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城户纱织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12 09:33:00  【字号:      】

城户纱织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三辆商务车来到西贡区那家医院附近的时候,叶晨看到外面,已经有许多香港警察在外面巡逻或者看守着,外人根本进不来,同样出不去。但是,一直有听到救护车发出的声音,说明是有类似感染者被送到这边进行隔离治疗。现在叶晨和张劲松他们都是健康的,并没有带来什么其他病菌。所以,往里面进去,并没有进行检查。叶晨和张劲松他们从车上下来,分别拿好自己的背包,跟着那位香港卫生署的工作人员往里面过去的时候,本来要立刻安排好张劲松他们的住宿,以及下午的晚饭。但是,现在叶晨建议先去看看那些患者的情况,张劲松和其他医疗队的志愿者同样同意叶晨的说法。那位香港卫生署的工作人员看到叶晨那么年轻,还以为他是某位师父带来的徒弟,如今,看到他的样子似乎有些熟悉。“你好,我叫张维庆,我好像在哪见过你?”那位香港卫生署工作人员问道。“你好,我叫叶晨。”叶晨说道。张维庆听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叶晨的时候,他很快想到前些时间,刚刚拿到汉方大赛冠军的叶晨。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那么简单,刚才他还是小看眼前这位年轻人了。“原来你就是拿到汉方大赛冠军的叶医生,想;幸会,幸会。”张维庆急忙伸出手和叶晨握手道。刚才他都只是和张劲松握手,他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才是中医术厉害的人。叶晨和他礼貌性握了握手,和这位香港卫生署的张维庆先往那些隔离治疗的患者过去。大概走了十多分钟,一路上,叶晨全部都是看到茂密的树木,草丛,鲜花,如果不是现在一下子被隔离那么多的感染者在这,这里医院的环境要比国内那些三甲医院的环境要好许多。一路上,那位张维庆用那别扭的普通话在想叶晨和张劲松他们介绍这家医院和医生的情况。因为现在特殊情况,全香港的厉害的医生,尽管没有全部过来,但是,大部分已经被请到这边。但是,香港还是太小,和国内一个大城市可能还比得了,但是,想要和大陆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广州,深圳,上海的医疗志愿者过来,一下子就缓解原来那种紧急不够医生的情况。在来到一类欧式三层建筑门口的时候,叶晨已经闻到那股浓浓的西药味,那股药水味道的非常难闻。如果是在医院上班,倒是很习惯了。但是,叶晨习惯中药味,对于那些西药味,特别是那股混合着西药水的味道,真的非常不好闻。在进到里面的时候,他已经看到许多患者躺在外面的椅子上。本来这一家医院平常最多能够接受几百到一千人左右的患者,但是,现在一下子涌进了将近十倍的人数,里面的床位那些肯定是爆棚了,根本住不进那么多的患者。看到那些患者躺在外面的椅子上,叶晨没有戴口罩,没有戴手套的情况下,直接过去看望那些患者的情况。从这些患者的神色中,他都看得出一些东西来。当然,他不止看,还给那些患者进行简单的脉象。张劲松他们同样在那看着,但是,张劲松和一些西医主要是通过现代医疗器械来检查的,并不能像叶晨和余少华他们进行望闻问切就对一个患者看完了。叶晨和余少华他们看了许多患者,从这些感染者的初期,中期,甚至到病危的情况的,他们都看了。单是从这些感染者的症状来看,叶晨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伤寒,肯定是和瘟疫相关的。虽然流感也会传染,但是,叶晨觉得这无名传染病和流感完全不同。至少,从这些感染者的发作症状来看,是完全不同的。在看完后,里面有护士给叶晨他们进行消毒的时候,叶晨和余少华他们出来的时候,从叶晨的眼神中,余少华看得出,叶晨对这传染病已经初步的了解。但是,现在叶晨并没有说出来。现在看完后,那位香港卫生署的张维庆先带叶晨他们到附近提供的房子先住宿下来,然后在到附近的饭店先吃午饭。从上海飞到香港这边,花了两个半小时,再从香港国际机场那边开车到西贡医院隔离区这边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是九点十五分出发,到现在将近下午一点,张维庆早就知道叶晨他们饿了。在来到那边住宿的房子那里,叶晨看得出,这里原来是有其他香港本地的市民住在这里的,但是,因为这传染病进行隔离,那些市民先搬到其他地方了。但是,之前有主人,而且里面收拾得很干净,看起来还是有人气的。叶晨将他的背包拿到他那间房里面,出到外面的时候,张维庆正准备带张劲松他们到附近的饭店吃饭。张劲松不想过去,除了是担心那些感染者外,另外一方面,他觉得刚刚来到香港,就去饭店吃饭,可能对他们的名誉不好。“张处长,我们刚刚到这边,到饭店吃饭不好,你让人给我们送快餐过来就行了。另外那些住不进病房的患者,我建议你们提供帐篷,让患者住进到帐篷里面要比呆在外面的椅子上要好。”叶晨说道。张劲松非常赞同叶晨的想法,他没想到,叶晨那么快想到,同样那样和那位张维庆说道。“既然这样,我立刻是让人安排。”张维庆说道。张维庆离开后,一部分的医疗志愿者立刻拿出自己带过来的资料,对刚才看到那些患者的情况进行查找。而余少华则是拉着叶晨到他房间讨论讨论,看看是否能够看出那些感染者到底是感染到什么的疾病?“叶晨,你刚刚看出是什么病了?”余少华问道。“余教授,我的医术是不错。但是,我还不是神医,刚才并没有能够就看得出来。但是,我猜测应该是属于瘟毒一类的疾病,肯定是属于瘟疫。”叶晨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周三的时候,叶晨离开东方大学城,除了回去看看林歆婷,同样想看看那位女明星韩畅的情况。在周三上午,叶晨已经给她打电话,得知韩畅并没有飞回香港,而是留在上海一位朋友家中。听说今晚,叶晨要给她复诊的时候,韩畅到时肯定会亲自过来找叶晨。叶晨先是开车来到附属医院,在附属医院门口,把车停下来,往里面进去的时候,那些医生和女护士都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叶晨出现在这了。但是,现在叶晨在中医界的名气却是越来越大,看到他的时候,都急忙打招呼。叶晨同样笑着回应后,他来到林歆婷所在的办公室里面。刚刚进到里面,看到林歆婷正在看书。叶晨走过去的时候,其他女护士已经看到是叶晨到来。“叶医生,你来了?”有女护士打招呼。林歆婷转身,看到真的是叶晨出现在这的时候,心中那种激动,都忍不住想哭出来。她知道,叶晨前些时间到香港那边医疗支援,叶晨同样有经常给她打电话。但是,没想到,叶晨都回上海那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主动过来找她。如果不是林歆婷矜持一点,她真的想自己前往东方大学城找叶晨。“歆婷姐。”叶晨打招呼道。林歆婷克制住那种激动,因为这里还有其他护士在看着。在叶晨让林歆婷去和护士长请假的时候,林歆婷急忙过去找一组护士长。林歆婷偶尔会放假,但是,假期并不多,现在叶晨过来找林歆婷出去玩的时候,那位护士长肯定会同意。当然,这更多是看在廖院长和叶晨的份上。在林歆婷请好假后,换下了护士帽,护士服,口罩后,和叶晨从附属医院出来,上到车上的时候,林歆婷问道:“怎么现在才来找我?”“从香港回来的时候,一直很忙,今晚还要给人看病,还要回大学城那边上课。”叶晨说道。林歆婷也知道叶晨的情况,除了要在大学城上课外,平常还要给其他患者看病。当然,她也知道,叶晨在上海,还有其他大小姐。不过,听到叶晨那样说,她才舒服一点。叶晨看了时间,已经到下午的五点多,先是开车来到朱老板那家高级餐馆楼下,把车停下来,和林歆婷往里面进去的时候,正好碰到那位朱老板。只是,朱老板都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叶晨了,急忙打招呼道:“叶医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和朋友过来吃饭了。”“最近一直在忙,都没有时间过来。”叶晨说道。和林歆婷上到二楼上,还是那个靠近窗口的位置坐下后,朱老板亲自给叶晨和林歆婷介绍了新的菜式,叶晨让他就按照那新的菜式送过来的时候,叶晨和林歆婷坐在那里继续聊天。林歆婷并没有去过香港,叶晨和她说起香港那边的情况,甚至,前些时间变异流行性斑疹伤寒大规模爆发的情况。“香港那边真的是那样吗?”林歆婷问道。她还以为香港那边,无论什么都很好,现在听到叶晨那样说,怕是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毕竟,那么狭小的地理空间,却是住了那么多人,各方面想要多好,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是富人,无论在香港,还是在大陆,肯定都要比普通人过得好非常多。“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不过,如果有时间,我到时再带你过去看看。”