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雨后小故事动态图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21 04:17:28  【字号:      】

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剩下四天的时间,程宇和心洛他们拿着阴魂出没地图再次寻找起阴魂来了。虽然他们手上已经有着近九百的阴魂了,但是谁都不敢确定是否会有意外出现。尤其是他们一直觉得陈秋寒对他们的威胁是最大的。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陈秋寒此时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自从他分别被姜云幕和姬阳抢夺了阴魂之后,他就害怕再遇到其他人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尽量避免跟其他人相遇。而且,因为有阴魂出没地图在手的缘故,他们的收获确实不少。这也让陈秋寒的心再次鼓胀起来。就算他被抢了两次阴魂又怎么样,几天的时间下来,他还不是照样又得了六百多的阴魂。仅仅是昨天一次就被他找到了一个四百多的阴魂群体,这简直是让陈秋寒喜出外望。虽然最后还是让那些阴魂逃掉了一些,但是仍然差不多有四百多只阴魂被他收入囊中。一下子就让他的阴魂数量再次丰富了起来。手上有着这么多的阴魂,自然是心中自得不已。“姜云幕、姬阳,咱们走着瞧。虽然我被你们抢了,不过,那只是小头,我会让你们知道,哪怕你们抢的再多,也不可能超过我的阴魂!”拿着这么多的阴魂,陈秋寒已经感觉自己要赢得比试了。在他看来,在没有阴魂出没地图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大量的阴魂的。所以,这个优势是其他所有参加比试的人都没有办法跟他们相比的。只要他不再遇到其他人,被其他人抢走阴魂,那么最后的比试胜利者无疑就是他陈秋寒了。“少爷,只有两天时间了,这一次的比试我们是赢定了!”几个人这些天为了寻找阴魂,也是不眠不休。虽然说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就算是几天时间不休息,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精力始终不可能跟平常一样充沛了。正好现在也只有两天时间了,而且手上又有六百多的阴魂,他们觉得已经是胜局在握了,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的休息一番了。“哼!两天之后我就会让姜云幕和姬阳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陈秋寒冷着脸说道。虽然被姜云幕和姬阳抢走的阴魂并不多,但是在他的心里,对他来说始终是一种耻辱。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想办法报仇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比试,只要两天之后,等到比试结束,他就能够看到姜云幕和姬阳两个人吃瘪的样子了。要是让他们知道,即使他们抢了自己的阴魂,却最后还是没有自己的阴魂多,那种心情一定也会让他们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吧。想到这里,陈秋寒反倒是希望这两天的时间过的快一点了,他好早点看到姜云幕和姬阳两人吃惊与不甘的样子。“少爷,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我们还是再找几拨阴魂吧。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有六百多只阴魂了,可是谁都不知道他们是否也能够找到这么多。尤其是这些人的实力都很强,如果有人能够将他们手上的阴魂全部抢到手,那我们这六百多阴魂就不算多了!”陈才开口说道。“这怎么可能呢?这些人除了无极宫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可是反过来,他们的实力越强,他们就越难以让人得手,谁能够将其他人手上的阴魂都抢到手呢?”陈良摇头道。他觉得陈才所说的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那四个世家的少爷实力都很强,他们想要将阴魂全部被一个人抢走,除非这个人比另外三个世家的人实力要强大的多才行,这根本就是非常困难的事。“嗯,陈良说的有道理,而且这猎魂场这么大。就算他们当中有这样的人物能够抢到其他人手上的阴魂,他怕是也未必有机会碰到所有人。所以他们想要将其他人的阴魂都抢到手,这种情况确实不太可能发生!”陈秋寒也开口说道。这些天为了找到更多的阴魂,他们可是费了不少的精力。尤其是昨天那一战,为了将四百多阴魂收入囊中,那更是大战了一夜最后才基本上将大部分阴魂给猎取了。现在他们已经很累了,而且只有两天的时间了,就算是再遇到大量的阴魂,他们都未必能够抓的到他们了。“少爷,在没有出来结果之前,很多不可思议的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就像少爷你,别人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当初会有三个猎魂袋,也不会想到我们手上还有阴魂出没的地图。相反,别人手上有什么秘密也是我们想不到的。所以我们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万一真的有人能够抢到所有人的阴魂,那少爷岂不是要跟胜利失之交臂?少爷也不希望欣然小姐退给别人吧?只有两天时间了,我们为何不再坚持一下呢?”陈才认真的说道。这天下从来都没有百分之百的事,在比试没有结束之前,他认为任何意外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算他们没有阴魂出没的地图,但是他们的运气足够好,像我们昨天一样,一次就遇到好几百的阴魂群体,那我可就亏大了。不行,我们得再多找几拨阴魂才行。”听到陈才的话,陈秋寒突然心里一激灵,还真是让他说到心坎里去了。只要再坚持两天,他或许就能够如愿跟陈欣然成婚,然后双宿双飞了。他可不想最后到手的肉都飞了,那可就真的是太可惜了。对他来说六百多阴魂或许很多了,但是有时候一次就能遇到好几百的阴魂,这样一想的话,六百多阴魂似乎并不算很多,运气好也只要两次就能够遇到了。所以,他还真的不能松懈,最后两天一定要坚持住才行。“少爷,所有参加比试的人当中,就只有无极宫的那些人实力是最弱的。如果我们能够遇到他们的话,或许我们还能够大赚一笔!”陈良突然想到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你说的倒是没错,只是这猎魂场这么大,想要遇到他们的机会太小了。而且这里面有这么多人,要是遇到了别人,我们怕是又要遭殃了!”陈秋寒一想到前两次被抢阴魂的情景,他的心里就有些害怕。“你说的没错,你们确实是要遭殃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陈秋寒他们的背后冒了出来,将陈秋寒他们吓了一大跳!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此时,程宇跟那个散仙分身在不远处大战。而这一边,陈秋寒他们三人也跟心洛他们大战在一起。本来心洛和心瑶两个人要对付三个人的压力是有些大的,不过只因这三人都被程宇虐的不轻,如今还能够出战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所以,即使心瑶一个人面对两个大乘期,竟然也是绰绰有余了。而她把陈秋寒留给了心洛,反正他们都是参加比试的人,就让他们二人为了比试,为了陈欣然大战一场吧。无极宫的功法可以说是攻防兼备,而且不管是攻还是防,威力都非常不错。而陈家的功法,说实在的,更注重防。因为陈家炼魂师血脉的原因,很多拥有血脉的直系子弟实力提升的特别快,为了防止境界不稳,他们修炼功法也就比较平稳,所以以防见长。也正是因这样的原因,虽然说陈秋寒也能够越级战斗,但是在面对姜家的姜云幕和姬家的姬阳的时候,都不敌对方。而拥有大乘中期的修为的心洛之前跟东方世家的东方飞白大战了一场,东方飞白虽然为人高傲,但是他的实力在这些人当中绝对算的上是比较强的了。就算是陈秋寒自己也觉得未必会是东方飞白的对手,可是,心洛却在跟东方飞白的战斗之中更胜一筹。可见心洛的实力确实已经非常的不错了,所以如今已经受了伤的陈秋寒,还真的不是心洛的对手。所以,几个回合下来,都被心洛压制的死死的,让陈秋寒心中憋着的气却是无法发泄。“可恶!可恶!这个家伙的实力虽然没有程宇那么可怕,可是竟然也这么强,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弱了吗?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将自己吃的死死的,我不甘心呐!”陈秋寒被心洛一剑给劈退了。他的心里早已经被怒火给堆的满满的,刚刚夸下了大话,说心洛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他又被打脸了。以前从来没有在意过世家之外的门派,总觉得这些门派跟世家是没有办法相比的。但是今天,让他所遭受的一切,却是让他对这个无极宫感到十分的不解。一个小小的无极宫竟然有这么多的高手弟子,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如果连无极宫都这么强了,那岂不是说他们可以跟世家平起平坐了?“怎么样?现在你还认为我拦不下你吗?”心洛笑着说道。“哼!要不是我之前早就受了伤,就凭你想要拦住我!”陈秋寒显然是不服的。心洛的实力确实不错,但是他如今已经重伤了,以这样的状态就算是不敌心洛,那也是很正常的。只是他不甘心,现在心洛的出现显然是让他没有办法逃出去了,这样一来,他手上六百多只阴魂就要拱手让人了,他心中那个痛啊,简直比砍了他几刀还要痛苦。自己自从进入了猎魂场,似乎就没有遇到过一件顺心的事。虽然他在阴魂出没的地图的指引下找到了那么多的阴魂,可是最后这些阴魂全部都被人给抢走了。好不容易这些天又凑到了六百多只阴魂,现在却又要被程宇他们给抢走了,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同时也太悲催,怎么就偏偏让自己遇到了这么些人呢?“我可不管你是否受了伤,交出阴魂吧,我们不会为难你!”心洛开口说道。就算陈秋寒没有受伤,他也不认为陈秋寒会是他的对手。不过,此时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他要的只是阴魂。之前程宇就一直觉得陈秋寒才是他这一次比试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陈秋寒可是陈家人,他的手上或许也有像他那样的阴魂出没地图。