了。”“恢复灵力?”“我想应该是这样,虽然我不是很了解这个南宫珏,但是就南宫珏刚才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的消耗可不小,怕是就算跟志信比起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所以,现在他应该是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要不然以他的狡猾,怕是早就向志信出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还迟迟不动手呢?”“这倒是有可能,哎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真的是可惜了。这个时候志信要是不再去跟那些巨*战,直接向南宫珏出手,那岂不是可以轻易的就获胜了吗?”一个长老突然一脸遗憾的说道。“这话倒是没错,可是现在志信想要绕过这些巨兽直接向南宫珏出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一个长老摇摇头说道。如果此时的南宫珏确实是因为灵力耗尽不敢向关志信出手,那此时对于关志信来说确实是一个最佳的获得胜利的机会。但问题是,这些巨兽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关志信。就算关志信不去杀这些巨兽,这些巨兽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他此时就算知道了南宫珏的灵力耗尽了,他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对付南宫珏!“唉!所以才说太可惜了,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让这个南宫珏恢复了灵力,缓过了这个劲来,那志信可就十分的危险了!”很多长老也都觉得这个机会错过了确实可惜。“你们想太多了,就算志信知道南宫珏的灵力耗尽了,他也没有这个机会出手了!你们看,南宫珏那个家伙似乎是又要行动了!”就在大家都在叹息的时候,姬贤指着擂台上的南宫珏开口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我们人界修士好像是无法吸收仙丹!”那长老说道。“无法吸收仙丹?这是为什么?”众人很是不解的问道。毕竟仙丹这个东西他们了解的太少了,甚至在现在在他们世家的典籍上都对仙丹没有什么记载。因为人界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炼制出仙丹了,所以仙丹的配方更是无人知晓。而且,仙丹在人界会有存在,但是其实仙丹更是属于仙界之物。所以,这样的东西在人界记载的实在是太少了,哪怕这人元丹在仙界只是最低级的仙丹,他们都对其了解不多,就连这名字也是司徒元雄曾经在死域里面得到这粒仙丹时所知晓的。只是,他除了知道这仙丹的名字之外,也就知道这是一粒可以将垂死之人救活的丹药罢了。除此之外,他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其实,在他得到这粒仙丹之后,他也在司徒世家当中找过许多的典籍,只是并没有什么收获。就算而后他成为了司徒世家的家主,可以查看司徒世家更多的典籍了,他仍然没有找到有关仙丹的记载。似乎所有关于仙丹的记载都不曾对出现在这个世界过一般。所以,就连他一个家主都不曾知晓,那其他人就更不曾知晓了。“这好像是跟仙灵气有关!”那长老想了想说道。“仙灵气?你是说仙人使用的仙灵气?”众长老说道。仙丹他们或许不了解,但是仙灵气他们却是有所耳闻。因为仙灵气不仅仅是仙人修炼和使用的能量之气,而且在渡劫期的修士身上也有仙灵之气的存在。所以,他们对仙灵之气倒是有些了解,但是也并不多。毕竟他们也都没有达到渡劫期,也没有去渡过劫,因此对于这种神秘而威力无穷的能量,他们也知道的并不详细。“师叔,你是散仙高手,你应该对仙灵之气有所了解吧?你知道这仙丹是怎么回事吗?”这一刻,司徒元雄突然想到一直静坐在不远处的一位老者,赶紧走过去问道。他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有一个散仙高手在这里,他们竟然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主要是他们并没有想到仙丹竟然那么的玄奥,他们一直以为既然这人元丹可是挽救垂死之人的性命,那应该就跟他们平时所服用的丹药一般,只要直接吞下去就行了。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仙丹吞下去竟是一点用都没有。当然,他们绝对相信并不是这仙丹失去了药效,而是他们有一些地方没有弄明白,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或许就像刚才那长老所说,这关系到仙灵气的问题。“你们想要救永文,只能去找你们师伯了,现在只有他能够让永文吸收这仙丹!”这老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司徒永文,然后淡淡的说道。其实,他们刚才的谈话他早就听的一清二楚了,不过他并没有多言。因为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很困惑的问题,只要仔细的想一想,其实就能够想到其中的玄机。可惜的是,这些后辈让他实在是太失望了。不过眼下确实关系到司徒世家的五百年内的命运,所以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他是散仙,跟渡劫期似乎也就是一点点区别,一个是渡劫成功,一个是渡劫失败。但是,其实两者却是天差地别,根本就是一个层次。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渡劫期的修士身上有仙灵之气,这仙灵之气的威力已经不是凡人能够相比的了。哪怕他是散仙,真的遇到了渡劫期的高手,在他手上,根本就坚持不了几个回合。如果对方使用了仙灵之气的话,他甚至坚持不了一个回合,就会被渡劫期的高手直接秒杀。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的渡劫期的修士都能够秒杀散仙,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渡劫期了。体内转换的仙灵之气越多的渡劫期,实力自然也越强。如果体内仙灵之气转化的并不多,那虽然比散仙厉害,却也未必就会强大多少。“师伯?我明白了!谢谢师叔!”司徒元雄突然心中激动,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事既然跟仙灵之气有关,那么找师伯一定可以让他儿子恢复过来。虽然这里并不是司徒世家,可是当初为了防止南宫世家做一些出格的事,所以每个世家几乎都会带上几个散仙,甚至还有渡劫期的高手。他们司徒世家也不例外,一个渡劫期的高手,两个散仙。而在这里坐阵的只是两个散仙的师叔,不过,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们是不会插手这些事务的。而那个渡劫期高手,却是在南宫世家给司徒世家安排的地方静休。不过现在显然是用到这位渡劫期高手的时候了。想到这里,司徒元雄二话不说便朝着他们司徒世家休息的院落奔去。当然,司徒元雄的行为也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司徒元雄那家伙干什么去了?”作为东道主的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承业也皱眉道。“他似乎是朝着司徒世家休息的院子方向去了!”一个长老看着司徒元雄的背影,想了想说道。“哦,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他是去找救兵了!”南宫承业想了想说道。作为东道主,各个世家到底来了多少人,又有多少散仙和渡劫期的高手,他还是了如指掌的。要不然,人家在你南宫世家搞出事来了都不知道,那可就太失败了。“据说他们司徒世家这一次来了一个渡劫期的高手,家主的意思,莫非是说这个司徒元雄是找这个渡劫期的高手去了?”“应该没错了,现在司徒世家的情况可是有些尴尬,要是那司徒永文不能出战,那这胜利可就是陈家的了,你觉得司徒元雄是愿意将这第三名拱手让给陈家的人吗?”南宫承业笑着说道。司徒元雄因为近几次九族大比都是第二名,所以是越来越不将其他世家放在眼里。现在司徒世家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可是心中欢喜的很,他倒是希望司徒世家真的被淘汰掉。不管怎么样,反正他们南宫世家这一次是赢定了。“哈哈,家主说的也是!”南宫世家众人大笑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那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姬家众人眼中似乎冒出了精光。因为此时擂台上所出现的情景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原来,就在擂台上的火势变小之后,擂台上突然出现了熟悉的一幕,那些火焰之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搅动。而且更让姬家人惊喜的是,他们从那火焰当中看到一些熟悉的是蓝色光芒。他们知道,关志信的剑域跟他们姬家的白色剑域是不一样的,正是蓝色的。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一抹蓝色的时候,他们的脑海当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黄帝剑域!“这是黄帝剑域!”姬家长老又惊又喜,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确实应该是志信的黄帝剑域!”一个长老欣喜不已的说道。本来大家都以为关志信已经死了,可是没有想到关志信竟然跟之前的南宫珏一样,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手。此时,看着那熟悉的蓝色光芒,虽然还没有看到完整的剑域,但是他们相信那就是黄帝剑域。再说了,擂台上本来就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南宫珏的火焰剑雨的火红色。