叶晨说道。林歆婷知道,自己平常很少假期,根本不可能抽出时间,可能除了把年假,国庆假期等等都集中在一个时间点,她才可能有时间跟着叶晨出去看看。在朱老板亲自下厨,做好新的菜式让服务员送过来的时候,叶晨和林歆婷坐在那吃饭,发现这新的菜式还是很不错,应该是属于八大菜系中的淮扬菜。叶晨和林歆婷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在叶晨和林歆婷从楼上下来,叶晨结账后,和林歆婷上到车上,再开车离开这里。因为到时还要给韩畅看复诊,所以,叶晨只是开车和林歆婷沿着黄浦江江边开了一圈,然后再开车往附属医院女生宿舍的方向回去。回到女生宿舍楼下,叶晨把车停下来,然后拿出在香港买给林歆婷的礼物。“歆婷姐,这是从香港给你带回来的礼物。”叶晨说道。林歆婷看到都是外面包装得很精致的礼品盒,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礼物,叶晨让林歆婷先回宿舍再拆开。看到叶晨要离开的时候,林歆婷有些舍不得,叶晨只能抱住,给她一个亲吻后,然后上到车上,倒车离开这里,往廖氏国医馆的方向过去。在来到廖氏国医馆门口,叶晨把车停下来,往里面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韩畅和她的经纪人张咪。“叶晨,你吃饭了?”廖文恩看到叶晨进来的时候,问道。“廖老,我刚刚和朋友吃完才过来的。”叶晨说道。廖文恩不知道叶晨哪位朋友,既然叶晨吃完了,他就不用忙碌了。叶晨在韩畅旁边坐下的时候,看到这位依然是戴着口罩和墨镜的年轻女子,他已经确认了,就是那位香港当红女明星韩畅。“韩小姐,这里又没有人认出你的身份,你还戴着着口罩和墨镜干什么呢?”叶晨问道。韩畅只能把口罩和墨镜拿开,但是,她还是有些奇怪,叶晨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对于这些,叶晨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问她这三天喝药下去后的效果如何?叶晨刚开始给她检查治疗的时候,她的右腿上和臀部上都有数片铜钱大小的红斑,而且,剧烈瘙痒,最痛苦的时候,是睡不着,吃不下,痒不欲生。但是,有这病,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又不想被其他媒体记者知道她那么一个**。所以,即使在外面工作的时候,感觉非常瘙痒,那同样都只能强忍下来。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在月亮湾别墅那里陪了杨龄一个下午,他准备再到浦东那边看看安妮和姜玉的时候,发现凌蝶给他打来电话。“凌小姐,什么事吗?”叶晨问道。“你在哪?”那边的凌蝶问道。“在徐汇这边。”叶晨说道。叶晨听到凌蝶的语气有些着急,知道肯定和公司的事有关。在凌蝶让他赶快赶到公司的时候,叶晨都没有来得及和杨龄一起吃晚饭,他直接开车离开月亮湾别墅,然后往中药厂的方向过去。来到中药厂里面的时候,叶晨看到里面穿着工作服的员工,同样还是很着急赶路上下班。很明显,现在祛湿药油1号的需求量还是很大,员工只能加班。叶晨往凌蝶所在的总裁办公室过去,来到门口那里,敲门的时候,看到是女秘书何莲开的门。叶晨进到里面,看到凌蝶在不停地接电话,看到他到来的时候,才把电话挂了。“凌小姐,什么事那么着急?”叶晨问道。“现在关于我们公司的药品,在外面市场上是越来越受欢迎,但是,现在生产出来假祛湿药油1号,却是越来越逼真,连我们公司的包装图纸全部都进行仿照,和那些假币一样,有些消费者真的看不出来。”凌蝶说道。本来关于假药这些事,在中国很正常的,因为其他药厂的药品也有冒牌出去。但是,凌蝶觉得,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公司,凌蝶觉得,很可能那些消费者用了那些假药后,对公司生产的药品有很大的影响。“现在不是在打假吗?”叶晨问道。“很难打假,而且,现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凌蝶说道。虽然祛湿药油1号是有专利,受国家保护的,正规大公司肯定不敢仿造。但是,如果是那些地下作坊以生产冒牌的假药,根本就很难处理。在凌蝶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叶晨的时候,叶晨拿过去看,发现居然在全国各地都有,有的甚至有出现几十万瓶这种假冒的祛湿药油1号,而且,还不知道是从地方出现流通出来的。能够生产那么大规模的假药,那么肯定不简单。所以,叶晨觉得,应该要好好查一查那些假药的来源。叶晨不在意那些钱被人拿了,他最怕就是那些消费者用了那些假药后会产生一些副作用。虽然这和中药厂没有多大关系,但是那些消费者是相信祛湿药油1号才购买的,没想到,买到却是假药,不但治不好病,反而让病情更加严重。“一定要先查清楚假药最大来源的地方,我看这里,一个是在东北,一个是在西北,一个是在云南那边,还有一个是在福建那边,最好先把这几处查清楚,至于其他小作坊弄出的假药,我们公司只能以新闻发布会的通知,通知其他消费者,以免再购买冒牌假药。当然,让那些消费者到正规途径购买也很重要,我们公司有公布那些合作的销售商吗?”叶晨问道。凌蝶已经明白叶晨的意思,确实是应该那样做。“那些合作商,暂时还没有公布,不过,趁这次新闻发布会,是应该说清楚合作的药店有哪些?”凌蝶说道。叶晨清楚这件事后,他准备去看看李飞义,然后再离开中药厂的时候,凌蝶却是说道:“我们先去吃过饭吧。”叶晨也还没有吃晚饭,刚才就匆匆过来了。现在凌蝶放下手中的工作,和秘书何莲,叶晨一起往饭堂的方向过去。现在中药厂这里招收更多的员工,所以来到中药厂饭堂这里,一眼看过去那些穿着工作制服的员工,如同穿着校服在学校饭堂里面那些学生一样多。叶晨和凌蝶,还有何莲打了四菜一汤到饭堂一处的空位坐下后,凌蝶说道:“关于北药堂代理东南亚一带销售的事,已经办好,而且,我派了几个人过去帮忙那个胡老板,现在祛湿药油1号在东南亚国家的大城市销售都非常好,现在亚洲也就韩国和日本暂时还没有代理商,那两个国家已经有代理商过来找我,你觉得如何?”现在越南,以及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城市,关于中药厂生产的祛湿药油1号,全部都由北药堂来代理,这是叶晨从越南回来前和胡大同说好的。所以,那边的情况解决了,自然没有什么。但是,韩国,日本那边的中药市场也很大,特别是现在祛湿药油1号那么受欢迎的情况下,如果进入到那两个市场,无疑会是赚到更多钱。但是,如果是让韩国那边的代理商来代理,虽然销售渠道方面是方便许多,但是,赚到的利润是要风给他们的,不可能白给中药厂工作的。所以,考虑到北药堂那种模式,凌蝶也就没有那么快恢复那些代理商。“你觉得是我们公司自己独家代理比价好,还是全部交给那边的代理商销售,或者是合作代理,像北药堂那种模式?”凌蝶说道。“你认为哪种好?”叶晨问道。“各有各的优势,但是,我觉得还是独家代理比较好。”凌蝶说道。叶晨想了想,如果中药厂生产的中药要到韩国,日本那边的市场销售,暂时只能在唐人街进行销售,但是,即使是那样,到时也要新开药店才行。叶晨觉得还是有些麻烦,至于和胡大同那种的合作模式,叶晨觉得当初也是一种缘分,像现在想要在韩国,日本那边找到这种代理公司合作,怕是有些难。“有那边的华人华侨药材商吗?”叶晨问道。“暂时没有,都是那些韩国人或者日本人。”凌蝶说道。并不是叶晨不相信那些韩国人或者日本人,他知道,那边的人可能注重的信誉,有些时候要比国人还好。但是,叶晨觉得还是交给国人来处理比较好。“你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边的华人华侨药材商,让他们先过来和我商谈,如果不行,到时再考虑那些日本人,韩国人。至于自己代理,我觉得忙不过来,因为还要很多的秘方到时要生产成中成药,我们只是需要专心生产这些中成药就行,至于销售还是交给其他人。”叶晨想了想说道。他知道,吃东西不可能连汤都喝完,而没有留一点给其他人吃,这样独食,公司很难发展壮大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坐车来到胡志明市,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在让那位出租车司机,直接往胡志明市最大的唐人街堤岸过去。其实,这里集中那么多的华人,大部分都已经入越南国籍,属于华裔一类了。不过,因为生活文化习惯等等,所以都集中在这个地方。这里同样有将近十家的北药堂分店,可以说是越南最多北药堂分店的城市。所以,叶晨来到这里,肯定要先去看看堤岸的情况。在叶晨,肖雨晴,吴玉,从那辆出租车上下来,往里面进去的时候,虽然看到有些越南语的广告牌,但是,许多都留着那些汉语的广告牌,他看得出,这里面和那些越南人住的地方真的有些不同。当然,里面除了许多中国式的建筑,另外还有许多法式建筑,这和当年的越南历史有很大的关联。“吴玉,你来过这里吗?”叶晨问道。“没有,我第一次到这城市。”吴玉说道。在她看来,胡志明市是越南第一大城市,和上海在中国的地位一样,又是越南的经济文化交通港口中心。甚至,还是越南南部的政治中心,这一点上,说明胡志明市这座城市对越南的意义非常重要。