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玛雅人的图片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18 14:22:40  【字号:      】

玛雅人的图片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大人,都这个时候了,再让黄逍和庞毅切磋似乎有些不妥了吧?”朱兴鄂说道,“接下来的一战应该就是决定殿主之位了啊。”“是啊,本来是这样的。”释痕点头道,“可庞忌意思很坚决,老夫倒也无法反对。”“那大人是答应了?”朱兴鄂问道。“答应了,不过已经说好了,这件事还得让殿主大人知晓。”释痕说道。“对对对,还得听听殿主大人的意思。”朱兴鄂急忙点头道。“其实这件事就算殿主大人反对也没用,魔殿如今还是庞忌说了算啊。”释痕叹道,“老夫只是想要听听殿主大人对此有没有应对之策。”“难道说大人觉得黄逍会输?”朱兴鄂问道。“难道你觉得能赢?”说到这里,释痕看了黄逍一眼道,“黄逍,不是老夫小看你。实在是最近庞毅基本上不大露面,他的实力到底如何了,无法知晓。”“释前辈,不是说庞毅施展了禁法,如今的境界压制很低了吗?”黄逍问道。境界很低怎么和自己切磋?“这你就不懂了,庞忌的‘万截之法’比起‘千截之法’强大太多了。按他的说法,他可以暂时让庞毅恢复真正的境界,让他能够发挥出真正的实力。”释痕说道。“竟有此事?”朱兴鄂瞪大了双眼道,“那‘千截之法’根本没有这样的可能,爆发之后就没了。我还以为‘万截之法’只是压制的境界更低,到时候提升的境界更高,爆发出来的威力更大罢了,没想到还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庞忌竟然可以让庞毅暂时恢复真正的实力,他们还是很惊讶的。“庞忌这是想要让庞毅熟悉境界提升后的状态啊。”释痕叹道。“释前辈,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对庞毅有利。”朱兴鄂说道。庞毅现在压制了境界压制了实力,若是实力骤然提升太强,的确有些不适应。千截之法便有这样的后遗症,不过一般来说修练‘千截之法’的人倒是将性命豁出去了,对实力的不适应仅仅是小事,可以忽略了。而庞毅是要争夺殿主之位的,必须让自己的实力完美发挥,自然需要熟悉一下自己的实力。“释大人,我还是有些不大明白。”朱兴鄂又问道,“他们完全可以让庞毅私下恢复实力,找人验证他的实力,何必要找黄逍比试?这不是泄露庞毅的实力吗?”“是啊,令人不解。”黄逍急忙点头道。不管是他还是庞毅,想必都不会将自己真正的实力泄露给对方的。只有到了殿主争夺那个时候,双方才会出全力。“这个问题老夫也想过。”释痕说道,“想了想,大概还是最近黄逍的风头太盛吧。”朱兴鄂愣了愣道:“难道说这几次黄逍出现在江湖中的表现让大家太过惊讶了?”“难道还不够令人震惊吗?”释痕笑了笑道,“黄逍才多大,他如今的实力已经逼近内堂元老了,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放在魔殿历史上,又有几个人能够达到?没有。江湖历史中似乎也没有这样的记载。上次殿主大人他们的争夺已经是魔殿历史上最强的殿主候选者争夺了。他们的年纪比黄逍和庞毅是大了不少,可整体来说,殿主大人他们当时那个年纪还算是中等水平。可要是换成黄逍这样的年纪,殿主大人他们在这个年纪远不如黄逍他们的实力。黄逍和庞毅,出现一人已经是骇人听闻了,更别说是两个人了。黄逍的成就震惊了江湖中人,同样也震惊了魔殿的众人。如今魔殿中不少人已经不会完全看好庞毅了。哪怕是庞家的人都有不少心生动摇。人心有些不稳了。”“无上元老这是想要稳定人心?”释痕说道,“那么他就必须保证庞毅能够胜过黄逍,若是失败,哪怕是平手,恐怕都会让他们那边的人更加不安吧。他对庞毅有那么大的信心?”“都已经决定了,肯定是有信心了。”释痕叹道,“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来说,我们对黄逍也很有信心,可到底结果如何,就只能看两人比试过后才能知道了。”“看来庞毅的实力还是不能小觑啊。”朱兴鄂说道。“黄逍,老夫相信你的实力,可你有致命的缺陷。”释痕看向了黄逍说道。黄逍点了点头道:“释前辈,你说的是精血吗?”“是啊,你如今无法长久和人交手,一旦时间拖延,你的实力下降将会非常厉害,到时候根本不可能是庞毅的对手,也有可能会暴露‘血竭之法’的后遗症。这件事一旦被庞家的人发现,那么下次殿主争夺,你基本上是没有机会了。”释痕说道,“可惜,这个后遗症就算是老夫也无能为力。殿主大人那边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手段,否则这次交手真的很悬,你不一定会输,可很有可能就暴露了。”朱兴鄂的脸色有些难看了。的确,这是黄逍最致命的地方。“释大人,黄逍有致命缺陷不假,而这一次庞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朱兴鄂心中一动道。“哦?”释痕眉头一掀道,“你想说庞毅的‘万截之法’吗?”“没错,他也就是暂时恢复真正的实力,这个暂时到底是多久?应该不会很久,这样说起来,他和黄逍应该算是半斤八两,都是无法久战。”朱兴鄂说道。“没错,这是庞毅的缺陷。不过你能够想到的,庞忌怎么可能想不到?”释痕轻笑一声道,“他大概是对庞毅的实力很自信,觉得他能够在短时间内击败黄逍,又或者是庞毅恢复实力时间持续够久,足够维持到让庞毅和黄逍分出胜负。”“这岂不是说,庞毅还是没有什么弱点和缺陷?”朱兴鄂有些丧气道。“若是黄逍实力不足,庞毅的那些不是缺陷,若是黄逍的实力足够,超出了庞忌的预料,那就是庞毅的弱点。是不是弱点,还是要看黄逍的实力如何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释痕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这两人的刀剑?”黄逍眉头微微一皱,他总觉得画面中有两个人的武器令他感觉到了一阵熟悉之意。石门上面刻画着的浮雕画面好像是两方人马在厮杀,双方应该都是杀红眼,黄逍能够感受到这画面上传来的浓烈厮杀之意,这是一场大战啊。这样的厮杀,煞气很是惊人,哪怕是一幅画,这样的感觉竟然冲击黄逍的心神。黄逍不得不感叹这浮雕画面的栩栩如生啊。“这不就是轩辕剑和鸣鸿刀吗?”黄逍脑海中灵光一闪,惊呼一声道。黄逍盯着浮雕画面中两个领头的人,他们一人持剑,一人握刀。而刀剑的模样和轩辕剑,鸣鸿刀并没有什么区别,几乎是一模一样。这扇石门刻画的显然是上古时期的一场大战吧。“不知道这两位是不是传说中的轩辕和蚩尤。”黄逍喃喃道,“似乎不对,时间对不上。这个传说也就是中原的传说,武界似乎没有这个说法。中原的传说也就是五千来年,武界的轩辕剑和鸣鸿刀可是万年前就破损了。应该是上古时期不知名的两位前辈高手吧。也有可能是记载的遗失吧。”两位手持轩辕剑和鸣鸿刀的高手,各自带着自己的手下,厮杀。黄逍知道手持轩辕剑的那位前辈和遗皇山庄肯定是有关的。从他们的姓氏都能看出一二。至于这位手持鸣鸿刀的前辈和自己魔殿有没有关系,那就不好说了。这个历史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鸣鸿刀到底怎么落在魔殿并不清楚。有可能像遗皇山庄那般是传承下来的,也有可能是第一任殿主从哪里捡到或夺到的。黄逍不知道画面中这位前辈手持的鸣鸿刀是否完好。魔殿的至尊魔刀只是刀身,至于什么时候让刀魂和刀身分离,时间也是不定。黄逍觉得很有可能就是画面中这一幕造就如今刀魂和刀身的分离。“上古时期的一场大战,可惜历史上记载不清楚了。”黄逍叹了一声道。这些事太过久远,现在的人想要知道太难了。就算是去找一些古籍记载,记载的事也只有一些只言片语,无法得到准确的答案。“这扇门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阵法保护?”黄逍喃喃道。很多这样的地方充满考验,有门,你也不一定就能打开。没有运气的时候,你可能就是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扇门,哪怕知道门后有无穷的宝藏,可就是无法进入。这样的宝地不少,很多人机缘得到了,可有些人的机缘可能会差了一些,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无法迈过去。“希望我有好运气吧。”黄逍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打定主意,就算这里的阵法再难也要想尽办法破解,里面肯定有不少的好东西。若是这次来了,空手而归,他就算是死也难以瞑目。要是不得到石门后的好东西,自己来这里的机缘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黄逍伸手按在了石门上。尝试着用力推了一下。‘嚓’的一声。“咦?”在黄逍的惊疑声中,石门被他缓缓推开了。黄逍很是惊讶,他都已经做了面对各种困难的准备,可这石门似乎是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这里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麻烦,根本就是一扇寻常石门,只不过是上面雕刻了一些栩栩如生的浮雕画像罢了。