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么多天的时间,陈秋寒手上的阴魂有可能比他们的还要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程宇怎么都不肯放过陈秋寒,就是因为这个人对他们的威胁太大了。而且现在参加比试的人当中,东方世家、姬家基本上是已经没有戏了,姜家姜云幕提前跑了,不过按道理来说,他手上的阴魂应该不会超过他们手上的。所以,现在就剩下陈秋寒和风家的风高华两支队伍了。而这两支队伍当中,陈家的威胁明显是最大的。如今陈秋寒就在眼前,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想要阴魂?你做梦去吧?现在我们陈家的老祖在这里,我就不相信你们真的能够赢!”陈秋寒今天是彻底的输了,不仅仅输给了程宇,还输给了心洛。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他们陈家的散仙老祖还在这里,程宇或许很强大,甚至强大到了在跟散仙分身战斗的时候还能够占据上风。但是就算如此,只要散仙老祖还在这里,程宇就没有办法将他怎么样,他有什么好怕的。“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难道刚才我师弟虐你虐的还不够吗?你莫不是希望我也这样把你虐一回?”心洛冷声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吓到我吗?我告诉你,你想要阴魂,那就是没门!”陈秋寒打算就这样拖时间,反正也只有两天的时间了,大不了就一直拖到比试结束好了。反正他手上有六百多的阴魂,程宇他们这么想要自己的阴魂,这或许也说明了他们手上没有什么阴魂,才这么迫切的想要得到他的阴魂。所以,只要坚持两天,他就很有可能是这场比试的获胜者,他为什么要放弃呢?“那咱们就等着吧,我相信我师弟的实力,你会绝望的,咱们拭目以待!”心洛看到陈秋寒这么执着,怎么都不肯将阴魂交出来,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用剑抵在他的胸口,等待程宇获取之后再说了。“哼!”陈秋寒被心洛这样挟持着,心中自然是极其不爽的。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希望他们陈家老祖要挺住了,哪怕就算真的不敌程宇,最好也要坚持两天的时间最好。而此时,程宇和那陈家散仙分身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状态。“老家伙,我已经奉劝过你了,如果你再逼我的话,那我可就真的要灭你分身了!”程宇再次一拳将散仙分身打退,大声的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活抓了?这怎么可能?你不是说他们只有三十几个人吗?他们这么多鬼王怎么会被活捉?还是说你故意谎报军情,他们不止三十个人?”澹罗鬼王既震惊又愤怒。为了抓这三十多个人类,他可是派出了五十个鬼王,这已经是严重的超出了那些人类的范围了。原本他以为只需要几天的时间,他就可以等到鄷罗鬼王他们将这三十几个人类给带回来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现在回来的竟然只有隗阴鬼尊跟几千冥兵,这样的情况怎么都让他想不明白。剩下的唯一一种可能就是那里根本不止三十个人类,除非是一条由人类高手组成的规模庞大的人类军队。“大......大人,那里确实不三十个人类。”隗阴鬼尊颤抖着说道。他有些害怕,要是让澹罗鬼王知道其实对方不是三十几个,而是十几个,真的不知道他会气成什么样。“混帐,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你是不是跟人类串通好了来害本王的!”澹罗鬼王见自己果然被欺骗了,顿时勃然大怒,一脚将隗阴鬼尊给踢翻在地。“大人冤枉啊,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的意思是,其实他们没有三十几个,是我故意夸大的,他们一共只有十四个人!”隗阴鬼尊一听对方以为他跟人类勾结,顿时吓的要死,赶紧解释道。“什么?只有十四个?你的意思是说你们这么多鬼王和冥兵竟然被十四个人类给活捉了?你把我们鬼修都当成傻子了吗?”澹罗鬼王觉得隗阴鬼尊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十四人类在想灭活捉这么多的鬼王和冥兵,就算他们全部都是大乘后期怕是也未必能够做到。哪怕他们真的不是那些人类的对手,难道还不知道逃吗?五十个鬼王不说全部逃出,逃出一个总是很容易的吧?“大人,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不信的话您可以问这些鬼卫,他们任何一个都知道最真实的详情,他们绝对不敢撒谎欺骗您的!”隗阴鬼尊苦着脸说道。“大人,隗阴大使说的是千真万确,那些人类确实只有十四个,可是他们每一个都是十分的厉害。”其中一个鬼卫站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都给我说清楚,你们这么多鬼修怎么连十几个人类都对付不了,难道他们都是大乘后期?”听到这鬼卫的解释,澹罗鬼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就算人类真的只有十几个人,这也不是他们逃脱责任的借口。“我们在去澧水城的途中就遭到了那些人类的埋伏,五万冥兵还没有开战就已经折扣了近四万。这些人类虽然没有一个大乘后期,可是却个个实力高超,尤其是其中一个拥有强大的至阳法宝,那简直就是我们鬼修的克星,那四万冥兵基本上都是他用这个至阳法宝给吸走的!”隗阴鬼尊解释道。“至阳法宝?什么样的至阳法宝?”澹罗鬼王一听这些人类并没有大乘后期,完全是因为一件法宝而被打成这样的,顿时心中好奇起来了。“是一个金色的宝塔,特别的厉害,鄷罗大人和臧罗大人都是被这个金色宝塔给吸走的。”“金色宝塔?难道是那个人类?不会这么巧吧,拥有金色宝塔的那个人类是什么修为?”澹罗鬼王顿时心中一惊,脑海当中突然想起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法宝。“是大乘初期!”“大乘初期?记得溟罗说过,那个人类如今应该是合体后期。不过上一次进攻人类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几年的时间,那个人类突破到大乘初期也是很有可能的。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类,那这一次还真的是来了一条大鱼,轮回鬼王大人可是一直想要抓到这小子。而且就连圣物也还在那个人类的手上,要是我能够将圣物拿回来,那这功劳可就大了!”澹罗鬼王心中有些兴奋的想道。金色宝塔的至阳法宝,这个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但是听到隗阴的描绘,他已经可以肯定了,这个人类就是他们这么多年要找的那个偷走了圣物的人类。想当初,溟罗带着几十万鬼修偷袭人界之所以会失败,最大的变故就是出在这个人类的身上。由此可见,这个人类的实力确实很恐怖。现在他竟然来到了阴冥界,而且抓了他这么多鬼修,倒也变得合情合理了。人的名,树的影,像程宇这样的人物,在他们阴冥界的某个层面早已经是名人了。他可以肯定的是,轮回鬼王一定很期待得到这个人类的消息。“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我自有安排!”澹罗鬼王对着隗阴鬼尊他们说道“是!大人!”隗阴鬼尊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澹罗鬼王竟然没有再训斥他们,这简直让他如蒙大赦。至于那些人类,他可是不再关心了。不管这一次有多少鬼王折损在那些人类的手上,但是至少自己活下来了。而且,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那些人类了。如果澹罗鬼王再派鬼修前往复仇,那无疑自己又要跟着他们前往了,他可不认为自己下一次还会有这么好运,能够活着回来。“虽然抓到那个人类是一份很大的功劳,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类确实不简单,想要抓到他自然也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光是自己派出五十个鬼王就被他们给活捉了就能够看出一二来。所以,这份功劳虽大,但是自己不可能一人吞下。而且,如果自己继续派出高手前往对付这个人类,对自己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他不能因为这点功劳而让溟罗和沥罗以及轮回鬼王手中的其他副手得了便宜,自己却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虽然说这样做把功劳都分了出去,但是到时候折损的却不是他一家,大家都有所折损,这才是最重要的!”看着隗阴鬼尊和那些鬼卫都离开了,澹罗鬼王在大厅内来回不断的走动,心中也不断的考虑着这件事的解决之法。他有想过要独吞这份功劳,但是觉得这样做太划不来了。毕竟程宇的实力那么强,他那五十个鬼王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他想要抓到程宇,有可能付出的代价比这一次还要大,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虽然陈良和陈才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拦住程宇了,但是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想要拦住程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砰砰!一个大乘中期和一个大乘后期的两个高手,就这么轻易的被程宇给击飞了出去。“今天你若是不交出阴魂,没有谁能够救的了你!”将陈良和陈才击飞之后,程宇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朝着陈秋寒攻了过去。陈秋寒看到程宇的攻击,他很想要拨腿逃开,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就好像被钉在地上一样,想挪却是挪不开。看着程宇的攻击已经快至眼前,他的额头上冷汗直冒,他真的不怕死吗?当然怕死,只是他这一刻是想动而动不了了。呼!然而,就在他感觉自己可能又要被程宇给击飞出去的时候,他直接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是无力反抗了。在程宇的面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孩,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去反抗程宇。可是,他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击飞,只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劲风袭来,自己脸上的肉都被吹的变形了。