因为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叶晨准备和两女先去吃午饭。在往里面进去的时候,他发现这里,最多是粤菜馆,潮汕菜馆,闽菜馆,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猜测出,来自广东福建一带的华人最多。虽然这边也有不少海鲜饭店,但是,叶晨还是想去吃粤菜馆。在确认一家还算是很多顾客的粤菜馆,叶晨和两女进到里面,找到座位坐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听到里面那些服务员和许多顾客都在说粤语。姜玉就是广州的,平常和父母都是说粤语,叶晨和她一起那么长时间,简单的粤语也会说,原来听不懂的粤语,大部分也听得明白。叶晨喊来一位女服务员,那位女服务员拿菜谱给叶晨三人后,询问三人想要吃什么?叶晨经常吃姜玉和她父母做的粤菜,知道那些粤菜比较好吃。所以,在他点了七八道粤菜,包括老火汤那些后,让那位女服务员过去下单。“叶晨,你经常吃粤菜吗?”肖雨晴问道。“当然,我有一位朋友就是广州的。”叶晨说道。肖雨晴也不知道他那位朋友是谁?等到两位女服务员送菜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一点,坐在那里,吃完这一顿丰富的粤菜,已经是十二点多。叶晨发现,这些粤菜的味道和姜玉做的还是有些不同,可能是因为要符合越南人的口味,和正宗的那些粤菜口味有些不同了。这一点上,港式粤菜和正宗的粤菜也是有些不同。叶晨结账,和肖雨晴,吴玉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叶晨发现这个堤岸街道非常大,几乎是属于一个小镇了。毕竟,这里住着那么多的华人,如果是小地方可能也住不了。一路上,叶晨和两女沿着街道,还是看到不少特产在销售,有的是越南本地的,有的是从中国那边进口过来的。叶晨看到只要肖雨晴喜欢的时候,都给她买下来。这样一直逛到下午的四点多,叶晨看到一家北药堂分店的时候,他和两女往里面进去,看到许多人在排队买药。从这些人的面貌,叶晨看得出,有的是华人,华侨,有的是越南本地人。叶晨也没想到,这里的生意居然那么火。不过,他戴着墨镜的情况下,自然是不想被其他人认出来。在等到店里排队买药的人少了一点,叶晨看到那些店员轮流下班吃饭的时候,叶晨找到一位店员,那位店员在知道叶晨的身份后,急忙去把那位店长找过来。这位店长同样是福清那边的,不过和胡大同不是一个村里的,但是,跟着胡大同也有些时间了,所以,将他分到这里经营打理这一家药店。叶晨看到这位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问清楚他的姓名后,然后到办公室里面坐下,对方热情给叶晨煮茶。“叶医生,你怎么来这里住多久,要不要我去给你找好住宿的酒店?”“不用了,我明天就坐飞机回河内,然后回国内,现在过来这里,主要是看看这边北药堂的经营情况,没想到,那么多人的顾客。”叶晨说道。“这里太多的华裔,华人,华侨,还有不少越南本地人都觉得这里的中药材正宗,平常都是过来这里买药的。”对方说道。如果不是叶晨提供那笔钱,胡大同经营的就只有几家店铺,而且还是在河内那边,根本不可能在胡志明市这边开店。但是,自从在这开店,没有多久,就可以盈利。从这一点上,胡大同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那平常有没有什么麻烦?比如,有没有遇到黑帮收保护费,那些政府人员乱来收钱等等。”叶晨喝了一口茶后问道。“有啊,经常有,不过,对这里的收入来说,还算不上什么。但是,最怕就是那些人故意来这里搞事,让生意做不下去。”肥胖的店长看向叶晨说道。正所谓,只要有利益的地方,也就会有争抢,这里的药店生意那么好,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盯上了。更何况,北药堂在胡志明市刚刚开业没有多长时间,其他人有那样的想法,那也很正常。“那这边有什么黑帮?”叶晨问道。“主要都是一些华人帮派,还有一些越南本地人的帮派,如果他们来收保护费,我们两边都要给的。”肥胖店长直接说道。现在陈大枪的势力,主要是在河内和周边城市,也不知道胡志明市这边的情况,他能不能顾得了?毕竟,以胡志明市这边的情况,北药堂的生意应该会越来越好,而到时这一块肥肉,会是被越来越多人盯着。那种情况下,明面上,有那位阮先生打招呼,那些政府人员应该不敢乱收费。但是,如果那些黑帮分子,就管不了这些,肯定还是会来找麻烦。叶晨可以给陈大枪一大笔费用作为安保,相当于请了保安,但是,他不可能请四家的保安看店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根据彼克小王子的情况,叶晨可以给他开出一张病历,按照药方来治疗,应该一周就会有效果。在亨克急忙过去给叶晨拿来笔和纸的时候,叶晨除了写了彼克小王子详细生病经过外,然后再写到:“检查:舌象:无苔,舌质紫红。脉象:滑数。中医辩证:疹后余毒未清,湿热下注,经络阻隔。治法:清热解毒,活血内托止痛。”“处方:金银花25克,蒲公英25克,地丁15克,花粉15克,白芷7.5克,木瓜7.5克,赤芍10克,鬼箭羽15克,**5克,没药5克,王不留行7.5克,炒皂刺10克。水煎服,每日1剂。另:犀黄丸5克,每日两次。外用:马齿笕煎水调如意黄金散外敷。”叶晨写完后,仔细检查一遍,至于女王和彼克小王子的父母肯定是看不明白。“范先生,你会到唐人街买药吗?”叶晨问道。本来他是交给这位王室别墅的管家拿去唐人街那里买药的,但是,看到这位亨克似乎不太懂的时候,叶晨觉得还是自己亲自过去比较好。“不如,还是我亲自过去吧。”叶晨说道。现在已经给彼克小王子看完,自然是越开服药越好,否则,彼克小王子只会更痛苦而已。在叶晨准备坐亨克的车前往阿姆斯特丹唐人街的时候,廖冰雪和杨静雅就没有跟着过去了,因为叶晨不是出去玩,买好药还要回到这里。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历史悠久,位于荷兰王宫的附近,也是在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的北部老城区那里。一路上,亨克不时和叶晨说着,等来到唐人街附近的时候,叶晨已经看到许多华人华侨,还有那些白人和黑人。他知道开车进不去了,和亨克从车上下来,叶晨看到这座唐人街的牌坊上写着长安门,再往里面进去,看到里面的建筑和美国那把的唐人街建筑差不多。这里同样非常热闹,但是,叶晨先要过去购买那些中药材和中成药,如果这里没有销售,那到时只能从国内快递过来。很快,找到一家中药材店,发现这家店铺也有上百年历史了,而叶晨拿出药方给里面一个药剂师包药的时候,倒是没有多久就把药材包好。但是,叶晨需要购买的犀黄丸,以及如意黄金散,这里并没有销售。叶晨支付钱后,和亨克到其他几家药店问了,都没有销售。应该是这边的海关比较严,中国那边的一般中成药并不能进入到欧洲市场销售。这种情况下,叶晨知道,他只能让廖老给他去买好,然后用快递送到荷兰这边。虽然内服那些中药汤,也会把病治好,但是,如果没有外敷的药膏辅助,效果不会那么明显。叶晨拿出手机给廖老打去电话,在上海那边已经到了晚上的九点多。廖文恩还奇怪,叶晨怎么给他打来电话?“叶晨,什么事吗?”那边的廖文恩问道。“廖老,我想你帮我买两种中成药,然后用飞机快递到荷兰这边。”叶晨说道。廖文恩不知道那些,他知道,叶晨让他去买药,那肯定是要给人治病需要用到那些中成药。叶晨把两种中成药说出来,然后让亨克把一个地点说出来的时候,亨克说了王室别墅那里。叶晨让廖老用最快的快递寄过来,即使加钱也没有什么。廖文恩那边明白后,叶晨挂了电话,坐车回到王室别墅那里,女王和彼克的父母还在等着。但是,叶晨说了,荷兰这边,有些需要用到的中成药,唐人街这里并没有销售。不过,现在可以先煎药服药汤下去。叶晨刚才在唐人街那里买有煎药壶,亲自叫亨克如何煎药,等把药汤煎好,那些药汤凉了之后,就可以让彼克服用下去。彼克服用下去,因为药性,很快就安稳休息。现在女王并没有再留下来,但是,彼克的父母则是继续留在这里。当然,这两人对叶晨还是显得很感激,因为叶晨千里迢迢坐飞机过来这里给他们儿子看病,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下午的六点多,亨克让厨师做好了丰富晚饭,请叶晨和廖冰雪两女吃晚饭的时候,叶晨和两女吃完晚饭,他再过去看看彼克喝药下去的效果。因为刚刚喝药下去,暂时效果看不出有多明显。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因为有那位副领事的帮忙,叶晨让廖文恩购买的那两种中成药,很快通过联邦快递送到荷兰王室别墅这里。叶晨拿到那两种中成药,再配合那些药汤,给彼克小王子内服或者外敷。在下午的时候,彼克小王子就感觉,外敷那些药膏后,感觉下肢都舒服了许多。下午,叶晨和廖冰雪再继续在那吃晚饭。但是,过了一天,叶晨觉得煎药这些,完全可以让亨克来代替,而且,他和廖冰雪两女住在王室别墅这里,虽然好吃好住,但是,三人也是觉得没有自由。所以,叶晨和亨克说一声,准备过一周时间,到时再回来给彼克小王子检查,如果治疗明显有效果,到时再换药。如果治疗的效果不明显,还想让他继续治疗,那么到时肯定也是需要换药方。