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送别糖丸爷爷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22 23:05:51  【字号:      】

送别糖丸爷爷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武清风沉声道:“你害我们赔了很多灵石给其他人,你的这些宝物我们就收下了,你请离开吧!”闻言,那些看热闹的修士很快就明白,地下赌场的人是准备吞了这个姑娘的宝物,还真是有够黑心的。阳未苒将空间戒指收起来,冷漠的道:“想吞我的宝物,你们的胃口也太大了,将我赢的所有宝物兑换成神源,如果不给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狂妄。”武清风的脸色阴沉,一个无知的小辈,竟然敢在他面前放肆,别说这一家赌场的背后大佬是帝储院中的强者。他好歹也是一尊先贤,岂能容得下一个小辈忤逆他的意愿,真是不知死活。“小辈,老夫奉劝你一句,最好是立刻跪下引颈受戮,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死亡。”武清风的眸光暗沉,他一定要将那些宝物全部给吞了。“跪下投降,就你也配吗?”阳未苒踏步朝外面行去,冷声道:“我到要看看你凭什么拦住我?”此人是一尊先贤,正面交锋肯定是不行的,尤其是在赌场中,刚才进来之前,她发现这一家赌场是一尊很可怕的神器。如果待在里面的话,必定会遇到麻烦,只有来到外面,才有机会施展。“想走,你未免也太天真了。”武清风的通体流淌炽盛金光,他体内翻涌的血气非常浩瀚,那一股可怕的威压迸发出来,将一些道行薄弱的修士给震飞出去。他的双手紧握成拳,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朝阳未苒轰出去。那一拳来势凶猛,恐怖的压力朝四面八方聚过来,她感觉浑身骨头都要裂开了,这赌场中,她的灵气很难聚集,这一拳是要吃定了。她当即双手探出,挡住了那凶猛异常的一拳。“砰!”恐怖的拳劲爆发,直接将她震飞出去,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轰然砸在地上,尘埃卷起万丈高,她感觉气息有些紊乱,双手都差点被震断,手掌中不断的流淌出鲜血。“不过是真神境的小爬虫而已,也敢在老夫面前嚣张,现在你就算是跪下来求饶,也难逃一死。”恐怖的威压席卷八荒,武清风体内翻涌的血气越来越恐怖了,宛若大江大河一般,他的周身杀气腾腾,气吞神州大地。“这是怎么回事,地下赌场的霸主怎么发怒了?”看见这一幕场景,无数修士惊声询问,都想知道答案。“那个小姑娘到地下赌场中赌,谁知一连十六蛊,她全赢了,地下赌场的人不想赔偿,就想着将她斩杀,吞了她的宝物。”“我去,这地下赌场的人也太黑心了吧!连一个小姑娘都欺负,以后还有谁敢去赌。”“是啊!就算赌赢了,也要看你有没有命将它带走。”“别说这些了,地下赌场背后的大佬是帝储院中的年轻大人,就算真的吃了亏,也只能认倒霉,破财免灾,谁敢张扬……”有很多修士都非常不痛快,他们曾经也在地下赌场中吃过亏。不过,就算心中充满怒火又怎样。地下赌场背后撑腰的人很有来头,他们根本不敢招惹,只能认命了。“轰!”阳未苒运转太阳霸体,周身流淌炽盛的金光,她的眸中闪烁精光,这人想要吞她的宝物,彻底惹恼了她。她是出了名的财迷,收藏的宝物就是命,谁要是敢动,她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蝼蚁也妄想与日月争辉,真是不知死活。”武清风的眸中布满森然的杀芒,一个无知的爬虫而已,在他面前只有死路一条,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纵横一击!”武清风快速挥拳砸了出去,那一道攻击非常恐怖,横推诸天星斗,他也是横炼肉身的强者,每一拳打出来的力量都非常霸道,带动很强的规则威压。“嘶!”看见武清风直接祭出帝术,无数修士倒吸凉气,这也太心狠手辣了,对方的修为比他低了几个境界,出手竟然还如此狠毒。完全是想将对方给斩杀。那一道攻伐太强了,亿万里山川都在颤动,阳未苒感觉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住,她不断催动太阳霸体,这一次并没有任何隐藏。天地间有无数炽盛的骄阳出现,散发出来的威压太恐怖了,无数修士被光芒刺的睁不开眼睛,纷纷朝后方退去。这一场征伐很强大,他们根本不敢在风暴中心逗留,必须尽快退出去才行。阳未苒没有后退,她快速朝武清风攻击过去。“蜉蝣撼大树,不自量力。”武清风的眸中闪烁更加灿烈的杀芒,这个小辈是挑衅他的威严吗,竟然还敢出手反抗,真是不知死活。“砰!”两道攻击相撞,激荡起一层层恐怖的涟漪,阳未苒直接被震飞出去,两者的修为相差太大了。她的战力虽然说并不弱,可也只有真神境,想与一尊先贤争锋,根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噗嗤!”阳未苒倒在地上,吐了一大口鲜血,她感觉五脏六腑绞在一起,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疼的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直流。“结束吧!”武清风的脸上浮现不屑之芒,一个真神境的蝼蚁而已,还敢忤逆他的意愿,如果先前规矩的将宝物交出来的话,还能有活命的机会。至于现在,只有死路一条。四周观战的修士无奈叹息,被一尊先贤针对,确实只有死路一条。要怪也只能怪她不知道天高地厚,真神境的修为而已,竟然敢去招惹一尊大贤,究竟是谁给她的勇气?现在的人都如此狂妄吗?武清风并没有手下留情,这段时间驾临的天骄很多,每一个都有雄厚的背景。不过,他身后站着的是帝储院的年轻大人。根本就不用忌惮任何修士,眼前的人必须死。感受到那一拳之威,阳未苒已经不想再反抗了,这一拳落下来,她必死无疑。两者间的修为差距太大,根本不是她能挡住的,这次是她大意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恐怖的血腥味随风荡漾,流星帝国还活着的强者狼狈的逃窜,根本不敢在此多做停留,云皇爆发出来的战力太可怕了,不是他们能抗衡的。此事必须上报,让那些无敌老祖出手,他们坚决不会来对付云皇了,这一尊凶神的战力如此霸道,他们如果想要活命的话,还是尽可能的小心。“这位莫非是隐世宗门的天骄,否则他怎么连流星帝国的强者都敢屠戮?”“肯定是至强宗门中走出来的霸主,刚才他表现出来的战力你应该也看到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抗衡的。”“是啊,当世年轻一辈的天骄中,除了那些帝统仙门的无敌天骄,很难找到能与他比肩的。”“刚才他斩杀了北斗天宗的弟子,那些宗门长老应该不会放过他……”各大族群的修士低声议论,云皇刚才爆发的战力,已经彻底将他们给震慑住了,眼前的这位绝对是一尊无敌天骄,从古老宗门走出来的。“轰!”那一处大墓不断震颤,周遭有无数裂痕浮现,那些裂痕如同卧龙一般,狰狞而又雄壮,霸道无匹的能韵太恐怖了。透过浓厚的雾霭,隐约能看见一些古时残留下来的景象,无不象征这一座古墓的恐怖,它的来历悠久。里面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力量非常的可怕,龙吟凤鸣声响天彻地,涟漪扩散开,山川古树阵阵动荡,传播出来的威压有些暴躁,到处可见龙象宝术。“公子,这一处大墓中演化的景象越来越恐怖了,能看出什么东西来吗?”阳未苒非常好奇,她感觉到一股很强的规则,仿佛是从遥远岁月以前跌宕过来的,爆发出盖世神威,那股无穷的气血威压惊世骇俗,力量太逆天了。如果这一座大墓中没有至强造化的话,阳未苒断然不相信,如此恐怖的绝地,说不定和那些纵横一方的仙人有关。云皇的瞳孔微缩,透过那一方古老的大域,他能看见一些很可怕的法相,这里竟然是一尊仙帝冢。上次的莲花古佛出现,没有得到任何传承,现如今竟然撞见了仙帝冢,两仪之地中藏着的造化,果真数之不尽。云皇收敛心神,目前还不知是谁留下的传承,但从周围空间的波动来看,此地肯定非同一般,若是仙帝冢的话,那里面的宝物,确实值得让人上心。风波刚平静一刻,远处又有恐怖的气血涌动不止,那股力量非常霸道,亿万里山川失色,远处的天穹上黑云翻涌,气血极其恐怖。“是莲花老祖驾临了。”金无纪的脸上爬满喜悦的神色,这个小畜生刚才肆意屠戮流星帝国的修士,完全没有将旁人放在眼里。如今北斗天宗的莲花老祖驾临,他就算是有通天本领,也要跪下来俯首,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爬虫,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云皇小儿,我劝你还是立刻跪下来引颈受戮,否则你将会生不如死。”金无纪大笑道:“你知道驾临的强者是谁吗,那是北斗天宗的莲花老祖,他一旦出手,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跪下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那最好是现在就跪下忏悔。”“北斗天宗的莲花老祖!”听闻金无纪的话,无数修士瞳孔大睁,眸中布满惊恐之芒,他们断然没有想到,莲花老祖会出世。这位的名声很大,几十万年前就已经纵横中大域了,是北斗天宗最有名的强者,他虽然只是一尊贤主。不过,凭借其阴狠毒辣的手段,根本没有人敢小觑他,这次云皇遭遇北斗天宗的大能针对,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云皇喋血的下场。