石门推开之后,黄逍便看到了石门后面的一个巨大石室。这个石室的地面呈现圆形,直径起码有百多丈,高十丈多,在这样的崖壁中开凿出这样一件巨大的石室可不简单啊。黄逍站在入口处,看向了里面。“果然是某位前辈的闭关之地。”黄逍打量了一下之后,喃喃道。这间石室很大,可里面的东西看上去却很是简单。石室里有一些石凳石桌,而在崖壁上还有凿出来的一排排架子。这些架子有大有小,进深有深有浅。这里的一切都表明有人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是一个前辈的闭关之地是错不了了。在黄逍看来,这些崖壁上的架子本来应该是盛放一些刀剑,秘笈功法,丹药等好东西。可惜啊,黄逍在这里并未发现他心中想象的东西。崖壁上的架子空空如也,没有一点东西。“这位前辈该不会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吧?”黄逍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自己在这里恐怕是得不到什么好东西了。这么大的地方,自己竟然看不到能够被自己利用的好东西。“难道这里有阵法?那些功法秘笈等等都掩在了阵法之中。”黄逍暗暗想道。他现在还是不死心的,毕竟这里这么大,外面的阵法如此神奇,注定这位前辈不是魔殿的一般高手。若是能够得到一丁点的好处,也能够让自己受用不尽了吧。“赶紧找找。”黄逍没有迟疑,立即开始小心探查石室。他不放过任何一处,尤其是他觉得有可能是隐藏东西的地方,或者是能够布置阵法的地方,更是重点探查。“唉,只不过是一些瓷碗碎片。”黄逍在一个架子上发现了一些碎片。期间他也发现了其他的一些残片。那些是陶罐的碎片。除此之外,黄逍并未发现其他的东西。就连一些残破的兵器都没有。可见当时放在这里的东西就是这些盆盆罐罐,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不会吧?”黄逍有些傻眼了。当真是一无所获啊。这样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魔殿历史上不少的弟子在这些闭关密室中得到了机缘。很多都是一些小山洞,大小或许连这里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他们那里多多少少都能得到一些好处。还不曾听说谁发现了一处闭关密室,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无非是多少的区别,功法,兵器或丹药等等的区别罢了。“我是不是魔殿历史上最倒霉的人呢?”黄逍不由自嘲了一声道。自己找到的密室绝对是最神奇的。因为祖师他们就算是发现了这个阵法,也无法进入。可见阵法的厉害。能够布下此阵的人当年的实力至少也是像祖师他们这般吧?或许是一个阵法大师,总之绝非常人。而这里的密室空间之大,在魔殿历史上的记载中不曾有过的。那些记载最多也就是数十丈的样子,和这里直径百多丈相比,就差太多了。这样的地方,自己竟然毫无所获,到底是自己太弱,还是自己的运气真的太差?黄逍走到了石凳旁,一屁股坐下了,然后一手放在了石桌上。他需要好好冷静了一下。刚才的激动和兴奋之情,如今早已冷却。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真要说有,也就是眼前这株‘飞仙草’了。飞仙草通人性,这点毫无疑问。如今能够将他的一些情绪让自己知道,倒也是可能的。清风知道,大概是飞仙果越来越成熟,他的灵性也是越来越强。这才有了和自己交流的能力。这种交流很微妙,可至少能够让自己了解到了飞仙草的意思,这已经足够了。“怕什么呢?”清风问道。飞仙草的一片叶子似乎朝着地洞那边的方向指了指。清风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那里是乳液的石坑,算是飞仙草生长的供给之地。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飞仙草害怕的?忽然,清风双眼猛地大睁,他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一幕。“你是在怕炼丹炉?”清风问道。果然,当他的话问出后,飞仙草又有了回应,整株茎叶都是开始上下摆动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点头一样。清风感受了周围一下,周围的温度比之前也高了一些,还有炼丹炉中那股火焰的气息。大概这股火焰的气息令飞仙果感到了恐惧。按照丹仙前辈的意思,他当年取走了飞仙草和飞仙果。可还是留下了一部分的根,只要有根在,就能够重新长出飞仙草和飞仙果。如今这一株显然就是了。飞仙果有灵性,大概知道自己一旦成熟后的结局。那就是被人摘取,然后炼制成丹药吧。对炼丹之人来说,飞仙果只是一种炼制‘长生丹’的必要材料罢了。可对飞仙果来说,这算是要了他的性命。飞仙果既然已经通灵,凡是有灵性的都不想死去吧。当飞仙果感受到火焰气息之后,他心中便有了恐惧之意。当年丹仙炼制‘长生丹’的事,飞仙果肯定有记忆。说起来,当年的飞仙草和飞仙果算是现在的父母?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是现在的另外一个他,或者是兄弟吧。毕竟都是从同一个根中长出来了。正是因为知道,飞仙果才害怕。炉火的气息,他肯定有深刻的记忆,现在再次感受,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是一个人,让你知道有人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然后宰杀,你有什么样的感觉?飞仙果现在就是这种处境,他只要成熟,那就逃不过被用来炼制‘长生丹’的命运。哪怕没有完全成熟,都难逃这一劫。之前丹仙前辈就是未等‘飞仙果’成熟便摘取了。‘长生丹’的诱惑,想必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这是清风的想法,他知道自己这些想法多半是错不了的。“你真是可怜呐。”清风长长叹息了一声。‘飞仙果’这般奇珍,对得到之人来说,那是天大的幸运。可对‘飞仙果’来说,他只要被人发现,那命运注定悲惨。“你放心吧,我不会用你炼制‘长生丹’的。”清风伸手轻抚了一下‘飞仙果’道。从‘飞仙果’身上传来了一种惊喜而略带不信的询问之意。想想也是,‘长生丹’岂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飞仙果’心中怀疑一点都不意外。“我是出家修行之人。”清风说道。清风也不知道‘飞仙果’明不明白,他内心已经决定放弃炼制‘长生丹’了。‘飞仙果’已经有了灵性,再让他下手,他做不到。这段时间,他和‘飞仙果’一起,也算是有了感情。在这里,能和他说说话的,也就是‘飞仙果’了,就像是朋友一样。很快,清风笑了。他感受到了‘飞仙果’开心激动的样子。‘飞仙果’的枝叶几乎就像人的双手一般,搂住了清风的双脚。他抚摸着‘飞仙果’道:“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尽力带你出去。”如果将‘飞仙果’留下,肯定难逃后面进来之人的毒手。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时候,恐怕连他都自身难保,又如何能够保得住‘飞仙果’?在清风看来‘飞仙果’很是单纯。自己刚才这么一说,他就相信了。若是自己骗他,他恐怕也是被蒙在鼓里。大概是因为自己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再加上这里只有自己一人,‘飞仙果’也只能相信自己。“好了,我先回去参悟道法,你赶紧长大,或许你长大了,就有什么办法了。”清风笑了笑道。‘飞仙果’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茎叶,放清风离开了。清风走到地洞入口处的时候,不由回头看了‘飞仙果’一眼,发现‘飞仙果’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消失。一阵微风吹过,叶子随风摇曳。回到了乳液的那个石坑旁,清风盘腿坐下。他脑海中还想着‘飞仙果’。甚至还想到了其他的一些奇花异果,他相信武界中有像‘飞仙果’这样成精的奇果异草,那么肯定还有其他的。之前自己这些人面对一些奇花异果,那些都不曾通灵,不会给人太大的感觉。采摘就是,然后炼制丹药。根本不曾考虑到对方是否有灵性。或许已经有了一丝丝灵性,只是太少,无法让人感觉到。如今,在武界,这些不同了,就像人一样。利用他们炼制丹药,和杀人差不多。清风心中不由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些都是命运吧,除非是这些奇花异草长在无人能够抵达的偏僻之处或凶险之地,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否则终究难逃噩运。其实清风并不知道,不要说这些奇花异草了,比他们更加通灵,甚至能够化形口吐人言的神兽,都被人疯狂捕杀。目的就是为了他们身上的血,皮,骨,肉。总之,只要是神兽身上的,人们都不会浪费。这么多年来,单单在遗皇山庄就不知道死了多少神兽。算上给魔殿的神兽,那数量更是难以估计。神兽就是圈养待宰的猪羊,能活多久,就看他们主人的心思。