叶晨要离开到阿姆斯特丹市区的时候,亨克和女王说了,女王那边没有什么意见,叶晨和廖冰雪两女拿着自己的背包也就暂时离开这里。在回到漂亮繁华的阿姆斯特丹市区,可以到处走动的时候,廖冰雪和杨静雅自然是觉得自由许多。而孙晓伟和卢文一已经出去几天,也不知道这两人的情况如何,叶晨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得知两人在唐人街一家旅馆住下,叶晨和两女到那家旅馆,同样在里面住下。但是,并没有看到两人,知道两人可能出去玩了。等到孙晓伟和卢文一回来的时候,感觉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微红。“你们怎么了?不会是去吸毒了吧?”叶晨问道。他知道荷兰这边很自由,那些毒品,如同普通药物那样销售,叶晨就怕两人被人带坏了。“没有,主要是这边太开放了。”孙晓伟小声和叶晨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在月亮湾别墅那里陪了杨龄一个下午,他准备再到浦东那边看看安妮和姜玉的时候,发现凌蝶给他打来电话。“凌小姐,什么事吗?”叶晨问道。“你在哪?”那边的凌蝶问道。“在徐汇这边。”叶晨说道。叶晨听到凌蝶的语气有些着急,知道肯定和公司的事有关。在凌蝶让他赶快赶到公司的时候,叶晨都没有来得及和杨龄一起吃晚饭,他直接开车离开月亮湾别墅,然后往中药厂的方向过去。来到中药厂里面的时候,叶晨看到里面穿着工作服的员工,同样还是很着急赶路上下班。很明显,现在祛湿药油1号的需求量还是很大,员工只能加班。叶晨往凌蝶所在的总裁办公室过去,来到门口那里,敲门的时候,看到是女秘书何莲开的门。叶晨进到里面,看到凌蝶在不停地接电话,看到他到来的时候,才把电话挂了。“凌小姐,什么事那么着急?”叶晨问道。“现在关于我们公司的药品,在外面市场上是越来越受欢迎,但是,现在生产出来假祛湿药油1号,却是越来越逼真,连我们公司的包装图纸全部都进行仿照,和那些假币一样,有些消费者真的看不出来。”凌蝶说道。本来关于假药这些事,在中国很正常的,因为其他药厂的药品也有冒牌出去。但是,凌蝶觉得,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公司,凌蝶觉得,很可能那些消费者用了那些假药后,对公司生产的药品有很大的影响。“现在不是在打假吗?”叶晨问道。“很难打假,而且,现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凌蝶说道。虽然祛湿药油1号是有专利,受国家保护的,正规大公司肯定不敢仿造。但是,如果是那些地下作坊以生产冒牌的假药,根本就很难处理。在凌蝶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叶晨的时候,叶晨拿过去看,发现居然在全国各地都有,有的甚至有出现几十万瓶这种假冒的祛湿药油1号,而且,还不知道是从地方出现流通出来的。能够生产那么大规模的假药,那么肯定不简单。所以,叶晨觉得,应该要好好查一查那些假药的来源。叶晨不在意那些钱被人拿了,他最怕就是那些消费者用了那些假药后会产生一些副作用。虽然这和中药厂没有多大关系,但是那些消费者是相信祛湿药油1号才购买的,没想到,买到却是假药,不但治不好病,反而让病情更加严重。“一定要先查清楚假药最大来源的地方,我看这里,一个是在东北,一个是在西北,一个是在云南那边,还有一个是在福建那边,最好先把这几处查清楚,至于其他小作坊弄出的假药,我们公司只能以新闻发布会的通知,通知其他消费者,以免再购买冒牌假药。当然,让那些消费者到正规途径购买也很重要,我们公司有公布那些合作的销售商吗?”叶晨问道。凌蝶已经明白叶晨的意思,确实是应该那样做。“那些合作商,暂时还没有公布,不过,趁这次新闻发布会,是应该说清楚合作的药店有哪些?”凌蝶说道。叶晨清楚这件事后,他准备去看看李飞义,然后再离开中药厂的时候,凌蝶却是说道:“我们先去吃过饭吧。”叶晨也还没有吃晚饭,刚才就匆匆过来了。现在凌蝶放下手中的工作,和秘书何莲,叶晨一起往饭堂的方向过去。现在中药厂这里招收更多的员工,所以来到中药厂饭堂这里,一眼看过去那些穿着工作制服的员工,如同穿着校服在学校饭堂里面那些学生一样多。叶晨和凌蝶,还有何莲打了四菜一汤到饭堂一处的空位坐下后,凌蝶说道:“关于北药堂代理东南亚一带销售的事,已经办好,而且,我派了几个人过去帮忙那个胡老板,现在祛湿药油1号在东南亚国家的大城市销售都非常好,现在亚洲也就韩国和日本暂时还没有代理商,那两个国家已经有代理商过来找我,你觉得如何?”现在越南,以及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城市,关于中药厂生产的祛湿药油1号,全部都由北药堂来代理,这是叶晨从越南回来前和胡大同说好的。所以,那边的情况解决了,自然没有什么。但是,韩国,日本那边的中药市场也很大,特别是现在祛湿药油1号那么受欢迎的情况下,如果进入到那两个市场,无疑会是赚到更多钱。但是,如果是让韩国那边的代理商来代理,虽然销售渠道方面是方便许多,但是,赚到的利润是要风给他们的,不可能白给中药厂工作的。所以,考虑到北药堂那种模式,凌蝶也就没有那么快恢复那些代理商。“你觉得是我们公司自己独家代理比价好,还是全部交给那边的代理商销售,或者是合作代理,像北药堂那种模式?”凌蝶说道。“你认为哪种好?”叶晨问道。“各有各的优势,但是,我觉得还是独家代理比较好。”凌蝶说道。叶晨想了想,如果中药厂生产的中药要到韩国,日本那边的市场销售,暂时只能在唐人街进行销售,但是,即使是那样,到时也要新开药店才行。叶晨觉得还是有些麻烦,至于和胡大同那种的合作模式,叶晨觉得当初也是一种缘分,像现在想要在韩国,日本那边找到这种代理公司合作,怕是有些难。“有那边的华人华侨药材商吗?”叶晨问道。“暂时没有,都是那些韩国人或者日本人。”凌蝶说道。并不是叶晨不相信那些韩国人或者日本人,他知道,那边的人可能注重的信誉,有些时候要比国人还好。但是,叶晨觉得还是交给国人来处理比较好。“你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边的华人华侨药材商,让他们先过来和我商谈,如果不行,到时再考虑那些日本人,韩国人。至于自己代理,我觉得忙不过来,因为还要很多的秘方到时要生产成中成药,我们只是需要专心生产这些中成药就行,至于销售还是交给其他人。”叶晨想了想说道。他知道,吃东西不可能连汤都喝完,而没有留一点给其他人吃,这样独食,公司很难发展壮大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城户纱织下午的时候,叶晨没有带安妮到哪,而是在教安妮如何炒菜,等到晚上的六点多,两人再到附近的菜市场买回来。叶晨做几个安妮喜欢吃得菜,安妮同样做几个觉得自己很满意的菜出来。等到两人把菜最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但是,安妮和叶晨都很满意。坐在餐厅那里吃饭的时候,叶晨试了安妮做的菜,感觉比刚开始学的时候好了许多,但是,味道还是很一般。不过,看到是安妮做出来的,又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叶晨还是鼓励安妮做得很好吃。晚上的十点多,两人吃完晚饭,安妮将那些碗筷收拾好,出到外面,和叶晨看了一会电视,在洗澡吹头发上到楼上休息。两人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自然是很多话要聊。在聊到深夜凌晨的时候,看到安妮已经在他怀里睡着,叶晨将空调温度调高点,然后继续大睡。第二天,两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因为叶晨还要去看看姜玉,肖雨晴,还有孙梦洁。所以,叶晨只是吃了简单的早餐,告诉安妮,他还有事的时候,也就从公寓楼上下来。在下到公寓楼下,上到车上,叶晨往东方大厦城的方向过去,并且给姜玉打电话,告诉他要过去。姜玉知道叶晨前往香港刚刚回来不久,现在过来看她。叶晨来到东方大厦城小区里面的停车场,拿着给姜玉和姜玉父母的礼物,坐电梯来到所在的楼层。在按了门铃后,开门的正是朱春梅,看到是叶晨的时候,朱春梅急忙迎叶晨进去。“阿姨,这是我给你和叔叔,还有姜玉姐的礼物。”叶晨说道。朱春梅和姜海江知道叶晨前往香港治病救人,并且获得香港颁发的特别贡献奖紫荆花勋章,还获得了香港名誉市民的称号。对于叶晨取得的成绩,姜海江和朱春梅自然是引以为傲,两人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叶晨,还没有大学毕业就取得那样的成绩,就怕她女儿再优秀,怕是到时都比不上叶晨。叶晨进到里面,看到姜海江在看电视,看到叶晨进来的时候,急忙站起来。不过,姜玉还没有起来,还在她房间里面,叶晨拿着买给姜玉的衣物和佩戴首饰,进到姜玉的房间,看到姜玉还显得很慵懒地睡在那张床上。看到叶晨过来的时候,姜玉卷起自己那些乱发,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周三晚上,不过,我回来就回校上课了。”叶晨说道。叶晨把买给姜玉的衣物放到一旁的时候,拿出给姜玉买的项链盒子。