招惹什么势力不好,非要招惹北斗天宗,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那些无敌修士一旦震怒,伏尸百万,根本没有人能挡住他们的攻伐。金无纪落井下石,云皇并未放在心上,跳梁小丑的无能咆哮,听起来虽然不是很悦耳,但也不错。毕竟有人喜欢花样作死,那他怎么忍心打断。“敢让我跪下认罪的人,基本都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云皇淡然的笑道:“至于那些敢挑衅我的,同样也没什么好下场。有闲心让我跪下臣服,倒不如先去替自己准备好棺材。”“毕竟你也不想暴尸荒野吧!”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周围的空间都仿佛要被冻结了一般,散发出来的威压很狂暴,亿万里山川都在颤抖,有古老的法相跟随显化。金无纪的脸色骤变,惨白之色浮现,他有些惊恐,这个小畜生刚才徒手打爆了流星帝国的石破天。如果与之交锋的话,他肯定不是对手,但他好歹也是北斗天宗的外门弟子,气势上怎么能输给一个卑微爬虫。“小畜生,你别太嚣张了,北斗天宗的莲花老祖驾临,你除了跪下忏悔,任何反抗都是在自寻死路。”金无纪的眸中闪烁凌厉杀芒,体内翻涌的血气有些浩瀚,北斗天宗的莲花老祖已经驾临,他为什么还要害怕一个爬虫。待会儿莲花老祖将这个蝼蚁给镇压,他还想着怎样奚落嘲讽呢。“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吧!”云皇抬手揉了揉眉心,这个小丑想要寻死,他除了成全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选择。金无纪的脸色骤变,他快速的后退了好几步,这个小畜生不是开玩笑,他根本不是对手,最好是能拖延到莲花老祖驾临。只要莲花老祖降临此地,他就有恃无恐了。“小畜生,我是北斗天宗的外门弟子,莲花老祖很快就会驾临此地,你如果敢动我一根汗毛,整个中大域,无人能保住你。”金无纪咬牙怒吼,面目狰狞,眸中闪烁的寒芒很炽盛,莲花老祖的威名如雷贯耳,他就不相信云皇真的敢出手斩杀他。像这种犄角旮旯冒出来的蝼蚁,除了跪下等死,任何反抗都毫无意义。(本章完)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澹台幽的美眸中浮现不解之芒,不明白他还想做什么,索性问道:“那你还想做什么?”肿么感觉这家伙有点太得寸进尺了,她没翻脸是不想和一个永不相见的人有太多纠缠。“澹台氏的帝女,身上应该有伏羲真解吧!”云皇沉声道:“很久前就听闻澹台氏的伏羲真解很强,如果你能将它拿出来,我现在就带你去。”“胃口真大。”澹台幽的眸底闪烁凌厉杀芒,这个蝼蚁原先看不上她给的帝术,原来是打伏羲真解的主意,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澹台幽冷漠的道:“伏羲真解是澹台氏立足的根本,那炼阴石我不要也罢,你就将我关在这里吧!看谁能熬过谁。”“我每月都会发消息联系族中强者,如果他们没收到我的消息,肯定会找来,到时候纵使我不动你,你也必死无疑。”她并非开玩笑,澹台氏的那群老东西一旦驾临,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澹台氏的那群老东西,确实很棘手。不过,你待在我的空间中,纵使再强的修士也感应不到。”云皇走到澹台幽的身前,抬手轻抚她的脸颊,说道:“你不愿交出伏羲真解,我也不会关你的,先前说过,只要那件宝物现世,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这就带你去取炼阴石,走吧!”心随意动间,两人已经出现在外界,澹台幽感觉体内翻涌的灵气,拥有力量的感觉很好,她随手将云皇的手掌拍开。“炼阴石我自己去取,不需要你跟着。”澹台幽快速离去,在空中留下诱人的芳香,云皇无奈的笑了笑,踏空离开了两仪之地。这中大域越来越热闹了,至尊殿堂的修士一夜间统御了中大域所有的宗教,什么帝统仙门,上古世家。在至尊殿堂的面前,都如同爬虫一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除了个别的家族,基本上无人能逃过被制裁的命运。阳未苒赶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找到秦君,落嫣然,而且,城镇中到处都是通缉云皇的消息,也不知是谁透露,他拥有原始奥义。这东西虽然没几个人看得懂,但那些老怪物也想将之给取走,阳未苒一直在城外等待,当她看见云皇赶来,便急忙去找他。“怎么了,急匆匆的。”云皇有些疑惑的看向她,这丫头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劲,最近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吧!“公子,至尊殿堂已经将中大域所有的宗教都收服了。”阳未苒开口说道:“而且,我听说东南西北四方的宗教,他们也在一步步渗透,简单的说,神界已经没有你容身之地了。”“到处都有通缉你的消息,我听说至尊殿堂有一种秘术,可以让修士一个月内,从大帝提升到大贤,从大贤提升到普世贤。”“那些大教疆族的老怪物根本受不住诱惑,全部都归顺了至尊殿堂,现在的神界中,基本都是大贤强者。”“秘术!”云皇的剑眉微蹙,至尊殿堂的那群老东西从诸佛门户中带走远古魔族生灵,原来他们的目地在这里。他大概知道那些修士为何会能在短时间内将修为提升上去了,肯定是变成了半人半魔。“现在到处都是要狙杀你的人,我们还要待在神界吗?”阳未苒询问道,对于三阳疆朝的修士,她到是不太担心,毕竟那里地势偏僻,至尊殿堂应该还看不上。而且,爷爷也不是愚笨之人,肯定会想办法离开的,她现在担心的还是云皇。至尊殿堂的修士下令通缉他,如果留下来的话,肯定会有大麻烦的。“他们统御了神界,应该很快就会将手伸到诸仙界,毕竟那里有幽曰禁区。”云皇认真考虑道:“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就先离开神界,去一趟诸仙界,我到要看看,那群蝼蚁想玩什么花样。”阳未苒与云皇一同离开,这里的事并非他们不想管,而是根本没必要,至尊殿堂统御了神界,这才是第一步。他们手中有百凤,鬼厌,蛮河仙帝留下的后手,迟早是要踏入幽曰禁区的,就是不知是谁在操控。那些生灵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肯定做好了万全准备。古老的大殿中,一群恐怖的强者矗立,除了金銮宝座上的那位,所有人都闲着。花想容,日曜,南坞魔帝,帝御天等一大批强者都不敢说话,大殿中的气氛有些沉寂。“神界的渗透计划可以收手了,派遣强者驾临诸仙界,找机会打探出幽曰禁区的消息。”宝座上的神灵开口道:“他既然已经踏入诸仙界,目地应该也是幽曰禁区,空间通道已经打开,想去诸仙界闯一闯的人,都可以去。”“不过,别忘了至尊殿堂的大事。”闻言,帝御天的眸中布满森然杀芒,那个小畜生去了诸仙界,他必须赶过去将之斩杀,无论是谁都别想从他手中逃走。得到蚩尤仙帝传承后,他的战力变的很恐怖,直逼那些古之强者,老一辈的修士都不敢与其争锋,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必定能称霸一方。帝御天先行离开后,日曜沉声道:“主子,那位去了诸仙界,我们还要跟去吗?”诸仙界与神界不同,神界不过是十界之一,很微弱的一个小世界,弹丸之地,灵气稀薄。但诸仙界疆域辽阔,又有一方禁区,到处都是强宗大教,有无数修士纵横,年轻一辈的天骄更是不计其数。想要在诸仙界纵横,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要格外谨慎才行。“诸仙界暂且不去,等这些年轻修士闹腾吧!”花想容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去往诸仙界,那就太无趣了,那个地方可不是谁都能纵横的。等时机成熟了,她会亲自过去收拾云皇,如今手中有诸多宝物,谁都不能挡住她的步伐。“遵命。”日曜也不敢多言,听从了花想容的命令。(本章完)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那一根藤条上的粘液不断滴落,将武清风的身体腐蚀,他还没有彻底死亡,依旧能感受到剧烈的疼痛袭来。“连我的宝物都敢吞,既然你不带脑子活着,那就回炉重造!”云皇从容不迫道:“你放心,那个绿王八很快就会下去陪你。”那一根藤条瞬间消失,武清风的肉身彻底化为一滩血水。这一幕场景发生的很快,盘踞在此的修士都慌乱了,云皇的手段神鬼莫测,一尊先贤强者,在他的面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化为血水。让无数修士心惊胆战,如果刚才是他们上前挑衅云皇,估计也不会有好下场。这一尊凶神的手段多如牛毛,他们不敢放肆了,只有让那些强宗大教的年轻大人来收拾他。将武清风震杀后,前方浮沉的天地大势缓缓退去,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没有阻拦的屏障,佛陀海继续流动。云皇悠哉的躺在那一艘小船上,别提有多自在了,他看到了阳未苒等人,也没有去过问。既然想要去死地,那中途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出手相助的,让你乖乖的等着,非要跑来送死,他没那么多时间去打救。没看到澹台幽,他到是挺意外的,那个女人应该还是在意肚子里的胎儿,儒生剑子能拖延住澹台氏一年的时间,刚好让澹台幽生下孩子。