弱肉强食,这个江湖就是这么现实。“只能寄希望于这些神奇的乳液了。”清风想道,“斩红尘断万情,那肯定是丹仙前辈追求的一种境界,可惜不适合我。那么只能靠自己,再加上这些乳液,看看到时候能否有奇迹出现。不管如何,我还是要尽力保护‘飞仙果’。”清风在石坑旁盘腿打坐了好一会儿,又睁开了双眼站起身子。他难得一次无法入定。还是因为‘飞仙果’的事令他有些心神不宁。长长呼了一口气,清风又朝外走去,走到了‘飞仙果’旁,盘腿坐下。“我参悟道法,你继续吸收乳液,算是一起修练吧。”清风说道。‘飞仙果’摇曳了一下,作为回应。清风轻笑了一声,便闭上了双眼,抛开杂念。这一次他倒是很快便入定了。当清风入定的时候,在微风中摇曳的‘飞仙果’周围出现了点点淡青色的光点。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在霍炼看来,自己为了‘飞仙果’已经很有诚意了,都主动先解答了玄土的一个问题。品書網察觉到了霍炼的脸色变化,玄土不由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小佚当年炼制‘长生丹’的事,我们并不知道,都是事后才知晓的。我们对‘飞仙果’的了解真是有限。事后,小佚也没有提起‘飞仙果’具体的一些事。炼制‘长生丹’之后,他当时只留下了一些多出来的‘飞仙草’茎叶,‘飞仙果’那是一点都不曾留下。”霍炼没有出声,玄土所说的事,有部分他还是知道的。那是‘飞仙草’的茎叶部分,后来是被夔雍夺走了。‘飞仙果’的确是没有剩下。至于丹仙那部分,自己一时间无法判断玄土的话是真是假。不过,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你,玄土应该不至于骗自己吧?“‘飞仙果’的一些隐秘或消息,你知道的太少,也无法提供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你还能提供什么好处给我?”霍炼问道。“我对‘飞仙果’是不大了解,可我能够增加你得到‘飞仙果’的机会,到时候你得到了‘飞仙果’,自己完全可以慢慢感受其的神。”玄土说道。“怎么做?”霍炼的双眼一凝道。他前段时间曾一个人偷偷进入过神兽圣地,也见了祝凡丞。可惜,祝凡丞并没有给自己什么惊喜,一点点都没有。按照这个样子,霍炼对于破开飞仙之地的阵法封印是不报多大的期望了。玄土的出现,他还是希望能够给自己带了一些惊喜。“飞仙之地的阵法封印,我或许可以给你一点提示。”玄土说道。“当真?”霍炼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道。在玄土面前,他根本不做无所谓的掩饰。对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家伙来说,自己的一些掩饰是瞒不住他的。“听说你找了祝凡丞在破阵。”玄土没有直接回答霍炼的话,而是问道。“你应该在三仙山都听说了吧?”霍炼说道。祝凡将他们在三仙山,这件事肯定和玄土说起过。“没错,听说了,祝凡丞在破阵,他有天下第一阵法大师之称,若真有谁能够破开阵法封印,大概也是他了。”玄土说道,“当年小佚布下阵法封印的时候,我倒是稍稍了解了一些。这些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大概没有多少的用处。可我相信,若是让祝凡丞知道,以他对阵法的精通,绝对能够提升他破开阵法封印的机会。这算不算是让你增加得到‘飞仙果’的机会?”“好,好啊。”霍炼大喜道。次他见到祝凡丞的时候,祝凡丞在破阵方面基本没有什么收获。要是加玄土的一些提示,虽然不能保证能够让祝凡丞破阵,但至少可以给他提供一些破阵的方向,这点很重要。有了方向,可以让祝凡丞少走许多弯路,节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或许真的有可能在魔殿千年之期前,破开‘飞仙之地’的阵法封印。“你还有什么事,说吧,只要我能够帮你的,一定尽力而为。”霍炼倒也很是痛快地说道。两人也是互利互惠,各取所需。“轩辕玉蝶或许会找你。”玄土说道。“哦?听你的口气,她应该不是来找我麻烦的。”霍炼说道。玄土点了点头道:“算是找我的麻烦吧。她对丹仙的恨,还不曾消减,甚至经过这万年,恨意更甚了。当年她联手夔雍,进攻神兽圣地,我们牺牲了自己,保住了其他的小辈。而现在,她或许想要对这些小辈动手。”“对现在神兽圣地的神兽动手?为了什么?发泄?”霍炼问道。“想要逼我说出小佚的下落。”玄土很是无奈道,“万年前她便逼问我无数次了,若是我知道的话,早告诉她了,也不会让这么多无辜的同伴身死。可惜,她不信。如今,她想要用神兽圣地的后辈威胁我,若是我还无法告诉他小佚的去向,她要血洗神兽圣地。”“她办不到,至少现在办不到,她进不去。”霍炼轻笑一声道。“所以这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也是刚才说她有可能来找你的原因。”玄土说道。“这是想要借我的手啊。”霍炼点了点头道。“我希望你能够拒绝。”玄土有些期待地盯着霍炼道。霍炼沉思了一下后说道:“我的选择要看你提供的阵法封印消息是否真的有效。一切都得由祝凡丞判断。若是他觉得值得,对他有触动,那么轩辕玉蝶那边我会拒绝,若是不值得,那不好意思了,轩辕玉蝶若是给更好的条件,我会答应她的。”“明白。”玄土点头道。霍炼这么说,反倒是让玄土放心了。如今都是为了利益,这样的交易反而更加纯粹一些。若是霍炼满口答应,玄土心大概会不放心的。“我相信对祝凡丞肯定有用。”玄土说道。“好,你和我说吧,我会尽快告诉祝凡丞。”霍炼说道。于是,玄土将有关‘飞仙之地’的阵法封印和霍炼说了一下,这也是他所能知道的一些事。如当年丹仙在哪几个方位开始布阵,如何布置。这些消息较零散,霍炼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他自认为自己的阵法造诣还是不错,可惜,对此没有任何的感悟。只能将这些传递给祝凡丞,看他能否从得到什么顿悟吧。“如果有效,还请你能够将消息反馈给我,让我心踏实一点。”玄土说道。“若是无效,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了,你自己心要明白。”霍炼说道,“除非你能够给出轩辕玉蝶更好的条件,否则到时候我只能说抱歉了。”“若是无效,我其他能够给出的条件,怎么也不过轩辕玉蝶。到了那个时候,也是那些小辈们的命吧,天意不可违,我也认了。”玄土摇头叹道,“如果有消息,还请你能够给三仙山那边传递一个消息,我应该会在三仙山。”“又是三仙山。”霍炼眉头微微一皱道。三仙山如今倒是聚集了不少人。祝凡将三人,樊浊浪和左丘漱两人,现在再加玄土,三仙山的实力如今是暴涨了。“接下来的事,大概也只能大家联手了,三仙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玄土说道,“听说你也想联合大家,那将来对付魔殿倒是有了更大的把握。”“到时候再说吧。”霍炼淡淡地说道,“还得看你们有多大的决心。”“咦?”玄土听到霍炼的话,有些意外。本书来自本书来自https:////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霍炼,可以走了吧?”庞忌看向了霍炼说道。现在这里除了黄逍和庞毅之外,剩下的就是霍炼,释痕和庞忌了。“黄逍,不必留手。”霍炼对黄逍说道。“庞毅,你可别下手太重。”庞忌针锋相对道。霍炼冷哼了一声,朝着山下走去。庞忌略带得意的大笑起来,然后几人一同下了山。山顶上就剩下黄逍和庞毅了,刚才人多倒是没有怎么觉得,如今只剩下两人,山风吹过,黄逍感觉这山风带着一丝肃杀之气。“真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有了如此大的进步。”庞毅开口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将实力压制到如此地步。半步武境啊。‘万截之法’果然神奇,佩服。”黄逍说道。“神奇的地方多着,你没见过的事,不知道的事更多。”庞毅轻笑一声道,“你只是一个半途加入魔殿的,哪知道我魔殿和我庞家的底蕴?”“你这是在向我炫耀吗?”黄逍问道。“是又如何?”庞毅微笑道。“不如何,也就羡慕一下你投胎投得好。”黄逍淡淡地说道,“在庞家,有那么多的资源,哪怕是头猪,大概也能够飞起来。”庞毅轻笑一声道:“如此低劣的激将,还不至于让我生气动怒。黄逍,你这是怕了,想要在比试前搞点小动作,扰乱我的心神?”“难道不是实话吗?”黄逍问道。“投胎投的好,那也是一种本事。”庞毅说道,“像你这样的半路领进门的,怎么能够和我比?当年的霍炼也是一个半路进入魔殿的,可他只是一个例外,无上元老大意之下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现在轮到你了,我是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我想告诉你,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黄逍轻笑一声道,“我会让你们庞家再空欢喜一场。”庞毅哈哈大笑道:“我算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了一会儿之后,庞毅止住了笑声道:“当时和我齐名的晁矍和娄飞殇两人早已不在。说真的,外面的人将我和他们并列令我恶心。