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刘亦菲的潜规则

文章来源:情感攻略    发布时间:2019-11-22 06:06:56  【字号:      】

刘亦菲的潜规则阿花情感故事,一个分享情感故事的小地方,每到深夜,总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寻找那些和心情匹配的情感故事.刚才叶晨在白色迷雾中走了很久,又是从白色迷雾中出来,他自然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山的什么高度,又或者是哪个具体位置?但是,刚刚和廖冰雪进到洞里面,除了感觉到里面有股阴凉的感觉,那股阴凉的感觉,如同平常冰箱里面散发那股凉气一样。地面上是有水的,刚才在上面的时候,叶晨已经听到洞里面的水声,同样看到脚下的溪水流过。现在叶晨拉着廖冰雪,拿着手机,仔细照看周围洞壁的时候,他感觉这种地方,像是被人工雕凿又像是大自然形成的。或许这两者,都有可能,先人可能先是在自然形成的洞里面,再通过人工加以改变。当然,如果真的是传说中一千多年,离现在也是太长时间了。现在叶晨继续拉着廖冰雪,往里面进去的时候,里面更是静悄悄,黑乎乎,除了里面传出的流水声,越来越明显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廖冰雪感觉到[里面那股阴凉很冷,几乎是抱住叶晨的手臂,叶晨没有穿着上衣的情况下,因为身上有那股灵气在循环运转,倒是不怕什么。在他带着廖冰雪继续小心翼翼地往前面走,突然,看到手机照出亮光的那一幕,不止叶晨惊呆了,甚至连廖冰雪也是惊呆了。现在手机照个去的地方,实在是太漂亮了!石笋,石柱,石藤,石幔,等等,全部都是五颜六色的那种,现在手机灯光照射过去的时候,都闪出耀眼的光。很明显,即使叶晨在校读书时间不长,但是,他高考前,那么认真学过地理,他也就知道,这里面明显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喀斯特地貌。喀斯特地貌,在广西,云南,贵州,四川等地都有形成,其中桂滇贵是最明显的喀斯特地貌。这种地貌的形成需要很多年,所以,叶晨觉得这个地方,在几万年前,甚至更早就已经有了。当然,如果有这样的喀斯特地貌,很多时候,下面都会有地下河,而地下河一般在洞下面。现在叶晨和廖冰雪进去,即使没有找到小王村传言说的诸侯王墓穴,单是看这些石笋这些,已经让他觉得很不错了。这种地貌形成的美景,其实现在国内已经开发了很多个风景区。但是,在以前,叶晨没有去看过,廖冰雪也没有亲眼看到,只是在书本的图片上看过而已。没想到,现在在这里,居然看到了。毫无疑问,这些就是大自然给人类最好的馈赠。他知道,如果这个地方被开发了,以小王村那么贫穷落后的情况,明显很容易得到改善,将这里打造成旅游景点,村里那些村民依靠风景区,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脱贫。至于那些事是当地政府要考虑的事,叶晨自然管不了,他只是带着廖冰雪继续往前面走去。一路上,两人看到更多各种各样形态的石乳,两人从洞口那里一直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前面走着,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发现还不到尽头,手机已经用了一格电左右。那些漂亮形态各异的石乳,廖冰雪和叶晨看了好几遍,都觉得漂亮,通过手机拍照了一些外,现在两人同样没有觉得厌烦。但是,这里面还是没有被开发,地面上那些被溪水流过的地方,又是非常滑溜溜,又加上里面的阴凉,两人将近一天没有吃东西带来的饥饿,现在也是有些受不住。真正的出口,还不知道在哪,如果按照刚才的原路回去,又要走半个小时。如果不按照原路回去,他们同样不知道如何走。到最后,廖冰雪实在是走不动了,叶晨只能让她到自己的背上,自己一手托住她的屁屁,一手拿着手机,继续往前面走去。终于,叶晨再走了半个小时,他已经听到那种很响的流水声传来,在来到那里停下来的时候,叶晨用手机灯光照射过去,他看到了清澈翻滚的地下河河水。这条地下河河水,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深,通向什么地方,叶晨并不清楚。但是,看到那种流速,应该是很宽大的那种。现在那么黑暗的情况下,看到这种地下河,一般人都会感到害怕。叶晨倒是没有什么,关于地下河,他同样早就清楚。因为在神农架那边,同样有一个很深的湖,据说那个湖底,正是通向下面那条地下河的。