如今却出现了蓝色,除了关志信的黄帝剑域还会是什么呢?“你们先不要着急,先等等看!”姬贤的内心此时也有些激动。但是,他又害怕这只是一场幻想,让他们白白高兴一场。所以,在还没有看到完整的剑域之前,他不敢轻易下这个决定确定这就是关志信的黄帝剑域。众长老点点头,强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的盯着擂台上。他们的心里一直在祈祷,这可千万不要出错,一定要是黄帝剑域。要是这一抹蓝色最后并不是黄帝剑域,那他们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是怎样的心情。其实,如果只是一个关志信死了,他们并不会有多大的伤感,最多也就是觉得有些惋惜。毕竟一个世家培养出一个这样的天才也是极其不容易的,这么死了,多多少少会有些可惜。但是,也仅仅是惋惜而已。而他们之所以之前那么伤心,那完全是因为那黄帝剑域还在关志信的身上。他们以为关志信死定了,那黄帝剑域他们自己也就拿不到了,他们的心里能不伤心吗?不过,现在关志信似乎真的如家主所说,再一次给他们带来了惊喜。只要关志信还活着,其实他们已经不是很在意这一场对决的输赢了,他们要的只是黄帝剑域而已。至于九族大比,有姬天晋级就足够了。姬天的实力他们很有信心,不管如何,这大比前三的其中一个名额是肯定逃不掉的。所以,关志信晋不晋级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黄帝剑域还在,那比什么都强。虽然他们内心已经认定那一秣蓝色光芒就是关志信的黄帝剑域,但是因为看不到全部,他们的内心还是很紧张,生怕他们只是空欢喜一场。好在,上天并没有耍他们,擂台上的火焰慢慢的全部被那蓝色的气刃给绞灭了,所以,蓝色的剑域也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你们看,那是关志信的特殊剑域!他还没有死!”姬家的人的还没有说什么,倒是让擂台下的那些观战者先开口了。看到这一幕,他们似乎比姬家人还要兴奋。“那确实是关志剑的蓝色剑域,看来我们又被欺骗了,是谁说他一点防备都没有的,人家早就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看到关志信没有死,甚至以这样的方式破解了南宫珏的杀招,大家都显得无比激动起来。因为关志信既然没有死,那么这场对决就并没有结束。这样一来,南宫珏想要赢下这场对决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哈哈,这可有的玩了,之前南宫珏以这样的方式骗过了我们一回,现在这个关志信竟然也用这样的方式来骗了大家一回,不过,现在这个南宫珏怕是会很遗憾了,这样都没有杀掉关志信,这场对决有的打了!”“这两个人果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竟然连这么恐怖的杀招下都能够活下来,这要是我们,怕是都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要不然人家怎么会站在擂台上,而你却只能站在擂台下看着别人呢?”有人取笑道。“哼!”那人被人嘲笑,心中有些恼怒,却是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此时,南宫珏仍然临立在半空之中,对于现在擂台上所出现的情况,他并没有觉得意外。毕竟关志信跟他斗了这么久,如果关志信真的不躲不避,就这么死在了他的剑雨之下,他反倒觉得奇怪。现在看到关志信并没有死,而是用姬家的剑域保全了自己,他并没有觉得这是多么惊奇的事,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这场对决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了。“本以为我用不到冰灵剑了,现在看来,三灵剑还是得全部出现了!”南宫珏淡笑一声,虽然关志信没有死,但是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就会输掉这场对决。相反,在他看来,关志信虽然活下来,但是他也不过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就算他的意志再坚定,他再怎么不愿意认输,他也终究不会是他的对手。看着下方那个完整的蓝色剑域已经出现,而擂台上的那些火焰也基本上完全被绞灭了,南宫珏没有再一次折扇内的最后一把蓝色小剑给引了出来。南宫珏知道姬家剑域的厉害,而且现在关志信已经躲在了剑域之内,所以之前的出手方式显然已经没有办法再威胁到关志信了。而且,那样的出手方式对灵力的消耗太大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没有必要去这样浪费灵力。所以,这一次蓝色小剑从那折扇飞出来之后,仅仅是变大了好几圈,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出现密密麻麻的小剑。嗖!虽然关志信用剑域破解了他的火灵剑,但是,他也知道关志信此时的实力已经不会太强了。轰!关志信在剑域内并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况,哪怕这剑域本身就是他施展出来的,而且,他显然并知道南宫珏这一次会如此迅速就对他再次出手了。所以,当他将那火焰全部绞灭之时,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就感觉到剑域突然被人攻击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司徒永文成功的击败了南宫世家的南宫克,也意味着司徒永文成为了第一个晋级四强的人。其他几个世家看到司徒世家已经有人晋级,心情明显变得焦急起来。尤其是南宫世家,南宫克已经败下阵来了,那么他们南宫世家就只剩下南宫珏一个人了。如果南宫珏再败了,那么南宫世家就将彻底的被淘汰掉,跟大比前三没有缘分了,也跟死域没有缘分了。更加重要的是,现在南宫珏跟关志信的战斗又进入了僵持阶段,这就让他们更加的着急了。不过,三号擂台上的对决一结束,这也让另外三个擂台的参赛者开始着急起来。因为他们自己都不想被淘汰,可是他们却又知道,每一个擂台上只能有一个晋级者,剩下的那个必然会被淘汰掉。规则就是规则,它不会因为你虽然在这个擂台上输了,但是实力却比另外一个擂台上的胜出者还要强而让你晋级。不管你的实力多强,只要你在这个擂台输了,你就会被淘汰,成为失败者,甚至没有机会再进行大比。因为年龄的限制,每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参加九族大比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就将再也没有机会挽回了。所以几乎每一个来参加九族大比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擂台上坚持到最后,成为九大世家中被人仰慕的那一个。不过,也正是因为人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最后成功的却只有那么几个。他们若是没有这个实力和运气,终究是要被淘汰的。如今剩在台上的仍然还有五个世家的人,分别是姬家的姬天和关志信,司徒世家的武成纲,南宫世家的南宫珏、陈家的陈宏远和姜家的姜浩然。但是,这三个擂台上的情况也是变化莫测,很多擂台上的对决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基本上已经能够看出来谁会胜出谁会出局了。轰!就在这个时候,二号擂台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众人把目光投向了二号擂台。却见到姬天的手上突然同时出现了无数把剑,让人看的眼花缭乱。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姜家的姜浩然不敌姬天,一下子就被姬天给击退了。姜浩然的剑法以速度为见长,可是在姬天突然改变了手段的时候,同时出现这么的剑,他也分不明清楚那些多出来的剑到底是虚剑还是实剑,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弄出这么多的剑来,就算他的速度再快,也让他双拳难敌四手,一招便败下阵来。当他准备从地上爬起来,再准备坚持下去的时候,姬天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剑刺来,仿若万剑来袭,让他毫无准备。“砰”的一声,他再次被对方击倒在地!可是姬天这个时候却一跃而起,双手反握长剑,从天而落,朝着姜浩然刺了下去。这一刻,一把巨大的剑影将姬天手上的长剑包裹在里面,众人看到的便是姬天拿着一把巨大的剑影从半空之下刺下来,那气势,似乎要将大地都扎穿一般。“我认输!”看到这一剑,姜浩然脸色大变,面对如此强势的一剑,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挡的能力。就在这紧要的关头,他急忙喊出了自己最不想说的三个字!姬天听到对方已经认输了,赶紧收回剑气,那原本包裹着他的长剑的巨大剑影一下子便消失不见。不过,姬天并没有直接收回长剑,而是仍然将没有剑气的长剑刺了下去,只是在姜浩然的额头前半寸之距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他并不完全相信姜浩然,这个世界上,说话不算数的人可在不少数。虽然他并不想在九族大比的地方杀人,但是防范之心还是要有的。万一姜浩然反悔,他起码并不担心对方突然向他出手。姜浩然虽然刚才是情急之下才喊出了那三个字,但是此刻看到对方的剑就指在自己的额头,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机会了。虽然他的心中有很多的不甘,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如果他不认输的话,那一剑下来,自己如果不死,肯定也是重伤的。到了这个地步,再去冒这个险显然是不太明智的。之前三号擂台上的司徒永文战胜了南宫克,让他一下子变得心急起来。可是他没有想到,就是那么一小会的失神,让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战斗节奏一下子就被打乱了。以至于他自己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什么状况,他就已经彻底的失败了。