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给我提鞋都不配。”“你当年的实力的确强他们很多,只不过你的境界和他们却是相同,你如此贬低他们,岂不是也在贬低你自己?”黄逍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庞毅嗤笑一声道,“强行降低境界的功法都有,稍稍压制一下境界对我庞家来说又有何难?”黄逍心中一动,点头道:“原来如此,你这是为了掩人耳目,隐藏实力啊。”“我的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至于真正的实力,当时就算是那个什么剑神易,岂是我的对手?”庞毅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当时我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压制境界,也是无上元老出的手。我自己也无法解开这个压制。所以这部分被压制的功力,我无法施展。当时我表现出来的实力,算是我能够施展的最强实力了。”“看来我是太小看你了,本以为当时快要赶上你了。”黄逍笑了笑道,“没想到和你的差距还不小。”“你知道就好。”庞毅说道,“这就是我庞家的底蕴,其中的玄妙又岂是你能够想象的?霍炼当年是当过殿主,可殿主在位就那么点时间,很多事他都不知道,哪有我庞家知道的多?他教你的,又能教多少?”“我客气一下,你还真的当真了?”黄逍说道,“你庞家的底蕴深厚,谁都知道。你的实力强大,我也知道。可那也是过去了。之前我不是你的对手,或许差距还很大。当时你给我一种错觉,让我觉得追上你了。你或许想要以此来麻痹我?庞毅,真是可惜了。我对自己有信心,可不盲目自大。这段时间,为了提升实力,我可没有闲着。我就想看看是你进步的多,还是我进步的多。”“黄逍,我有些欣赏你。”庞毅说道,“那些老一辈,哪怕是一些高手,我都不曾看在眼里。他们老了,想要突破基本上不大可能了。而我还年轻,有无限的可能。总有一天,能够有无上元老一样的成就。反而是同辈中,倒是遇到了你。你是唯一一个稍微能够入我庞毅法眼的人。听清楚了,是稍微。”“这么说,我还真是太荣幸了。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黄逍问道。“哼,我只能说你太天真。”庞毅说道,“霍炼只是利用你达成他的某种计划,不管如何,你是必死无疑。输给我,死;逃跑,死;还有就是不管霍炼的计划能否达成,你也有很大的可能被霍炼灭口。”“废话少说。”黄逍轻喝一声道,“可别让前辈们久等了。你如今还是半步武境境界,赶紧恢复真正的实力吧,我可不想多等。”“来吧,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庞毅朝着黄逍招了招手道,“都说你最近在江湖中大出风头,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谁才是年轻一辈中的天下第一。”庞毅的反应让黄逍倒是有些意外。第一眼看到庞毅,发现他还是半步武境的时候,还挺纳闷的。想着庞毅可能是接下来恢复真正的境界。可没想到到了现在庞毅还没有什么动静。开始的时候,黄逍觉得可能是庞毅恢复实力后,保持的时间不会太久。他为了能够更好的利用恢复境界后,实力暴涨这段时间,才会尽量在比试开始前恢复实力。这样才能够让这段时间得到最大化的利用。只不过,如今都要开打了,他还没有什么动静。黄逍意外的同时,倒也不再理会。“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黄逍说话间从怀中掏出了三个瓶子。“服用丹药提功?”庞毅看到黄逍的样子后不由嗤笑了一声道,“太低端了,看来霍炼也只能是靠这些手段来让你提升一些实力了。”黄逍没有理会庞毅,他服下了‘溢血丹’,然后直接进另外两瓶精血全都灌入了肚子中。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黄逍深吸了一口气,将真气凝聚于双手五指上,然后他便有手指开始顺着‘至尊魔壁’核心部分周围开始抠挖。‘咔嚓声’不断响起,石壁的碎末不住掉落。黄逍的手指凝聚着庞大的真气气息,以手指为刀,在切割抠挖石壁。“不行了。”一个时辰之后,黄逍喘息着迅速退到了一丈开外。用手指切割石壁实在是太困难了一些。不仅仅是消耗了他大量的真气,还消耗了他大量的心神,他的神识一直紧绷着,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因为一旦有松懈,切割的尺寸就有可能发生偏差,那就增加了暴露的风险。黄逍必须要将风险降到最低,这里的异样越迟被发现,自己就越安全。若是自己离开后,几天便被人发现‘至尊魔壁’的异样,那么很快便会查到自己头上。若是三年后呢?那就说不清楚了。三年时间内,不知道有多少魔殿弟子来过这里,尤其是一些高手攒了时间过来的。到时候就算发现‘至尊魔壁’的核心部分消失,大概也无法证明就是自己干的。再远一些,‘魔化神兽内丹’中蕴藏的‘至尊魔气’消散干净,就算是魔殿的人想要查找,恐怕都没有任何的头绪了。或许魔破征通过‘魔化神兽内丹’会知道和祖师有关,可那个时候大概是魔殿的千年之期了吧。以后的事,黄逍也不去多想。“‘至尊魔气’啊。”黄逍不得不感叹了一声。黄逍太过靠近‘至尊魔壁’,受到的冲击太大,为了抵御‘至尊魔气’的冲击也消耗了他太多的真气。他现在能够承受这样的气息冲击,可也无法一直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退到一丈外的地方,黄逍迅速盘腿坐下,开始运功调息。在这里,‘至尊魔壁’气息的冲击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等到体内的真气恢复,黄逍便再次开始用手指抠挖石壁。开始的时候坚持一个时辰,便要退出来调息半个时辰。后来,坚持的时间慢慢增加,一个半时辰,两个时辰,调息的时间也慢慢的变短。在经受‘至尊魔气’冲击的时候,黄逍也是在经受魔气灌体。他这次可以说是并未刻意去做,可他现在被‘至尊魔气’笼罩,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了。为了将‘核心部分’取出来,黄逍每次都是将自己的真气消耗到了极限,才退了出来。等到他真气恢复的时候,往往能够发现自己的功力都能增长不少。这样的发现令黄逍心中惊喜。自己在取‘核心部分’的时候,倒也不会浪费这三天时间了。第三天早上,黄逍停了下来。他激动的盯着眼前周围已经机会被自己挖空的‘核心部分’,还有一点点石壁支撑着,才让这部分没有脱离石壁。黄逍用手抓着‘核心部分’,然后猛地用力一拧。‘咔嚓’一声,‘核心部分’应声脱离了石壁。石壁上留下了一个球形缺口,这个缺口是黄逍根据‘魔化神兽内丹’留出的。‘核心部分’外围还包裹着一层石壁,真正的‘核心部分’其实要小许多。现在再看,看得更加清晰了,黄逍觉得差不多和一枚桃核差不多,形状也相似。和‘魔化神兽内丹’大小差不多,可形状还是稍显不同啊。“桃核?那就叫‘至尊魔核’吧。”黄逍心中暗暗想道。他没有多想,拿出了怀中的盒子,打开后,取出了‘魔化神兽内丹’,将‘至尊魔核’放进了盒子中。黄逍将盒子塞回怀中后,就将‘魔化神兽内丹’镶嵌进了石壁上的缺口中。“太大了吗?”黄逍一用力想要将‘魔化神兽内丹’塞进去,可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应该差不多啊。”黄逍心中一狠,右手握拳,然后猛地朝着‘魔化神兽内丹’砸去。他倒是不担心会杂碎,因为他能够感受到‘魔化神兽内丹’极为坚硬。论坚硬程度还在石壁之上。‘嘭’的一声,内丹被黄逍硬生生的砸进去了。接着黄逍手中又多了一块薄薄的圆形石壁残片,这是他最先扣下来的石壁表面。‘魔化神兽内丹’是球形,塞进去后,里面是契合了,可表面还是无法弄平的。所以黄逍便往里更深扣了一些,才多了这么一块圆形石壁。黄逍将圆形石壁小心翼翼地嵌入石壁中,正好将石壁中的‘魔化神兽内丹’完全掩盖。黄逍将真气凝聚在双手上,用双手磋磨着被自己挖开的石壁周围,尤其是那些缝隙的接口处,他更是用力磋磨。这就像是一种打磨,让石壁看上去依旧是一个整体。刚才的那些细缝很是细小,本来就很难发现,现在经过黄逍的一番打磨抛光,基本上和原先的一模一样了。除非是有人过来伸手触及这里,才能发现这里已经破开了。“成功了。”黄逍左手在胸口按了一下。他感受衣服下那个盒子,里面就是他这次的收获‘至尊魔核’,很顺利。黄逍压下内心的好奇,不准备在这里查看一番,现在可容不得一丝的马虎。“还有大半天时间。”黄逍喃喃道,“那我也不能浪费这次机会,好好再来次魔气灌体吧。”他可清晰地感受到‘魔化神兽内丹’散发的气息和‘至尊魔核’散发的并没有什么区别。至少他是感觉不到其中的差别,真要能够察觉到,至少也得是比自己更强的高手。可那样的高手来这里大概也不会太多吧。“最大的区别大概还是‘魔化神兽内丹’中蕴藏的‘至尊魔气’有限,而‘至尊魔核’似乎是无穷无尽啊。”黄逍暗道。‘至尊魔核’散发的气息至少经历了万年,还不曾衰减的样子,真是令人惊叹。“果然是你这个小子。”就在黄逍准备进行魔气灌体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响起。黄逍心中一惊,他并未察觉到身后有人进来。再说,他一直以为这三天会是自己一人待在这里。黄逍转身一看,心中一惊。“吴仁平?”黄逍心中暗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玛雅人的图片“难怪我觉得你的气息有些古怪,是化形啊。”