陈秋寒忍住好奇,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眼前一只拳头停在面前。“原来你也会害怕,既然如此,何必又要受这样的苦呢?”程宇收回拳头,看着陈秋寒笑着说道。原来陈秋寒的身体竟然在发抖,这说明这家伙其实已经开始害怕了。陈秋寒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被程宇看的一清二楚,脸上有些发红,又有些发怒。自己的囧样让程宇看到了,实在是太丢人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准备服输,怒声喝道:“总之你想要阴魂就是痴心梦想!”砰!陈秋寒的话音一落,他整个人便再次飞了出去。“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程宇刚刚收回去的拳头再次抬了起来,对着被击飞出去的陈秋寒冷声说道。而且,这一次程宇或许是真的生气了,完全不再给陈秋寒任何机会,竟然是连续向他发起了攻击,将陈秋寒打的是面目全非。“交不交?”程宇一点也不客气,只要他不杀人就行,他会好好的虐一虐这家伙。“不交!”砰!又是一拳!“交不交?”“不交!”砰!又是一拳轰了过去!“再问你一次,交还是不交?”程宇也怒道。“我说了,我绝对不会将阴魂交给你!”陈秋寒感觉自己的头昏沉沉的,但是他就是不肯松口。“很好!我也说过了,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你,那你就去死吧!”程宇再次挥起一拳,朝着陈秋寒轰了过去。因为不能杀人,而且不能杀陈家的人,他只能最后试一试了。要是陈秋寒再不交出来,那他也没有办法了。他实在是太低估陈秋寒这小子了,他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如此的硬气,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坚持。就算是他都不得不佩服这样的人,可惜的是,这一次的比试对心洛太重要了。要不然,他还真的会直接将陈秋寒给杀了。佩服归佩服,但是他也最痛恨这样的人!嗖!可是,就在程宇再次将击到陈秋寒身上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从黑暗之中射了过来,将程宇的拳头给挡了下来。轰!一声巨响,程宇竟然被击退了!“好强大的力量!”程宇心中暗惊。而眼前这一幕显然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真的会有人来帮助陈秋寒。“年轻人,不要太狂妄了,这个世界比你强大的人远远要比你想象的多!”没有人出现,但是却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被打的萎靡不振的陈秋寒突然兴奋起来了,他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救星来救他。听这声音,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啊,难道是他父亲暗中派来帮助他的?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好像又复活过来了,浑身充满了力量。“装神弄鬼,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何必躲躲藏藏?莫非你觉得这样的小人行径就是高人的作风?”听到这个声音,程宇不仅没有半点害怕,反而有些兴奋了。因为他现在的实力实在是超出正常人太多了,起码在他看来,大乘期以内的高手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了。而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实力很不错,就从刚才那一击来看,对方的实力至少已经超过了大乘后期。对于这样的人,是程宇现在最想要遇到的。因为现在似乎也只有这样的高手才能够提起他的兴趣了。“你们的比试老夫不想插手,之所以出手,只是希望你不要太过分,毕竟这里是陈家!”那个声音继续说道。“这里面果然有陈家的人在监视着,这人看来在陈家的身份是很高的了!”听到对方的话,程宇在心里想到。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可能就这么放手。“陈家果然了不起,这么说来你们是输不起了?既然如此,那就出来一战吧。你要是赢了,我就放他离开,要是不然,我也说过了,今天就算是谁来都没用!”程宇这人从来不惧别人的威胁。他本不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程宇从来都不是退缩之人。因为,他这一生最恨别人威胁他。无疑,这陈家人就是在威胁他。既然如此,那就索性把动静弄大一点好了。看到程宇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这么嚣张,陈秋寒心中不仅不反感,反而有些兴奋起来了。他知道自己不是程宇的对手,可是这个背后之人的实力明显不弱于程宇,至少从刚才的那一击就能够看的出来。能够击退程宇,那实力怕是已经超过了大乘后期,甚至很有可能是散仙级别的人物,不过光凭刚才那一击还看不出个真实来。一想到程宇竟然敢得罪这样的人,他真是不知死活。刚才自己被他虐了这么久,心中要说痛快,那才是见了鬼。本来那人说不想插手比试的时候他还有些着急,但是程宇如此表现一定会惹怒那人,那程宇就不会有好下场了。“打吧!你们就痛快的打吧!”陈秋寒的内心在呐喊,希望他们快点打起来!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程宇,我们明天就要回姬家去了,要不你们跟我们一起去吧?”酒宴之上,姬云真诚的邀请道。两个月之后就是九大世家都很期待的九族大比,他希望程宇在这段时间能够待在姬家,说不定他还能够为姬家做点什么贡献。可是姬云的邀请一下子就让陈家兄妹着急了,现在陈家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果程宇离开了,那么陈家在这一次的九族大比当中很有可能再次失利。而且程宇身上的秘密太多,如果让他们去了姬家,那变数就会更多。他们自然不希望姬家跟程宇的关系比他们陈家跟程宇的关系更好。更何况九族大比在即,他们当然不希望程宇去姬家了。只是这件事他们做不了主,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无比的着急。至于程宇的那些师兄师姐们,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他们一切都听从程宇的决定。只是心洛有些着急,毕竟他这里刚刚赢得了比试,之后还有可能会涉及到他跟陈欣然的婚事,所以他现在可能走不了。“去姬家的事,暂时怕是没有办法了。”程宇没有马上表态,而是一脸淡然的拿起酒杯一抬头重重的喝下了一杯美酒,然后放下酒杯,平静的说道。“为什么?”“目前陈家里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好,而且我师兄心洛跟欣然可能还会在近期成亲,所以我暂时应该没有办法离开了!”程宇说道。“那程宇兄最快大概什么时候能来姬家呢?”姬远心中有些失望,但是还是有几分期待,希望程宇能够赶在九族大比之前去到姬家。不过这里有这么多人,他又不好说的太明显了。尤其是陈宏远还在这里,如果把九族大比的事说出来,那他们让程宇去姬家的意图就再明显不过了。“这个我也没有办法确定!”程宇摇摇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只能在姬家恭候程兄的到来了!”听到程宇这样的答复,姬云明显很失望。但是程宇不想现在去姬家,他又不能逼他去。一旁的东方飞白不知道姬云打的什么主意,竟然一再想要邀请程宇去姬家。不过,有些事他也不好问的,只是心中好奇罢了。心洛比试胜出,在酒席上大家开情畅饮,好不欢乐。而作为输家的东方飞白和姬阳却是一脸的无奈。不过他们也不是扭捏之人,输了就是输了,一时间大家喝的好不尽兴。当众人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回到房间,程宇跟几个女人温存了一段时间,说了说交心的话,便又一个人开始修行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在猎魂场内他们只顾着寻找阴魂,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好好的查看自己的状态。所以,自从自己突破之后,还没有好好的研究过自己的实力。而且,在猎魂场跟陈修德分身交手和今天白天在跟陈修德本尊交手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一个类似的问题。那就是他感觉自己在战斗的时候,自己的右指之中会不断的传来力量。正是因为这股力量,让他感觉自己突破到了大乘初期之后,实力的提升比以前还要大。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现在才能够跟散仙战而不败。嗖!程宇注视着自己的右指,突然,一棵在翠绿的小树苗出现在他的面前。“似乎长大了不少,难道是因为自己境界突破了吗?”程宇看到原本大概只有一尺左右的小树苗现在看起来差不多有三尺左右了,明显高了不少,心中也有些惊讶。“是你传给我的力量吗?你到底是什么呢?”程宇看着这棵悬在空中的小树苗,似乎是在跟小树苗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在他的丹田,九枝灵树吸收灵气,不断的帮助程宇修炼和提升境界实力。而这一棵小树苗又有所不同,它也同样会吸收灵气,只不过它似乎并不能够帮助程宇修炼,便是却能在战斗的时候帮助程宇获取更加强大的力量。如果说九枝灵树是修炼辅助,那么这棵小树苗就是战斗辅助。“它长的越大似乎能够为我战斗的时候提供的力量也越强,看来我得帮它快点长大才行。反正我手上还有两根枯木,要不也让它一起吸收了吧,说不定它会长的更大一些!”程宇对这棵小树苗是越来越期待了,希望能够快点让它成长起来,那样他在战斗的时候肯定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咦?那两根枯木怎么不见了?”可是当程宇去寻找剩下的两根枯木的时候,却发现那两根枯木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呢?我记得在我突破之前这两根枯木还在的,这段时间自己一直都没有去动过它们,它们怎么会不见了呢?”“难道掉在什么地方了?可是这好像也不太可能啊!”枯木是放在一个专门的储物袋的,因为怕它的气息泄露,所以这个储物袋里面除了两根枯木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但是现在这个储物袋却是空空如也,两根枯木早已经不知所踪了。“奇怪,真是太奇怪了。