对于现在这个局面,他的心中也唯有遗憾和叹息了,他是彻底的输了。“我输了!”姜浩然再一次确定的说道。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了,而且,就算他刚才没有那么不经意的失神,他也未必能够挡的住姬天的那番攻击,因为他已经尽力了。“这是早已注定的结局!”姬天淡淡的说道。面对这一结果,他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似乎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的事。虽然其中可以发生了一些波折,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始终没有变。在他的眼中,他的敌人是司徒世家的司徒永文,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多了一个南宫珏。当然,这也得等到南宫珏打赢他们姬家的关志信再说。对于关志信手上的仙器,他其实也感到很意外。他自然不知道那是他们的黄帝老祖宗传下来的斩魔剑,他只是对于关志信竟然拥有仙器感到意外。不过,就算如此,甚至两人现在还是平局,但是他依然认为南宫珏胜出的希望要大一些。虽然如此,他还是希望关志信能够有更好的表现,如果他能够将南宫珏击败,那自然是最好的事了。毕竟关志信是姬家人,如果他晋级了,南宫珏被淘汰了,他不仅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而且姬家拿到前三的机会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而且,如果关志信能够再赢一个人,那他也能够在前三占据一席之地,那样的话,他们姬家就在前三占据了两个名额,这自然是喜上加喜的事。所以,他虽然相信南宫珏的实力要更高一些,但是心中自然还是希望自己人能够胜出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如今宏远兄已经跟我们分析的一样,确实是晋级四强了,现在争夺前三的机会确定拿到手了,就看接下来他的发挥如何了!”心洛看到这一幕,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依我看,虽然他现在晋级了四强,但是无论是哪个对手,他都没有办法战胜,我觉得我们要进入死域的希望怕是没有了!”心海却对陈宏远接下来的大比并不太看好。“姬家的姬天、司徒世家的司徒永文两人都是两个世家的第一天才人物,现在就剩下南宫珏和关志信的对决还没有比出胜负了。可是,不管是他们二人最终谁能够胜出,似乎都要比宏远的实力要强。依这样的情况来看,宏远兄想要拿到前三的机会还真的是不大!”心河也觉得陈宏远几乎不太可能拿到前三,因为这现在的形势对他实在是太不妙了。“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而且看的出来,宏远兄已经很努力了。遇到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的!”心洛开口说道。“确实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不过,你们也不要这么悲观嘛。万一陈家真的有天助呢?这种事可是说不清楚的。”程宇笑着说道。“宇师弟,你怎么还能够笑的出来呢?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宏远兄虽然晋级了四强,但是基本上可以说就是去凑数的,根本不可能拿到前三的!”心海对着程宇说道。“我不笑难道还要哭吗?刚才心洛师兄不也说了吗?不管结束如何,我们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们这么担心又有什么用呢?”程宇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可是如果宏远兄要是拿不到前三,我们就没有办法进入死域了,你总得想想办法才行吧?难道要我们守株待兔?”心海不甘心的说道。之前没有看到陈宏远进入四强的时候,他们也很着急。现在陈宏远倒是如他们所想,顺利的进入到四强了。可是,现在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他们竟然发现晋级四强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是陈宏远能够对付的了的,他感觉这老天就是在耍他们啊。明明给了他们希望,却又要让他们绝望了。“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我上场去帮陈宏远将另外三人打败吗?”程宇说道。“嗯,这个办法好!宇师弟,你不是有幻形丹吗?你如果变幻成陈宏远的模样,替他上场,那不就可以轻易的拿下大比前三了么?”心海听到了程宇的话,不由眼前一亮,虽然程宇说的无心,可是听者有意,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啊。要知道,以程宇的实力,别说他们这些人只是年轻一辈当中的天才人物了。就算是他们老一辈的天才,甚至就是九大世家的各位家主出手,也未必会是程宇的对手。所以,只要程宇肯出手,那这大比前三就是没的跑的,而他们也就可以顺利的进入到死域中去了。“对啊,宇师弟,你那幻形丹不是连鬼王都看不出来吗?那九大世家的这些家主应该也看不出来吧?既然如此,你不如真如心海所说的,用幻形丹变幻成宏远兄的模样,替他参加大比吧?”心洛也觉得心海的这个主意真的很不错。当初他们在阴冥界,使用幻形丹变幻成了鬼王模样,连那些鬼王都看不出来。鬼王的境界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的大乘期罢了,而且当初可是连那些相当于大乘后期的三阶鬼王都没有看出来。而且九大世家的这些家主也就是大乘后期,既然连鬼王都看不出来,那么九大世家的人也肯定是看不出来的。反正他们也看不出来,那程宇替陈宏远参加大比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听到心海和心洛的想法,就连其他人也都纷纷的看向了程宇,似乎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虽然程宇一直说会想办法进入死域,但是如果陈家能够拿到前三,那一切可就变得容易许多了。“你们想的也太简单了,一般来说,大乘期确实是看不出幻形丹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大乘期都看不出来。如果有些人的实力很强,他们仍然是可以看出来的。再说了,你以为这里除了大乘期就没有比大乘期更强的人了吗?你们看看姬家家主身边的那个老者,你们以为他是什么人?”程宇摇摇头对着大家说道,同时指了指姬家家主姬贤身边的那个老者说道。“那个人.......难道他不是大乘期?”心海看了看那个老者好奇的说道。说实话,他看不出来那个老者的境界。但是,他也只当是这个老家伙只是故意隐藏自己的境界,不过,就算他隐藏了境界,应该也只是大乘期而已。“大乘期?那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散仙,你以为人家隐藏境界是为了什么?”程宇淡淡的说道。“散仙?那个老家伙就是散仙高手?”不仅仅是心海,所有人顿时都是一惊。对方隐藏了境界,他们还真的看不出来那么一个看起来平静无常的老者竟然会是传说中的散仙高手,这如何让他们不惊讶。“所以说,要我用幻形丹变幻成宏远兄的模样代表替参加大比,你们实在是太小看这里的人了。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这里的人可不止他一个人是散仙,只是他们都隐藏的很好罢了。”程宇再次开口说道。“什么?这里不止一个散仙?我们竟然连一个都看不出来?”心海惊道。“一个散仙可不是大乘期能够相比的,他们若是想要隐藏,没有达到和他们一样的境界或者实力,又怎么可能让你们轻易看的出来?再说了,这擂台外都有一个特殊的阵法,但是这个阵法只有散仙和渡劫期的高手才能够破开。他们每个世家肯定都有自己的想法,或许是为了他们自己世家,又或许是为了阻止其他世家,所以散仙在这里也并不稀奇。再说了,这里可是南宫世家的地盘,你们怎么知道他们就没有高手隐藏在什么地方呢?我们要是这么做了,那不仅帮不到陈家,甚至有可能让陈家成为八大世家的众敌,这种事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做的好!”程宇认真的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程兄弟,你这么厉害难道都没有办法了吗?”听到程宇这么说,陈宏远顿时失望不已,但是心中仍然有着几分期待。“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当初那些增加体质和修为的丹药你也吃了,我手上也没有可以再增加实力的丹药了!”程宇摇摇头说道。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他倒是可以炼制一些普通的增加修为的丹药。但是这些丹药对于大乘期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了。所以,他想要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甚至要拥有打败另外三人的实力,吃这样的丹药不知道要多少才行。而且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算是程宇这样的炼丹高手,也炼不出这么多啊。如果想要炼制一些合适大乘期来增加修为的丹药,他手上却并没有这样的药材。当初在死亡花海的灵气幻境里面找到的那些万年灵药能够炼制修为丹的,程宇都已经拿出来炼制了。但是那些丹药并不能多次使用,一个人一生只能够使用一次。而这些丹药他也已经给过陈宏远了,所以,他确实是没办法在一夜之间将陈宏远的实力大副提升了。“宇师弟,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要不就像我上次说的。你使用幻形丹变幻成宏远兄的样子,明天就由你替宏远兄去出战吧?那不就可以轻易的拿到其中一个名额了么?”心海开口说道。“这......”陈宏远自然是没有听过心海的这个提议。可是,他虽然有些震惊,但是他觉得心海的这个提议确实不错。如果程宇愿意的话,他确实是一个好办法。