姜玉还不知道,问道:“这是什么?”姜玉还以为是叶晨的求婚戒指,显得有些羞涩和紧张。不过,当叶晨打开那个盒子,发现是一条精美的项链时,姜玉发现是自己想多了。“来,我给你戴上。”叶晨说道。平常姜玉不怎么喜欢佩戴这些首饰,所以她除了带了一个女士手表外,其他佩戴方面的首饰都没有。叶晨在她白皙的脖子上佩戴上,站在镜子面前的姜玉照看的时候,发现确实是很配她的气质。至于价钱多少,姜玉没有多问,但是,她知道肯定是不便宜。叶晨和姜玉在里面聊了一会,快到午饭时间,外面的朱春梅叫两人出去吃午饭的时候,姜玉只能先去洗漱。和叶晨出到外面,看到女儿脖子上戴着的那根项链,姜海江夫妇就知道是叶晨送的。在客厅那里吃完午饭,叶晨不可能那么快离开,而是和姜玉从楼上下来,在小区里面转了一圈,并且算是散散心,和姜玉说悄悄话。在到下午的三点多,叶晨打算去找孙梦洁的时候,就看向姜玉说道:“姜玉姐,我还有事先走了。”“那你开车注意点。”姜玉说道。虽然姜玉知道叶晨在香港那边和那位徐娇娇在媒体记者面前显得很亲密,但是,叶晨没有和她说,她也没有多问,更何况,叶晨并不承认和对方的关系。叶晨上到车上,开车离开东方大厦城,往青龙集团的方向过去。来到青龙集团大厦面前的广场,把车停下来,往里面大厅进去,然后直接坐电梯上到总裁办公室那一层。从电梯里面出来,叶晨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很快,发现是于雪开的门。自从那次两人在上海滩散步后,于雪一直很期待看到叶晨,但是,叶晨很少过来这边。现在看到是叶晨的时候,于雪显得很兴奋,如果不是看到孙梦洁在里面坐着,她真的想抱着叶晨。叶晨发现于雪的脸上有些羞红,说道:“余秘书,你好。”于雪点点头,请叶晨进来,叶晨已经看到坐在老板椅上的孙梦洁正在看文件。看到是叶晨的时候,孙梦洁才把手中的文件放下。孙梦洁很清楚叶晨到香港那边治病救人,因为叶晨有经常给她打电话。但是,她却是知道,叶晨回到上海,却是没有立刻过来找她,让她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什么时候回来的?”孙梦洁问道。叶晨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这句话,但是,每位大小姐问的话,虽然都是一样,却是有些不同。“周三晚上,然后直接回大学城上课。”叶晨说道。他并没有欺骗孙梦洁,同样不用欺骗。如果欺骗孙梦洁,被对方知道,怕是孙梦洁会是更加不高兴。现在孙梦洁听到他那样说,确实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今晚还要回大学城?”孙梦洁问道。“要啊,明天上午还有课。”叶晨说道。孙梦洁感觉现在叶晨要比她还忙,不是呆在大学城那边,就是飞到国外参加中医比赛,或者治病救人。但是,孙梦洁知道,叶晨要做的那些事,自己阻止不了,甚至还要鼓励和支持叶晨去做。孙梦洁并没有再看上面的文件,而是直接交给于雪去处理,而她自然是和叶晨出去转一转。两人从楼上坐电梯下去的时候,看着两人的身影,于雪还显得有些羡慕。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城户纱织孙晓伟发现,在唐人街里面还算好。但是,在唐人街外面,他发现阿姆斯特丹这边的红灯区,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这边的红灯区是合法的,是给国家交税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像国内那样,见到警察像老鼠躲猫一样。这里那些女子直接站在透明玻璃的旅馆,向门口外的经过的游客勾搭。孙晓伟和卢文一经过路边的时候,都看过不少。每次见到那些穿着暴露的白人女子向他们做出暧昧动作的时候,两人都脸红得要命。叶晨因为是直接到唐人街这里,倒是没有注意到那些。现在听到孙晓伟说起的时候,他知道,这里或许还真的是男人的天堂。“那你们这些天去干什么了?”叶晨问道。“我和文一去见他那位网友了,然后在市区到处转一转。”孙晓伟说道。在前天,两人离开王室别墅的时候,卢文一带着孙晓伟去见了他那位网友,一个高高瘦瘦,近视眼的网友。当然,这个网友是卢文一翻墙玩游戏才认识的。他那个朋友还说要带卢文一和孙晓伟到处玩,比如到那些红灯区区里面玩,但是,孙晓伟和卢文一不想过去。最主要,两人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如果是李一帆或许还会跟着过去。这孙晓伟和卢文一跟着卢文一那个网友在市区吃了午饭后,然后也就散了。“文一,他不叫你到他家吗?”叶晨奇怪问道。即使国内外的文化可能不同,但是,卢文一千里迢迢过来这里,应该会邀请卢文一到他家做客。“他家不是在阿姆斯特丹的,是在其他地方,他是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学生而已。”卢文一说道。原来是这样,如果是那样,带着卢文一到大学里面转一圈,再招呼卢文一去吃饭,也算是那样了。卢文一和孙晓伟那天不知道叶晨留在王室别墅干什么,以为只是那个女王单纯询问叶晨一些中医问题。现在两人才知道,原来是叫叶晨过来给那个小王子治病的。至于那个小王子是什么病,两人并不感兴趣。现在两人问起,叶晨需要给对方治疗多长时间时候,叶晨觉得,最快也要半个月,如果慢点,可能需要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里面,叶晨倒是可以在荷兰各处景点看看。像阿姆斯特丹这里,就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城市,这里到处都是艺术馆,博物馆,文化馆,如果是安妮跟着过来,安妮肯定很高兴。相反,杨静雅和廖冰雪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她们只是想跟在叶晨身边看看而已。“下午你们还到哪吗?”叶晨问道。“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们再到荷兰其他城市看看。”孙晓伟说道。叶晨想了想,他觉得自己来到荷兰这边,应该过去看看肖俊军。“下午我们去见见一个朋友。”叶晨说道。只是,他不知道肖俊军那个城市叫什么城市。在他拿出手机给韩忠打去电话,现在韩忠正在休息,没想到,听到叶晨打来电话,很尊敬地说道:“叶医生,我是韩忠。”“韩教练,你和肖俊军在什么城市踢球的?”叶晨问道。“这个城市叫多德雷赫特,是一座小城市,人口差不多十万左右。”那边的韩忠说道。叶晨知道,欧洲一个国家的人口,可能都没有国内一个大城市人口多,所以一座十万人的城市,那算不上什么。叶晨问清楚那座城市后,然后告诉韩忠说道:“韩教练,我到荷兰这里了,下午过去看看你和肖俊军。”韩忠没想到叶晨居然来荷兰这里了,还以为叶晨是特意过来的,急忙说道:“那要我亲自过来接你吗?”“不用,我们自己坐车过去行了。”叶晨说道。和韩忠教练通完电话后,孙晓伟和卢文一没想到,叶晨在这边还有朋友。“我那个朋友现在还是荷乙的球星,一会我们就见到了。”叶晨笑道。在午饭时间,叶晨和四人在唐人街这里的一家粤菜馆吃完午饭,然后坐车来到火车站,兑换好欧元后,坐火车前往那座小城市。叶晨之所以坐火车,除了可以一路上欣赏美景外,坐火车也舒服,而且,从阿姆斯特丹坐火车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到那座小城市了。在拿到火车票上到火车上,叶晨发现这火车看起来并不算是很新,但是,很有味道,和以前那种绿皮火车一样的感觉。在火车上,五人找到座位坐下的时候,看到车上,还是有不少的白人和黑人,甚至国内的一些游客。只是,现在叶晨带着墨镜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仔细辨认,并没有认出他就是那个叶晨。一个小时真的很快,叶晨他们在火车上喝了一杯咖啡,欣赏窗口外的美景,发现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火车在多德雷赫特火车站停下来的时候,叶晨和廖冰雪两女,孙晓伟两人从火车上下来,发现这座城市真的不大,和国内普通小城镇差不多,但是,这里很有特色,看到那些哥特式的建筑,以及其他欧式建筑,应该很有年代了。叶晨不知道韩忠和肖俊军住在什么地方,他拿出手机再给韩忠打去电话的时候,韩忠让叶晨在这等着。大概十分钟,叶晨看到韩忠开着一辆宝马车过来。韩忠还以为叶晨一个人,没想到,还带着四位朋友。不过,他第一眼看到叶晨的时候,还是很兴奋,因为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自己能够赌对,完全归于叶晨的帮忙。在韩忠高兴地和叶晨相互拥抱一下后问道:“叶医生,这些都是你朋友吗?”“都是。”叶晨说道。在韩忠打开车门,让叶晨五人上到车上的时候,因为有五个人,加上韩忠有些挤了。让孙晓伟到副驾驶座坐下的时候,叶晨四人在后车座坐下。在路上的时候,韩忠说道:“现在俊军还在球队里面,下午还要踢球是主场的,到时我们正好过去看球赛。”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为了陪孙梦洁,特意和她到崇明岛别墅那边玩了一周,在那位妇女宋某要看二诊的时候,叶晨才送孙梦洁回青龙集团,他则是开车往廖氏国医馆过去。