这个储物袋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体,而且三根枯木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到自己炼化了一根之后才派上用场,但是剩下的两根自己可是一直没有动过,它们怎么就不见了呢?”程宇是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一想到这枯木如此神奇,在战斗之中对他有大大的帮助,现在丢了两根枯木,他的心里很是难过,也很不舒服。“难道它们已经被你给融合了?”程宇看着面前的不断的发出黑绿色荧光的小树苗,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家伙一下子就莫名其妙的长大了两倍,显然是发生了什么秘密的事,一定是你把它们吃了对不对?”程宇似乎把这小树苗当成人了,竟然开口向小树苗问道。可是,接下来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小树苗自然是不会说话的,但是它却是真的回应程宇了。只见它浮在空中上下动了几下,似乎是在点头。“真的是你把它们吃了?”程宇感觉到不可思议,这家伙似乎是有意识的,他竟然能够听懂自己的话?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我们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们那些冥兵在哪里?要不然,我只能让你跟你的同伴再去做伴了!”程宇看着这只鬼王说道。“可是我很难相信你的话,为了区区几万冥兵,你们却杀了两个鬼王,本王还没有那么愚蠢!”这只鬼王看着程宇说道。“这么说你是选择去跟你的同伴见面了?”程宇沉着脸说道。他没有想到他已经将那两只鬼王收起来了,但是这只鬼王仍然是不愿意配合,这就让他心情很不爽了。如果不是想到陈宏远还需要这些鬼王来修炼,他真是恨不得直接将这只鬼王给灭了。“如果你真要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不过,那些冥兵在哪里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这鬼王似乎已经识破了程宇的诡计,对于程宇的威胁,根本就是一点不惧。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人类明明是冲着活的鬼修来的,但是却又为了一群冥兵而杀掉几个鬼王,这简直是不符合常理的。当然,如果他没有看到陈宏远猎魂袋里面的鬼修的话,或许不会想到这些。毕竟程宇他们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杀鬼修的话,他还真的有些担心程宇杀了他的同伴,但是现在的情况,或许他的同伴根本就没有事。所以,他赌了!面对这三个家伙的不配合,程宇他们显然心情都不是很爽。没有想到这些鬼王还挺聪明,设下的局竟然被这家伙识破了。“将他收起来吧!”程宇看了看陈宏远,摇摇头说道。他知道想要逼这只鬼王说出几万冥兵的下落是不可能了,他们只能想别的办法了!陈宏远点点头,再次将这只鬼王收了起来。“程兄弟,没有想到这些鬼王竟然这么聪明,一下子就识破了我们的计划,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里可是藏着几万冥兵呢?要是就这么放过了,那就太可惜了!”陈宏远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毕竟几万的冥兵,对于陈宏远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哪怕这些冥兵的修为弱一点,用来突然大乘期应该足够了吧。而且,多出来的还能够给陈欣然用来突破,所以,他实在是舍不得就这样离开这澧水城。“不知道那几个鬼尊知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我想逼问他们或许要简单的多!”心瑶提议道。“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程宇点点头说道。这几只鬼王确实有智慧有胆识,想要逼问他们,根本就不太可能。而且那几只鬼尊看起来挺胆小的,肯定没有这些鬼王聪明。另外,据他所知,鬼修这种生物,修为越高,智慧也越高。所以,向这几只鬼尊打听情况明显要容易的多。嗖嗖嗖!陈宏远再一次将这只鬼尊给放了出来!“几位大人,你们想要做什么?”几个鬼尊看到这三个人又把自己放了出来,心中明显害怕不已。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要对他们判处死刑了,所以特别的害怕。“你们不用担心,暂时我们是不会杀你们的。当然,如果你们想要一直活下去,也不是没有办法的!”程宇看到这几只鬼尊的情绪跟鬼王的情绪明显是不一样的,心中升起了几丝希望,或许还真的能够从这些鬼尊口中撬出答案来。“请大人指条明路!”一只鬼尊听说他们可以活下去,顿时觉得机会来了,赶紧开口说道。“很简单,我知道你们这里还藏着几万冥兵,只要你们当中的谁能够告诉我这几万冥兵的下落,他就可以活下来!”程宇笑着说道。“这......”三个鬼尊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些急切又有些犹豫。因为程宇刚才已经说了,谁把真相说出来,谁就能够活。反之,如果没有机会说出来的,那就可能要面临死亡了。但是他们又担心程宇会不会是骗他们的,万一他把冥兵的下落告诉他们了,并不放自己怎么办?毕竟这几个人类的实力这以强,他们要是不放他们,他们也没有办法,所以此时此刻,他们的心里很是矛盾啊!“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那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因为我只需要一个答案,也就是说,你们当中只有一个可以活下来,晚了的话,就算你想说也没用了!”程宇看这三个家伙在犹豫,便不断的刺激他们,让他们知道机会的珍贵。既然他们这么惜命,那么只有一只鬼尊可以活下来的话,他们应该都想活下来吧!“我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果然,活着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们没有谁愿意错过这个机会。所以,中间那只鬼尊抓住了机会,不管程宇是不是骗他,他首先得把这个机会先拿在手上,要是让别人抢了去,那他就真的是想说都没有机会了。“我也愿意说!”可是看到这家伙抢了先,其他两只鬼尊显然也是不想死了,赶紧开口说道。同时他们的心里也是把这个家伙给恨死了,这家伙竟然出卖他们,他这么做显然是想让他们死,自己活了。“是我先说的!”第一个开口的鬼尊急了。“那你就说吧!”看到这样的结果,程宇自然是比较满意的。比起那三个鬼王来,这三个鬼尊明显就要听话的多了,也要容易掌控的多了。“那些冥兵就在这训练场的下面!”第一个妥协的鬼尊急忙开口说道。“这下面?什么意思?说清楚点!“程宇看着这宽广的训练场,一脸疑惑的问道。“这上面的训练场只是一个表象,其实真正的训练场在这下面,只是被阵法覆盖着,所以你们看不出来而已!”那鬼尊说道。“原来是这样,这里竟然有一个阵法,怪不得我们找不到这些冥兵的踪影!”陈宏远恍然大悟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将这个阵法打开吧!”程宇看着这只鬼尊说道。“这......”可是这一次,这只很利索的鬼尊却是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怎么?你不想活命了吗?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可就只能把机会留给他们了!”程宇看到一向很配合的家伙突然变得不老实起来,顿时沉下脸来说道。“大人,不是我不愿意,而这个我真的没有办法。因为这个阵法一直都是由三个大都督掌控的,所以只有三个大都督才能够解开这个阵法,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啊!”这个鬼尊一脸为难的说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雨后小故事动态图“如果真的像你这么说的话,那这巫来山看来是真的不会退出太阴城了,而冥府也真的有可能不会放弃太阴城,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啊!”程宇笑道。他之前只知道太阴城是一座重城,冥府在太阴城内驻扎了几万冥兵,不过他并没有了解过这太阴城的价值。可是现在陈宏远把这些事一说,他还真的觉得这一次的计划算是完美的完成了。只要巫来山不交出太阴城,那他们跟冥府之间的冲突就绝对不可能停止下来。如果太阴城真的这么重要,他们巫来山自然是要利用太阴城的关系,赶紧将这一片区域的资源全部占领下来。“这一片的资源之前是否是被冥府占领的?”程宇开口问道。“没错,我问过那个鬼使了,他说这片区域的资源大部分是掌握在冥府手上的,只有几个少数的资源点被附近的荒野鬼王占据着,就比如说巫来山之前占领的那一个矿地。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巫来山把那个矿地占领了,冥府却也没有那么急着抢回来的原因了,因为他们在这里还掌握着更多的资源!”陈宏远还是比较聪明的。既然那个鬼使对这个地方比较熟悉,那他自然要把自己不了解的情况都问清楚了。知道了这些事情,对于他们安排计划和行动都有很大的帮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不知道这附近除了这巫来山之外,还有多少这样的荒野鬼王势力呢?”程宇点点头问道。“这就要问那个鬼使了,我还真没有过多的了解!”这一次陈宏远摇摇头说道。“嗯,那你把他放出来吧,我得问问他这里的情况!”程宇点点头道。陈宏远二话没说便直接将那鬼使给放了出来!“几位大人,找小的有什么事吗?”这鬼使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所以现在在看到这么多的人类的时候,倒是没有那么慌张了。不过,他的心里却始终还是有着不少的担心的,毕竟程宇他们不放他们离开人,他们的性命就始终掌握在这些人类手上。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灵魂还被程宇控制着,只要程宇不帮他们解开灵魂束缚,他们就算是跑了也没用。这也是他们在太阴城内,明明都已经混乱成那个样子了,他们要是想跑,随时都可以跑掉的,但是他们最后还是跟着陈宏远回到了他的猎魂袋里面,就是因为他们的灵魂被程宇控制着,逃的再远也没有用,只能让程宇帮他们解除这个控制才行。“你说这太阴城所控制的这片区域内有不少的资源?”程宇看着这鬼使问道。“是的!大人!这太阴城正是因为掌握着这片区域的资源,所以冥府才会如此重视太阴城,将其视为重城,安排了大量的冥兵在其中!”鬼使点点头说道。对于这件事,他早就已经跟陈宏远说过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掩饰的。