现在叶晨到了这里,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转身往原路回去。再回到原路的一个路口,叶晨发现有一条路是v字路口,是叉向另外一边的。刚才的时候,叶晨已经看到。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过去看看而已。既然现在到了这,原路口又找不到的情况下,叶晨往里面进去看看。廖冰雪继续抱住他脖子,叶晨拿着手电筒往里面进去,在遇到比较矮小的路口,他会是稍微低头弯腰进去。一路上,叶晨通过手电筒的灯光,他又看到不少非常漂亮的石乳,各种各样形态,五颜六色的石乳都有。漂亮是很漂亮,现在叶晨看得多了,没有再像刚开始那样了。他继续往前面走去,突然,感觉到前面和刚才走得地方,显得有些不同。第一个不同地方,这里没有刚才那么潮湿,刚才地面上,都是有溪水,湿漉漉的。而他进到这里面的时候,却是没有感觉到潮湿,反而是感到干燥的那种。第二个不同地方,刚刚进到这里的时候,他发现除了没有听到刚才那种地下河,或者那些石乳传来的流水声和滴水声外,他发现这里面人工痕迹雕凿,明显多了起来。无论是地面上,那些铺着的石板,还是墙壁雕刻的地方,呈现出来都是明显人工精加工而成的。这肯定没有人那么无聊会进来将这里雕成这样,所以,叶晨可以肯定,这和小王村那些村民无关,更和其他外人无关,反而和小王村村民那个传说很有关系。这应该就是那个诸侯王埋葬的地方!叶晨心中显得兴奋,背着廖冰雪,拿着手机,加速往里面进去的时候,越加发现里面人工痕迹的明显。“叶,叶晨你看那里!”廖冰雪指着前面喊道。叶晨的手机灯光照射过去,很明显,发现在前面那个看起来,有上百平方米大小空旷的大洞里面,最显眼的地方,正是摆在中间那个位置一副棺材轮廓。那副棺材不是橘红色的,同样不是硬木挖成的,而是一副石棺!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有些人不能生养或者没有结婚的情况下,为了将来养老也好,为了家庭也好,一般都会从其他家过继小孩过来养,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虽然孙晓伟过继给孙耀文,但是这两人本身是属于亲伯侄关系,算得上是很亲的那种,同样是在他读初中的时候才过继,那个时候,他已经很大,懂得很多事了。其他过继的,一部分同样是属于亲人那种关系,比如,从兄弟或者其他亲戚那里过继过来。另外一部分,不是属于亲戚关系,比如,从不认识的人自小那样抱养的。现在叶晨想要搞清楚这位出现农药中毒的老人情况的时候,从老人那里,是问不出来了,他得亲自问了这位村长。这个村长自然很清楚,叶晨问了他几次后,他最后说道:“这个林五叔原先是老伴的,但是,老伴先几年离世了。两人结婚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生下自己的儿子,而林五叔的家境也算是不错,所以,这两人从其他家那里分别抱养一个孩子,这样下来☆☆,就有三个人过继给他做儿子。”“在以前的时候,我也没有听说过什么矛盾,但是,这三个人长大后,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不过,他们也没有回去,一直在这。这些年,他们结婚的结婚了,甚至现在连孩子都有了,这个家庭,就更大了。但是,这次,我没想到也出现这种情况。”那位村长明显觉得有些不敢想象出现这种事。“那其他呢?”叶晨问道。他知道,不可能只是过继关系那么简单的,这件事,肯定还有很大原因在里面。这位村长和其他村干部,并没有再说,叶晨出去外面,问了这里一个邻居的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很明显,当年这位老人,可能是觉得自己和老伴结婚后不能生养,觉得在村里可能觉得很丢脸,毕竟没有后代,所以,他们从其他三家那里过继了三个男孩过来,当成是传宗接代了。当然,那三个男孩一家,其实是有几个孩子的,因为生得太多,自己养不起,又觉得过继给这位老人,可以让他们养得很好。这样那三个孩子,跟着老人夫妇老人生活那么多年,转眼之间,这两个人,已经老了,一个几年前已经离去,原来还是婴儿,现在都三四十岁,早已娶老婆生孩子。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毫无疑问,生老病死,人生规律,但是,人到了中年,或者老年开始,人也就容易得病,到了老了之后,许多老人都不能再劳动,自然不能自给自足的那种。那样的情况下,一个人老了,又病了,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孙子,能够照顾自己,这同样是大多数国人为什么养后代的原因,正是为了防老养老。