霍炼说道,“没想到你还活着,你找我有什么事?”霍炼明白玄土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他能够通过触碰阵法将自己吸引过来,那就说,玄土已经见过左丘漱他们了。否则他不大可能知道这里,更不知道怎么找到自己。玄土原本是庞大的身躯,那样的行动还是不大方便,太惊人,也太吸引人的眼球。他可不想自己的行踪一直被轩辕玉蝶知晓。幻化成人形,很多事便顺利许多,也能避过遗皇山庄的追查。“有事,听樊浊浪说起,你在打‘飞仙果’的主意?”玄土问道。玄土从遗皇山庄逃出来,摆脱轩辕玉蝶之后,便朝着三仙山前进。其实对玄土来说,离开遗皇山庄还是有些遗憾,轩辕剑那隐隐渗透出来的气息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这些年依靠轩辕剑渗透出来的气息不仅将身上的伤势完全修复,而且还让自己的实力更加精进。要不是轩辕玉蝶过来,他或许会在那里直到魔殿的千年之期。心中有些小小的遗憾,可玄土也明白。自己不好贪得无厌,在那里万年,那已经是老天的恩赐了。轩辕玉蝶沉睡了这么多年,才让自己有了这个机会。如今轩辕玉蝶已经苏醒,那自己应该识趣离开了。出来之后,他就想找霍炼,他需要和霍炼好好谈谈神兽圣地的事。如今的轩辕玉蝶依旧很是固执,她说得出多得到,自己不得不未雨绸缪。可他并不知道霍炼到底在什么地方。他知道如今的三仙山是当今江湖中最强的正道势力之一,去找他们多半能够得到一些霍炼的行踪线索。玄土没想到在三仙山竟然遇到了左丘漱,这倒是让他很是意外。从轩辕玉蝶口中他已经知道左丘漱还活着,可左丘漱现在到底在何方,他不知道。妖灵宗几乎已经别灭门,连杜覆州现在都在遗皇山庄的手中。左丘漱不知去向,让他去哪里找?最后他从左丘漱和樊浊浪两人口中得到了可以将霍炼引过来的法子。其实武玄苍知道霍炼的一个落脚点,那就是‘谪仙镖局’,可他并没有告诉玄土。因为那里对霍炼很重要,关系到他想要返回中原的秘密,大阵可就在那里啊。若是自己随意泄露这个消息,恐怕会惹霍炼不快。当左丘漱和樊浊浪提出他们的法子之后,武玄苍就更不用将‘谪仙镖局’告诉玄土了。反正只要能够见到霍炼就好,至于用什么法子,只要结果一样就可以了。玄土的实力很是强大,他对阵法的冲击,肯定会惊动霍炼。现在霍炼的确来了。玄土的话让霍炼心中一紧。眼前这个老头,当年可是带大丹仙的前辈了。他是神兽圣地的先辈,对于‘飞仙草’和‘飞仙果’应该比其他人更加熟悉才对。甚至丹仙在炼制‘长生丹’的时候,说不定他就有在一旁打下手或观摩。能够遇到这样一个老家伙,霍炼心中很是惊喜。很多自己迷惑不解的事应该可以从这老家伙身上得到一些答案。“没错,我是在打‘飞仙果’的主意。对于‘飞仙果’,我想没有人不会动心吧?”霍炼倒是没有隐瞒直接承认道。在这样的老东西面前,自己还是骗不了他的。再说,这件事也是很正常的。自从‘长生丹’一事之后,大家差不多都是知道炼制‘长生丹’的主要材料。所以,他也希望得到‘飞仙果’这件事,和其他人便无区别。“你倒是一点都不辩解。”玄土说道。“是就是,没必要那么虚伪。”霍炼说道,“那么你这次过来是想和我谈谈‘飞仙果’的事?这似乎是给我好处,无功不受禄,还是说出你的条件吧。”“我想知道如今神兽圣地中的情况如何,我的后辈们还有没有活着的?我知道你是可以进入‘神兽圣地’的。”玄土问道。他的内心倒是有些紧张,生怕从霍炼口中蹦出一个难以接受的答案。“这个你可以放心,他们基本上都活的好好的。如今万年过去了,你的那些小辈实力也不弱了。”霍炼说道。“当真?”玄土脸色微微一变道。将霍炼点了点头之后,玄土长长呼了一口气。这算是他在遗皇山庄的时候,心中一直想要知道,并惦记着的事。如今从霍炼口中得到,他选择相信。左丘漱,樊浊浪及三仙山的那些人已经给和自己说起过霍炼的一些性子。绝对是软硬不吃的人,只要你不触犯他的利益,他和寻常的人看上去并无多大的区别。可要是有人打他的主意,一旦动怒,那将是很可怕的一件事。玄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和问话应该是没有惹怒霍炼,所以霍炼这个时候说出的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我的一件心事终于是放下了。”玄土惊喜道。“你别高兴太早,魔殿千年之期将至,什么都可能存在变数。他们还活在神兽圣地中,万年不变,骤然让他们出来,你觉得他们能够适应这个江湖吗?尤其是千年之期这样的江湖动荡时期。”霍炼说道。“终究是要出来的。”玄土说道,“现在知道他们都活的很好,那就够了。当年他们年纪还小,实力还弱,需要我们这些长辈去扛。如今他们长大了,实力也强大了,以后就靠他们自己了。”玄土明白霍炼的意思,江湖中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神兽,那些大门派大势力说不定都想将神兽抓回去。可不能因为有危险的事,就不让这些神兽犯险,让他们就一直窝在神兽圣地?那人还不待傻了,到时候只能是固步自封,自以为是。“还有什么,你应该不是单单为了知道你那些后辈们是否活着吧?”霍炼问道。“有。”玄土说道。“慢着,你先别问。”霍炼忽然阻止了玄土继续说下去。见玄土有些不解地盯着自己,霍炼不由说道:“我的好处呢?我刚才算是免费告诉了你那些后辈们如今的情况,你不应该将你要说的,或者想要给我什么好东西,和我稍稍透露一下?比如‘飞仙果’的一些我不知道的隐秘。”“老实说,对‘飞仙果’我也不大清楚。”玄土说道。玄土的话让霍炼的脸色一沉,他觉得玄土这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啊。什么叫不清楚,那是针对自己的善心一毛不拔?霍炼觉得自己也是难得发一两次善心。当然,他能发善心也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希望得到有关‘飞仙果’更多的秘密,也可以是和丹仙相关的一些消息。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玛雅人的图片今天休息一天,思考下剧情,还请大家见谅,真是抱歉了。《逍遥派》今天请假一天,不更新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黄逍相信自己肯定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可这里没有那些奇珍异宝和武功秘笈,那只能说明,当时这位前辈并未留下什么好东西。不要说是什么好东西了,就算是普通一点的东西都不曾留下。留下的那些盆盆碗碗因为年代太过久远,破碎了。难道说自己还能将这些石桌石凳搬走?想到这里,黄逍心中一动,他不由急忙站起身,双眼上下打量着石桌和石凳。他刚才倒是没有怎么注意石桌石凳,现在他想想,这里要是还有阵法的存在,这石桌石凳或许就是一个关键。在这样的地方,越是普通的东西或许越是重要。任何东西都不能轻易放过。“一定有东西的,一定有的。”黄逍心中暗道。如今他被困在了这里,除了想要在这里找到机缘之外,也想找到能够破解外面阵法的法子。如果能够早一些出去,那也是一件好事。千年之期将至,自己要是被困在这里,错过了时间,那一切都完了。就算是将来自己还能够出去,可谁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在这里的期间,自己根本无法得到任何人的指点。要是在外面,就算祖师事情太多无法顾上自己,那也还有释痕释前辈指点自己。如今庞忌肯定在指点庞毅,如果自己在这方面落下,想要赶超庞毅的想法恐怕就是一个幻想了。“还是没有。”围着石桌石凳,黄逍耗费了一个多时辰,他终于是放弃了。黄逍搞不明白了,这里是不是真的没有任何的东西。从他目前的探查来看,恐怕就是这个结果了。可他的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这点,他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丝的期望。他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实力,自己的阵法水平不够,才无法发现隐在这间密室中的秘密。如果自己的实力够强,阵法水平够精通,或许就能发现其中的玄机了吧。总之,这个秘密肯定无法轻易被人得到。“或许还要等待真正的有缘人吧。”黄逍叹了一声道。自己能够进入这里,算是有缘,可细说起来,要是得不到其中的好处或秘密,那只能算是半个有缘人。别人就算是半个有缘人,也能得到一些好处,可自己这个半个有缘人,不要说得到什么了,还被困在这里无法出去。“没办法了。”黄逍喃喃道,“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既然自己被困在这里无法出去,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黄逍决定在这里修练。不管如何,尽量保证自己的实力提升,不能被庞毅拉开差距。阵法的破解,靠自己恐怕是没有办法。就算自己耗费数年数十年的时间能够破开,可这个时间他耗不起。哪怕是自己赶在殿主争夺前出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因为自己将心思都放在破阵上,根本不大可能有时间修练,出去之后,又岂是庞毅的对手?再次比试岂有不败之理?