“那你知道这些资源都在哪里吗?”程宇开口问道。“我只知道其中几个地方离澧水城比较近的地方,因为我们也要负责掌管这些资源,至于那些比较远的,那小人就不知道了。”鬼使如实说道。“那你知道的这些资源是否都是掌握在冥府的手上?有没有掌握在别的势力的手上的,比如说像巫来山这样以外的荒野鬼王势力。”程宇继续问道。“大人,我们澧水城离巫来山的距离比较近,其实有几个资源点都被巫来山给占了。但是大部分的资源点还是在冥府手上的。而且据我所知,这附近也就一个巫来山的势力而已。不过这太阴城掌握的区域其实是很大的,在别的地方自然是还有像巫来山这样的荒野鬼王势力的。就比如在巫来山以西相隔数千公里的地方,倒是还有一个阴通山,那里是阴通鬼王掌握的地方。如果再远的话,那小的就不是很清楚了!”这鬼使说道。“阴通鬼王?他们也是属于太阴城这片区域的吗?”程宇皱眉问道。“是的,大人!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确实是属于太阴城的管辖范围的!”鬼使点点头。“如果这么说的话,他们肯定也跟太阴城有着资源冲突的?”程宇问道。“确实是这样,毕竟无论是哪个荒野鬼王势力都需要资源,如果没有资源,那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所以,这些鬼王如果想要壮大自己的势力,就必须要得到更多的资源。冥府将整个阴冥界的资源划为己有,这些荒野鬼王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让给冥府呢?或许那些离他们的势力范围太远的地方他们没有办法去争,但是离他们近的地方,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让给冥府的。所以,冥府跟这些荒野势力争夺资源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只是很多时候双方都不希望发生大规模的战争,这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因此,大战很少,但是小战却是常有!”鬼使再一步的将阴冥界冥府与各荒野鬼王之间的关系道了出来。“这么说来的话,这太阴城的敌人其实并不少了!”程宇点点头说道。其实,对于这种事情,程宇他们就算不问,其实也能够想明白。不管是哪个世界,资源永远都是最珍贵的。岂止是这阴冥界,就算是在人界,不也是如此么?“是的,这些荒野鬼王势力永远都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冥府的肉里。冥府其实也有很多次派兵想要将他们清剿掉,不过,这些荒野鬼王都有自己的盟友。像巫来山和阴通山,其实就是属于一种联盟关系。平时的时候,他们的来往并不是很多,因为距离也不近。不过,一旦冥府如果真的要发兵攻打巫来山或者阴通山,那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鬼王势力都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冥府对于这些荒野鬼王势力虽然痛恨,却也没有办法彻底的将他们清除。”鬼使说道。虽然鬼使在冥府的级别并不算高,但是他们却都是带兵打仗的第一线,对于这些事,其实他们还是了解很多的。如今程宇这样问起,他也是没有任何的隐瞒,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雨后小故事动态图“这就很难说了,如果他们是想要对付巫来山的话,我担心这几万冥兵还只是先锋,那我们巫来山就真的有难了!”副都督有些担心的说道。“是啊!这冥府是越来越嚣张了,难道他们真的打算要统一阴冥界了吗?”都督也是一脸的担心。“都督,我觉得此时这事不管是真是假,我们都应该赶紧再派鬼卫将消息送回巫来山,让他们增加援军,要是等到巫来山的援军赶来,我们可能就吃大亏了。”副都督提醒道。“有道理,你们几个现在就前往巫来山,把这里的情况跟巫江大人说清楚,同时也让他提防冥府,他们这一次很有可能是冲着巫来山来的!还有,为了以防万一,希望巫江大人能够多派几个鬼王前来助阵。”都督点点头,对着几个鬼卫说道。几个鬼卫点点头,赶紧离开了营地。而此时,在矿地处,那里已经布满了帐篷,同时,到处都插着冥府的旗帜。整个营地到处都有鬼卫把守,整个矿地看起来显得十分的严密。“宇师弟,你觉得这样真的能够唬到巫来山的那些鬼修吗?”就在其中一个帐篷内,化作鬼修的心海开口说道。原来,就在他们袭击了矿地,将巫来山的那些鬼卫全部赶走之后,程宇突然临时改变了主意。虽然程宇手上拥有几十万的鬼修,但是他手上的鬼修暂时还不能现身。但是现在陈宏远手上还有好几千鬼修呢?而且之前他们抓了几万鬼修,手上的拥有大量的鬼修道具和准备。于是,他们把审府的那些帐篷和旗帜全部掏了出来,在整个矿地上布置起来。所以,就有了现在的矿地上出现的场面。整个矿地到处都是帐篷和旗帜,从这样的规模来看,确实是像一支拥有数万冥兵的营地。至于那些在外面看守的护卫,正是陈宏远的猎魂袋里面剩下的几千鬼卫。只是在使用他们之前,程宇已经用仙魔塔在他们身上做了手脚,同时也特意给他们展示了一下实力。龙焱的可怕他们是深有体会,再加上灵魂被限制,他们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逃跑。所以,他们只得老老实实的作为一个守卫守在这些帐篷外面。“这我就没有办法保证了,不过,我们尽量不要让他们发现这些帐篷是空的。只要他们不知道这帐篷里面的情况,他们或许就会相信吧!”程宇笑着摇头道。其实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当他看到那些苦力之后,突然想起了陈宏远手上还有几千的鬼修,或许可以利用这些鬼修来吓吓巫来山的鬼修。毕竟他们的时间紧迫,虽然把他们的援军杀掉几批也一样会让巫来山出动大量的鬼修,但是这个时间就拉的太长了,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拖下去。而且,如果他们把巫来山的鬼修杀太多,对巫来山接下来对抗冥府就不太利了,到时候就算是巫来山势力全军出动怕是都不够冥府塞牙缝的,他自然不可能去帮冥府做这种好事。哪怕他们为巫来山多留下一个鬼修,以后对冥府都要多一分信心不是。所以,他觉得用这个方法,不仅可以减少巫来山没有必要的牺牲,又能够让巫来山在最短的时间内召集更多的援军前来。当然,这只是他们最理想的想法,至于巫来山的那些鬼修会不会上当,那可就很难说了。万一巫来山的鬼修直接就带兵杀过来了,那他们也只能将这些家伙给杀掉了。“大人,小的有事求见!”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鬼使在帐篷外面说道。“进来!”这鬼使正是之前给程宇他们带路的那只,因为程宇需要这些鬼修,所以这鬼使现在可是非常受程宇他们的器重,现在那些鬼修都归他掌管。“什么事?”程宇问道。“大人,我们发现了巫来山的探子在附近出现,我们要把他们抓起来吗?”这鬼使说道。“巫来山的探子?有没有发现他们的援军?”程宇问道。“没有,我们已经查探过了,附近没有巫来山的军队,只发现了这些探子!”鬼使说道。“看来他们是想先打探清楚我们的情况,既然这样,那就不要管他们了,让他们查探。不过,你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真实情况,你去安排一些鬼卫,让他们在帐篷里进进出出,让他们误以为每一个帐篷内都有足够的鬼修!去吧!”程宇对着鬼使吩咐道。“是,大人,小的现在就去安排!”鬼使虽然不是很明白程宇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很清楚,哪些是他该问的,哪些是不该问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活到现在了。“宇师弟,看来你是对的,这些家伙还真的没有那么冲动,竟然先派来探子了。”心海笑道。“现在我倒是希望巫来山的鬼修不要太聪明,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们的真实情况,怕是就不会再派出足够的鬼修前来攻打我们了!”程宇说道。“那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要不然他们会以为我们就是一些鬼卫呢?”心洛问道。“是啊,既然我人要展示实力给他们看,那就干脆大家一起出去逛逛,让他们看看,要是你们不派出点像样的鬼修来,那是来多少死多少!”心海也跟着附和道。“嗯,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就干脆把修为提升到鬼王级别。要是让他们以为我们只是数量多,而且最强的只是鬼尊,那来再多也不够给冥府造成威胁。”程宇想了想,觉得适当的展示一下实力还是很有必要的。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要让巫来山的鬼修知道,冥府这一次派来的实力很强很强,你们要是不派出足够强大的力量,那就等着被灭吧!“嘿嘿,这种事情我喜欢,就是不知道巫来山要是看到有这么多的鬼王,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心海似乎很是期待的说道。“别说那么多了,再不出去,人家的探子都要回去了!”心洛催促道。于是,心海他们几个人把修为提升到了鬼王级别,然后大摇大摆的出了帐篷,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帐篷外面穿来穿去,似乎是在查看情况一般!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他们要是看到我们只有几千鬼修,应该会更开心吧!”心海说道。“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大家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不是跟他们交战,而是要让他们愿意跟着我们前往冥府的城池。如果他发现我们几万鬼修实际上只有几千鬼修,那他们自然会怀疑我们的目的,到时候你觉得我们故意撤退他们还会追上来吗?所以,我们现在要自断臂膀,让那‘几万’鬼修惨死,只要这个消息传到巫来山援军的耳朵里,他们怕是会很高兴吧。而且到时候我们就算是不去挑衅他们,他们或许都会兴冲冲的追上来吧!”程宇笑着说道。“对啊,他们要是知道我们的鬼修一下子牺牲了几万,他们又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呢?搞不好连夜都杀过来了!”心海兴奋道。“这个想法是很好,可是程兄弟,你要如何让这本来就不存在的几万鬼修惨死呢?”陈宏远疑惑道。“很简单,放火!将我们的营地放一把火全部烧掉,就当那些鬼修都被烧死了!”程宇笑道。“火?这倒是个好主意!”众人眼前一亮,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这样一来,这几万鬼修就这么死掉了,谁也不会发现其中的秘密。“可是我们总要有人帮我们传信吧,要不然他们巫来山怎么会知道我们的鬼修都被烧死了呢?”心河问道。“这容易啊,你看,我们不是正好抓了几十个鬼修么?到时候大火烧起来了,就放了他们,让他们逃回去不就得了!”