程宇的实力他可是见识过的,那可真的是所向披靡。在陈家的时候,程宇甚至还跟他们陈家的散仙老祖开过战。虽然他并没有见识到这场惊天之战,也不知道程宇是不是打赢了散仙老祖,但是他知道程宇至少没有输。而且,在阴冥界的时候,程宇可是跟轮回鬼王大战一场。要不是最后轮回鬼王拿出了轮回殿把轮回深渊弄了出来,就连轮回鬼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可见程宇的实力有多么可怕。所以,以他的实力,只要他肯出战,那大比第一是轻易到手的。不过,他并不需要什么大比第一,他只要能够拿到前三的任何一个名额就行了。因此,心海的提议不禁让他有些兴奋起来,他期待的看着程宇,希望他能够同意这个提议。“我上次就已经说过了,这是不可能的事。化形丹虽然可以让我变幻成宏远兄的样子,但是那也仅仅只限于在大乘期以下的人面前用用罢了。如果是散仙,那便可以轻易的看出其中的破绽。大比的时候,每个世家的散仙都会在场,尤其是南宫世家,更是安排了不少的散仙,你以为我的幻形丹能够逃过他们的法眼吗?更何况,我并不会陈家的功法,宏远兄之前在大比当中已经使用过不少手段了,大家对宏远兄的手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我代替宏远兄出战,到时候所使用的所有手段都与宏远兄不同,这样的话,就算不是散仙,也同样能够看出破绽了。所以,这个方法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不可能实现的。”程宇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他可以冒充陈宏远的脸,但是他却冒充陈宏远的一切,最关键的就是陈宏远的功法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模仿的。再加上有那么多的散仙在场,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那陈宏远根本都不用比了,直接就被认定是淘汰了。“这好像确实不行!”听到程宇的话,陈宏远顿时有些失望。幻形丹的力量他在阴冥界的时候可是亲身体验过的,当初他们为了装假鬼王,也都使用过幻形丹。对于幻形丹的功效,他绝对是相信的。不过程宇说这幻形丹并不能够隐瞒过散仙,这就让他无奈了。再加上程宇确实并不会陈家的功法,这也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破绽。想到这里,他确实是失望了。“宏远兄,其实你拿不拿的到大比前三,小弟并不会怪你。只要你自己努力就好了,根本不必如此在意输赢的。只要你自己努力了,哪怕你真的输了,又有会好遗憾的。今天南宫珏与关志信一战,关志信的实力也很强,最后不也还是被淘汰了么?所以,你不应该如此在意结果,而是出现这样的结果你是否已经努力过了。只要你自己已经努力过了,那么不管结果究竟如何,都无所谓了!”程宇认真的说道。“可是,我当初向你承诺过,如果却要失信,我怎么对得起你们大家之前为我做的一切?”陈宏远自然知道程宇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他之所以这么想要得到大比前三,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多的他是为了还程宇他们的人情,因为他亏欠他们的实力是太多了。想当初,心河他们为了帮助他,甚至连性命都搭上去了。可是他,第一次向他们承诺就失信了,这又让他如何自处呢?“宏远兄,我觉得你想太多了。我们之所以帮你,那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兄弟,也是合作伙伴。所以,我们愿意去帮你。”程宇说道。“可是你们想要进死域!”陈宏远说道。“没错,我们确实是想要进死域,但是,我们并不是因为想要进入死域才帮你的。如果你这一次能够拿到大比前三的名额,那我们能够跟你进入死域自然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可是,如果你拿不到这个名额,我们也没有什么怪你的,大不了不进就是了!”程宇无所谓的说道。“可是......这......我......”听到程宇的这番话,陈宏远的心里很感动。可是,越是如此,他便更觉得自己没用。他只会接受程宇的帮助和恩情,可是他连还这些恩情有的能力都没有。所以,说到这里,他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了,内心全是自责!他知道程宇肯定是想要进入死域的,可是他拿不到前三的名额,程宇也就无法进入死域了,他的心怎么会好受呢?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女子帝国“绝对不可能再让他逃过去了!”陈宏远看着武成纲躲来躲去,虽然有时候会伤到他,但是并没有直接击到他。如此往复,陈宏远的心里已经很是着急了。于是控制着巨魂对武成纲的攻击更加猛烈了。巨魂一拳击出,武成纲一个瞬间就朝着左边闪了过去,陈宏远见状,早就已经等待着时机,另一拳便朝着武成纲的前方一拳击出!这一次,陈宏远终于没有再让武成纲逃掉,武成纲虽然注意到了这一拳,但是此时他正是朝着拳头的方向奔去,根本就没有办法再避开了。可是,就算如此,武成纲也不可能直接往对方的拳头上面撞,所以就算没有办法完全避开,他也要想办法躲过这一劫。轰!巨魂一拳击过来,武成纲虽然极力的想要避开,但是还是被这一拳给击到了。幸运的是,这一拳并没有击到要害,只是击中了他的右肩。砰!武成纲直接飞倒在地,当他想要起身逃跑的时候,巨魂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再次一拳击了下来!“我认输!”看到这凶猛的拳头,武成纲脸色大变,顿时心头一惊,赶紧大声的喊道。不过,巨魂的拳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仍然速度不减的朝着他飞了过来。“我认输!”武成纲真的很害怕被对方的拳头击中,这么大这么猛的拳头击下来,自己怕是要丢掉半条命不可,于是再一次大声喊道。轰!巨魂的拳头还是再一次的轰击下来了,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变得心惊肉跳起来,觉得这一次武成纲是死定了。陈宏远的召唤出来的这只巨魂一看就是非常的恐怖的,力量也是强的可怕,光是从擂台被毁的情况就能够看的出来。没有足够的力量,是不可能将擂台毁成这个样子的。如今武成纲就要被这巨魂一拳击中了,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武成纲会死吗?如果武成纲死了,那司徒世家怕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陈家吧?此时此刻,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司徒世家的人,一个个也都紧张无比。武成纲虽然不是司徒世家最优秀的弟子,但是不得不说是确实是一个天才。更难得的是,他还是一个外姓弟子,这对于司徒世家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武成纲在司徒世家所受到的重视,对于那些外姓弟子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鼓励。有这样一个楷模在前面,往往更加容易激起这些外姓弟子内心的热血和奋斗的动力。这一拳下来,就算武成纲不死,怕是也要被他给废了。如果武成纲被废了,那对司徒世家的损失可是很大的。司徒元雄和一干长老都不由捏紧了双拳,只希望武成纲最好别出事!轰!这一拳终究还是轰了下去,当众人一脸好奇的瞪着眼睛看着擂台上的情况的时候,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来巨魂这一拳并没有击在武成纲的身上,而是击在他侧面。呼!“看来陈宏远并不打算杀掉武成纲,害我白白紧张了一回!”“其实想一想也很容易想到,陈家如今在九大世家的地位并不高。可是这一次好不容易他们才有机会闯到现在,要是他们把司徒世家的人给废了,或者直接把这个武成纲给杀了,司徒世家怕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陈家吧!陈宏远自然不会这么傻,而且武成纲都已经认输了,再下这样的重手,那就简直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了!”“说的也是,不过确实没有想到,这一次陈家竟然有人晋级四强了。按照这样的形势下去,搞不好他们陈家这一次还真的有机会拿到大比前三的名额!”“谁说不是呢?原本以为我们公孙世家这一次也有机会拿到一个前三,可是谁曾想我们公孙世家却是早早的就被淘汰了,连人家陈家都不如,想想还真是没面子!”“说实在的,以我们在世家当中的分量,说不定就算是世家拿到了前三,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确实如此,其实世家能不能进前三强跟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擂台下的人看到陈宏远所控制的巨魂并没有一拳击在武成纲的身上,其实很多人的心里是有些失望的。这些人既不是司徒世家的人,也不是陈家的人。他们只是希望看到更多的好戏,更多的热闹而已。司徒世家的人此时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陈宏远还没有那么愚蠢,要是他真的杀了或者废了成纲,陈家就休想有好日子过了!”司徒世家的一个长老开口说道。“确实,只是可惜了,这一场对决还是让陈家胜出了。要不然,我们司徒世家要是有两人晋级四强,那可就很有利了!”“成纲的实力还是弱了些,就算晋级了他也未必就能够拿到前三。其实不止是成纲,现在就算是这个陈宏远晋级四强了,他也未必能够拿到前三!”“没错,如今晋级四强的已经有三人了,永文、姬天还有他陈宏远。现在就剩下四号擂台上的南宫珏和关志信了。不管这四号擂台上最后到底是谁胜出,至少都要比这个陈宏远的实力要强的多。所以陈家就算晋级了四强,那也只是去凑数的而已!”“呵呵,他们陈家做梦怕是都希望有能够拿到大比前三的一天,不过,这前三哪里是这么好拿的,他们能够晋级四强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还想要拿到前三,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哈哈,就是,他们陈家要是都能够拿到前三,那我们司徒世家该去哪?