到时候澹台氏前往拓荒村取先民箴语,他也就不用担心了,无界天那边估计也会乱,但这些根本不必在意。“快点跟上!”盘踞在此的修士不曾逗留,快速追随上去,佛陀海中散发出来的凶威太狂暴了,那股可怕的威压不断迸发,仿佛要将神明给震死。他们根本不敢进入佛陀海,只能顺着沟壑一路前行,甚至有修士直接祭出飞行神器,横渡而行。“看来这次死地是真的要现世了,我们赶紧跟上去吧!”蓝啸天也没有多做逗留,既然佛陀海已经从此流淌过去,那就意味着预言是真的,如果死地真的降世了。那么,传说中的神佛回归,也快要来了,时间真的不多。阳未苒有些生气,刚才云皇明明看到了她,还故意装作没看见,这家伙真是太气人了。无情的时候,真让人想把他给弄死。动情时,完全招架不住。“我们赶紧跟上去吧!”水伊人开口说道:“此行前往死地,有无数古老神祈会降临,他不让你们跟过来,估计也是担心会遇到危险。”“就别生他的气了,我们到时候小心一点,尽量不要添麻烦。”阳未苒点头,几人快速跟随而上,佛陀海流动的速度非常快,各大疆族的修士纵使有飞行神器,也追赶不上。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已经被甩在后面了。只有那些战力通天的无敌天骄还在追随,不断的前行,才发现这片天地间暗藏的大势非常恐怖,四处都能见到恐怖的大势复苏,那股威压袭来,很多修士都挡不住。如此骇人的威压翻腾,没有人敢大意。夜色降临,天穹上浮现璀璨的星光,圣洁的光辉怕落下来,普照诸天疆域,云皇躺在那一艘小船上,已经来到了尽头。这里是一处港湾,绿水青山,到处都有炽盛的圣芒交辉相映,形成的景象非常可怕,有古老神则流淌,气吞神州大地。佛陀海汇入了这一片疆域,云皇并未从小船上走下来,任凭那些炽盛光辉洒落,照耀九重天。等了很长时间,那些被甩在远处的修士,才跟了上来,他们累得气喘吁吁,这可真不是人干的事情。“这里难道就是死地吗?佛陀海到此处之后,就停止了流动。”各大疆族的大人物心惊,佛陀海既然汇入了这一片疆域,那这里肯定就是死地了,也不知如何才能开启门户。“啸天,你见多识广,可知晓此处的来历?”徐有凝沉声问道,佛陀海汇入了这片疆域,但这里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死地威压,说明这里根本就不是死地的门户。那门户又会在哪儿?“还差一样箴语,才能将这里的道路打开。”蓝啸天解释道:“我曾经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上看到过记载,前往死地的箴语是活物,每隔百年就会换一个地方。”“云皇在此逗留下来,我猜测他应该也没有箴语。现在,我们只能等。”“等箴语自动出现,云皇既然来了这里,他肯定预算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箴语会降临。”徐有凝扶额,又是等待,这些人既然要开启死地的门户,为什么不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那样就不会断断续续了。“箴语是活物,那会不会是一个人?”阳未苒突发奇想,如果开启死地门户需要箴语,而箴语又是活物,很大肯定是有生命的东西。“不知道,死地门户一直是传说,谁都没有真正进入过。”蓝啸天摇头,他还真不知晓箴语是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一直干等着了。阳未苒抬眸看向湖中央的云皇,现在估计也只有他,知道箴语是什么。可那个家伙停在湖中央不过来,她也不好过去问。“佛陀海的踪迹都能被你找到,不愧是操纵万古的黑手,但你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花想容来了。“我忽略了一件事,你说来听听,我到想知道,什么事是我没有算到的?”云皇平静如常,他的道心很稳,并不会因为某一个人就乱了心境。“你难道不知晓,想要开启死地门户,需要箴语。”花想容见云皇的表情没有一丝丝变化,当即说道:“打开死地门户需要箴语,这已经是常识了,但凡一个活了很久的老怪物,都会知道。”“我相信你也很清楚,并且预算到,箴语到时候会自动出现。”“不得不说,你算的很准确,箴语确实会出现,但却是我给你带来的,这点你算到了吗?”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两尊佛陀的气息都很深沉,双眸开阖间,每一寸虚空都在他们的眸底演化,这是佛法已经达到了大乘的象征。“阿弥陀佛!”古佛开口,恐怖的佛法暴动,亿万里疆域都在颤抖,那些跟随而来的修士被震飞出去,口吐鲜血。那股威压非常霸道,周遭的星辰都在颤栗,纵然那些无上老祖驾临,也抗衡不住这一股佛法攻击。这两尊古佛口吐箴言,体内翻涌的威压越来越霸道了,佛法领域正在不停蔓延出去,如果被笼罩住的话,必死无疑。“好强的佛法,这两尊佛陀修行大乘圆满佛法,想要踏入此地,恐怕没那么简单。”日曜的目光如炬,他已经是半步仙人了,但在两尊佛陀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那一道威压差点将他给震成血雾。世人都说菩萨道台有多恐怖,原先他还嗤之以鼻,现在亲身体验过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如此可怕的攻伐,真的非比寻常。“主子,我们必须全力出手,将这两个佛陀给震杀,否则很难杀入菩萨道台,更不要逃解救南坞魔帝了。”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必须尽快出手将守门的佛陀给斩杀,然后杀入菩萨道台中,将那些老秃驴给抓起来。只要能解救南坞魔帝,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他们已经没有耽搁的时间了,必须尽快出手将之震杀。“杀!”花想容的美眸暗沉,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确实没有后退的路,如果继续耽搁下去的话,很可能会被这两个佛陀给镇压。此次拉拢的联盟本来就不多,如果全部都被度化,到时候会很困难。“愚蠢。”云皇的剑眉微蹙,如果这个时候出手将两尊佛陀给震杀,到时候他们连菩萨道台的门户都找不到在何处。“两位应当是悬空院的十二上佛,我此行的目地,是找你们的罗浮上僧。”云皇阻止了花想容出手,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是坚决不能动用铁血手段,先进入菩萨道台再说。如果这些老秃驴不识抬举的话,那再想其它的办法。“阿弥陀佛,敢问高僧的佛号?”南极古佛的瞳孔中有三色莲花出现,这是悬空院上佛的标志,能在菩萨道台中修炼到这一步,随便到一个地方,都能横着走。根本没有人能与之交锋,这些无敌的神明,谁没有通天彻地的手段。“此生与佛有缘,却没有佛份,所以并无佛号。”云皇沉声说道:“这悬空院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了,都快要忘记很多事情。等见到罗浮上僧,你们便会明白的。”此行最主要的还是将原始奥义给取走,至于其它的事情,都是一些小事,根本不用太在意。“施主可以进入菩萨道台,至于这些人,他们没资格。”南极古佛说道:“我也很久未曾见过罗浮上僧了,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出世。”“他感应到我的气息,自然是坐不住的。”云皇淡然的道:“也不知这一面能否谈妥,毕竟我也不想让大家都不愉快。”罗浮上僧那个老秃驴,如果感应到了他的气息,肯定会第一时间走出来的,如今的悬空院,依旧是菩萨道台的第一大院,如果被横推了,确实非常可惜。希望那些老秃驴都是识时务之人,毕竟也有无数年的交情了。“公子!”阳未苒拉住云皇的手,美眸中浮现担忧之芒,这次踏入菩萨道台,肯定是九死一生,千万要小心一点,否则真的会出事的。“你要安全回来。”她可不想这家伙受伤,到时候她又该心疼了。“佛门重地,还请女施主注意言行。”云皇双手合什,喊了一声佛号,那一刻他好像是修行高深的佛,让人不敢亵渎,就连阳未苒都有些失神。回过神来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非要这般捉弄她,心里才安逸吗?云皇与南极古佛踏入菩萨道台,还有一人在此守门,菩萨道台是佛门重地,岂能让寻常人踏入,这些卑微的爬虫,还是待在外面为妙。“韶兮,公子他不会出事吧!”阳未苒很担心,现在云皇贸然进入菩萨道台,她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真遇到了危险,她们根本就来不及支援。千韶兮笑着回道:“你不必太担心,他既然敢只身进入,肯定是有后手的,我们只需要安静的等待就行了。”阳未苒的目光闪烁,已经到了菩萨道台,她反而更加担心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阿雀,云皇已经进入了菩萨道台,你说他能将原始奥义带出来吗?”韩溪凤有些好奇的问道,她其实还是希望云皇能得到原始奥义,她姐姐对云皇有情有义,就算云皇真的很绝情,肯定也不会下狠手。眼睁睁的看着韩芯糖出事。“想要从菩萨道台中将原始奥义带出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朱雀的目光深沉,他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也不知究竟有什么古老的生命沉寂在此,如果真的有恐怖的霸主,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被震杀。