程宇说道。“嘿嘿,宇师弟,我发现你要是去做坏人,一定会是一个成功的坏人!”心洛对程宇竖起了大拇指,就在这短短的时间,程宇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真的是不得不令人佩服。“不过为了让这出戏演的逼真一点,你们去让那些苦力换上冥府的衣服,再将那几千鬼卫也挑一些进入那些营帐里面。要不然,到时候只见火势却不见鬼修,那样就穿帮了!”程宇继续说道。对于那些苦力,程宇并没有什么仁慈,既然他们在这里做苦力,就注定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再进入六道轮回了。而且,有很多的苦力其实本身就是罪大恶极,虽然也有可能存在一些被冤枉的。但是如果能够让巫来山和冥府打起来,牺牲一些苦力他认为是值得的。再说了,就算是营地着火了,他们也并不是必死无疑,只要他们有本事,甚至还能够通过这种方法活着离开这里,这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还是一件好事。几十个鬼修闯入程宇的地盘,又怎么可能逃的出去呢?自然是被抓了起来。本为那些鬼修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家伙竟然没有杀他们,而是把他们关起来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认为自己还有机会活下去,就算冥府现在不杀他们,以后也会杀他们的。轰轰轰!可是,就在整个营地都进入休息时刻的时候,这些巫来山被抓的几十个探子突然听到了营帐外传来了几声巨大的响声。同时,透过营帐仍然隐约能够看到外面的一些火光,尤其是营帐外传来惨叫声,更是让他们的听的清清楚楚。“这是怎么回事?外面好像出事了?”一个鬼修好奇的说道。“难道是鬼王大人又派了一支队伍前来偷袭?”“有可能,现在外面似乎很乱,我们或许可以趁机逃出去!”“可是现在外面还有很多的守卫,还是先等等再说吧!”呼啦拉!就在这个时候,就连他们的营帐也突然着起火来了。此时他们发现,他们的营帐外面,竟然一个守卫都没有了。看到这样的良机,他们又怎么会错过呢?全部从营帐中冲了出来。此时,他们只看到整个营地都已经乱成一团了,冥府的鬼修四处逃散,惨叫声连成一片,场面是相当的惨烈。“巫来山的探子逃出来了,快抓住他们!”不过,他们还来不及仔细的打探营地内的情况,就已经有冥府的鬼修发现他们了,大量的鬼修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快跑!”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再也没有心情去查看这营地怎么会突然起火了,还是先保住性命再说。几十个鬼修什么都不管了,撒腿就跑,不过,却还是有几个慢的直接被冥府给抓了回去。那些剩下的鬼修见状更是吓的要死,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可不能再让他们抓回去了,于是拼命的往前跑。不过,冥府的一群鬼修也只是追了一段距离就回去了。“宇师弟,你说他们真的会相信我们给他们导演的这出戏吗?”而在不远处,程宇一行人早就关注着这里的一切。看到巫来山的那些探子逃走了,却反而露出了几分笑容。“我倒是觉得他们的演技挺好的,要是换作是我,怕是都会相信吧,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程宇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巫来山的援军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杀过来了吧!”心海说道。“嗯,现在开始赶紧扑灭大火,召集所有鬼修,现在我们就只需要等着巫来山的援军就行了!”程宇点点头道。——巫来山营地!“你们不是被抓了吗?怎么又逃回来了?”当大都督他们看到这些先锋队的鬼修的时候,一脸的疑惑道。他们虽然是一支小小的先锋试探队伍,但是他们也需要了解情况,所以在他们后面肯定是有探子的。因此,他们被冥府抓走的时候,这些探子就回来报信了。“回禀大都督,我们是从冥府的手上逃回来的,而且带回来一个重要的消息!”一个鬼修说道。“什么重要消息?”鬼王大都督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这些家伙莫名其妙的逃了回来,还带着重要消息,他怎能不怀疑呢?“冥军大营失火了,如今冥府大军死伤惨重,小的认为这正是我们攻打冥府的好时候,请大都督定夺!”“冥军大营失火了?怎么会突然失火呢?”在场的所有的鬼王都不敢相信的说道。这好好的大营怎么会突然失火呢?这其中有诈都不一定。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看到没有,那里就是一座鬼城了!那里面住着的很多都是冥兵。不过实力不会太强,所以,我们只能以数量取胜了!”在程宇的带领下,大家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找到了一座鬼城。跟人界的城池相比,这鬼城明显就要小太多了。气势和规模更是跟人类城池没得比,这鬼城更像是一座土城。不过,因为阴冥界跟人界本身就不太一样,人界的城池内住的都是不同身份的人类。可是在这鬼城里面,住的基本上都是冥府的冥兵。当然,除了冥兵之外剩下的就是奴隶了。这些奴隶一般不是鬼修,只是普通的阴魂。有些是本身犯了错,有些则是被发配而来。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些奴隶都是给冥府做事的。毕竟鬼修修炼也是需要资源的,所以,这些奴隶就是为了给冥府寻找和收集资源的。“希望这座鬼城的鬼修足够我突破用了!”陈宏远心中有些渴望的说道。看着他那眼神,前方的鬼城似乎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块大肥肉,他的两只眼神都开始发光了!“那可就难说了,如果这些冥兵实力太弱,这一城怕还真不够你突破用!”程宇说道。如果说他们之前从猎魂场内抓了三千多只阴魂只够陈宏兴一个人突破的话,那么这鬼城还未必会有三千多只鬼修。更何况他们那三千多只阴魂里面还有近一千实力相当于人类大乘期的魂修。虽然对于陈宏远来说,魂修不如鬼修,但是这么一座小小的鬼城显然是不可能有鬼王存在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抓一座再说!”陈宏远也知道这么一座小城,想要够他提升到大乘后期,确实有点悬。不过,在没有了解到这城内的情况下,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抓到足够的鬼修。“那还等什么,赶紧出手吧。要是这里不够的话,我们也好抓紧时间再找一座鬼城!”心河说道。“嗯,所有人都小心点,如果抵挡不住就赶紧叫我!”程宇看着众人说道。毕竟在这阴冥界,他可是有着足够的底蕴的,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因为灵气不足而被耗竭而死的情况。“这一次就辛苦大家了!等回到陈家,我一定好好感谢各位!”陈宏远看到这么多人摩拳擦掌的要帮他抓鬼修,陈宏远的心里特别的激动。曾经他跟陈家弟子进入阴冥界历练,最后却是被他大哥给利用了,自己也被困在了阴冥界。可是这一次,跟他前来的这些人除了陈欣然之外,没有一个跟他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他却是从这些人当中看到了什么叫做真诚,什么叫做友情。他心中有一种感觉,跟程宇他们在一起,远远要比跟陈家弟子在一起要有安全感的多。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身边的人什么时候就会背叛你。但是现在在他眼前的这群人,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你可真的要准备好大出血了,为了帮你抓鬼修,我们可是跑到这种地方来了,还真是豁出去了!”心海笑着说道。“你们放心吧,只要回到陈家,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陈宏远拍着胸脯笑道。众人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前面的鬼城冲了出去。这一次,他们可不是要杀鬼修,可是要抓鬼修。不过,守着鬼城的冥兵显然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出现了一群人类。“什么情况?我没有看错吧?我好像看到一群人类向我们冲了过来!”一个守城的鬼卫站在土城楼上,不敢相信的盯着前面的一群飞快的冲来的身影,惊道。“什么好像,分明就是人类!敌袭!敌袭!有人类攻城了!”另外一个鬼卫看到这种情况,顿时大声的传出了警告。“什么?人类要攻城了?这怎么可能呢?这里可是阴冥界?”“难道是人类要攻打阴冥界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我们要准备攻打人界么?现在怎么是人类反而先攻打我们阴冥界了?”城内听到鬼卫传来的警告声,很多冥兵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嗖嗖嗖!可是,城内的冥兵突然看到城外飘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几个守城的鬼卫当场就被收进了那个黑袋子里面,所有的冥兵顿时惊慌起来了。不管是不是人类来攻打阴冥界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确实是遇到敌袭了。“敌袭!敌袭!大家赶紧迎敌!”不少冥兵在城中大喊了起来。这座鬼城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慌乱了起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竟然会有敌人来袭。而且,这样一座小小的鬼城,以程宇他们的实力,并没有什么压力就直接破城而入了。毕竟这城中大部分都只是鬼卫,相当于人类的金丹。这样的实力,在程宇他们的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而陈宏远他们也赶紧趁机用各自的手段将这些冥兵活抓了,虽然这些只是普通的鬼卫,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再说了,他倒是想多抓一些鬼尊鬼王回去修炼,但是这些鬼尊鬼王极难遇到,又岂是那么容易抓的。“可恶的人类,竟敢袭击阴州城,本尊要让你们全部死在这里!”就在程宇他们大量的活抓冥兵的时候,城内突然出现了三只鬼尊。他们此时无比的愤怒,他们掌管这阴州城不知道多少年了,虽然也有一些游散的势力来攻过城,但是还是第一次遇到人类来到这个地方攻城。这简直就是没有把他们这些鬼尊放在眼里,他们愤怒了!尽管他们看到这些人的实力都不简单,但是他们却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因为他们很清楚,在阴冥界,就算是相当于鬼王境界的人类大乘期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挥出他们的实力来。