那不就是一个笑话了么?”司徒世家的一群长老们你一言我一言的,对于陈家虽然晋级了四强,但是他们却也对接下来的形势看的非常的清楚。陈家能够晋级四强已经是走大运了,但是想要拿到大比前三却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剩下的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都要比陈家的实力强。所以在他们看来,陈家虽然晋级了四强,那也不过只是给他们高兴一下,对大比前三有个美好的梦罢了。当他们真正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这个美好的梦也就结束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女子帝国“虽然南宫珏的那扇子看起来只是一件上品魂器,但是,这扇子实在是太厉害了,甚至比神器都要厉害,简直就是变化无穷啊!”心海有些羡慕的说道。虽然他们手上都有一件神器,但是那些神器只是制式神器,所以这些神器的力量有限。可是南宫珏的这把扇子,虽然不是神器,但是却变化多端,每一次都让人意想不到。这样一把厉害无比的法宝,怕是每一个都梦寐以求的吧!“也不知道这个南宫珏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件法宝,该不是会南宫世家给他的吧?”心洛开口猜测道。“这怕是不太可能吧?南宫世家要是有这么好的法宝会给他?虽然他被看作是南宫世家年轻一辈当中的第一天才,但是南宫世家也不至于对他这么好吧?再说了,这么厉害的法宝,就算南宫世家也不会有很多吧?”心海不太相信的说道。“也许是南宫珏的运气好,在外历练的时候得到的。看看宇师弟,手上不也有一些独一无二,又非常神秘厉害的法宝吗?”心河说道。一般情况下,越是厉害神秘的法宝,越不太可能是门派或者家族送的,越有可能是在外偶尔所得,这或许就是常说的大气运吧?“不管怎么说,南宫珏现在破解了关志信的剑域,这下子关志信可就输定了。”心海说道。“以南宫珏之前的表现来看,关志信输的机率确实要大的多。不过现在要说谁输谁赢还有些过早。也许接下来关志信还有别的什么手段呢?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心河说道。“那倒也是,怎么说人家也是姬家人,作为九大世家当中最强的两个世家之一,应该不会太差吧?”心海点点头。擂台上!关志信在看到那口大钟全部露面,同时将他的剑域强行破除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朝着这口大钟冲了过去。可惜的是,这口大钟正如他所心中所疑惑的那样,是真的非常的坚硬,他这一击根本就没有给这大钟造成任何的损伤。毕竟这口大钟可是连黄帝剑域都没能够将它破开,更何况是他这样去想要劈开这大钟了,自然是不太可能的事。砰!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这口大钟突然在擂台上飞快的旋转了起来。关志信反应不及,竟是这股旋转的气势直接给逼退了!大钟飞旋起来,一个人直接从大钟内跳了出来!这人立在擂台上打开一折扇轻轻的在胸前扇动着,一袭白袍,看起来很是潇洒,此人不是南宫珏又是谁呢?“珏公子!是珏公子!”看到南宫珏再次现身在擂台上,南宫世家的弟子顿时沸腾了。毕竟这里可是南宫世家的主场,几乎所有的南宫世家子弟都在这里,这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可见南宫珏的出现,对于南宫世家来说是多么的振奋人心!虽然大钟的出现让南宫世家的人都认为南宫珏绝对不会有事,可是一直没有看到南宫珏现身,南宫世家的人不免还是有些紧张。此时终于看到了南宫珏,姬贤和南宫世家的长老们也终于放下心来了。就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南宫珏在关志信的剑域内应该并没有受伤。“家主,我早就说过嘛,以珏儿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有事呢?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这一次姬家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一个长老笑着说道。“天竹长老,你之前似乎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可是一直在担心珏儿会输给姬家!”另外一个长老不由跳出来笑着拆台道。“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珏儿会输了,珏儿的实力我很了解,就算是姬家的姬天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我又怎么可能相信他会输给这个实力还不如姬天的关志信呢?”天竹长老老脸一红,不过顿时瞪着脸说道。“哈哈,谁有没有说过这些话,自己心知肚明!”那长老却是笑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南宫珏的现身他们相信姬家是输定了,自然是心情大好。擂台上!南宫珏一脸淡笑的看着对面脸色铁青的关志信,说道:“看来你这剑域的修炼还不到家,我这么轻易就出来,我不相信姬家的剑域只有这么点威力,你怕是还得好好修炼修炼才行啊!”虽然他刚刚破除了关志信的剑域,但是他心里相信,这绝对不是姬家剑域的全部实力。他听说姬家的剑域修炼到至深处就连空间都能够绞碎,要是真是这样,他这口钟是绝对没有办法抵挡的。不过,虽然如此,但是他也很不清楚,姬家能够将剑域修炼至这样的境界的怕是还没有,至少现在应该没有。“哼!我确实修炼不精,但是用不着你操心。虽然仍然破了我的剑域,但是那又如何?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了吗?我告诉你,没有这么简单!”关志信看着对方冷冷的说道。虽然他的话说的很清楚,也很有自信。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南宫珏确实是一个非常难缠的角色。而且因为南宫世家所修习的是君子气,手段更是变化莫测,之前他们二人的战斗到现在他还让他的心里有很大的阴影。但是,输人不输阵。就算他心底也承认南宫珏的实力是比他强的,他也不会在气势上输给对方的。“是吗?那你可要小心了,不知道你接下来是否能够应付的了我这口大钟呢?”南宫珏一把将还在他面前飞旋的给拍了下来。轰的一声,大钟落在擂台上,卷起一阵阵尘土!关志信眼神一凝,看着这两人高的大钟,他不明白南宫珏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知道,这个家伙怕是又要用这口大钟玩什么花样了。“哼!少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有什么花样就来吧!”关志信虽然很疑惑这口大钟为什么没有品质,但是他之前的一切来看,这口大钟绝对不会真的只是一口普通的大钟。所以,此时话已出口,但是他的警惕心却很高,早已经默默的做好反击的准备了。“是不是装模作样,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接招吧!”南宫珏淡淡一笑,用力的朝着面前的大钟往前一拍,大钟便直接飞了出去!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为了这个阵法,陈鸿宁可真的是太拼命了,或许他也是为了满足自己。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程宇当时在布置这个阵法的,现在他明明布置出了跟程宇一样的阵法,但是为何没有一点用呢?他不服气啊!只是,陈鸿宁不服气,但是陈天行却是已经服气了。他相信,程宇的这个修炼阵,就跟这死域一样,不是谁都能够去模仿和打开的。所以,他已经对陈家的那些前辈们研究出修炼阵不抱什么希望了。与其浪费这个时间,倒不如想办法让程宇再给他们布置一座好了。而这一次程宇主动向他提出合作,其实陈天行的内心是激动的。因为,他觉得几乎来了。不管程宇是否真的能够打开死域入口,他们陈家都会得到天大的好处。其实在他看来,程宇的修炼阵法作用那么明显,甚至比起死域还要让人欲罢不能。死域里面虽然机遇很多,优质的资源也很多,但是他们是否能够找到这些资源,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否能够把这些资源带出来呢?这都是一个未知的疑问。也就是说,即使死域真的被程宇打开了,他们陈家确实会获得前所未有的的利益和发展。但是同时他们也同样面临着危险。不过,程宇的这个修炼阵法却是比起死域的那些优质资源还要来的实在的多。有了资源就一定能够让陈家弟子的实力一日千里吗?他觉得未必!这也是讲天赋的,如果弟子天赋不佳,就算给他们再多的优质资源,也未必能够将实力提升到多高。但是程宇的这个修炼阵法不同,只要你的境界已经接近突破了,你甚至不用太担心突破失败的问题。因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你的境界确实已经到了突破的瓶颈,那么在这阵法里面突破成功的概率是相当高的,就算没有百分之百,哪怕说是百分之九十九都一点也不过分!可见,这阵法的实用性有多高了,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去为弟子们准备突破所需要的丹药。而这个过程陈家唯一的损失就是阵法的损耗和能量石的损耗。但是能够让这么多的人成功突破,这点损失又算什么呢?尽管每个人在同一个境界当中只能够使用一次,但是只要努力让自己在新的境界接近突破,那么就可以再一次使用阵法突破,这其中能够为修行者省下多少时间,他已经无法去估量了。他只知道,这样下去,陈家的高手会越来越多。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阵法太少了,无法满足整个陈家。因为陈家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的阵法却只用于大乘期,还有太多的人无法使用到这么好的阵法。想想看,陈家那么多弟子,只要是需要突破的人进入其中,出来之后就全部突破了,这样年复一年,五百年之后,陈家就算不需要死域里面的资源,又能够培养出多少高手来?陈天行只觉得认识程宇太晚了,如果他能够早点认识程宇,让他早早的为陈家布置下这么一个阵法。那么这一次九族大比上,怕就不会只有这么几个人能够参加九族大比了。