“他想将原始奥义带出来,只怕是很困难。”皇甫君踏步行来,双眸中闪烁凌厉的精光,说道:“知道日曜此行的目地是什么吗?那就是将南坞魔帝解救出来,据我所知,南坞魔帝曾是鬼厌身边的大将。”“后来不知发生了何事,被镇压在菩萨道台中,直到现在也没有看见至尊殿堂的强者,我怀疑此事和至尊殿堂有很大的关联。”至尊殿堂的强者一直都没有看到身影,显然是想坐收渔利,或者他们的目地也是南坞魔帝,能否将菩萨道台覆灭。现在就看云皇能不能得到原始奥义,那些古老的神祈肯定会找机会出手,将云皇斩杀,得到他身上的宝物后,就能横推菩萨道台。只要走到了这一步,恐怕神界也要随着被覆灭吧!(本章完)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澹台幽的面色潮红,眸中的寒芒微起,她心里很矛盾,最终理智的道:“赶紧放开我,你是我什么人?”云皇又不是她的道侣,上次在天阴潭,那是被药物影响心神,若不然的话,她断然不会让云皇碰的。除了和他没有不正当关系之外,这里是飞行魔毯上,在十几万里高空上,如果撞见人怎么办,虽说几率很小。云皇的剑眉微皱,也没有强迫她,刚才他就说随口说一句,没想到澹台幽会如此抗拒。澹台幽察觉到身后闹腾的东西软了,便没有再说什么,她保证这是第一次与云皇利用飞行魔毯赶路,也是最后一次。坚决不能与之有太多的交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飞行了一段时间,前方便出现一艘巨大的飞船,这一艘飞船装饰豪华。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的专用飞船。看见那一艘飞船,澹台幽一阵庆幸,冷声道:“你是不是只想自己快活,都不管在什么地方的。”刚才要是自己真一时脑热,答应和他做一次,那就糟糕了,被撞见的话,那好丢脸的。“这么说换个地方就行了吗?”云皇继续调侃,其实这种小概率事件,根本不可能发生,他布置的阵法,谁都看不透。澹台幽没有搭话,和这个家伙说的越多,他就越得寸进尺。不就是仗着自己不忍心出手伤他吗?那一艘飞船上的修士看见飞行魔毯上的两人,都有些惊愕,这是什么配置,竟然利用飞行魔毯赶路,也太奇葩了吧!“这位道友,我看你们的飞行魔毯很窄,要不来飞船上,你们应该也是去参加帝储院的招生考核吧!”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开口,他的气质很仙,不食人间烟火,让云皇与澹台幽来飞船上,完全是好心,没有任何恶意。“怀抱倾城美人,赏尽山河绝色,这才是我辈修士该有的风范。”云皇淡然一笑道:“你的好意我领了。”“多谢担忧慷慨,你载我一程吧!”澹台幽嗔怒道:“云皇,你给我放开,慢慢的欣赏你的山河绝色,我不奉陪了。”这里到帝储院,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要飞行几天,她可不敢保证云皇不会动歪心思。“如果我不放呢?”云皇的眸光微寒,双手紧紧的抱住澹台幽。“你除了欺负人,还会做什么?”澹台幽有些恼怒,这几天接触,她算是看透了,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善茬。“逗你玩的,还真生气了。”云皇将她放开,说道:“幽儿,既然你执意要到飞船上,那我们便上去吧!”带着澹台幽走到飞船上,直接将那一张飞行魔毯给毁了。“你毁了它做什么?”澹台幽的柳眉微蹙,那可是飞行神器,怎么能说毁就毁了,没见过这么败家的。“太窄了。”云皇勾唇浅笑道:“这么舍不得,是不是想以后在上面做一次,可那魔毯太窄,也不好施展你说是不是?”“等我以后有时间,重新炼制一张大一点的。”“你……”澹台幽怒不可遏,真想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谁要和他在飞行魔毯上做了。这辈子最多就是天阴潭那一次放纵,以后绝不会给云皇占便宜。“多谢道友搭乘,不知道友是哪一家的人?”澹台幽好奇的问道,她从来没见过这种标志,应该是某个古老部族。“这里有房间吗?”云皇沉声问道,似乎不想男子多说一句。男子笑了笑,道:“在下儒生剑子,至于来历,想必姑娘应该不曾听说,也没必要透露了。”“道友想要房间休息,那很抱歉,这里并没有多余的客房。不过,姑娘要是想休息,可以去最末尾的那一间。”“多谢。”澹台幽正想避开云皇,跟他待在一起,心里很难受,有点厌恶。云皇也没有阻拦澹台幽,等她离开后,儒生剑子开口道:“我曾有幸进入过那一方禁区,也看到过你。”“原以为像你这种人,应该不会和女人有太多牵扯,看来美人膝,英雄冢,这句话并没有说错。”“此次参加帝储院招生考核,你是冲着那一桩造化去的吧!说实话,我也是为了它去的。”“看见你之后,我感觉自己距离目标又变得遥远了。”云皇笑了笑,走到一旁坐下,说道:“这一世你到是活的出尘脱俗,想必你的六道身已经修行到化境了。”“若你真是为了那一桩造化去的,我可以让给你。你应该非常清楚,对于朋友,我一向是很大方的。”“那就多谢了。”儒生剑子的目光落在客房末端,道:“看来澹台氏的帝女不太喜欢你,需要我给你制造一些英雄救美的机会吗?”“女人都是感性的,总在幻想自己遇到危险时,有个男人如同天神般驾临,护她一世安虞。”“澹台氏的基因不怎么好,愚蠢顽固这已经是本性了。”“留给你的时间似乎不多了,在这短暂的光阴中,肆意的放纵一番,也没有什么影响。”“不过,这一世就算你准备妥当,留下无数后手,想杀到尽头,只怕还是很困难。”“女人嘛,玩玩就行了,别动真感情。否则前方等待你的,就真是坟墓了。那时候,我会替你准备棺材的。”云皇叹息了一声,道:“你的话还是如以前一般,全是废话。”“澹台氏的那群老东西基因是不怎么好,但这个女人挺不错的,留在身边使唤,等我横扫诸天星宇,所有人都得铲除。”“呵!”儒生剑子嗤笑一声,道:“看来你还是和以前那样绝情,不知有多少人想将你生吞活剥。”“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你确定能狠心出手?”他就不相信,云皇真是铁石心肠,连枕边人都能推下万丈深渊。“我从没说过自己是善良的人,做大事者,要学会心狠手辣。”云皇淡然从容,完全就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送别糖丸爷爷各大疆族的修士都收到了至尊殿堂的帖子,诸多老祖都选择观望,现如今至尊殿堂得到了巫血禁忌,突然将所有的修士都召过去,谁都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有一些强宗大教赶过去,他们手中也没有任何宝物,根本就不怕至尊殿堂的修士能耍花样。至尊殿堂分舵,这里异常热闹非凡,各大疆族的修士都赶了过来,议论最近发生的事情。那些无上教宗的修士对于赶来的天骄很看重,想要摸清楚底细。“也不知至尊殿堂这次想要做什么,竟然将各大疆族的修士召集,你们说这里面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管它阴谋阳谋,我们身上又没有至强宝物,不用太在意这些细节。”“是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各大疆族的年轻天骄摸清楚,这样对族中的年轻大人也有一些帮助。”“快看,那边的修士便是至尊殿堂的白十一,还有皇甫君,这两尊天骄的战力都不弱,一旦让他们成长起来,至尊殿堂的底蕴将会变得更加可怕。”“这两尊天骄确实很强,至尊殿堂的神灵还真喜欢挖掘宝藏……”四周的修士议论纷纷,至尊殿堂的底蕴甚为强横,要想将这个无上宗教给搬倒的话,只怕没那么容易。云皇踏步从外面行来,他的速度平缓,周遭的修士都给其让路,他们都听说过云皇的战绩,这是一尊无敌凶神,与之为敌的话,必死无疑。“没想到连云皇也来了,据说他得到了寒心玉石,对下一方禁忌势在必得。上次如果不是至尊殿堂的堂主使阴招的话,巫血禁忌也是云皇的。”云皇驾临至尊殿堂的分舵,让无数修士惊诧,没想到他还会赶来。毕竟云皇与至尊殿堂的关系势同水火,想要平静的谈判,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人,看来此次驾临至尊殿堂分舵的族群还真多,也不知至尊殿堂的修士究竟想要做什么?”老圣主低声将心里疑惑说出,最近各大疆族的修士都人心惶惶,如今又齐聚一堂,说不定真的会发生大事。“至尊殿堂的目地,应该是下一方禁忌吧!”云皇平静如常,从接到花想容传音符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花想容的目地,除了唤醒无上禁忌的事情能让她上心,估计不会有其它的事了。云皇来到至尊殿堂分舵,引起很大的轰动,最近他的名声很旺,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听说过他。屠戮火圣道国的强者,覆灭黄泉家族,这样的战力,让无数修士惊愕。最重要的还是他曾经得到过帝储院招生考核的第一名,可惜最终的造化被剥夺给皇甫君。招惹了帝储院中的年轻大人,还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从帝储院走出来的修士,都能横扫同等级的天骄,无人敢与之抗衡。“云皇,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你最好是收敛一点,否则等待你的,将会是无尽的痛苦。”古少主的眸底闪烁阴冷的光辉,周身杀意腾腾,他在死地门户中得到了无上造化,如今的战力更加恐怖了。看见古少主公然上前警告云皇,所有的修士都惊住了,古少主乃是帝储院中的年轻大人,他拥有无敌手段。云皇得罪了这一尊强者,余生可就要遭殃了,他肯定难逃一死。