毕竟,真正需要靠养老金的人,并没有多少,特别是在农村更是那样。没想到,这位老人没想到,自己和老伴辛辛苦苦养活这三个过继来的儿子,并且给他们娶老婆,还生了几个孙儿孙女。这一切里面,他和老伴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同样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这些年,他自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三对儿媳妇对他越来越不好,总是觉得他活着是多余的,甚至不时给他颜色看,经常骂他老不死,死老头,外面那些邻居都有听到,甚至还传出要分家产什么。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是村里比较富裕的那种,土地山田那些算是比较多,这些在农村同样是最重要的,那三对儿媳妇想要分家,同样不想再照顾他,让他怎么就怎么了。那些邻居,自然没想到,居然会让这个老人都喝下农药中毒了。叶晨说出来,那农药不是老人自己想要喝下去的时候,那些邻居听到后,都明显觉得很惊讶。“他们这还是人吗?”那个邻居小声说道。“还真不是人,一群畜生。”叶晨骂道。尽管现在他已经基本了解这些情况了,但是,他还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在老人的这些儿子和儿媳妇中,有人悄悄给他喝了农药。“你们派人去通知派出所人员过来吧,这件事已经是明显属于故意犯法,你们村委解决不了。”叶晨看向那些村干部说道。这种事,叶晨在农村里面生活那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起来,却是觉得很心寒和害怕。那位村长明显已经知道这位林五叔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同样没有说什么,而是让一个村干部骑摩托车到镇里通知派出所警察过来。那位村干部开摩托车过去后,叶晨进到里面看着这位老人脸色,怕是觉得他现在即使是活着,但是心都死了差不多,居然被自己的亲人那样对待,无论是谁都承受不住。“这件事清楚了?”叶道问道。他比叶晨经历的事多了,看到过的事也很多,许多看起来,觉得很让人匪夷所思,但是,事实上却是那样,甚至很多时候,真相要比想象中还要残酷。“差不多清楚了。”叶晨说道。叶晨让那个年轻男生在这看着,叶晨说道:“照顾好你爷爷,你是个不错的孙子。”叶晨和爷爷叶道出到外面的时候,叶晨将刚才了解的事,说出来的时候,叶道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明显在刚才他闻到那股农药味的时候,同样是已经可以确认了。现在看到老人这过继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这一家在外面,都是低头在那的时候,甚至抬头看向叶晨的时候,明显觉得叶晨这两人过来是属于多管闲事。“这些事,你们谁做的,你们自己心中很清楚。但是,我想说的是,无论是谁做的,你们迟早都会遭到报应,天打雷劈的。”“你们想过没有?你们的父亲,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他们当年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把你们当成亲儿子那样对待,你们却是那样对待他,觉得他老了,觉得他生病了,留着他在这是觉得负担,但是,你们想过没有,等你们老了,同样有这一天的时候,你们的儿子也是这样对你们,你们想过那天会是如何吗?”叶晨在那大声骂着这些人,嘲讽地看着这些人的神色。他有些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当然,现在外面围着更多人在那看着,看热闹的有,嘲笑的有,其他复杂什么神色都有。但是,毫无疑问,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怕是连这个村都臭了,以后只要谁说起这些事,无疑都会想起这个村,都会想起不是人的畜生所干得事。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中医论述中,狂犬病毒属于中医风邪,狂犬病称为犬咬疮。被狂犬咬伤,初起见局部齿痕,或皮肉腐烂,伤口黑紫,周围浅黄,继则全身不适感觉,周身麻木,神昏气短、敏感,受风全身肌肉痉挛,听到铜锣声,尤觉惊惶不安。