而且,陈宏远的实力肯定也远不止如此。他知道,哪怕这阵法不能再让陈宏远的境界上一个层次,但是却能够让陈宏远的实力再上升一个层次。只是可惜了,因为实在是太短了,而且他也不知道陈宏远进入了阵法之后是否能够赶在九族大比之前出来。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万一陈宏远在阵法内迟迟不出来,那就错过大好机会了。因为这样,他只能带着陈宏远他们去参加九族大比。虽然程宇的这个阵法比起死域里面的那么多资源更加实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陈家就不需要死域了。如果能够将死域的资源全部掌握在陈家手上,那陈家在九大世家当中会怎样的存在?他已经不敢想象了。因此,陈家若是想要有美好的未来,就必须要让程宇再为陈家布置几座阵法才行,只有这样,陈家的未来才能够拥有一切。所以,现在程宇找他合作,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要让程宇再给他布置一座阵法才行。“陈家主,咱们之前可是有言在先,这一次的合作咱们早就说好了。如果我将死域打开了,那受益最多的不还是你们陈家吗?可是打不开这死域入口,那咱们也没有任何的损失。现在陈家主却要让我白白搭上一座阵法,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程宇此时终于明白陈天行心中的想法了。原来他是想要自己的大衍传承修炼阵,不过这老家伙还真是有想法。想要趁这个机会让自己白白搭上一座修炼阵,他们陈家倒真的是一点亏都没有吃。死域没有打开,却想要赚一座阵法!不过,这在程宇的眼中,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修炼阵对他来说最大的秘密和武器,拥有这件神秘的武器,他甚至可以跟九大世家任何一个世家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事实上,陈家最怕的也正是这一点。他们已经知道这阵法的效果有多好了,要是程宇只为他们陈家炼制,那么这个优势就全部在他们陈家了。可是如果程宇也将这个阵法给了其他世家,那他们陈家还有优势吗?更何况好几个世家的积累比起陈家还要多的多,优秀弟子也要比陈家多,要是他们用这个阵法去培养这些人,那陈家的岂不是反倒跟那些世家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所以,陈天行越是见识到这个阵法的厉害,就越是不希望程宇离开陈家。但是,他不敢去那么做,因为他不敢肯定是否真的能够留下程宇。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可能他们陈家现在跟程宇建立的良好关系就彻底的破灭了。尤其是程宇跟姬云的关系也不错,再者,姬云早就知道程宇在陈家了。要是陈家跟程宇闹翻,很难说姬家不会插手,到那个时候,那陈家就真的崛起无望了。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家明明知道这样放任程宇出去对陈家会很危险,但也不敢强行将程宇留在陈家!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原本大家都以为程宇可以用幻形丹来代替陈宏远参加大比,那样的话,陈家进入大比前三拿到进入死域的资格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现在听到程宇这么一说,瞬间觉得这么好的办法只能变成幻想了。尤其是一想到这里有可能到处都隐藏着散仙级别的高手,他们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起来了。“宇师弟,你说这里到处都隐藏着散仙级别的高手,真的只是在监督他们的大比吗?”心海有些担心的说道。虽然他们已经是大乘期了,可是一想到散仙,他们还是觉得这个境界的高手离他们实在是太遥远了。而且,这些高手出现在这里,要是真的只是为了大比还好。这要是为了别的目的,那可就麻烦了。“这里虽然有一些散仙在,但是这些散仙未必就是南宫世家的,更有可能是来自各大世家的!”程宇说道。他明显感觉的到,这些人并不是一起的,而且他们所在的地方也分别在不同的世家的位置,所以他认为这些人是这些世家的人可能性更大,而不会都是南宫世家的人。“好吧,希望这些高手不是来搞事的,要不然这怕是要出问题了!”心海说道。“要我说,反正宏远兄拿到前三的机会似乎也不大。要是这些散仙高手突然发难,把九族大比打乱了,那对陈家来说也并非就是坏事。”心河开口说道。“师兄说的有道理,说不定这样陈家还能够捞到一些好处,甚至有可能弄到进入死域的资格。总比现在看不希望要好的多吧?”心海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宏远兄要拿到前三的机会跟另外三人来说,确实要小一些。但是要说他完全看不到希望,那可就未必了。这种事谁又说的准呢?在大比没有结束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现在说他没有希望,还是有些为时过早了!”程宇说道。虽然他也觉得陈宏远的希望比较小,但是他们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他身上了,而且陈宏远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别的先不说,至少他已经有了争夺前三强的资格。所以,这希望再小,却不得不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至于他还是希望陈宏远能够能够拿到前三的!其实,不光是他们和陈家的一些人,就算是其他几个世家的人,也有不少人看到了这其中的问题。也都认为陈家这一次虽然杀进了四强,但是他们最多也就是凑个数罢了。因为另外三个人的实力明显就强大太多了,所以陈家几乎是不可能拿到前三的名额的。不过,或许是对大世家的一些不满,其实一些世家的人还是希望陈宏远能够拿到前三的名额的,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三大世家垄断前三,甚至掌握着死域的情况!虽然三大世家的实力很强,但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他们继续这么强大下去。因为他们的强大,就代表着掠夺了他们享受优质资源的机会。所以,很多世家的人都觉得,哪怕他们的世家已经被淘汰了,但他们更希望前三世家也被淘汰,那样的他们的心理才会更平衡。当然,那些被淘汰的世家的人也不否定会有另外一种想法存在的,那就是,既然他们被淘汰了,那他们也不希望跟他们原来一个层次的世家拿到大比前三。就像姜家,他宁愿继续让三大世家夺下前三名,也不希望陈家这一次异军突起,拿下大比前三的名额。因为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陈家有可能因此而崛起,甚至超过姜家,这自然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好在他们也看出来了,虽然这一次陈家晋级四强了,但是目前的形势对他们陈家是最不利的,所以陈家想要拿到前三的机会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他们的心里明显好受多了。四号擂台上,这是八强当中剩下的唯一一场对决了。本来他们都以为南宫珏是可以轻易拿下这场对决的,可是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关志信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当然,大家更加感到意外的是,就在以为关志信终于要被淘汰的时候,这个家伙竟然拿出了一把仙器。要知道,就算是九大世家,仙器这种东西也不是说拿就能够拿出来的。至少仙器这样的法宝是很少出现在年轻弟子身上的。可是现在关志信的手上竟然拿出了仙器,这可是姬家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姬天的手上都没有仙器。更何况关志信还只是一个外姓弟子,他们都相信这件仙器绝对不可能是姬家给他的。所以,这只可能是他在外历练所得。想到这里,很多人不由对他羡慕不已。在外历练竟然会有这样的机缘。事实上,很多的人其实连仙器见都没见过,更不要说拥有仙器了。所以,关志信这一下子几乎成了所有弟子羡慕的对象,其实就算是九大世家的这些长老们都几乎不太可能拥有仙器。至于世家不会将仙器交给他们,他们如果能够像关志信一样,在外面自己弄到仙器,那就是他们的本事了。不过,让大家不明白的是,关志信明明拥有这样一件仙器,可是却为什么不将仙器的力量释放出来呢?如果拿着一件仙器,却只是当成普通的武器使用,那这仙器还有什么用?此时,南宫珏虽然跟关志信仍然在交战中,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个家伙拿着仙器却并没有发挥出仙器的力量,这家伙明显是别有用心的。所以,他处处提防着这个家伙。毕竟仙器的力量确实不是谁都怪轻视的,要不然是要吃大亏的。“你现在手上拿着仙器,可是你再不将它的力量释放出来,那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南宫珏不知道对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将这家伙的计划打乱,不能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虽然这家伙真的要被自己一激,提前把仙器的力量释放出来了,自己有可能难以抵挡,但是起码要不明不白的被对方算计了要好的多!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程小友,其实对你来说,布置一个阵法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何必那么执着呢?只要你再帮我们陈家布置一个阵法,条件都好说!”可是陈天行却并不死心。因为这个阵法对他们陈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他怎么也想要争取一番。虽然在他看来,两个阵法也仍然有些少,但是凡事总要一步一步来。哪怕只要再多一个阵法,他们陈家的人才培养都会轻松许多,所以他自然是不愿意放弃的。“陈家主,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就凭我跟宏远兄的关系,我也会帮着陈家,只是现在却还不是时候!”