所以黄逍已经想好了,他就安心待在这里修练,至于破阵一事就交给祖师他们了。他们肯定能够发现阵法的存在,也一定会想办法破开这里的大阵吧。这就是他的想法,大概也是他最好的办法了。“幸好我还有‘至尊魔核’。”黄逍从怀中掏出了装着‘至尊魔核’的盒子。要是没有‘至尊魔核’,就算让黄逍在这里修练,他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在出去的时候还能追上庞毅甚至击败他。‘至尊魔核’蕴藏着几乎无限的‘至尊魔气’,这对于自己的魔功修练,实力提升有巨大的帮助。自己没有祖师他们指点,可在‘至尊魔气’方面,自己可以奢侈的肆意动用。庞毅大概无法得到这样的待遇吧。“不对,墓族族长出来了,他那边也能够提供给庞毅庞大的‘至尊魔气’。”黄逍忽然想起当时自己和魔凰被祖师带过去的地方,那里‘至尊魔气’充足。这些‘至尊魔气’都是和历任殿主沉睡之地有关,魔破征显然能够知道。“唉,我唯一的优势就是‘至尊魔核’散发的‘至尊魔气’很是纯粹。”黄逍心中很清楚自己的优势。那些‘至尊魔气’还是太过杂乱,毕竟是带有各任殿主的气息,这不是最佳的效果。或许庞忌也有手段化去各任殿主留在‘至尊魔气’中的气息,可这样的手段也会付出大代价,得到的纯粹‘至尊魔气’数量肯定有限。庞毅还是无法像自己这般可以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纯粹的‘至尊魔气’。“让我再好好感受一下吧。”黄逍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很是感慨。现在面对‘至尊魔核’的感觉完全不同。之前他在‘炼魔谷’面对的时候,那只是借用‘至尊魔壁’的气息。如今,自己是拥有了‘至尊魔壁’,现在这件至宝成了自己囊中之物,这样的感觉岂能一样?没有再多想,黄逍打开了盒子。‘至尊魔气’的气息瞬间从盒子的缝隙中弥漫出来了。熟悉的气息让黄逍激动地全身颤抖。如今以黄逍的实力已经不用惧怕‘至尊魔气’的气势了,这样的气势还无法让他屈服,更别提伤到他了,反而是让他更加舒服。自己沐浴在‘至尊魔气’之中,全身感到异常的舒畅。体内的天魔真气似乎都在和‘至尊魔气’呼应着。黄逍觉得就算自己现在不用魔气灌体,仅仅靠着这些呼应都能不断提升自己的功力。‘啪’的一声,黄逍忽然猛地将盒子合上了。他迅速环顾四周。“怪事,外围的‘至尊魔气’浓度降低了。”黄逍喃喃道。就在刚才他察觉到‘至尊魔气’没理由的消失,这令他心中大吃一惊。冷静了一下之后,黄逍便再次小心翼翼打开了盒子。‘至尊魔气’再次充斥周围,很快便充斥了整个密室。黄逍所在的位置‘至尊魔气’最为浓郁,毕竟他就在‘至尊魔核’边上。他这次聚精会神感受着周围‘至尊魔气’浓度的变化。忽然他的目光猛地看向了入口方向。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这些老家伙在万年前就活了一千多年,对于他们的大限来说,也是快了吧。这才想要用沉睡来让他们活到万年之后。可对于这些历任殿主来说,似乎没有必要。因为魔殿殿主之位争夺的候选者年纪都不是很大,当年祖师和庞忌争夺殿主之位,年纪在历任殿主之中算是偏大的。所以巨大多数的殿主年纪都比祖师他们小,他们成为殿主之后,没过多久便沉睡了,真正在这世上的时间恐怕不过百年。才活了百年,便要陷入持续的沉睡,这样的命运,大概不是自愿的。若是活了上千年,那陷入持续的沉睡,还可以理解。“都是被逼的。”霍炼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夔雍那老东西还真是有一手。”黄逍心中明白了,这些还是和第一任殿主有关啊。“老夫曾经不准你修练炼魔诀,当你修练之后,也是费尽心思想要化解。”霍炼说道,“就是不想你成为殿主之后被夔雍控制。”“啊?”黄逍瞪大了双眼道,“难道说,那些殿主都被他控制了吗?”霍炼点了点头道:“你以为骤然得到那么强大的力量,不需要付出代价吗?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夔雍给予你这么强大的实力,他当然是要从你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为了防止得到力量之人脱离掌控,炼魔诀便是他控制人的手段,基本上修练了炼魔诀的魔殿中人都无法逃过他的掌控。只要他愿意,你体内的真气暴走,精血将沸腾破灭,死的不能再死。”黄逍身子一颤,不用祖师多说,那种景象太过惊人了。利用炼魔诀掌控精血吗?黄逍细想起来,似乎真的是这样的。炼魔诀是用自己的精血练气,将精血气息融入真气之中。精血和真气便有了某种玄妙的联系,大概夔雍就是从这方面入手。“祖师,难道说无法抵挡吗?”黄逍问道。“无法抵挡。不过可以付出巨大的代价摆脱。”霍炼有些苦涩道,“老夫就是鲜明的例子。或许前面的那些殿主也有这样的心思,可惜他们都没有成功。这么多任殿主,最后成功的就只有老夫一人,也是老夫事先有了一些防备,才得到了喘息机会,否则早就身死了。也因为如此,当年老夫逃出沉睡之地的时候,伤势极重,再加上为了化解炼魔诀,足足耗费了近千年的时间才成功。”“那我的炼魔诀,会不会被控制?”黄逍心中大惊道。自己的炼魔诀是否真的化解,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确定。“你身上的炼魔诀后遗症应该是完全化解了,可惜,留下了精血的后遗症,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霍炼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在他看来,黄逍都是靠精血的消耗来维持实力,在殿主争夺的时候,这太吃亏了。黄逍倒是松了一口气。可惜他这方面还是不敢和祖师坦白。还是涉及到了‘长生篇’。“如果弟子登上殿主之位,也逃不了这个命运?”黄逍问道。“大概会更惨吧。”霍炼盯着黄逍道。黄逍愣了愣道:“不是沉睡吗?”“夔雍是要出世的。本来上一次就要对老夫动手,可老夫及时反应过来,并未给他机会。正是因为老夫的缘故,才延迟了他出世的时间。”霍炼说道。“本来他千年前就会出世?”黄逍问道。“没错。”霍炼说道,“这次大概也不用你沉睡了,或许就要你的命了。”黄逍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内心的不平静按了下去。“祖师,我想问问,难道庞忌不知道这些吗?若是知道,他还让庞毅去送死?”黄逍问道。“庞忌这个人自以为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实际上很多事他根本不知道。”霍炼嗤笑一声道,“是,他们庞家是知道不少魔殿的秘密,甚至对夔雍的一些了解还在老夫之上,可又能如何?他们庞家知道的再多,最后不知道最重要的最核心的一些秘密,那还是没用的。”“庞忌不知道?”黄逍很是惊讶道。“不能说他完全不知道,可老夫推断,他八成可能是不知道这些秘密的。这也是老夫亲身经历之后才知晓的。”霍炼说道。“墓族肯定知道吧?”黄逍问道。“墓族一直在沉睡之地,知道的东西是更加详细一些,比如历任殿主需要沉睡,需要献出大半精血。”当霍炼说到这里的时候,黄逍不由插嘴问道:“献出大半精血,那一个人不死也是废了大半吧?”“不然你觉得那些历任殿主为何要沉睡?失去了大半精血,再通过沉睡来慢慢恢复一些。”霍炼嗤笑一声道,“夔雍就是利用这些殿主的精血延续性命,强大自身,这就是魔殿千年之期的目的。”“原来如此。”黄逍恍然道。千年之期的秘密,现在他总算是从祖师口中得到了。没想到竟然都是夔雍一手谋划的。“还是继续刚才你问的,墓族知道的,也就是这些,知道每一任殿主都会来到沉睡之地献出大半精血。老夫那次他们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霍炼说道。“难道不是吗?”黄逍问道。“他们不知道,这些也只能是老夫这个当事人才能知道。”霍炼沉声道,“他们可能还是觉得老夫不愿意献出大半精血,才会大打出手,他们哪里知道夔雍那老东西当时是想直接要老夫的性命。”“怎么?他怎么改变了作风?”黄逍很是惊讶道。“刚才不是说了吗?本来上个千年的时候,夔雍就想出世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下老夫等着下一个千年之期了。之前那些历任殿主能够留下一小半精血,然后陷入沉睡,这是因为他们后面还有利用价值,每次千年之期,他们出世,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可以协助新任殿主横扫天下。而到了老夫那次,按夔雍的想法,只要吞吸了老夫的精血,他就能功德圆满了,也就无需再给老夫留下小半精血,通通吞吸干净就是了。”霍炼说道。“所以这一次,不管我还是庞毅,只要成为魔殿殿主,恐怕都难逃夔雍的毒手?”黄逍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地问道。“没错,最终的结果是这样的。不过也不是你们成为殿主就会遭到夔雍的毒手。新任殿主还需要扫灭江湖中的高手。”霍炼说道。“祖师,这又是为了什么?弟子还是不明白。”黄逍问道。“这就涉及到了炼魔诀后续的境界吧,夔雍不仅仅是利用炼魔诀控制人,更是利用炼魔诀让殿主在大肆杀戮中,吞吸杀人的煞气,提升殿主本身的精血强度。”霍炼说道。“强大的精血最后被夔雍吞吸?”黄逍喃喃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祖师,现在‘至尊魔刀’能够重铸了吗?