“想让我痛苦的人,最终都变成了一具枯骨,你若是没有那样的能耐,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云皇的唇角上扬,淡然的笑道“帝储院的年轻大人,在我面前,不过是蝼蚁之虫,若是想活命,最好夹着尾巴做人。”“嘶!”各大疆族的修士倒吸凉气,他们都知道云皇狂傲不羁,目中无人,没想到连帝储院的大人物也不放在眼里,究竟是谁给他的勇气。得罪了帝储院的年轻大人,他只有死路一条。现在跪下来求饶的话,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狂妄。”古少主的目中浮现森然之芒,这个组织的爬虫,竟然敢在他面前装大佬,等离开至尊殿堂的分舵,一定要让其付出惨痛代价。今天是至尊殿堂的强者主场,他也不能将规矩破坏。“小子,记住你说的话,别到时候跪下求饶。”古少主的脸色阴沉,眸底闪烁凌厉的杀光,原本想踩着云皇上位,没想到这个爬虫竟然敢公然忤逆他的意愿。若这里不是至尊殿堂的分舵,他一定要将云皇给碎尸万段。爬虫一样的蝼蚁,还想反抗他,真是不知死活。云皇的心绪平静,根本没有将古少主放在眼里,蝼蚁无能的狂吠,只会带来死亡,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那些修士看见古少主灰溜溜的离开,一时间有些惊心,他们都明白这一点,古少主不想在至尊殿堂的分舵出手。这件事情一但闹大的话,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云皇快速走到高位上坐下,至尊殿堂的强者召集各大疆族的修士齐聚,最后却不见人影,这也是挺有趣的。“云皇,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人活着就该学会低头。”这时,皇甫君走上前,沉声说道“如果你未曾招惹帝储院的年轻大人,也不至于会被那些无敌强者给针对。”“不仅失去了造化,还没能进入帝储院修行,你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一时的痛快,放弃了那些唾手可得的造化,不是一个聪明人会做的事。”云皇抬眸看了一眼皇甫君,这个爬虫自以为得到了一些造化,就敢在他面前嚣张了吗?还真是无知。“帝储院是人族的无上大教,那是在很久以前,至于现在的帝储院,米粒之珠而已,绽放的光彩又能有多耀眼,恐怕连前方的黑暗都不能照明?”云皇唇角上扬,淡然的笑了笑,沉声说道“奉劝你一句,最好是学以前一样,夹着尾巴乖乖做人。否则就算帝储院,至尊殿堂也庇护不了你。”(本章完)(教育123文学网)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送别糖丸爷爷两尊佛陀的气息都很深沉,双眸开阖间,每一寸虚空都在他们的眸底演化,这是佛法已经达到了大乘的象征。“阿弥陀佛!”古佛开口,恐怖的佛法暴动,亿万里疆域都在颤抖,那些跟随而来的修士被震飞出去,口吐鲜血。那股威压非常霸道,周遭的星辰都在颤栗,纵然那些无上老祖驾临,也抗衡不住这一股佛法攻击。这两尊古佛口吐箴言,体内翻涌的威压越来越霸道了,佛法领域正在不停蔓延出去,如果被笼罩住的话,必死无疑。“好强的佛法,这两尊佛陀修行大乘圆满佛法,想要踏入此地,恐怕没那么简单。”日曜的目光如炬,他已经是半步仙人了,但在两尊佛陀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那一道威压差点将他给震成血雾。世人都说菩萨道台有多恐怖,原先他还嗤之以鼻,现在亲身体验过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如此可怕的攻伐,真的非比寻常。“主子,我们必须全力出手,将这两个佛陀给震杀,否则很难杀入菩萨道台,更不要逃解救南坞魔帝了。”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必须尽快出手将守门的佛陀给斩杀,然后杀入菩萨道台中,将那些老秃驴给抓起来。只要能解救南坞魔帝,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他们已经没有耽搁的时间了,必须尽快出手将之震杀。“杀!”花想容的美眸暗沉,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确实没有后退的路,如果继续耽搁下去的话,很可能会被这两个佛陀给镇压。此次拉拢的联盟本来就不多,如果全部都被度化,到时候会很困难。“愚蠢。”云皇的剑眉微蹙,如果这个时候出手将两尊佛陀给震杀,到时候他们连菩萨道台的门户都找不到在何处。“两位应当是悬空院的十二上佛,我此行的目地,是找你们的罗浮上僧。”云皇阻止了花想容出手,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是坚决不能动用铁血手段,先进入菩萨道台再说。如果这些老秃驴不识抬举的话,那再想其它的办法。“阿弥陀佛,敢问高僧的佛号?”南极古佛的瞳孔中有三色莲花出现,这是悬空院上佛的标志,能在菩萨道台中修炼到这一步,随便到一个地方,都能横着走。根本没有人能与之交锋,这些无敌的神明,谁没有通天彻地的手段。“此生与佛有缘,却没有佛份,所以并无佛号。”云皇沉声说道:“这悬空院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了,都快要忘记很多事情。等见到罗浮上僧,你们便会明白的。”此行最主要的还是将原始奥义给取走,至于其它的事情,都是一些小事,根本不用太在意。“施主可以进入菩萨道台,至于这些人,他们没资格。”南极古佛说道:“我也很久未曾见过罗浮上僧了,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出世。”“他感应到我的气息,自然是坐不住的。”云皇淡然的道:“也不知这一面能否谈妥,毕竟我也不想让大家都不愉快。”罗浮上僧那个老秃驴,如果感应到了他的气息,肯定会第一时间走出来的,如今的悬空院,依旧是菩萨道台的第一大院,如果被横推了,确实非常可惜。希望那些老秃驴都是识时务之人,毕竟也有无数年的交情了。“公子!”阳未苒拉住云皇的手,美眸中浮现担忧之芒,这次踏入菩萨道台,肯定是九死一生,千万要小心一点,否则真的会出事的。“你要安全回来。”她可不想这家伙受伤,到时候她又该心疼了。“佛门重地,还请女施主注意言行。”云皇双手合什,喊了一声佛号,那一刻他好像是修行高深的佛,让人不敢亵渎,就连阳未苒都有些失神。回过神来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非要这般捉弄她,心里才安逸吗?云皇与南极古佛踏入菩萨道台,还有一人在此守门,菩萨道台是佛门重地,岂能让寻常人踏入,这些卑微的爬虫,还是待在外面为妙。“韶兮,公子他不会出事吧!”阳未苒很担心,现在云皇贸然进入菩萨道台,她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真遇到了危险,她们根本就来不及支援。千韶兮笑着回道:“你不必太担心,他既然敢只身进入,肯定是有后手的,我们只需要安静的等待就行了。”阳未苒的目光闪烁,已经到了菩萨道台,她反而更加担心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阿雀,云皇已经进入了菩萨道台,你说他能将原始奥义带出来吗?”韩溪凤有些好奇的问道,她其实还是希望云皇能得到原始奥义,她姐姐对云皇有情有义,就算云皇真的很绝情,肯定也不会下狠手。眼睁睁的看着韩芯糖出事。“想要从菩萨道台中将原始奥义带出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朱雀的目光深沉,他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也不知究竟有什么古老的生命沉寂在此,如果真的有恐怖的霸主,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被震杀。“他想将原始奥义带出来,只怕是很困难。”皇甫君踏步行来,双眸中闪烁凌厉的精光,说道:“知道日曜此行的目地是什么吗?那就是将南坞魔帝解救出来,据我所知,南坞魔帝曾是鬼厌身边的大将。”“后来不知发生了何事,被镇压在菩萨道台中,直到现在也没有看见至尊殿堂的强者,我怀疑此事和至尊殿堂有很大的关联。”至尊殿堂的强者一直都没有看到身影,显然是想坐收渔利,或者他们的目地也是南坞魔帝,能否将菩萨道台覆灭。现在就看云皇能不能得到原始奥义,那些古老的神祈肯定会找机会出手,将云皇斩杀,得到他身上的宝物后,就能横推菩萨道台。只要走到了这一步,恐怕神界也要随着被覆灭吧!(本章完)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皇甫君有自己的想法,宁愿让那些无敌修士去狙杀云皇,他也不想暴露底牌,这一世要想拘天命,证道仙帝之尊,必须谨慎而行,每一步都要小心。云皇一直站在比赛擂台上,等待皇甫君上来。皇甫君走上台后,平静的说道:“这一场比赛我选择认输。”说完之后,他便选择离开,未曾逗留片刻,各大疆族的修士都很不解,皇甫君身兼双仙帝传承,争夺到第一名,会得到一桩大造化。为何皇甫君要选择认输,这也太奇怪了。云皇勾唇浅笑,皇甫君选择认输,他并没有丝毫的诧异,那些隐世大族的老怪物,若发现有至强天骄出现,肯定会出手狙杀。如今他夺到帝储院招生考核第一名,那些老怪物的目光必定会落在他身上,皇甫君虽说输了一场对决,但省去了许多麻烦。不过,这样的麻烦云皇并未当回事,一群无知的蝼蚁,他根本不惧怕。独孤客看了一眼胜利的云皇,眸中闪烁一抹寒芒,淡然的道:“这次赢的第一名的是云皇,经过院中强者的决定,这一场造化我们将会给皇甫君。”