再者,患者往往不敢喝水,逐渐变为不敢见水,或一听到“水”字,即可发生强烈的咽喉肌肉痉挛,和全身抽搐,引起剧烈疼痛,故又称恐水症。最后转为狂燥,终因呼吸瘫痪而心肌功能不全,而迅速死亡。狂犬病患者三怕,怕风,怕水,怕闻铜锣声,一多,口水多。此外古中医籍有记载,狂犬病人头顶,有红发数根务必拔去。一般为三个月左右发病,最短者六到十天,长者可达两年以上。狂犬病多在人身两足并腿上,间有咬伤两手者。刚刚被一般的狗咬到,急用生甘草煎汤洗之,则毒散而不结黄,用玉真散,或搽或服,一般不会有事。惟独被疯狗伤人,其毒最厉害,急打散头发,往头顶内细看,有红发如铜针者,即拔ww.去。然后以地骨皮一把,约一两,煎汤洗去黄,内亦服之;又用地龙粪为末,将咬伤处封好,口出犬毛,同样不会有事。如果人已发狂如狗状,大小便俱闭,外热急痛,腹痛甚者,前方又不能解,亟用活命仙丹解其热毒,还能救得了。听到叶晨从中医的角度来解释的时候,除了以前廖老在这方面有过听闻外,作为急救科的丁贵,还是第一次有听说过中医在狂犬病这方面的资料。他同样是学中医的,但是又偏向于现代那种急救科,反而中医方面的熟悉程度,比不上那些真正学中医的。“叶医生,难道古中医书籍上真的有这方面的记载?”丁贵问道。“当然有!”叶晨说道。丁贵知道,即使自己的年纪比叶晨大许多。但是,在中医书籍上的了解,要比叶晨少得多了。“中医辩证,狂犬病属于伤寒瘀血发狂范畴,总体辩症为风邪入血,最后造成瘀血积聚(蓄血症),病发前期以风为主,病发后以瘀为主,既有风毒,又有瘀。”“其中,内经中说到,血在上乱而喜忘,血在下其人如狂。瘀热在里,其人如狂。伤寒论就瘀血发狂病因病机,确立了多个治疗方剂。治疗重点是辩症论治,随症而变。”“其中,潜伏期以祛风发汗为主的方剂,严重期以破瘀散结为主的方剂,主要是‘汗’、‘消’、‘下’,祛风、破瘀、解毒,狂犬症实为毒入血分,瘀血蓄热之症,排瘀下血,为上乘治法,下淤血汤正和病机,是为顺治攻下法。”“很明显,现在伍洪文的情况,正是属于严重期,就是西医上说到的兴奋期,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就是按照中医辩证对狂犬病严重期来进行治疗。”“伍洪文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被狗咬到,更是不知道在什么部位被狗咬到。所以,想要找到当年那个伤口,已经是非常困难。但是,至少可以判断出,当初咬他的那条狗,并不是那种患有狂犬病的癫狗,只是携带有狂犬病病毒的普通狗而已。”听到这里的时候,廖文恩和丁贵都清楚了。其实,中医上最难的就是,能不能进行辩证,辩证正是让人信服之处,同样是治疗病症的根据。这就如同一个人,平常做事有没有违法,要根据法律来评定。中医上所谓的病症的出现,无法就是和那外感六淫和内感五邪有关,现在说到的狂犬病的病毒,正是和风毒有关。“按照中医古书籍的判断,我可以肯定,现在伍洪文的情况,屁股,或者下体,会有淤血的状态。”叶晨说道。其中,在中医上,狂犬病的严重期,患者有一个症状,会出血蓄血症状态,就是说伍洪文下面那两个位置流血,并且有血淤血堵住那两个位置。廖文恩,丁贵,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听到后都感到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伍洪文妻子将伍洪文脱开裤子,戴着医用手套的丁贵亲自检查的时候,果然发现正是有那种症状,怕是这种症状,连伍洪文平常自己都不清楚,现在这几人听到,看到叶晨的神色更是感到惊讶。叶晨,廖文恩,丁贵,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出到那间急救科病房外面的时候,病房里面留下那位女护士和伍洪文的女儿。这一间病房是属于急救科病人,自然是不用来提供给患者住院的病房。“丁主任,赶快将那位伍先生安排一间阴暗安静的病房。”叶晨看向丁贵说道。因为那三怕对患者的影响太大,一般的病房还真的不能适合他养病。面对狂犬病患者的治疗,丁贵可能不知道如何。但是,安排病房这方面,可以做到,在他急忙离开后。叶晨,廖老,还有伍洪文的妻子张英兰,来到旁边那间急救科办公室里面,廖文恩让一位女护士拿来新的病历后,叶晨开始通过张英兰,询问她丈夫最近的情况。比如,伍洪文的年纪,以及最近狂犬病前后发作后的症状。叶晨坐在那张桌子旁边,全部问题都询问清楚后,开始在病历上写到:“伍某,男,48岁。狂犬病发作前后一个多月时间。初诊:患者多年前被狗咬到,并不注意,没有打防疫针,一个月前,突然出现狂犬病初期状态,患者出现低热,头痛,全身发懒,恶心,烦躁,恐惧不安的状态。”