来到廖氏国医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而现在离放暑假时间,已经有十多天了,叶晨主要是陪安妮和孙梦洁。现在来到廖氏国医馆门口,把车停下来,往里面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廖文恩,廖冰雪,还有那位妇女宋某和她的儿子。看到叶晨过来的时候,妇女宋某和她儿子急忙打招呼后,叶晨点点头,和一旁的廖老打招呼。“听说你早放假了,都去哪玩了?”廖文恩奇怪问道。叶晨都放暑假那么长时间,却是没有见他过来找他孙女,廖文恩自然是有其他想法。“到崇明岛那边玩了。”叶晨说道。在喝了半杯茶,然后询问妇女宋某喝药下去后的效果。在初诊的时候,叶晨给她开了二十剂的中药,到现在正好二十天。“叶医生,我感觉喝药下去后,浑身有力,上楼梯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胸闷,胸憋,也没有之前那么明显。”宋某说道。叶晨给她检查脉象和舌象后,发现确实有很大的好转。在确认她没有其他问题后,让对方拿出病历,然后在病历的初诊药方下面写到:“二诊:患者自诉服药后浑身较前有力,胸憋闷好转,是肺气较前通畅之象。治以前方去郁金,加炙紫菀,清半夏各9克,车前子12克。21剂,水煎服。”叶晨写完后,整理好处方,仔细检查后,确认没有其他问题,交给妇女宋某,让她按照初诊来进行服用药汤。妇女宋某的身体,虽然有好转,但是,还没有康复,所以,在叶晨给她看完二诊后,叶晨让他儿子送她回去休息。看到这母子两人离开后,廖文恩说道:“刚才我也给这位妇女看过,看她的情况,不是那么容易治好。”最关键,对方的病情一拖再拖,甚至有出现误诊的情况,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让廖文恩给对方治疗,他觉得并不是那么容易。“只能通过中药来慢慢调理。有些时间,那些疾病想要快速治好,却是急不了。”叶晨说道。从之前这位妇女宋某的病历就可以看得出,如果一开始就确诊没有错误,根本不可能越治疗越严重的。“爷爷,我先去做饭了。”廖冰雪看了一眼叶晨,然后也就拿着菜篮过去买菜。叶晨很长时间没有和廖文恩下过棋了,现在正好陪着他下围棋。等到廖冰雪买好菜回来,两人还没有下完一盘棋,但是,叶晨主动到厨房那里帮廖冰雪做饭菜。晚上的六点多,叶晨和廖文恩,廖冰雪坐下来一起吃晚饭。廖文恩看向他问道:“这暑假没有什么事吧?”“应该没有,我也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叶晨说道。从他来到上海,虽然时间跨度不算是很长,但是,叶晨因为那些患者的事,却是没有休息过一样。所以,如果这个暑假没有什么事,他知道除了自己要好好陪着那些大小姐,另外还要继续修炼胎息功法,以快点突破炼气期十层初期,进入到中期,甚至,突破十层巅峰,进入到筑基期。否则,现在看到那些美女,只能想着,却是不能干其他事。“那你应该好好陪着小雪了。”廖文恩说道。叶晨知道,自己是应该抽出时间来陪着廖冰雪了。在晚上的九点多,廖文恩先去洗澡回书房休息了,叶晨和廖冰雪上到二楼的阳台那里聊天,一直到晚上的十点多,廖冰雪才过去洗澡吹干头发,准备回房休息。叶晨也准备过去洗澡的时候,口袋手机响起,拿出来看的时候,发现是那位福建老板胡大同。“胡大哥,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叶晨问道。“叶医生,北药堂出事了,我解决不了。”那边的胡大同着急地说道。现在北药堂的股份,是叶晨和他一人一半,而自从叶晨参加越南的东医大赛,叶晨入股北药堂后,北药堂在越南和东南亚的分店越来越多。原来在越南的时候,胡大同还没有改药店名字,也就只有几家分店,但是,现在有几十家连锁分店,如果没有出现什么事,他还能忙得过来。但是,如果药店出事,他一个人普通的商人老板,根本就处理不了。在思考了,他知道自己没有能耐解决的时候,胡大同只能打电话给叶晨。叶晨在电话中,清楚现在胡大同和北药堂的情况后,想了想说道:“胡大哥,如果你真的解决不了,那我只能亲自去一趟越南才行。”现在北药堂的规模发展越来越大,已经是越南三大中药店之一,叶晨和胡大同合作成立北药堂,最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从日本,韩国那些药材商的手上抢回市场。现在北药堂出现那种情况,如果叶晨没有亲自过去解决,胡大同又解决不了,接下来北药堂可能就没了。在和胡大同打完电话后,叶晨还是先去洗一个澡,回到廖冰雪房间的时候,廖冰雪问道:“刚刚谁给你打电话了?”“一个合作老板。”叶晨说道。那次,廖冰雪和黄小薇是跟着他前往河内的,知道北药堂的事。但是,廖冰雪并不太清楚,叶晨和那位胡老板合作的事。现在廖冰雪听说北药堂的事,她才知道,原来叶晨的身家早已不少,只是很少在她面前提前而已。廖冰雪那漂亮的眼睛看着叶晨的时候,叶晨问道:“冰雪姐,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没什么,我是很好奇,你怎么多了那么多的生意?”廖冰雪奇怪问道。现在她很怀疑,叶晨的生意,是否已经遍布全球,如果是那样,那个华人年轻人和叶晨比起来,更是连给叶晨擦鞋都不配,也不知道她那位母亲那样对待叶晨,是否会后悔?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给这位老人检查的时候,发现对方体温正常,疲乏懒言,气短心悸,大便干结,纳呆,口干咽燥外,身上那些斑疹,已经明显在消退,留下一些疤痕而已。叶晨再检查了对方的脉象后和舌象后,决定给他换另外一副处方。知母15克,鳖甲(先煎)30克,青蒿10克,牡丹皮6克,玄参6克,生地黄9克,麦冬6克,乌梅9克,连翘9克,菊花4.5克,赤芍4.5克,白芍4.5克,甘草3克,火麻仁10克,茯苓10克,香砂3克。叶晨写完后,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交给旁边一位女护士,让她拿过去拿药煎药汤送过来。很明显,在叶晨看来,这位老人应该是感染这次瘟疫后,第一个完全康复,到时意义性很大。那位女护士离开后,叶晨也离开这里,找到这里一位香港卫生署的官员,让他派人将他送到屯门区综合医院那边的隔离区的时候,那位香港卫生署官员早已非常配合叶晨。现在听说他要到那边检查患者情况的时候,急忙安排一位司机开车送叶晨到那边。一个多小时后,叶晨来到那家隔离区门口,他进到里面,先是去检查其他感染者喝药下去的情况。很明显,在喝下叶晨开的药方,这里没有再出现感染者死亡的情况,说明叶晨开的处方效果是很明显的。而且,真正做到了对症下药。他一连检查了一百多个感染者,发现他们的情况都是差不多,叶晨见到余少华的时候,余少华和杨义先这两天都是留在这里看望那些感染者的情况。现在看到叶晨到来的时候,余少华问道:“你那位朋友没事了吧?”“康复得很好。”叶晨说道。叶晨和余少华他们在那聊了一会,他再去看看那位副院长那位远方亲戚的女儿。在来到那里,推开门进到里面,看到有一位女护士在记录里面两位感染者的情况。看到是叶晨过来的时候,急忙和叶晨打招呼。“护士小姐,现在这两人怎么样?”叶晨问道。“她们喝药汤也就休息,不过,现在已经开始降温,保持在37摄氏度左右。”那位女护士说道。叶晨来到韩畅面前,先是检查她的脉象,已经知道她现在体温的情况,确实没有再出现高温等症状。在叶晨刚刚想检查其他的时候,看到韩畅突然睁开双眼看着他。韩畅知道自己误会了叶晨,但是,现在看到这位年轻陌生人盯着自己胸口的时候,还是惊讶地想用双手抱住胸口。但是,现在她同样打着吊瓶,刚刚不小心扯到,痛得她双眼都要流出泪水来。“你在这干什么?”叶晨看到对方那奇怪动作,显得有些生气问道。那位女护士则是急忙将吊瓶针管拨开,再给她重新找一个针口。叶晨感觉这位李小姐似乎很敏感的样子,也就说道:“我什么样的人没有什么看过了,难道还想看你?”韩畅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前两天,虽然是对叶晨有误会,但是,总感觉这年轻医生似乎对她有其他想法那样。叶晨检查了韩畅的情况,知道现在她喝药下去后的效果,暂时还不用更换处方。至于旁边那位年轻女子的情况,要比韩畅还要严重,但是,喝药下去后,同样已经退温。叶晨检查完这两女,从里面出来后,没有再留在这里,而是坐着刚才来的时候那辆商务车,往西贡医院隔离区回去。一个多小时后,叶晨回到那里,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叶晨发现,对他来说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对那些感染者来说,却是度日如年,被那些病魔的折磨,希望快点过去。现在他往徐娇娇那顶帐篷那里过去,看到徐娇娇已经醒来,但是,脸上除了那明显斑疹外,却是还没有恢复以前的红润。徐娇娇和韩笑笑在那聊天,看到叶晨回来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韩笑笑看到叶晨回来,知道这两人要说话,也就往外面出去。韩笑笑离开出到外面后,叶晨握住徐娇娇的手,徐娇娇则是看向他问道:“难道我不怕我把病传染给你吗?”