“哗……”独孤客的声音刚落,所有修士都沸腾了,他们完全是懵的。“这一次的比赛不是云皇拔得头筹吗?为什么要将造化给皇甫君,帝储院的强者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你们还看不明白吗,云皇得罪了帝储院的大人物,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现在他又拔得头筹,你们认为那些无上传承中的老怪物会放过他吗?”“帝储院的强者,摆明是要将云皇抛弃,然后培养皇甫君。”“是啊!皇甫君这一计用的非常妙,他将云皇彻底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也得到了无上造化,云皇的第一名,根本就是个笑话。”“要怪就只能怪他不懂得隐忍,行事太过高调了……”对于帝储院强者的决定,那些观战的修士很快就想清楚来龙去脉,云皇已经注定是一个死人了,将造化给他,无疑是在浪费。倒不如用来培养皇甫君,身兼双仙帝传承的皇甫君,比云皇更有培养的价值。“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什么垃圾学院,老娘不进入修行了。”看见这一幕,阳未苒愤怒的道,这次云皇拔得头筹,造化就该给他,可是帝储院的人,却将造化给了皇甫君。当着天下众修的面说出来,摆明是在打云皇的脸。她直接将通关令牌给毁了,这种仗势欺人的垃圾学院,不入也罢。看见她那爆炸的模样,云皇无奈的笑了笑,这蠢女人也太不冷静了。他先得罪了帝储院中的年轻大人,如今又拔得头筹,锋芒太盛,肯定会引起那些老怪物的关注,帝储院直接将他舍弃也是很正常的事。云皇走下比赛擂台,脸上表情如常,好像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感想,谁都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看见云皇一步步走出帝储院,不知道多少修士唏嘘,他的背影给人一种孤傲,冷寂的感觉,这一次帝储院的强者直接剥夺了他第一名的造化。换做常人,估计早就崩溃了。“嗨,最新消息,地下赌场凭空消失了,那些押云皇拔得头筹的修士,亏得血本无归。”“什么!地下赌场的人逃了,他们这不是摆明了想强占云皇的宝物吗?我听说这一次云皇押了无数奇珍异品。”“是啊!他拔得头筹,按照一赔十的赔率,这地下赌场会倾家荡产,就算是他们背后有帝储院的大人物撑腰,也不管事。”“赔,这拿什么赔,背后操纵这一切的,肯定是帝储院中的那位,云皇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得罪谁不好,偏要去招惹帝储院中的大人物……”听见这个消息,阳未苒几人都异常恼怒,那些人太可恶了,不仅将云皇的造化强行剥夺,还想霸占那些宝物。这简直就是想将他给踩在脚下。“云皇,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应受的,做人别太锋芒毕露,否则后引来麻烦的。”皇甫君上前挑衅了一句,便与白十一离开。“公子!”阳未苒等人快速上前,她们都不知该如何劝慰云皇,如果换做是她们的话,肯定早就震怒了。不过,云皇还真能忍,都被欺到头上了,还一言不发。“云皇,你要去寻佛陀海踪迹,不如带着我们吧!”澹台幽上前,低声道了一句,她知道云皇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毕竟被帝储院的人针对,宝物没了,造化也没了。心底充满了怒火,都不知道怎么撒。“你跟去做什么?”云皇冷漠的道:“你以为佛陀海是你家后花园,以后你们不必跟着我了。”他快速离开无极山脉,佛陀海踪迹他有把握寻到。云皇离开此地,阳未苒三人相视一眼,她们没听错吧!“刚才他用了以后这个词!”阳未苒有些恍惚,这是想要分道扬镳了吗?“我们还要跟过去吗?”鳞丫头沉声问道,最近发生的事太沉重了,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去。”阳未苒开口道:“澹台幽你就不必跟着了,你现在有身孕,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再说吧!”“如果你跟着我们一道,万一出事伤到孩子,我们也会跟着倒霉的。”谁知道云皇是什么心思,她们可不敢带着澹台幽到处跑,一旦遇到麻烦,到时候就遭殃了。“嗯。”澹台幽应了一声,她也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把孩子生下后,就回澹台氏。儒生剑子拖延澹台氏一年时间,已经足够了。她们都不曾加入帝储院,就帝储院如此不要脸的行径,她们不想与之为伍。“有凝,你留在帝储院修行吧!”蓝啸天勾唇笑道:“我要离开这里,我有一种直觉,那些古老的禁忌要浮现了。”闻言,徐有凝的柳眉微蹙,老实说她不想让蓝啸天离开,这家伙只有跟在她身边,她才能放心。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听到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日曜就已经判定,真的是帝师驾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道声音的。日曜的目光落在末日神殿道场,看到熟悉又陌生的人影时,心平静无波的心境突然波涛汹涌,之所以会是陌生的,是因为他认识的帝师,只有一缕神魂。没曾想时隔无数载,帝师终于拥有了肉身,这一世亲自出征,能挡住他的强者又有几人。“帝师,真的是你。”日曜的身体轻微颤抖,忍不住感叹岁月蹉跎,没想到已经过去了无数载,这世间就像是白驹过隙,还未来得及感触,就已经远离了。“你将鸿钧碑带出,要各大疆族的老祖出面补全经文,想必是有什么盘算。”日曜沉声道:“不过,无论你打着什么算盘,这鸿钧碑我会带走的。”“这……”夜珞煌有些惊愕,她怎么感觉这画风不对,按理说两者见面,应该要走心的,谁曾想三言两语就回归了正题。曜天宗的大能此行也是为了鸿钧碑,现在还只是刚开始,谁都不知背后还有多少无敌大能蠢蠢欲动。那些无敌强者一旦出手,就不是能轻易平息的,还是要认真应付才行。“原以为你会出世助我一臂之力,没想到你竟会当面捅我一刀。”云皇坦然自若道:“不过,你想将鸿钧碑带走,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上面残缺的经文很严重,估计就算仙帝降临,也难以补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奉劝你一句,别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会引来无穷后患。”“当然,如果你认为自己走实力掌控一切,那尽管试一试。我可以告诉你,到时候你的下场会很凄惨。”“嘶!”那些修士倒吸凉气,感觉云皇太狂傲了,曜天宗的这位大能乃是半步仙人,拥有通天本领,他凭什么如此张扬。“帝师的手段我自然知晓,不过,这一世你的好运到此为止。”日曜的双眸中精光浮动,他体内翻涌的气息很可怖,仿佛要将诸天给震碎,一尊超越神皇的大能降临,引起的异变可不简单。他淡漠的开口道:“想必在来惊羽仙州之前,你就去找过一些古老的禁忌,最终却一无所获。”“不怕实话告诉你,从你进入诸佛门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陷入了我们布下的圈套,只要得到了鸿钧碑,我们便可以将你的神魂剥夺。”“你的战力很恐怖,这一点谁都不会去怀疑,但此次我们有仙帝留下的后手,你除了臣服,任何反抗都无用。”日曜的话引起无数修士惊恐,仙帝留下的后手,那可不是谁都能抗衡的,没想到这一群老怪物,竟然还有无敌手段。纵然云皇的战力无双,这一次恐怕也是插翅难逃了。“公子,日曜说的话应该不假。”夜珞煌沉声道:“还记得先前旱魃神皇说的话吗,蛮河,百凤,鬼厌三大仙帝留下的后手,肯定非常恐怖。”“如果贸然出手,对你有害无益。我认为还是先将情况弄清楚再说,若是危害不大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云皇勾唇浅笑,他并未将仙帝留下的后手放在心上,如果连这种小场面都控制不住,那还有什么意思。“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不必为我担忧。”云皇淡漠道:“如果有用得上你的地方,自然会让你出手的,这些爬虫让日曜先行,肯定是有所预谋。”那群藏在暗处的神灵,目前还没有一丝线索,当初从旱魃的那里,也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等待。“行吧!”夜珞煌没有再多言,反正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确实没必要去管其它的事,那些无敌巨头全力针对云皇,纵然再小心谨慎,都难以避免。既然不能避免,那就与之正面抗衡。“仙帝留下的后手,你也不用唬我,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云皇笑着道:“你应该非常清楚,若我想知道这背后的秘密,随时都能查探出来,之所以一直没有去做,就是再等一个时机。”“此刻你就站在我面前,只要你将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我便考虑给你活命的机会。说实话,老朋友本就不多,我也不想全部屠戮殆尽。”“哼!”日曜重重的冷哼一声,恼怒道:“你也不用给我灌汤,做出这个决定,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你最好将身上的造化尽数交出来,否则今日你难逃一死。”