“只是患者当成感冒状态,并不注意,后经提醒,到一家大医院检查发现,确认为狂犬病,并打防疫针,后发现症状全部消失,以为病已康复,患者不注意。”“半个月后,患者再次出现狂犬病症状,情况更加严重,经检查已进入到狂犬病的严重期状态(兴奋期)。”“检查:患者对风,水,光,声,及其敏感害怕恐惧,神志时而清醒,时而出现胡话状态,下身出现蓄血状态。舌象:舌质暗黑。脉象:弦紧。中医辩证:患者处于狂犬病兴奋期,属风邪蓄血症。中医治法:祛风,破血,活血,通滞。”“处方:人参20克,羌活20克,独活10克,柴胡20克,枳壳10克,枳梗20克,川芎20克,云苓20克,甘草10克,地榆60克,紫竹根500克。7剂,煎服,1日1剂。”叶晨将药方写完后,交给旁边的廖文恩,廖文恩仔细看完后,急忙找来一位女护士,立刻按照那张药方去煎药,再端过去给伍洪文喝下。现在做完后,前后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但是,叶晨却是不能同样不敢大意,毕竟,自己以前没有治疗过这类的患者。但是,他知道,只要按照中医这方面的辩证和治疗,伍洪文将药汤喝下去,那肯定不会有事的。只是,让伍洪文妻子张英兰不解又佩服的是,眼前这位要比她女儿,还要年轻的年轻人,真的可以治得了她丈夫吗?“伍夫人,你放心,经过治疗的患者,都安全康复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选择相信叶晨和这家医院了。因为现在这种情况,即使将丈夫送到其他医院,其他医院同样不敢再接收自己丈夫,到时伍洪文只能在痛苦中熬不了多久离开这个世界而已。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在叶道做完这个简单的外科手术,再用白布将那位刘先生那些部位包扎起来.没有多久,这位刘先生醒来的时候,除了感觉到有些疼痛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这个时候,叶晨早已将这四人的药方给包好,然后看向另外两个男性患者说道:“你们将他扶出去,出到村口外面坐车回去吧。”现在无论是叶晨,还是叶道给他们治疗的时候,收的钱都不多,可能还不够药钱。只是,那些药材都是叶道辛苦进到神农架里面采出来的。所以,现在他们拿到药后,感谢声中离开。至于其他是来帮亲人或者朋友问的,叶晨让他们带自己的朋友或者亲人过来。看着他们都离开后,廖冰雪还是有些不解,觉得叶道两人纯属是在帮助这些乡里乡外的。但是,想一想,眼前这一大片杏树林,怕是这些杏树林以后卖出去也是一大笔钱,只是叶道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这顿午饭早{3w.已做好了,只是刚才叶晨在给那些患者,看病开药方而已,现在都看完,那群患者都离开了,现在三人坐在那里吃午饭的时候,还是觉得很不错。上午吃完午饭后,叶晨和叶道在书房那里,先将那部玉卷的《青囊经》,一字不漏地从里面抄到一些空白的纸张上,再通过整理出来。毕竟,那部《青囊经》实在是太珍贵了,又有那么多年了,如果经常那样拿着翻看,很容易将那些玉片破坏掉,而且,那些金丝的硬度也不强,怕是散开后,那些玉片上的文字会出现错乱来。现在爷孙两人,认真抄写完后,再通过用那些纸张记录下来的文字来研究,应该可以研究出,如果这部玉片上记录的真的是华佗的毕生心血,那么对两人在中医上,更进一步是很有可能的……下午的时候,叶道在自己房间看的时候,叶晨则是带着廖冰雪从木房出来,随意在这个神农架外围到处看看。农村和大城市有许多不同,比如,买东西或者交通上,可能不方便,但是,因为开发少,所以,一般风景都很不错,现在叶晨带着廖冰雪在神农架外围各处转一转,算是在神农架外面转一转,看起来也是很不错。至于那只受伤的猫头鹰,现在伤口涂上那些药粉后,已经差不多结疤了。只是,它还是很害怕,除了缩在那个房间的桌面上,并不敢出去。叶晨和廖冰雪出去转一圈回来,夜色又要来临,叶晨依然是拿着那些干的地龙泡水后,再拿来喂这只呆萌的猫头鹰,然后他再去准备做晚饭。就在这这个时候,叶晨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十多岁,赤着脚,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还没有到木屋下面,叶晨看到他连同那辆自行车,整个人摔下来。看着他那么着急的样子,肯定是过来找爷爷过去给人看病的。叶晨急忙走过去,将对方扶起来后问道:“小弟,你怎么了?”“叶医生,我爷爷现在很痛苦,求你和你爷爷快点过去帮我看看,我怕迟到了,就来不及了。”