其他至宝的异火能否得到?”黄逍又是问道。黄逍内心很是期待‘鸣鸿刀’能够重铸。霍炼脸色一暗,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些至宝他们谁也不会交出的,哪怕老夫开出了极高的代价,还是无法令他们满意。”黄逍暗暗叹息了一声。这样的结果其实也不算太意外。这些都是各大势力的至宝,祖师说是借,可对那些势力来说,恐怕对祖师还是不大放心。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不过,现在多了你这里的‘至尊魔核’,老夫就拥有了四件至宝,也就是有四种异火。应该也差不多了。”霍炼说道,“对了,至尊邪晶和至尊妖珠,当年老夫已经找到了,就是剩下至尊鬼碑还不曾发现。”黄逍倒是有心理准备,‘至尊邪晶’和‘至尊邪晶’被发现,还是能够接受。毕竟当时盛放的盒子是祖师带过来的,还无法完全屏蔽气息。至于‘至尊鬼碑’,气息完全屏蔽,除了自己,大概无人能够找到所藏的位置。“弟子这就去取来。”黄逍说道。祖师提起了这件事,他也无法再保留‘至尊鬼碑’了。黄逍内心对‘至尊鬼碑’很是重视,毕竟拥有‘至尊鬼碑’自己就能够控制不少高手的生死。若是‘至尊鬼碑’落到祖师手中,很有可能会被祖师发现其中的异样。毕竟祖师可不是寻常的高手。这算是黄逍的一个杀手锏,也有可能作为自己的一条退路。“不急,‘至尊魔核’你可以给老夫带走,至于‘至尊鬼碑’你还是留下吧。”霍炼说道。“留下‘至尊鬼碑’后,异火够吗?”黄逍惊疑一声问道。祖师的话倒是令他很是疑惑。“欧锦的法子还真是不错,这些年魔凰那小东西和异火相互感应,倒是让‘至尊邪晶’和‘至尊妖珠’中的异火壮大了不少。两件至宝中现在拥有的异火量恐怕是最初的三倍以上,也就是说,再加上‘至尊魔核’差不多就等同于七件至宝拥有的异火数量了。”“增长这么多?”黄逍双眼一亮,满是惊讶道,“这么说,魔凰的实力应该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那小东西不简单,魔凰一族果然不凡。现在有了如此神奇的异火协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老夫看了都是有些心惊。告诉你,你大概会吃惊。魔凰现在已经拥有碎空境的实力,这可不是像你这般拥有初入碎空境的实力,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准。他现在身上的火焰,就算是碎空境后期的那些人都不大能够轻松对付。”“进步如此之大?”黄逍问道。“这便是神兽一族的一些神奇之处吧,不能以常人视之。”霍炼说道,“当然,也是因为得到了这些异火,对魔凰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如今再加上‘至尊魔核’,还能够让他的实力再上一层楼。他可是一直叫嚣着要好好教训你,看来,你要是不成为殿主,还是赢不了他。”魔凰的实力一直在黄逍之上,只不过之前黄逍的实力大涨,已经逼近了魔凰。没想到魔凰竟然利用这些至宝的异火,实力有了如此变态的提升。能够铸造这些至宝的异火,有如此神奇之效,黄逍还是能够接受的。“这些异火有如此神奇的效果,想必一定能够重铸‘至尊魔刀’。”黄逍说道。“是啊,老夫也是这么想的。”霍炼微微一笑道。“祖师,您真的不需要‘至尊鬼碑’?”黄逍再次问道。“‘至尊鬼碑’现在对你来说更加重要,毕竟‘血竭之法’是鬼道的功法,有了‘至尊鬼碑’会更加有效。”霍炼说道,“正好‘至尊鬼碑’完全收敛了气息,你就算是带在身上别人也无法察觉。一旦你成为殿主,就没人敢搜你的身了,带着‘至尊鬼碑’,或许能够让你施展‘血竭之法’更顺利。”“弟子明白了。”黄逍点头道。“其实也是魔凰精力有限。这四年来,他也就是让两件至宝的异火数量提升了三倍,所以短时间内,就算是给他‘至尊魔核’和‘至尊鬼碑’两件至宝,他最多也只能是提升一件至宝的异火量。这点时间恐怕都无法提升一倍。与其如此,还不如将‘至尊鬼碑’放你这里。”霍炼说道。黄逍心道原来如此。这么看来,‘至尊鬼碑’放在自己这里的确是最好的选择。黄逍内心松了一口气。真让他送出‘至尊鬼碑’,他还真的有些不忍心。相比其他三件至宝,‘至尊鬼碑’对他来说是最有用的。“祖师,那弟子精血方面?”黄逍问道。“你也可以放心,精血方面,老夫一定会给你准备好的。‘溢血丹’,老夫大不了再耗费一些心思炼制。”霍炼说道。“当时祖师您曾说有比‘溢血丹’更好的丹药?”黄逍心中有些期待地问道。自己其实不需要‘溢血丹’来弥补精血的损失。可要是有了‘溢血丹’能够增加自己精血的量,这对自己实力的提升还是有巨大的帮助。和庞毅争夺殿主之位,有任何增加自己实力的可能,黄逍都不想放过。‘溢血丹’已经无比神奇了,祖师口中的更好丹药,他心动不已。“那是老夫刺激庞忌的话罢了。”祖师笑了笑道。“啊?骗他的?”黄逍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道。“是啊,骗他的,或许有比‘溢血丹’更加厉害的丹药,可惜老夫不知道。至少老夫还不知道江湖中有什么样的丹药在增加精血一道上比‘溢血丹’更加神奇。除非是丹仙再现,否则‘溢血丹’应该是极限了。”霍炼说道。“是弟子贪心了。”黄逍说道。“正常,谁都想得到更好的宝贝。”霍炼微微摇头说道,“将‘至尊魔核’交给老夫吧。”黄逍恭敬地将‘至尊魔核’递了过去道:“看起来,魔化神兽内丹的事还未暴露。”“大概也快了,不过魔殿的殿主之位争夺也快了,只要你夺得殿主之位,提升了实力,到时候就算暴露了,也和你无关了。”霍炼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真要说有,也就是眼前这株‘飞仙草’了。飞仙草通人性,这点毫无疑问。如今能够将他的一些情绪让自己知道,倒也是可能的。清风知道,大概是飞仙果越来越成熟,他的灵性也是越来越强。这才有了和自己交流的能力。这种交流很微妙,可至少能够让自己了解到了飞仙草的意思,这已经足够了。“怕什么呢?”清风问道。飞仙草的一片叶子似乎朝着地洞那边的方向指了指。清风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那里是乳液的石坑,算是飞仙草生长的供给之地。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飞仙草害怕的?忽然,清风双眼猛地大睁,他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一幕。“你是在怕炼丹炉?”清风问道。果然,当他的话问出后,飞仙草又有了回应,整株茎叶都是开始上下摆动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点头一样。清风感受了周围一下,周围的温度比之前也高了一些,还有炼丹炉中那股火焰的气息。大概这股火焰的气息令飞仙果感到了恐惧。按照丹仙前辈的意思,他当年取走了飞仙草和飞仙果。可还是留下了一部分的根,只要有根在,就能够重新长出飞仙草和飞仙果。如今这一株显然就是了。飞仙果有灵性,大概知道自己一旦成熟后的结局。那就是被人摘取,然后炼制成丹药吧。对炼丹之人来说,飞仙果只是一种炼制‘长生丹’的必要材料罢了。可对飞仙果来说,这算是要了他的性命。飞仙果既然已经通灵,凡是有灵性的都不想死去吧。当飞仙果感受到火焰气息之后,他心中便有了恐惧之意。当年丹仙炼制‘长生丹’的事,飞仙果肯定有记忆。说起来,当年的飞仙草和飞仙果算是现在的父母?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是现在的另外一个他,或者是兄弟吧。毕竟都是从同一个根中长出来了。正是因为知道,飞仙果才害怕。炉火的气息,他肯定有深刻的记忆,现在再次感受,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是一个人,让你知道有人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然后宰杀,你有什么样的感觉?飞仙果现在就是这种处境,他只要成熟,那就逃不过被用来炼制‘长生丹’的命运。哪怕没有完全成熟,都难逃这一劫。之前丹仙前辈就是未等‘飞仙果’成熟便摘取了。‘长生丹’的诱惑,想必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这是清风的想法,他知道自己这些想法多半是错不了的。“你真是可怜呐。”清风长长叹息了一声。‘飞仙果’这般奇珍,对得到之人来说,那是天大的幸运。可对‘飞仙果’来说,他只要被人发现,那命运注定悲惨。“你放心吧,我不会用你炼制‘长生丹’的。”清风伸手轻抚了一下‘飞仙果’道。从‘飞仙果’身上传来了一种惊喜而略带不信的询问之意。想想也是,‘长生丹’岂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飞仙果’心中怀疑一点都不意外。“我是出家修行之人。”清风说道。清风也不知道‘飞仙果’明不明白,他内心已经决定放弃炼制‘长生丹’了。‘飞仙果’已经有了灵性,再让他下手,他做不到。这段时间,他和‘飞仙果’一起,也算是有了感情。在这里,能和他说说话的,也就是‘飞仙果’了,就像是朋友一样。很快,清风笑了。他感受到了‘飞仙果’开心激动的样子。‘飞仙果’的枝叶几乎就像人的双手一般,搂住了清风的双脚。他抚摸着‘飞仙果’道:“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尽力带你出去。”