“这片疆域已经被各大族群的老祖给围住了,除非你能打穿诸佛门户,不然的话,等待你的只有死亡。”鸿钧碑必须弄到手,三国书也不能落入这个小畜生的手中,什么首席帝师,无非就是为了一己私利,培养一群送死的人。让他们去南征北讨,自己却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他们不会再妥协了,要翻身做主。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将云皇碎尸万段。“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云皇起身,他已经没有太多的耐性了,这一群蝼蚁摆明是想强行将鸿钧碑抢走,既然如此,那就直接以铁血手段,杀光那些心术不正的蝼蚁。“上面的那人是一位半步仙人,你……”千韶兮走出来,想要帮忙,并非她看不起云皇,只是有点担心,谁都不知道藏在暗处的还有多少修士。也不知他们的实力如何,万一要是出现差错,后果会很严重的。“蝼蚁而已,你不必太担忧。”云皇淡然一笑,完全没有将那些藏在暗处的神祈放在眼里,想要围攻他,不是靠人多就能做到的。蝼蚁一样的存在,抬手就能灭杀无数。“那你注意安全。”千韶兮也没有坚持,既然云皇有把握,那她就不用多说了。云皇此次并没有隐藏,一尊半步仙人,可不是那些先贤,随手就能屠灭的,要是不认真点,恐会有大麻烦。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澹台幽见他还是一言不发,心里的怒火更盛了,都已经到这一步,还不说实话吗。她淡然道:“云皇,你该不会喜欢我吧!如果你真以为一直缠着我,我就会对你有感觉,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的修为手段都很强,放在年轻一辈的修士中,堪称佼佼者。那些女修看见你,都会痴迷。”“但我对你很反感,一点欢喜都没有。你越是缠着我,我只会越讨厌你。”“费尽心思让我对你有好感,看来你的目地不止是伏羲真解,说吧!你还想要什么,只要我能拿出来的,都可以给你。”她并没有说气话,对云皇她确实没任何感觉,哪怕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钟情云皇,但澹台幽却没有丝毫感觉。前几天说她什么都比不上,现在又来纠缠,这病的很严重。云皇抬手轻揉眉心,心底满是无奈,蓝啸天上次分析的不错,以澹台幽的心性,对他的厌恶。如果知道了真相,肯定会将胎儿处理掉。澹台氏的人最难摆平,这一点云皇早就知道了,自从与澹台氏打过一次交道,便发誓永不待见澹台氏的人。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这澹台幽很不知好歹。澹台幽起床穿上鞋,也不去管云皇,快速推开门,云皇这次并没有跟上,既然她不识抬举,那就算了。想他纵横诸天万界无数载,何曾这般去小心翼翼的供着一个女人,把她当祖宗一样供着,她还不知足。这诸天万界的神祈,谁见到他,不是卑躬屈膝的,连大气都不敢喘,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蹬鼻子上脸。夜晚的无极山脉和别处一样,到处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澹台幽从回头客栈走出,便直接去了美食街,这次她吃了一些东西,难得没有呕吐。“咦,云道友没有跟着你吗?不应该啊!”蓝啸天与徐有凝出现,看见澹台幽一个人来这里,都觉得很疑惑,云皇怎么可能不跟着澹台幽。澹台幽瞥了一眼蓝啸天与徐有凝,不想和他们说话,云皇的朋友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姑娘,云道友对你还是很上心的。”蓝啸天在一旁说道:“这世上难得遇到一个对你上心的人,你千万别做错事。”“他对我上心,不过是另有所图而已。”澹台幽怎会不清楚云皇的心思,很肮脏,总想着怎么算计人,从他那里根本听不到一句实话。“额……”蓝啸天有些语塞,澹台氏的帝女还真聪慧,一语道破天机,云皇确实是另有图谋。“你是他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跟着我。”澹台幽直接将蓝啸天打入死牢,凡是跟着云皇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有凝,你去和她聊一聊。”蓝啸天没办法,自己竟然被云皇牵连了,他可是好人啊!大大的好人。徐有凝无奈的耸肩,这个家伙管的还挺宽,她无奈的走上去,说道:“澹台姑娘,我觉得云皇挺不错的,对你也很好。”“就算他真的对你别有用心,那又如何,多一个人心疼,也没什么损失。”“而且,你现在身体不好,要每天保持好心情,不然的话会影响到……”她的话还没说完,便急忙闭嘴了,她这大嘴巴,就是藏不住秘密。“影响到什么?”澹台幽的双眸微眯,眸中闪烁凌厉之芒,这些人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影响到你的容貌啊!”徐有凝撒谎道:“我听说经常生气的人,很容易长皱纹的。”“无聊。”澹台幽扶额,这个女子不会说谎吧!从来没听过如此不入流的谎言,既然没有人告诉她实话,那就去找云皇。她快速离开了这里,徐有凝和蓝啸天耸肩,表示很无奈,他们也没办法啊!澹台幽回到客房,没看见云皇的身影,就知道他是去休息了,也没多想其它的,直接去了他的客房。云皇看见澹台幽主动来他房间,一时有些意外,道:“我没看错吧!你还会主动过来。”“别废话了。”澹台幽说道:“云皇,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只要你说实话,我可以保证平静的应付。”“没什么,回去休息吧!”云皇沉声道:“明早还有比赛。”见云皇不愿意说,澹台幽也没离开的打算,走到床沿边,脱了鞋,便上床休息了。云皇坐在蒲团上盘膝打坐,也没有去管她,她喜欢在哪儿休息都行。澹台幽的目光落在云皇身上,认真的打量着,老实说这家伙真的无可挑剔,可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对他完全没感觉。“云皇,你上次说北堂歆要对付我,那你是如何知道她目地的?”澹台幽有些疑惑,如果她没记错,云皇与北堂歆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这家伙是如何看出来的。不过,云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直闭目养神。澹台幽也没有继续追问,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以这个家伙的脾性,估计和那个北堂歆,也是暧昧关系。时间转瞬即逝,天刚灰蒙蒙亮,澹台幽便醒来了,她刚睁开眼就看到云皇坐在床沿边盯着她看。澹台幽微微蹙眉,刚才她看到了云皇眸底闪过的情愫,对她产生感情了吗?这怎么可能!她起床穿好鞋袜,才发现自己的衣裙有点脏,便将云皇推出去,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新的衣裙,将旧的脱下。换上新衣裙后,她便打开门,有些疑惑的道:“这两天我都没吃什么东西,怎么感觉腰变粗了。”她的衣裙几乎都是一样的,很合身的那种,但这次穿上,总觉得腰带系的很紧。云皇看了一眼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等比赛完,重新买一些新的衣裙,以后穿宽松点。”“不用你管。”澹台幽的柳眉紧皱,她的腰变粗了,那就是长胖了。这怎么能行,她要赶紧减肥,不能胖下去。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无极山脉的修士众多,尤其是美食街,这里的人也很多,不过大部分都是女修,男修很少看见。“幽儿,你走慢一点,小心脚下。”云皇跟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护住,好像真怕她跌倒一样,那模样实在是很好笑。澹台幽心里满是怒火,这人能不能闭嘴,她走个路还能摔倒吗?况且,就算真的摔倒,也不会有事的。“喂,你们看那不是斩杀帝御天的人吗,好像叫云皇,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听说云皇这次誓要拔得头筹,我们赶紧去押注吧!也许能大赚一笔。”“别高兴的太早了,现在还有很多大教疆族的年轻大人未曾崭露头角,他想要拔得头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众人交谈之际,某一处商铺中,炼霓裳将目光投过去,看见跟在澹台幽身边的云皇,她的柳眉微蹙,眸底闪烁疑惑之芒。“公子怎会跟澹台幽在一起?”炼霓裳聪慧过人,很快便想到了可能性,怪不得上次在魔雾森林中找不到澹台幽,原来是被公子藏起来了。她也没有要与云皇打招呼,相认的意思。现在公子用不上她,等时机成熟再出去,至于澹台幽,既然是公子身边的人,那炼阴石不要也罢。想要将太阴脉的极限开启,不一定非要炼阴石,还有许多办法能做到。看着那些吃的,澹台幽驻足不前,满面愁容。“还是不想吃吗?”云皇柔声说道:“如果吃不下,对你身体不好。”“你很烦,像只苍蝇一样,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澹台幽什么都不想吃,怎么看云皇都不顺眼,就想把气撒在他身上。从昨晚上他就开始变了,变的比以前还要讨厌。“我回去休息。”