“如果真的传染给我,那么其他感染者早就传染给我了。”叶晨说道。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叶晨知道,以他的情况,肯定不怕传染。握住徐娇娇的手,给徐娇娇安心的感觉,在那陪着她聊了一会,徐娇娇很快又进入到梦中。等到叶晨吃完晚饭回来,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徐娇娇再次醒来,她又是被憋醒的。她没有吃食物,但是通过输液来维持身体能量,因为吊瓶都是液体,所以小便方面,可能要比平常还要多。叶晨抱住她到住宿马桶那里,让她小便后,再递纸巾给她擦后,抱住她回到帐篷那里。“我都有一周多时间没有洗澡了,是不是觉得我身上很臭了?”徐娇娇问道。“没有啊。”叶晨说道。现在的香港天气,确实有些潮热的感觉,如果长时间不洗澡确实很不舒服。在之前,因为担心徐娇娇的病,他没有想过这方面。现在看来,他应该热一热温水给徐娇娇擦擦身,这样才会让她舒服许多。在叶晨和徐娇娇说一声,然后过去住宿那里热了热温水,将一桶温水提过来,然后拿来新的毛巾,准备给徐娇娇擦身。现在徐娇娇还没有恢复过来,肯定没有多少力气。“娇娇,我帮你擦身,你介意吗?”叶晨问道。徐娇娇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和脸上笑容已经代表她的想法。在叶晨像那些女护士那样,仔细给徐娇娇擦身。韩笑笑过来想看看徐娇娇,也想找叶晨说说话的时候,没想到,进到里面,看到叶晨正认真地给徐娇娇拿着毛巾擦身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韩笑笑看着叶晨对徐娇娇那么好,又是有种说不出吃味的感觉?叶晨看到是韩笑笑的时候,说道:“笑笑,帮我在门口看看。”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表彰大会结束,代表叶晨和张劲松他们来港医疗支援真正结束。在晚上六点,叶晨和徐娇娇他们离开香港国际会议中心的时候,张劲松和余少华他们准备明天上午飞回上海,如果到时叶晨一起坐飞机回去,那么可以给他买飞机票,并且报销飞机票。如果叶晨不和他们回去,那么张劲松和余少华他们先回去。叶晨也准备明天上午飞回上海,但是,想到上海那些大小姐的礼物还没有买到,所以,叶晨还要考虑一下,和张劲松说清楚,如果明天上午不给他打电话,那么张劲松和余少华他们先回去。叶晨和徐娇娇,徐文文坐地铁回到九龙那家酒店,进到里面,将那份名誉证书和紫荆花勋章拿回到酒店房间后,叶晨再带着两女到酒店吃晚饭。为了不被其他人打扰到,叶晨在包房里面吃饭。吃完晚饭后,叶晨和徐娇娇上到楼上,聊到晚上的九点多,叶晨看向徐娇娇说道:“你先去休息,明早我送你到中文大学,到时我就和你小姑飞回上海。”徐娇娇还想和叶晨多聊,但是,她知道叶晨也累了,也就先回房间洗澡和小姑聊天。叶晨给上海那些大小姐打电话回去,询问她们想要什么样的礼物,这些大小姐都没有在电话中向他要什么礼物,只是让他安全回到上海就行。和那些大小姐通完电话,叶晨没有那么快洗澡,而是从房间里面出来,他还要逐一给上海那些大小姐,甚至孙晓伟他们买一份礼物。他已经和徐娇娇到过这些步行街,所以知道什么商城有什么的礼物销售?从晚上的十点多,一直到晚上的十二点多,叶晨将上海那些大小姐的礼物,还有孙晓伟他们的礼物,全部都买好后,直接让那些商城寄回到游戏公司旧办公室那里,让卢文一先签收。买好那些礼物,叶晨没有在外面多走了。虽然现在香港已经到凌晨夜市的时间,但是外面还是很热闹,白种人,黑人,各种颜色头发的,男男女女在街道上行走着。但是,现在叶晨一个人的情况下,自然没有多转下去。在他回到酒店的房间,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然后躺下来大睡。而在屯门综合医院隔离区那边,现在已经解除隔离,外面的其他人都可以进到这家医院。现在这一家医院,原来感染到流行性斑疹伤寒的患者,大部分都已经陆陆续续出院了,剩下也就是后来感染到,或者还没有完全治好的。像韩畅和她的经纪人张咪同样差不多完全康复可以出院了,但是,为了不让其他记者,特别是那些娱乐圈的八卦记者,知道她们在这住院的时候,韩畅几乎除了通知自己的父母外,几乎没有和其他人有接触。当然,让她很奇怪的是,那位年轻人医生叶晨,在前些天看完她的情况后,就没有再看到他的身影。韩畅还有其他问题想和叶晨聊,没想到,已经没有看到叶晨,她还以为叶晨应该是飞回上海了。但是,让韩畅很不舒服的是,自己一个当红女明星,又是大美女,居然没有吸引到叶晨的注意。除了那次自己对叶晨的误解外,几乎每次看到叶晨,叶晨都是用那种很平淡的眼神看向她,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挫折感。“畅畅,你看新闻?”经纪人张咪拿来一份香港报纸看向韩畅说道。上面报道的正是关于这次香港政府举行的表彰大会,表彰大会上的主角无疑正是叶晨。叶晨拿到香港政府颁发的紫荆花勋章特别贡献奖,以及那份香港荣誉市民的证书。但是,这些不是韩畅要注意的,她注意是,看到叶晨身后跟着两位姿色一点都不比她差,气质方面,同样不比她差,甚至,她看得出,那两位美女根本就没有怎么化妆,书籍纯天然的美女。其中一位美女,居然亲密地抱住叶晨的手臂,虽然叶晨没有在媒体记者面前承认徐娇娇是叶晨的女朋友。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叶晨的女朋友。看到那照片的时候,韩畅已经明白了,怪不得叶晨会是用那种眼神看她,原来叶晨早已有美女相陪。当然,韩畅更不清楚,叶晨对娱乐圈的女明星,有种莫名其妙的反感,这种反感来源于叶晨对娱乐圈的混乱和潜规则的了解。所以,即使叶晨真的知道她是香港当红女明星,怕是更加不感兴趣。看完那些报道的时候,韩畅才知道,原来当天,叶晨真的只是给她看病而已,根本不可能对她这个人的美色感兴趣。“我原来还想找他帮我看看病,没想到,他已经回上海了,到时只能飞到上海找他了。”韩畅说道。作为经纪人兼好朋友的张咪很清楚韩畅哪里不舒服,同样那里是韩畅一大**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被其他人知道的。但是,在香港看过不少中西医的情况下,都没有治好,这次看到叶晨的中医术那么厉害,她还真的想找叶晨把她的病给看好。第二天大早,叶晨起来洗漱后,先给张劲松那边打去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回上海的时候,张劲松那边告诉叶晨,他们买上午九点的飞机票。但是,现在叶晨先送徐娇娇回香港中文大学里面,到时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所以叶晨让张劲松和余少华他们先回去,他可能要吃完午饭才能够回去。既然这样,张劲松和余少华他们先坐飞机回去,而叶晨收拾好自己的背包,从房间里面出来,在酒店下面等了大概十分钟,看到徐娇娇和徐文文已经打扮好,并且拿好自己的东西从楼上下来。现在要送徐娇娇回香港中文大学,叶晨肯定要和徐娇娇在酒店这里吃完早餐,然后结账再离开。在这一家酒店吃完早餐,叶晨要结账的时候,因为叶晨是名人,又是因为叶晨这次为香港做出的贡献,酒店的经理给叶晨这次的消费打了五折,甚至还送他一张钻石卡,只要叶晨过来香港这里住宿,都可以拿这一张钻石卡过来消费,到时都只要五折就行。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两周后,已经进入到六月份,离中药厂第一号中成药上市时间已经不长了,第一号中成药,叶晨已经让患者试过,发现要比他自制的效果还要好。所以,他相信,只要这个广告做得好,不忧愁第一批第一号中成药销售不出去。不过,这些事由凌蝶团队负责,他根本不用去多想。现在他想等第一号中成药上市,看看效果如何,到时再研究第二号中药。这一天,叶晨刚刚从教室回来,准备回公寓那里吃晚饭。不过,听到手机响起,拿出来看的时候,发现是徐娇娇打来的电话。虽然这一段时间,叶晨有亲自过去找过徐娇娇,但是,相比起其他大小姐,叶晨发现自己和她相处的时间最少,都有些觉得对不起徐娇娇。“娇娇,是我,有什么事吗?”叶晨问道。“我在大学城老地方这里,你过来找我吧。”徐娇娇那边说道。既然那样,叶晨往徐娇娇说的地方过去,来到那里,看到徐娇娇已经坐在树下的石椅那里等他。虽然期间有不少男生过来和她打招呼,想认识徐娇娇。但是,徐娇娇都没有理会,一直在等待叶晨。看到叶晨过来的时候,徐娇娇将叶晨拉到旁边坐下说道:“最近交大有安排大二的学生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大二学生作为交换生,其中我有一个名额,不知道你是否同意我到那边留学?”香港和上海并不远,徐娇娇到那边作为交换生,那并没有什么。“娇娇,那你要去多久啊?”叶晨问道。“大概半年,这学期剩下的一个月和下学期。”徐娇娇说道。像徐娇娇的情况,在交大属于成绩最好的一类学生,虽然还没有进行期末考试,但是,平常以她成绩,已经拿到学分。所以,这次和香港中文大学的交换生名额,徐娇娇拿到一个。但是,在徐娇娇看来,香港中文大学和交大差不多,又何必到那边作为交换生呢?“一个学期时间不算多,如果你想去,我支持你到那边看看。”叶晨说道。