因为这里没有灵气,作为一个人类修士,没有灵气的补充,那就像离开了水的鱼,他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死神镰刀在手上挥舞,只要他们能够跟这些人类耗下去,他们就是必死无疑!嗖嗖嗖!但是,他们似乎太低估这群人类的本事了。其他人先不说,至少陈宏远在这里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只见他手上的猎魂袋随风飘动,强大的吸引之力直接就朝着这三只鬼尊使劲的吸走!Ps:因为时间问题,今天只更两章了,欠下一章这几天看看哪天时间充足就补上!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程兄弟,这都已经好几天时间了,你确定那些鬼修真的会来吗?”程宇的仙河图里面,陈宏远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就这样将那个鬼尊放走了,他的心里总是觉得没有底。而且,人家都已经跑了,为什么还要去找援兵来报仇呢?他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做,偷偷的溜掉。“放心吧,他们肯定会来的。万一他们真的不来的话,那我们就再去找别的鬼城吧!”程宇笑着说道。他其实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不过,在看他来,这里可是他们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才培养起来的这些冥兵,如果就这么在他们手上损失了,他们心里肯定会不甘心的。当然,如果那个鬼尊根本就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向冥府的人报信,那他的一切算计自然也就白费了。“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陈宏远摇摇头也很无奈。毕竟这种事确实不是程宇能够控制的,如果不行的话,他们也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继教寻找鬼城猎取一些修为比较高的鬼修了,或者就直接用这些冥兵突破算了。至于山河图里面的一切,对于陈宏远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因为陈宏远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想当初他被程宇救回来的时候,就是被程宇安排在这山河图里面的一个洞府休养的。不过陈欣然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倒是真的被那悬在天上的灵脉给震惊到了,因为她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灵脉,更何况还是一次见到了数十条灵脉,那种震撼真的是让人难以形容,以致于她望着那些灵脉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让人震撼的画面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有一天会有这么多的灵脉出现在我面前!”陈欣然最终发自内心的吐出一句话。时间过的很快,他们在这法定当中不知不觉就过了七八天了,大家都开始有些焦急起来了。“宇师弟,那家伙不会是自己偷偷的溜了吧?这么久还没有把援兵带来?”心海感觉这样下去实在是太无聊了,此时此刻真想跟那些鬼修大战一场。“如果是前几天,我或许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们,不过今天,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回答你们了。”程宇笑着说道。“宇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觉得他们已经来了?”众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程宇。“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两天之后他们应该就会到达这里了!”程宇点点头道。“不是吧?这你也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心洛不可思议的看着程宇,好奇的问道。“山人自有妙计!”程宇得意一笑。“别啊,宇师弟,你可一定要跟我们说一说,要不然我可能连觉都睡不着了!”程宇这个样子,更是让心洛心里难受了。毕竟程宇这事办的也太奇妙了,竟然能够知晓那些鬼修的来龙去脉,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他们的一切都在程宇的掌握之中了?“其实很简单了,你们记不记得前几天我在放那个鬼尊的时候碰过那家伙的身体?”程宇笑着说道。“好像是有过,我也不记得了!”心洛想了想说道。“我记得,那个时候你似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时候陈欣然说道。“没错,就是那个时候,我在拍他的肩膀的时候在他的身体里面打入了一个灵魂印记而已。所以我现在可以隐约的感觉到他在向我靠近,以目前的速度,大概就是两天时间左右!”程宇笑道。“原来是这样,宇师弟,你可真是奸诈,原来我还以为你就真的这么简单把他给放走了,原来你早就设好了计!”心洛对程宇这种看似平常,却无不透露着智慧的手段佩服不已。很多时候你都在为某些事担心的事,你不知道的是程宇却早已经布局好一切了,这种默默掌控全局的手段实在是令人佩服了。“程兄弟,我也真的是服气了,没有想到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这么说来他确实是带着援兵前来了,我们也得做好准备了!”陈宏远也很是惊讶,没有想到程宇竟然这么有先见之明,早就把一切都算好了,就等着他们上套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前来送人头吧!”心海笑道。“不!我们现在要赶紧离开这里!”程宇却是摇摇头道。“为什么?我们不正是要活抓他们吗?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众人再一次不解的问道。“我们确实是要活抓他们,不过他们现在都知道我们在这澧水城里面等他们,他们自然是有着极大的防备和准备的!所以我们就更加要出其不意,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真正位置所在,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再待在这里,而应该到他们的必经之地伏击他们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将他们一网打尽!”程宇认真的说道。“在半路伏击他们?”心海的双眼有些发亮了,似乎这个办法很对他的胃口啊!“没错,他们一直以为我们就在澧水城等着他们,所以他们一定会匆匆忙忙的赶路,而不会想到我们其实根本就不在澧水城,而是在半路伏击他们!”程宇笑道。“好办法,就这么办,那我们现在就赶紧动身吧。要是想半路伏击他们,我们可不能离澧水城太近了,离这里越近,他们的防备就越高!”陈宏远也觉得程宇的办法不错。毕竟他们这里的人少,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冥府那边到底来了多少高手。所以,如果能够以最轻松最简单的方式活捉他们鬼修,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了!“没错,两天的时间看似很长,但是我们双方同时赶路的话,大概只要一天时间就相遇了,所以我们要赶紧离开澧水城,提前在半路设下埋伏才行!不过为了保证你们到时候有充足的精力去战斗,所以你们就继续留在这里吧,我一个人出去就行了!”程宇对着所有人说道。对于这一点众人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现在是在阴冥界,虽然这山河图里面灵气充沛,但是出了山河图,外面可是一点灵气都没有。他们如果赶一天的路的话,肯定是会消耗灵气的,到时候再匆匆忙忙去战斗,对他们可并不是很有利。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你不用着急,下一个就轮到你了!”程宇成功镇压了臧罗鬼王,在场的其他人压力就变得更小了,他的压力也顿时小了不少。要不然这么多的鬼王,他还真的是很担心大家坚持不了了。“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鄷罗鬼王怒视着程宇,但是却不敢小看他。这个家伙竟然连臧罗鬼王都镇压了,要镇压他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他已经知道这个家伙的手段了,他是不会给程宇这个机会的。所以,就算程宇有镇压他的能力,但是却未必就能够镇压他。“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程宇冷笑一声,这里一共就两只三阶鬼王,如今已经被他镇压了一只,如果能够连这一只也一同镇压,那大家就彻底的轻松了。毕竟五十只鬼王如今已经被他镇压了十几只了,剩下的三十多只鬼王都是一阶和二阶,他们每个人差不多只要对付三只鬼王不到。再加上大家是团结合作一同应敌,所以还能够互相照应,面对两三只鬼王完全有能力抵挡。而且没有了三阶鬼王,他要镇压其他的鬼王就更加得心应手了。虽然鄷罗鬼王所召唤出来的死神体形很巨大,看起来很恐怖,实力似乎也很强,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虚体,连魂体都算不上。现在臧罗鬼王已经被镇压,他也可以腾出手来了。只见身上的龙焱迅速飞出,朝着那巨大的死神身影冲去。跟这巨大的死神身影相比,龙焱所化火焰的体形比起这死神之影还要小的多。嗖!只见这死神之影朝着龙焱飞快的挥出一拳,不过,就在这一瞬间,这龙焱更是直接化为数条小小的龙焱,以不同的方向朝着死神之影的身体各个部分飞去,让死神这一拳直接落空了。哧哧哧!不过,接下来的一刻却是让鄷罗鬼王大惊失色,程宇的丹火在化为数条小小的龙形火焰之后,飞快的就缠上了死神的各个部位,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死神竟然发出了痛苦的怒吼。更加可怕的是,他看到他的死神不断的在被火焰焚烧,而且只是极短的时间,这个死神就消失不见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鄷罗鬼王显然并不了解人类的丹火,不过他知道有一种火焰叫做三昧真火,但是他显然知道这并不是三昧真火。