程宇笑着说道。哪怕陈天行所开出的条件再好,也根本无法让程宇心动。因为,现在他根本就不可能给陈家再布置阵法,至少短期内,他没有这样的想法。再说了,他现在哪里有心情跟陈天行谈这种事,他的心里满是这黑洞的事。现在连仙魔塔都无法将死域打开,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他看着那神奇莫测的黑洞,他是真的很想闯进去试一试。只是,之前的尝试让他心里很是忌惮。“难道真的就这么回去?”程宇的心中甚是不甘。如果现在不能将死域的入口打开,那他想要进入死域,就只能另想办法了。“那程小友觉得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呢?”陈天行却是急不可耐!“反正不是现在,我觉得陈家主现在趁着死域入口开启的时间还没到,应该想想是否还有机会进入死域才是正途!”程宇说道。“想要进入死域,我劝你还是死心吧,如果死域真的能够随意打开,那我们九大世家早就想办法打开了,又怎么会等五百年的时间呢?”陈天行却似乎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的心里,这死域早就没有太大的期望了。原本程宇还没有出手的时候,或许心中还有几分期待,可是现在程宇也失败了,那也就再一次证明了这死域是不可能随便开启的。想要进入死域,就只能等到死域变弱,然后再由几个家主一同开启。“也许吧!”程宇说道。对于这个黑洞,他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或许陈天行说的是对的,这个死域确实不能随意打开。但是,他一想到仙魔塔连阴冥界都能够打开,而如今却没有办法把死域打开,他的心里就感到无比的难受。“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便回去吧!”陈天行说道。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反正死域也打不开,再加上这黑洞如此恐怖,让他心生寒意,既然打不开,还是早点离开吧。而且,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其他世家就要带着弟子来到这里了。但是他们陈家还没有选好要进入死域的人。所以,他的时间可是很紧迫的。要不是之前程宇为他画了一张大饼,他又怎么可能带着程宇来到这里呢?本以为他们陈家不管如何都可以大赚一笔。但是哪里想到程宇不仅失败了,而态度还如此坚定。可以说这一次他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捞到,反而白白跑了一趟!程宇看了看黑洞,心中虽然不舍,但是他也没有理由再留下来了,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想要再出去,自然只能由陈天行带着出去了,毕竟这里到处都是阵法和禁制,程宇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布置着什么样的阵法和禁制,也不想若出麻烦来。九大世家的老祖宗实力肯定不凡,万一他们布置的阵法和禁制真的很厉害,那可就不是那么好玩的了。山谷一个路口边上,心河他们全部聚在这里休息,等待着程宇和陈天行。其他人倒还好,反正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心河他们就一样了,对于这一次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要打开死域的入口。不过,程宇和陈天行两人已经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么久的时间也没有看到他们出来,他们的心里着急啊!“宇师弟都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打开死域的入口?”心海感觉在这里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一种煎熬。可是,程宇他们不出来,他们也不敢主动前往寻找他们。毕竟之前陈天行就已经提醒过他们了,这里有着很多的阵法和禁制,千万不能随便行动,要不然很容易出事的。他们也只能在这里干着急了!“这可就很难说了,不过宇师弟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或许这一次也是一样吧!”心河也不确定的说道。他只知道程宇可以打开阴冥界的通道,虽然不太了解这死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觉得这个道理应该是相通的。既然连阴冥界的入口都打的开,那么这死域的入口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才是。可是这么久程宇也没有出现,这让他的心里也变得急切和担心起来了。“我也这么认为,以宇师弟的本事,应该是可以打死域的入口的!”心洛也说道。“你们真的是为了死域而来的?”这个时候,跟他们很近的陈宏远小声的问道。“我们看你这些天都不肯出来,知道你的心情不好,所以我们便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你也知道,我宇师弟可是连阴冥界的通道都能够开启,这死域其实应该跟阴冥界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我们便想到让你爹带我们来这里试一试,万一死域被宇师弟给打开了,那我们不就轻易可以进入死域了么?因此我们便想给你一个惊喜,那样的话,你也就不会那么自责了!”心海说道。“你们......”陈宏远早已经惊呆了。他的心中此时已经满满的都是感动,他之前仅仅以为他们只是来打开死域入口的。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做竟是不希望自己再这样沉沦下去,他都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去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宏远兄,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虽然我们对宇师弟有信心,但是这事还未必就能成,所以,我们还得再等等看!”心河看到陈宏远的双眼竟然已经泛红,知道这家伙被感动了,但是此时确实还不是开心的时候!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在司徒世家看来,只要他们每一个世家都只有一个人晋级,那么他们司徒世家就必然会拿到一个前三的名额。当然,前提是司徒永文能够拿下这场大比才行!否则,司徒世家就直接被淘汰了。虽然这个南宫珏的实力确实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南宫珏就算是再强,他也只是一个人,他只能占一个名额,所以南宫珏晋级对他们司徒世家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他们争的不是第一名,他们要的仅仅是进入死域的资格,所以只要能够在大比前三占据一个名额就足够了。“家主,你说这个南宫珏不会把关志信给杀掉吧?”姬家的长老笑道。“那不就更好了吗?这个南宫承业,没有想到他们南宫世家如此低调,竟然隐藏着如此厉害的人物。这一次不管结果如何,其实南宫世家都已经是最大的赢家。至少在这一辈当中,他们南宫世家的弟子确实优秀!不过,要是南宫珏真的把关志信给杀了,那可就真的是一件喜事了。姬家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的!”司徒元雄在这一次九族大比中看的非常的仔细,南宫世家这一次的实力确实是非常的强。这对于他们世家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姬家的实力如此强大就已经够了,可是现在又冒出一个南宫世家来,而且实力似乎比起姬家还要强,这就让他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了。他们司徒世家能够在这么多的岁月里面压过其他世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能够一直保持着进入死域的资格。虽然进入死域并不代表就一定能够让自己的世家长盛不衰,但是至少可以为世家补充不少的优质资格,这也就保证了世家能够顺利发展下去的动力。可若是没有进入死域的资格,那么世家必然会慢慢衰弱。所以其他世家其实已经或多或少再开始衰弱了,只是有的世家衰弱的快,有的衰弱的慢。因为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世家当中是否有真正的天才出现。就像南宫世家,他们并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够拿到进入死域的资格。可是这最近的两次九族大比中,南宫世家都是得到了进入死域的资格了。所以,在其他世家的眼中,南宫世家俨然有成为继姬家和他们司徒世家之后的第三大世家。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南宫世家竟然发展的这么快,仅仅只是这两次有人进入了死域就让他们有这样的成效。当然,也许他们南宫世家会出现南宫珏和南宫克这样的天才跟他们南宫世家有没有进入死域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因为一个天才的出现最重要的还是他本身的天赋,并不是使用一些优质的资格就能够让一个普通资质的人变成这样数一数二的顶尖天才。不过,想要让一个世家出现一个天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与运气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天才不常有,但是人才却可以有很多。如果像南宫世家一样,在五百年的时间里面能够出现像南宫珏和南宫克这样的天才,或许就算他们没有进入死域,也能够有机会夺得大比前三的机会。可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少了,就像这一次的姜家和陈家,或许也出现了几个天才,但是这些天才跟他们司徒世家和姬家以及南宫世家来说,明显还是有差距的。