虽然徐娇娇是徐家大小姐出身,见识已经比普通人高出许多。但是,香港毕竟是东方明珠,中西方交流中心。徐娇娇能够到那边作为交换生,见识更多那也不错。“听说那边上课都是用英语和粤语上课,我可能会有些不适应。”徐娇娇说道。当然,徐娇娇的英语成绩很好,英语四六级在大一的时候,她已经考好,准备再靠托福那些。不过,粤语方面,她就不太懂了。如果那边主要是用英语和粤语交流,可能在语言交流上有障碍。最主要的是,她觉得离开那么长时间,如果叶晨没有到香港那边找她,她想要再见到叶晨就要等到过年的时间了。叶晨握了握徐娇娇的手,看着她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去算了,我支持你。”以徐娇娇的美貌,无论是在上海这边,还是到香港那边,肯定有很多追求者。但是,叶晨并不害怕,徐娇娇会离他远去,而喜欢其他人。“那我再考虑几天,不管如何,到时我再告诉你。”徐娇娇说道。叶晨看得出,徐娇娇还是想过去,否则,她可以早拒绝,并且不用亲自过来告诉叶晨。现在到了晚饭时间,叶晨没有让徐娇娇回饭堂吃饭,而是让她先在这等着,他过去开车过来,让徐娇娇上到车上,再开车到东方大学城附近的西餐馆吃饭。东方大学城里面的学生越来越多,市场越来越大,自然各种菜式的菜馆都有,而许多年轻情侣都喜欢到西餐厅吃饭,所以这里也就七八家这种的西餐厅。至于这些西餐厅,叶晨很少过来,如果不是杨静雅和他提起,他还不知道。叶晨来到其中一家规模比较大,比较受欢迎的西餐厅里面。在和徐娇娇坐下的时候,立刻有女服务员过来,站在两人面前,询问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叶晨听到里面的布置那些法国菜餐馆差不多,很有暧昧和浪漫的气氛,放着幽雅的音乐。在叶晨看着那本厚厚的菜谱,他发现都是牛排,羊排一类的,还有一些甜点一类的甜品。叶晨看了最后,看到有情侣套餐,一共288元,有牛排,红酒,甜点,看起来还是很不错。“你好,就给我们来一份情侣套餐。”叶晨说道。那位女服务员拿着菜谱离开后,叶晨和徐娇娇坐在那里,倒是看到其他大学生情侣到这里。因为叶晨的名气很大,所以那些学生都认出叶晨,但是,却没有认出徐娇娇。不过,叶晨和杨静雅在中医药那么熟悉,大部分的学生都很清楚的,没想到,叶晨又和另外一位美女在这吃西餐。叶晨没有理会那些同学的眼神,和徐娇娇小声在那交流,等到女服务员将那套情侣套餐送过来的时候,叶晨和她坐在那慢慢品尝。徐娇娇是大小姐出身,吃东西的时候,尽量不会出声,甚至,听不到她发出一点声音。这是饭桌上基本礼仪,但是,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叶晨觉得,如果和徐家人那样吃饭,他也是很难受。但是,现在看到徐娇娇那样吃着的时候,却是觉得徐娇娇很美,很有气质。“看什么呢?”徐娇娇抬头问道。“很美很有气质,不知道到香港那边,会不会有很多富家子弟追你呢?”叶晨笑道。徐娇娇却是看着他白了一眼,知道叶晨在故意逗笑她。两人吃完晚饭,叶晨结账,和徐娇娇从里面出来,两人没有回去那么快。不过,叶晨的手机响起,是杨静雅打来的电话,让他回去一起吃晚饭,叶晨告诉那边,他已经和同学吃过了。叶晨和徐娇娇一直在外面漫步到晚上的十点多,徐娇娇打着呵欠,要回去休息的时候,叶晨再开车送她回到女生宿舍门口。现在看到徐娇娇回宿舍,他再开车往公寓那里回去。他知道,如果徐娇娇同意作为交换生,那么到时他没有到香港那边的情况下,也只能半年后再见到她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在张维庆过去让人送来快餐的时候,是简单的四菜一汤,如果是在上海,张劲松这些中西医名家,可能吃不下那样简单的快餐。但是,现在主要吃饱就行,哪里管得了是否好吃?叶晨简单将近那个快餐,已经吃饱后,他要去再去看看那些患者。刚刚,他只是简单检查一下那些感染者,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和那些感染者进行交流。但是,现在他是想真正进入到工作中,看看那些已经重危的感染者是否能够用有效的药方进行治疗?在叶晨准备过去的时候,余少华和那些中医医疗志愿者跟着他过去。对于这些,张劲松倒是没有说什么,反而鼓励叶晨。张劲松希望叶晨像在小王村瘟疫区那边,同样能够找到有效的药方。在叶晨和余少华往重危的病房过去,来到重危病房里面,看到那些感染者在病床上痛苦地**,叶晨都觉得难受。一直叶晨都觉得,普通人只要能够健健康康,即使吃得不好,住的不好,那也没有什么。但是,如果患病,特别是重病,被病魔真的是生不如死。现在叶晨和余少华他们都穿上医院准备白大褂,新的口罩,手套这些,现在他们进来的时候,里面的感染者就知道叶晨他们是医生。但是,这些天,他们的痛苦,已经不再相信这些医生,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叶晨先是来到一位老者面前,本身老者的体质较差,感染这一类传染病后,无疑会是更严重,同样更容易发作。在叶晨看了这位老者之前的病历,他发现,和其他女护士记录的差不多。先是不知在哪被感染后,出现疲劳,头痛,头晕,恶寒,低热等症状,再到身上出现一些和平常不同的皮疹。这些都是类似症状,再到现在最严重的时候,已经是寒热往来,法无定时,午后及夜间为甚,汗出黏手,胸协胀痛,口苦咽干,甚至,呕吐黄水等情况。这些症状,实际上有很大,但是,最明显还是这些患者身上的那些皮疹。这些皮疹,叶晨刚刚的时候就看到了,但是,他感觉这皮疹应该是此类传染病的一个明显症状。叶晨给这位老人检查了脉象和舌象,甚至,全身其他地方,他同样看得很清楚。叶晨暂时还不清楚,这位老患者到底属于哪类瘟毒?但是,根据这老人的情况,他就可以开出一副药方来,看看是否喝下去有效果。在将近半个月的治疗,中药或者西药都没有效果的情况下,叶晨亲自治疗,并且开出第一张药方,这里的负责人自然没有说什么。而且,叶晨刚刚拿到汉方大赛的冠军,更足以说明叶晨在中医界的地位。“根据这老人的情况,属于邪入少阳证。”叶晨说道。根据这辩证,开出一副中药方。在他拿来那张病历,先是填上这位老患者的姓名,年龄那些,然后直接写上一张处方。青蒿10克,黄芩10克,竹茹6克,制半夏6克,陈皮10克,赤茯苓10克,碧玉散(冲服)6克,枳壳10克,天花粉15克,芦根10克,广藿香6克,石菖蒲10克,板蓝根30克,栀子花10克。叶晨写完后,检查确认是他开的药方没有错误后,并没有写上多少剂,现在他看到这位老人那么痛苦,先让那位女护士过去,把药方拿过去拿药,然后煎药汤给老人喝下去。至于余少华他们,同样是各看了一位患者,看看自己开的处方是否有效?叶晨开完药方,并没有那么快离开,而是留下来,一直等到那位女护士煎药送过来,亲自给这位老人喂了下去。看到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十一点多,叶晨和那位女护士说一声,他先往外面出去,往住宿的地方回去。不知道现在徐娇娇是否已经休息了?叶晨拿出手机给徐娇娇打去电话,徐娇娇听到手机响起,刚开始,还以为是谁那么晚打来的,看到是叶晨打来的,急忙小声问道:“叶晨,我是娇娇,你在哪?”“我在香港。”叶晨说道。徐娇娇没想到,叶晨真的来香港了。“你在香港哪里?”徐娇娇继续问道。“应该是西贡一家医院这里,不过,现在这里被隔离了,外面的人进不来的,我也暂时出不去。”叶晨说道。香港中文大学大学在新界沙田区那边,但是离西贡并不是很远。徐娇娇没想到,叶晨真的来香港了,而且,离自己并不是很远,她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了。而这个时候,女生宿舍传出咳嗽声,徐娇娇还以为是自己在和叶晨听电话吵到其他女生休息了,小声说道:“叶晨,我要休息了,我怕吵到其他女生休息。”“娇娇,那你先休息吧。”叶晨说道。叶晨挂了电话,再给高美琳和其他上海大小姐打去电话,告诉他已经来到香港那边,让那些大小姐放心下来。叶晨睡到半夜的时候,他没有再睡下去,而是穿上那套白大褂,戴着口罩和白手套,再到那间重危病房里面,看看晚上那位老患者喝了他开的中药汤下去,效果如何?刚刚来到那里,叶晨还是闻到那些浓浓的西药水味,还有那些患者的痛苦**的声音,小孩子的哭声等等。叶晨不去想那些,急忙往那位老患者的病危房间里面进去,看到那位疲惫的女护士还在那里。“护士小姐,这位老人喝下药汤后怎么样了?”叶晨问道。“嘘,老人已经休息了。”那位女护士做出小声的动作说道。叶晨看过去,果然看到这位老患者躺在病床上休息,虽然呼吸看起来还不是很均匀,但是,能够那样休息,确实给这位老患者减轻了很大的痛苦。叶晨没有吵醒这位老人,只是给他检查了脉象,然后从病房里面出来。虽然叶晨不知道,这位老人能够那样休息,是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还是因为喝下那些中药汤导致的?但是,他还是看得出,自己根据这位老人的症状,开出的那一副药方,效果还是不错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城户纱织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专题推荐


© 城户纱织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