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程宇竟然有这么可怕的火焰,竟然连死神都能够焚烧。要知道,死神可是连三昧真火都没有办法焚烧掉。当然,虽然这个死神被程宇给焚烧掉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死神就死掉了。他若是想要召唤,完全可以再次召唤出来。只是程宇的这个火焰如此霸道,死神在这火焰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优势,他就算是再次召唤出来也只会再被这火焰焚烧一次罢了。而且,召唤死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他的消耗很大的。现在有程宇这样一个厉害的大敌,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再浪费自己的精力。既然死神没有办法对付程宇,那就只能自己出手了。他不知道之前臧罗鬼王是怎么被他给困住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给程宇这个机会的。当然,这有可能只是鄷罗鬼王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因为,跟臧罗鬼王比起来,他的实力也并不比臧罗鬼王强上多少。所以,要跟程宇硬碰硬,以他的实力,一样不够用。当程宇一剑击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才第一次感受到了程宇的有多强大。只是第一次交手,程宇随手一剑就将他击飞了出去,这样的实力简直是让他恐惧。“怪不得臧罗会被他困住,没有想到这个家伙除了法宝和那恐怖的火焰之外,自身的实力也是如此的强大,看来这一次大家真的有危险了!”鄷罗鬼王心中骇然的想道。虽然只是第一次交手,可是他很快就从程宇展现出来的实力联想到了许多他之前感到疑惑的地方。尤其是程宇自身的实力也是如此强大,这就让他有些忌惮了。这代表他在程宇的面前没有任何的优势,这样的话,他别说是活抓程宇了,就算是要赢过程宇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且,程宇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极度的担心,现在自己似乎也不敌这个人类。如果再这么打下去,或许他也会像臧罗一样,被这个人类给镇压的。“不行!不能给他这个机会,我们得想办法撤退才行!”思来想去,鄷罗鬼王心中已经萌生退意了。他觉得程宇的实力已经有些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了,如果说这个家伙的实力跟他相差不大,那他还能够想办法将他给拿下。可是现在这一击他就能够感觉的到,程宇的实力超出他的很多,这样的话,他想要拿下程宇几乎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再加上现在其他鬼王都被几个人类给牵扯住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帮手来帮他了,以他一个的实力,很有可能会被程宇镇压,所以他害怕了。“大家撤退!撤退!”突然,鄷罗鬼王发出一声奇怪的鬼叫,倒是把程宇给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家伙这一声鬼叫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知道这是鬼语。当然,很快他就明白这句鬼叫的意思了,因为就在这家伙鬼叫一声之后,所以的鬼王竟然开始逃跑了。“他们要逃,不能让他们跑了!”心河大声喊道,一剑划过,将他们面前的三只鬼王给拦住了。而其他人也是如此,看到这些家伙要跑,心里也顿时急了。虽然他们没有办法拿下这些鬼王,可是这些鬼王想要拿下他们也同样非常的困难。不过,他们很清楚,这样的局面其实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有利的。只要这些鬼王没有办法拿下他们,他们只要再坚持一会,程宇就能够腾出手来镇压这些鬼王了。所以,此刻看到这些鬼王要跑,他们当然是不愿意了。他们每多拦下一只鬼王,就意味着程宇能够多镇压一只鬼王,而陈宏远就多出一只鬼王用来吸收。“想逃?休想!”程宇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果断,刚刚还是一副死战到底的架势,可是才一个回合就想要逃跑,这也太没有骨气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我总觉得这个家伙不太对劲!”看着溟罗离开的背影,澹罗鬼王说道。“你不会是真的认为这个家伙向人类臣服了吧?”沥罗鬼王以为澹罗鬼王只是想在轮回鬼王的面前排挤溟罗才故意那么说的,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澹罗鬼王说道。“我觉得这种事应该不可能,溟罗鬼王怎么说也是冥界有名的鬼王,怎么可能向人类臣服呢?再说了,臣服人类对他来说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看看,现在他多得轮回大人宠信,他又何必去做人类走狗,讨好一个人类呢?”沥罗鬼王觉得澹罗鬼王是有些多心了。他觉得作为冥界的鬼王,是绝对不可能去投靠人类的。哪怕要说他去投靠了冥界其他几个跟冥府敌对的势力,他都有可能相信,但是投靠人类,他怎么都不相信。“算了,反正我也没有证据。不过我们确实要早点向人类开战才行,要不然时间拖的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澹罗鬼王说道。“嗯!”沥罗鬼王点点头,对于这一点,他倒是不反对。每隔几万年,人类跟阴冥界就会有一场浩劫,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阴冥界如果不发动战争,阴冥界就会就此枯萎,所以,发动战争是他们唯一能够让阴冥界再一次焕发出活力来的办法。所以,这一次战争,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另外,每一次浩劫的到来都会给他们带来无限的机会。作为鬼王,他们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界王。不过,就连轮回鬼王这样的老牌鬼王到如今都还没能够成为界王,说明要成为界王,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但是,每一次浩劫都会诞生一些界王,这就是他们的机会。所以,他们为什么如此乐意向人类发起战争,因为他们有可能在这一次的浩劫当中成为界王。当然,这也只是有可能罢了。并不是所有的鬼王都有这样的机遇的,真正在浩劫当中成为界王的,那也只是少数当中的少数罢了。从轮回鬼府出来之后,溟罗鬼王的心情有些糟糕。虽然他这一次阻止了轮回鬼王向人类发起战争,但是这仅仅只是暂时的。而且就像澹罗鬼王之前所说,轮回鬼王向人类发起战争的决心早就已经定了。现在之所以还未出手,完全是因为时间还不成熟。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鬼族战士加入进来,他们离向人类发动战争也就越来越近了。“这下可怎么办?如果阴冥界真的向人类开战了,那我有可能就要再一次的回到人界去了,到时候怕是就没有办法逃脱那个人类的掌控了!”溟罗鬼王心中不由担忧道。他可不像澹罗鬼王和沥罗鬼王一样,希望通过这么一场浩劫成为界王。当然,界王的诱惑自然是极大的,他也不是不想。不过,他更清楚,界王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相比于他们这些年轻鬼王,就算要成为界王,那也是轮回鬼王以及另外四府的鬼王更有机会。像他们这样的年轻鬼王,基本上是很难直接成为界王的。更重要的一点,一旦回到了人界,他怕自己还没有成为界王,就已经被程宇给限制了一切,还谈什么未来呢?“咦?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感觉到那个人类在召唤自己?”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到自己的脑海当中传来了那个人类的信息,把他给吓了一跳。毕竟他自从从人界回到了阴冥界之后,他就再也不想再见到程宇了。现在突然之前似乎有他的信息,他自然是有些害怕了。“难道是我弄错了?”溟罗鬼王停下来再感应了一下,却又没有什么感觉了,顿时以为自己刚才或许是联想到程宇,所以让他心里有些害怕,便出现了一些他的幻觉。毕竟这里是阴冥界,而程宇在人界,他想要联系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的,除非程宇自己来到了阴冥界!“嗯?不对,好像真的是他在召唤自己?”可是,他刚刚走了没有多远,再一次感应到程宇在召唤自己,顿时心中再次震惊起来了,不由心中大骇:“难道他来到了阴冥界?”溟罗鬼王的灵魂虽然被程宇控制了,但是他想要联系自己,就必须来到阴冥界才行。如果是别人,他或许不会相信一个人类能够轻易来到阴冥界。但是对于这个人,他可是一点也不怀疑,因为他当初就是直接被程宇给送过来的。如果这个人来到了阴冥界,那就糟糕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然就是程宇需要他为他办事了,这如何让他不紧张呢?“这信息好像是从西方传来的,我现在要不要去见他呢?”溟罗鬼王心里很纠结。毕竟这里是阴冥界,到处都有鬼族的存在,如果让他其他的鬼族发现他跟人类有来往,那今天澹罗鬼王的一切猜测岂不都变成了现实?那他背叛阴冥界的事也就坐实了,他可就彻底的完蛋了。毕竟一个投靠了人类的鬼王,以后就算是如程宇所言,让他掌握了阴冥界,他也很难让这些鬼族服他啊。“反正阴冥界这么大,他也未必能够找到自己。这里是冥府,他要是来到这里,就算自己不出手,轮回鬼王和其他鬼王也会将程宇给灭掉的。算了,不管他了,就让他自己慢慢去找吧!最好是将轮回鬼王给发现了!”溟罗鬼王再三思量,最后都觉得现在他不能去见程宇,要不然就很容易暴露他的身份了。相比于程宇曾经给他许诺的那些好处,他觉得还是在轮回鬼王手上做一个副手要快活的多。毕竟,轮回鬼王是鬼族,而程宇是人类。对于人类,他有一种本能的不相信。于是,他不顾程宇三番五次的向他传递信息,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看来这家伙是早就把自己不当回事了!”可是,就在溟罗鬼王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准备找几个鬼奴好好的伺候一番的时候,此时在阴冥界的某个地方,程宇一个人喃喃自语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雨后小故事动态图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专题推荐


© 雨后小故事动态图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