如果将‘飞仙果’留下,肯定难逃后面进来之人的毒手。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时候,恐怕连他都自身难保,又如何能够保得住‘飞仙果’?在清风看来‘飞仙果’很是单纯。自己刚才这么一说,他就相信了。若是自己骗他,他恐怕也是被蒙在鼓里。大概是因为自己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再加上这里只有自己一人,‘飞仙果’也只能相信自己。“好了,我先回去参悟道法,你赶紧长大,或许你长大了,就有什么办法了。”清风笑了笑道。‘飞仙果’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茎叶,放清风离开了。清风走到地洞入口处的时候,不由回头看了‘飞仙果’一眼,发现‘飞仙果’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消失。一阵微风吹过,叶子随风摇曳。回到了乳液的那个石坑旁,清风盘腿坐下。他脑海中还想着‘飞仙果’。甚至还想到了其他的一些奇花异果,他相信武界中有像‘飞仙果’这样成精的奇果异草,那么肯定还有其他的。之前自己这些人面对一些奇花异果,那些都不曾通灵,不会给人太大的感觉。采摘就是,然后炼制丹药。根本不曾考虑到对方是否有灵性。或许已经有了一丝丝灵性,只是太少,无法让人感觉到。如今,在武界,这些不同了,就像人一样。利用他们炼制丹药,和杀人差不多。清风心中不由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些都是命运吧,除非是这些奇花异草长在无人能够抵达的偏僻之处或凶险之地,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否则终究难逃噩运。其实清风并不知道,不要说这些奇花异草了,比他们更加通灵,甚至能够化形口吐人言的神兽,都被人疯狂捕杀。目的就是为了他们身上的血,皮,骨,肉。总之,只要是神兽身上的,人们都不会浪费。这么多年来,单单在遗皇山庄就不知道死了多少神兽。算上给魔殿的神兽,那数量更是难以估计。神兽就是圈养待宰的猪羊,能活多久,就看他们主人的心思。弱肉强食,这个江湖就是这么现实。“只能寄希望于这些神奇的乳液了。”清风想道,“斩红尘断万情,那肯定是丹仙前辈追求的一种境界,可惜不适合我。那么只能靠自己,再加上这些乳液,看看到时候能否有奇迹出现。不管如何,我还是要尽力保护‘飞仙果’。”清风在石坑旁盘腿打坐了好一会儿,又睁开了双眼站起身子。他难得一次无法入定。还是因为‘飞仙果’的事令他有些心神不宁。长长呼了一口气,清风又朝外走去,走到了‘飞仙果’旁,盘腿坐下。“我参悟道法,你继续吸收乳液,算是一起修练吧。”清风说道。‘飞仙果’摇曳了一下,作为回应。清风轻笑了一声,便闭上了双眼,抛开杂念。这一次他倒是很快便入定了。当清风入定的时候,在微风中摇曳的‘飞仙果’周围出现了点点淡青色的光点。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王玖,祝央,樊天哙三人过来了。他们看到卫易悼盘腿坐在地上,身上的气息很是怪异,尤其是他的身子在不住地发颤。“这是走火入魔?”祝央的脸色一变道。“应该不是。大家安静,别打扰卫前辈,卫前辈应该是到了关键时刻。”王玖说道。他们三人过来的时候,霍炼刚好离开了,三人并未遇到。所以也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听到王玖这么一说,祝央和樊天哙两人没有迟疑,身子立即后撤了几丈,他们生怕干扰了卫易悼。王玖看向了魔凰,发现魔凰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现在想问也不好问。“唉。”王玖心中暗叹了一声,也是后退到了祝央和樊天哙身旁。他们都担心卫易悼的安危,可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形,他们无能为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一旁等着,什么都不做。很多时候,好心可能是帮倒忙。毕竟魔凰最先出现在这里,他都没有什么动作,他们更加摸不清状况了。魔凰没有理王玖他们三人。他现在主要的心思还是在卫易悼身上,一个时辰之后,卫易悼到底能不能成功,连黄逍那边都顾不上多想了。……距殿主之位争夺还有两天的时候,霍炼返回了天魔堂。在密室中静修的黄逍被喊了出来。当时霍炼离开之后,便是释痕在指点黄逍。差不多八天时间,释痕将自己能指点的全都指点了一番。而后便让黄逍一个人好好消化一下,留给黄逍单独领悟的时间也就是那么短短几天。对黄逍来说,几天时间也不能浪费。自己从闭关中被唤醒,他知道殿主大人又回来了。这就意味着‘溢血丹’应该是重新炼制成功了。“接着。”当黄逍一脸激动地出现在霍炼面前的时候,霍炼将手中的一个小玉瓶抛了过来。黄逍急忙将小玉瓶抓在了手中。“‘溢血丹’?”黄逍问道。“没错,这一次很幸运,老夫一炉总共炼制成功了三枚,全都给你了。”霍炼说道。“好,太好了。”释痕惊喜道。‘溢血丹’此等丹药那是越多越好,释痕不嫌多。“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一下,该启程了。”霍炼说道。“黄逍?”释痕看向了黄逍,带着询问之色。黄逍长长吸了一口气,然后脸色坚定道:“殿主前辈,释前辈,弟子早已做好准备。就等着这一天了。”“将‘至尊鬼碑’带上。”霍炼又说道。见黄逍愣了愣,霍炼又说道:“赶紧去拿。”“是,弟子这就去将‘至尊鬼碑’取来。”黄逍说道。黄逍很快便回来了,他将‘至尊鬼碑’双手奉上。“不是给老夫,你自己带着。”霍炼说道。“啊?”黄逍又是愣了愣。黄逍以为祖师要‘至尊鬼碑’。原本黄逍是舍不得‘至尊鬼碑’,可现在他也想通了。殿主争夺最后的结果他无法预料,若是失败,恐怕没命活下来。如果成功,那就是新任殿主,自己的实力绝对暴涨。‘至尊鬼碑’对自己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所以现在给祖师也算是成全他重铸‘鸣鸿刀’。多一份异火,总是多一份希望。“老夫炼制‘溢血丹’抓紧了一些,还余下几天时间,便去找了酆阖一趟,从他那边换来了一门掌控‘至尊鬼碑’鬼气的法门。”霍炼说道。“鬼道的核心功法?”释痕双眼一亮道。“不是,只是一种利用‘至尊鬼碑’攻击的法门。”霍炼说道,“没有了‘至尊鬼碑’,这门功法也就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并不算是鬼道的核心功法。这门功法名为‘驭鬼术’,是酆阖结合‘至尊鬼碑’的一种神识攻击之法。”“神识攻击之法?”释痕惊呼一声道,“殿主大人,我们都要上路了,你让黄逍学这样的功法,是不是太晚了?”“不晚,只要拥有‘至尊鬼碑’,这门功法很容易施展,所以真正的核心还是‘至尊鬼碑’。”霍炼说道,“黄逍,现在我便将这门‘驭鬼术’的心法口诀告诉你。”霍炼当着释痕的面,将心法口诀念了出来。听完之后,释痕心中不由暗暗摇了摇头。就算他知道了这门功法,还是无法施展。就像霍炼说的,没有‘至尊鬼碑’根本无法发挥此功法的实力。如果是鬼道中人还好说,利用鬼道真气还能够发挥出一些威力,其他几道的人马,得到此功法,相当于没有。“殿主前辈,弟子记下了。”黄逍在心中默念了一遍之后,便记住了。“殿主大人,我有一个疑问。”释痕说道,“按照这门功法的意思,需要释放鬼气,这样岂不是会引起庞毅的注意?”“就算黄逍不将‘至尊鬼碑’的鬼气释放出去,难道庞忌那边就不会防着‘至尊鬼碑’的出现?”霍炼笑了笑道。释痕眉头微微一皱。“黄逍得到了‘至尊鬼碑’,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庞忌肯定会有所准备。”霍炼说道。“鬼气冲击?”释痕问道。“对,这些至宝的气息冲击太过强大,骤然释放气息,能够影响到庞毅,这点庞忌肯定会有应对之法。”霍炼说道,“所以单靠鬼气冲击这样取巧之法,还是不够的。”黄逍心中暗暗点头。这种法子要是能够成功,那是建立在对方不知道自己拥有‘至尊鬼碑’的情况下,如果对方知道了,只要有心防备,基本上不会得到太好的效果。“那庞忌会不会料到您会去找酆阖索取一些功法呢?”释痕问道。“他肯定有想到过。”霍炼微微一笑道,“酆阖那边他早就有所布局,给了酆阖不少好处。可惜终究不如老夫给得多。”“酆阖不可信,他完全可以将功法告诉殿主大人,然后后面又将这件事告诉庞忌。”释痕有些担忧道。“对,你这个担忧很对。”霍炼点头道,“老夫也早有准备。老夫已经暗中叮嘱阎幽王,让他盯着酆阖。酆阖想要飞鸽传书,那是休想。除非是派人去通知庞忌,可现在就剩下这么点时间,也就是让范厉牙这样的高手亲自出马,才有可能赶到魔殿总殿,而且还得是能够立即见到庞忌的情况下才来得及将这些事告知。”“原来如此,难怪殿主大人您将这件事留在了最后,就是为了防止酆阖将消息传递给庞忌。”释痕笑了笑道,“如果说真的是范厉牙亲自去报信,那是不是由阎幽王拦下?”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玛雅人的图片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专题推荐


© 玛雅人的图片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