澹台幽不想待在这里,她还有很多养气补血的丹药,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的,等想吃的时候再吃吧!云皇不放心她一个人离开,赶紧跟上去。澹台幽也没有去管,喜欢跟着,那就随便。将澹台幽送到回头客栈后,云皇便在一楼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一尘便从外面走进来。“我们谈一谈吧!”云皇上前拦住了一尘,一尘看见云皇的瞬间,便立刻警惕起来,他知道云皇的手段。连帝御天都被震杀了,绝对是古老大族中的顶尖天骄。“道友找我有什么事?”一尘沉声问道,说实话,他不想与云皇为敌,他是转世大能,看人非常的准,眼前的少年不是池中物。如果能交好的话,那就尽量交好。“过来坐吧!”云皇走到一旁坐下,一尘的眉头紧皱,心中充满了疑惑,他不知道云皇想要做什么,但还是过去坐下了。“你是转世大能,我也不必与你拐弯抹角了。”云皇直言道:“你第二轮的对手是澹台幽,我要你直接认输,第二轮的通关令牌,我可以帮你从其它人手中夺取。”“澹台幽!”一尘的目光落在云皇身上,仔细打量一番,随后道:“澹台氏的帝女确实不同寻常,与之交锋压力很大,但我认输了,能得到什么好处?”“你想要什么?”云皇淡漠的道:“直接将你想要的告诉我,功法还是造化,只要你愿意认输,我都会给你。”见云皇如此快人快语,一尘也毫不客气的道:“我也不坐地起价,想要我认输,那就给我一瓶还神丹。”“还神丹!”云皇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一瓶丹药,说道:“这里面有你想要的丹药,别在我面前耍花样,不然后果很严重。”一尘看着那一瓶还神丹,一时间有些出神,这可是无价瑰宝,云皇竟然能随意拿出来。这更加让一尘确定,云皇肯定是某个无上大族的年轻天骄。“一瓶还神丹,让我第二轮投降,很划算。”一尘快速将还神丹收起来,没想到打个擂台而已,还有外块赚。他的能耐很强,第二轮的通关令牌还是能抢夺到手的。如果到了五六轮以上,那就有些吃力了。云皇轻手轻脚的来到澹台幽休息的客房,她已经熟睡了。走到床沿边坐下,给她盖好被子,索性就在一旁盘膝打坐。帝储院招生考核第二轮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这次的修士实力都非常强劲,输掉的人基本上都是被抬下擂台的。也有一些生灵还没来得及认输,就已经被屠杀了。阳未苒等人在这一次观摩中吸取了很多经验,她们的对手也不是什么太强的修士,轻而易举的拿下了第二轮的比赛。等到傍晚时分,她们才从帝储院回来,在云皇休息的客房没找到人影,她们就去休息了,也没继续打听他去了何处。客房中,澹台幽缓缓睁开眼,看见云皇在一旁盘膝打坐,她抬手揉了揉眉心,这人是不是有病,怎么哪儿都有他?出去逛街他跟在后面喋喋不休,现在回来休息,他还是跟着,有毛病吧!“云皇!”澹台幽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听到澹台幽的呼喊,云皇瞬间睁开眼,急忙的来到床沿边,询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想吃东西?”“如果想吃东西的话,我立刻去给你买。”“我不想看到你。”澹台幽看见他眸底浮现的担忧,焦急之色,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会变的心疼她了。前段时间在飞行魔毯上,除了想和她做荒唐事,根本就没有一丝感情。突然就变的这么奇怪,肯定是吃错药了。云皇站在一旁,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澹台幽现在什么都吃不下,总不能一直吃丹药,那些丹药虽说都是养气补血的,但也有很大的副作用。一定要吃点东西才行,可她看见那些吃的就想吐,完全没办法。“云皇,我没心思和你玩猜谜底,将你的来意说清楚。”澹台幽冷漠的道:“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麻烦你以后别来烦我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突然被弹出来,阳未苒等人都懵了,她们忙活了大半天,一点好处都没得到,这都是什么事。云皇缓缓的从漩涡处走出来,扫了一眼气炸的阳未苒,这蠢女人估计都要疯了吧!不过,他没有要停留的意思,还有诸多事需要去处理,没时间和这几个女人浪费。“云皇,你给我站住。”看见云皇完全没有要过来的意思,阳未苒彻底炸了,这家伙已经开始无视她了吗,刚才把她坑到那粘稠的湖水中,竟然一句解释都没有。她刚走出两步,就被四方铜像给挡住了,那股恐怖无匹的威压落下来,形成可怖的屏障,里面充斥着凶狠的杀伐,如果阳未苒敢上前一步的话,定然会被分解的。“你这混蛋,有种给我回来。”阳未苒不断的怒吼,这四方铜像离开后,云皇也不见了身影。“刚才肯定就是他把我们给弄出来的,不想让我们得到宝物,这混蛋太可恶了。”看见阳未苒气炸,众人无奈的笑了笑,既然云皇从中作梗,看来以后只要撞见他,都只能先绕道走,跟着他一道的话,不仅会被坑,还得不到任何好处。“阿痕,衍生圣国这边,我们估计是得不到任何好处了,看来只有另外想办法。”水伊人抬手揉了揉眉心,一时间也很无奈,云皇摆明了是在针对她们,每次都要破坏她们的寻宝之路。“无妨。”黄泉痕并没有太在意,她的美眸中闪烁一道精光,说道:“刚才跟在云皇身边的那两个老者,应该不是寻常人,也不知他的目地是什么?”云皇驾临死地门户,肯定是想从中得到一些无敌造化,如果能把他拉拢的话,或许能有一些不错的收获。“你的意思是跟着他吗?”水伊人疑惑的问道,如果她们去追云皇,确实能追上。不过,那家伙现在六亲不认,连她们都要坑害,跟着他的话,摆明是送上门被虐吗?“我们跟过去看一看,也许能撞上一场好戏。”蓝啸天的眸中闪烁精光,说道:“你们应该不知道,跟在云道友身边的那两人是谁吧!其中一人是魔刀老祖,刀宗的最强人。”“传闻他的刀意很强,世间能挡住他一刀的人,没有几个。另外一位便是衍生圣国的老圣主,战力同样很恐怖。”“他带着这两尊无敌强者前行,肯定有所图谋,我们尽快跟上去看一看。”那两尊无敌巨头的名声很响亮,云皇将他们带着,不为了夺取无上造化,那就是另有图谋,也不知道谋划什么。心底充满了好奇,一定要过去看一眼才行。“我们追上去。”阳未苒心里的怒火找不到地方撒,等找到那个家伙,一定要让他好看,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这么心狠。还说心疼她,难道这么坑害她,就是心疼吗?那四方铜像非常招摇,所到之处都有恐怖的威压爆发,诸天星斗颤抖不止,有粗壮的光辉洒落,这片寰宇快要崩塌了。“轰隆!”宏大的擂鼓天音响彻霄汉,涟漪一阵阵扩散开,四周的山川古树炸裂,碎屑漫天,粗壮的真龙精气涌上高空,气吞神州大地。这里的画面太可怖了,那股霸道的威压不断的喷薄欲出,山川扭曲,尘埃卷起万丈高,四周的景象非常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云皇盘膝坐在树荫下,周身流淌炽盛的金光,那些光辉非常的耀眼,大片的气血从体内翻涌而出,似乎要将这一方寰宇给碾碎。如此霸道的气血,根本就不是一般修士能承受的。这片区域看起来很平静,但暗藏的那股神威却非同一般,到处都有古老神则涌动,如果是那些大人物看见,肯定非常震惊的,因为这里藏着的造化很可怕。“主子,云皇身边跟随至强者,我们要不要多叫一些神明过来相助?”刚驾临这一片区域,日曜便看见了云皇身边矗立的两尊神祈,还有四方铜像,这一股力量可不弱。若是与之硬碰硬的话,他们肯定会吃亏的。“怕什么,我们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呢。”花想容的表情如常,她根本就不担心云皇会出手,只要云皇敢乱来,那澹台幽肯定会没命的。经过这两次,她彻底确认云皇对澹台幽的在意程度,只要澹台幽还在她的手中,就不用担心云皇能翻天。澹台幽一直处于水晶铜像中,她虽说陷入了沉睡,但外界发生的一切都能清晰的感知,这就是水晶铜像的奇特之处。没想到花想容会拿她来威胁云皇,她真的很过意不去,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云皇也不会一直陷入被动。云皇缓缓的睁开双眸,看见花想容等人驾临,他的神色如常,并没有任何变化,这片区域中藏着的禁忌不仅他想要得到,估计花想容也在觊觎。“帝师大人看见我,竟然如此平静,看来是真的把我当陌生人了。”花想容勾唇浅笑道:“那帝师大人想不想看看澹台幽,毕竟我这人脾气不好,要是在你没有看见的时候,煽她几耳光。”“或者说对着她的腹部打几掌,她究竟能不能承受,这我也不知道。”云皇的双眸微眯,有凌厉的杀芒闪烁,这个无知的蝼蚁,还真是上瘾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他。“不错,这就是我想看到的。”花想容说道:“帝师大人如果一直保持平静,那样会让我认为你不在意澹台幽。我要是一不高兴,直接将她斩杀,到时你就该悲伤了。”“放心吧!她好的很。”花想容将水晶铜像召出,那一尊水晶铜像四周流淌炽盛的迷雾,里面散发出来的威压很强,气吞寰宇。她用了古老的规则,将水晶铜像给束缚住,云皇已经对她动了杀心,如果不利用好手中的这一张王牌。一旦让云皇找到机会,肯定会直接出手将她给斩杀,绝不能给他机会。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送别糖丸爷爷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专题推荐


© 送别糖丸爷爷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