因此,他们想要靠这样的天才来给自己的世家翻身,这样的机会也太小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能够拿到大比前三或许就成了他们世家唯一能够重新崛起的机会。而且这样的机会要比直接生出几个绝对天才似乎要容易一些。只是可惜了,他们这些世家虽然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把死域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但是他们这么多年都拿到了死域的优质资源,相比于其他世家,他们的优势可就要大的多了。所以,别人要从他们手上抢走死域的资格,也是非常困难的。现在南宫世家变得这么强,这就明显是给了他们司徒世家极大的压力。要是弄不好,他们就有可能被南宫世家给淘汰掉,到时候南宫世家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他们司徒世家却会渐渐的失去应得的这些死域资源。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么以后其他世家想要超过他们司徒世家似乎就变得更容易了。或许只要有那么一次机会,他们得到进入死域的资格,他们就有可能彻底的把司徒世家踩在脚下。这是他们司徒世家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要是现在南宫珏把关志信给杀了,那姬家绝对不会跟南宫世家轻易和解,到时候他们之间必然会有更深的矛盾,甚至给两个世家带来巨大的消耗。这样一来,他们司徒世家作为旁观者,那岂不是轻易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么?“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还真不希望南宫珏手下留情啊!”司徒世家的长老笑道。“那是当然,怕就怕南宫珏不会这么做,那就太可惜了!”司徒元雄看着四号擂台上的两个人说道。“这可未必,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关志信似乎受的内伤不轻。而此时南宫珏手上的力量可不小,要是给关志信来这么一击,他的性命想要保住怕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嗯!这个倒是!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等着看一场好戏!”司徒元雄看了看南宫珏那手上甩动的大钟,看的出来,如今这大钟的积蓄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大了。要是他真的以这样的力量向关志信出手,那关志信想要保住命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到这里,他不由再一次得意的笑了,他的眼中满是期待之色。或许很快,他就会有一场好戏看了,这场好戏比起九族大比的任何一场对决可都要精彩的多!不过,看出这一点的又岂止司徒世家,南宫世家可以说是最担心的了。“家主,珏儿不会对关志信下死手吧?这可就不妙了!”南宫世家一个长老似乎也看出了擂台上的情况不太妙了,不由的担心的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程宇的话一下子就切中了要点,五百年之后的九族大比,显然对陈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一次九族大比他们陈家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现在不能让陈家崛起,那就算是五百年之后,陈家也很难看到希望。并不是陈家这一次拿到了第四名就可以认为五百年之后的九族大比陈家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拿到第三名了。就像上几次,上官世家可是第三名,但是后来还不是照样被南宫世家取而代之了。所以,这一次九族大比不管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都不足以影响下一次九族大比。哪怕是拿到大比前三的三大世家也是如此。如果他们这五百年没有培养出厉害的天才来,那么五百年之后,他们也一样有可能失去前三名的位置。不过,跟另外六大世家比起来,三大世家明显机会要更大一些。毕竟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拿到前三,也不是第一次进入死域了。这么几次进入死域所得到的资源,经过这么些年对世家弟子的培养,也该是有所成就的时候了。这样一来,他们六大世家有可能更难以将他们三大世家从前三的位置上拉下来。陈家在这五百年里面,一定要想办法培养出更多的天才出来才行。现在陈家已经有了一座修炼阵法,但是他却不确定这个阵法是否能够使用五百年的时间。所以,他很希望程宇能够帮他们再布置一座修炼阵法。但是程宇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让他也很是无奈,他总不能强迫程宇为陈家布置阵法吧?要是这样的话,程宇跟陈家的关系怕就不是那么好了。所以哪怕程宇一再拒绝,他也没有逼迫程宇,现在更是希望以合作的方式来让程宇帮陈家布置阵法。只是没有答应他,却反而提出让陈宏远进入死域。听了程宇的这些话,他却也是陷入了沉思。程宇说的话很有道理啊,可是,死域里面是什么地方,那是何等的凶险。或许陈宏远进入死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是,太危险了,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如果陈家主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程宇没有再说什么,反正自己该说的也都已经说了,至于陈天行最后会如此决定,那可就是他自己的事了。陈天行看到程宇离开,本想再叫住他,却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任其就这么离开了。想要让程宇为陈家布置阵法的希望怕是没有可能了,进入死域的事似乎也只能挑选陈家弟子了。可是,要不要听程宇的,让陈宏远去试试呢?不管是从实力上来说,还是从对陈家的利益出发,陈宏远确实都是一个十分合适的人选。只是陈宏远却是他的儿子,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舍得?“来人!”陈天行突然大声喊道。“家主,有何吩咐?”一个弟子走进来!“去把二少爷叫来!”“是!”弟子躬身离开了偏厅!陈天行此时心情很是复杂,程宇不肯为陈家布置新的阵法,那么进入死域就成了陈家崛起的关键。而要想从死域里面得到资源,那就必须要选一个有实力,但是对陈家又绝对忠诚的人。所以,陈宏远无疑成为了最合适的人选。“万一宏远在死域里面得到了大机缘呢?”陈天行心里想道。也只有这样想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毕竟他总感觉自己这么做是将陈宏远向火坑里面推啊!没有多久,陈宏远便由弟子带进了偏厅!“爹,您找孩儿有事?”陈宏远问道。他有些奇怪,这一路上有那么多的机会,为何父亲也不找他,可是偏偏回到了陈家却突然找他有事。“确实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跟你商量!”陈天行点点头道。“什么事?”陈宏远有些好奇,父亲的口中说的是商量,说明这事确实不小!“你想去死域历练一番吗?”陈天行没有一开始就将事情的原由告诉儿子!如果陈宏远的并不想去死域,他其实也不强求。毕竟死域太过危险,这关系到他自己的性命,他自然不会强求。“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一次九族大比我们已经输了,我又怎么可能进入死域呢?”陈宏远却是心中有些疑惑了。程宇开启死域失败的事他也知道,大比他们陈家已经输了,现在连程宇也失败了,他们又怎么可能再进入死域呢?“这你不用管,你先说你有没有这个胆量?”陈天行摇摇头说道。“我跟谁一起去?”陈宏远看着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他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死域里面虽然凶险无比,但是自己还真不怕。只要自己有这个机会,他自然是敢去的。不过,他还得知道自己是跟谁去。要是跟一些自己不对付的人去,那自己就得小心了。他不怕死域里面有多危险,他怕的是人性!有时候,明明大家是兄弟,但是在背后做的事却连陌生人都不如,让他心寒!“如果说只有你一个人呢?”“一个人?一个人进死域?这不是去送死吗?”陈宏远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番话。要是有一群人进去还差不多,一个人进去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呢?“确实如此,但是程宇向我推荐了你,所以我才把你找来商量一番。现在就看你自己怎么选了,如果你不愿意去,我也不会逼你。但是如果你要去,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而且,你最多只有一个盟友,是东方世家的人!”陈天行想了想,还是开了这个口。一个人进入死域,确实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而他现在唯一的盟友也就只有东方世家,虽然他知道要是去联系其他世家,他们也有可能愿意一起,但是他自己不放心。人一多,利益的纠纷就变得复杂了,到时候他们若是得到了什么好资源,就算没有死在死域的凶险之下,倒是有可能死在同伴的手上。所以,跟其他世家合作并不一定是一件非常合适的事。可若是与东方世家的人进去,先不说两个世家的关系还算可以,就说他们二人若不互相扶持,那大家都很难活着出来。所以,相对来说反而会更加安全!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女子帝国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


© 女子帝国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