看着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男生,应该还是一个初中生。只是,至于他爷爷怎么了?叶晨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叶晨本身是想自己过去可以了。没想到,他看到叶道已经背着那个小木箱出来,问道:“你爷爷在哪?”那个男生说出了一个地点,叶晨知道是离赵家村有些远的一个小村,比离田家村还要远。当然,那个地方,可以骑车过来,自然同样可以骑车过去。叶晨没有废话,直接推出他的摩托车,然后说道:“爷爷,我载你过去。”“你让廖小姐一个人在这?”叶道说道。廖冰雪本身同样想过去,但是发现有些远,而且,自己跟着过去没有什么用,这样的情况下,她留在这里,还能做一些其他事。“我留在这行了。”在叶晨把那辆摩托车推下去,让爷爷和那个年轻男生上车后,自然是先管不了那辆自行车。两人上到车上,叶晨发动摩托车,往那个小村的方向过去。那个村离这里有多远呢?如果骑自行车,大概要半个小时,但是,如果骑摩托车,那大概十分钟可以了。如果这里有通信信号,那么根本不用那么着急。但是,这里没有任何信号,自然不可能打什么电话通知。在路上,那位十多岁的男生,终于喘过气来,没有再像刚才那样,脸色都通红一样,叶晨问起他爷爷现在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那位男生说道:“我爷爷下午开始出现头痛,头晕,出汗,无力,恶心,呕吐,还出现全身颤抖等情况。”那个男生因为在镇里读中学,现在这个时间放暑假,自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今天下午看爷爷的时候,没想到爷爷出现那种情况。家里人没有其他什么大人在家,所以他没有立刻想到将爷爷送去镇里的卫生院,而是骑自行车过来找叶道两人。“这明显是属于中毒情况,你爷爷吃错什么了?”叶晨奇怪问道。“我,我也不知道。”既然这位男生不知道,叶晨没有多问。转眼间,十分钟过去,叶晨已经来到那个小村的村口,在他把车停在这个男生爷爷的老房子外面的门口。叶晨让爷爷从车上下来,那位男生也跳下来后,叶晨把车撑住后,和爷爷急忙往里面进去。当然,现在叶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和爷爷已经看到外面,有许多人在看着,有的可能是周围那些邻居,有的可能是那位男生的家人。但是,这让叶晨奇怪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这个男生不是说他大人不在家吗?在往里面进去的时候,看到这些房子,叶晨知道这家人并不富裕。在那位男生带着叶晨这两人,往老人住的房间过去的时候,叶晨看到三位脸色显得很黝黑的中青年男子在这。看到叶道和叶晨两人过来的时候,那三个人显得也不是很高兴,而是看向那位男生问道:“小林,谁让你去找其他人过来?”那位男生没有说话,叶晨和叶道倒是奇怪这家人的反应了,以叶道这两人的知名度,这些人自然猜到这两人是谁?叶晨自然没有理会他们,自己是来治病救人的,急忙推开他们,往里面进去。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在那显得昏暗,又有一股馊味的房间里面,叶晨看到那张破旧的木床上,躺着一个老人.那个老人头发白白,现在闭着双眼,还是不时在出现抽搐的情况。叶晨和爷爷看了一眼,两人靠近后,叶道先是给这位老人把脉后,他已经清楚情况。叶晨刚刚靠近,他闻到有一股味,更是清楚这位老人的情况。在叶道把脉完后,叶晨同样把脉。叶道没有和叶晨说什么,直接给这位老人进行针灸,很快,在叶晨看到爷爷给这位老人针灸,那些银针刺在这位老人身上,那些银针,再拨出来的时候,全部都变得幽黑。这说明了,这位老人中毒很深,甚至还是剧毒的那种。但是,刚才叶晨已经闻到那股气味,他说道:“爷爷,我闻到这位老人有散发出那股农药的气味,不知道是他自己喝下去的,还是别人让他喝下去的?”很明显,这种人情世故,叶道要比叶晨更深,见得更多,自然更清楚。无论哪一种,都说明这位老人,平常过得很不好,生不如死。叶晨站起来,看向那三位中年男子问道:“你们都是这位老人的儿子?”“是又这样,不用你们来治他!”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说道。在他刚刚说完,叶晨直接一巴掌扇过去:“这是你做儿子说的话吗?”那巴掌,叶晨扇得非常重,自然对眼前这个中青年男子说的话,非常厌恶。他根本没想到,面对自己父亲的情况那样,既然说出这样的话,这还是人吗?分明是连禽兽都不如。那一巴掌,毫无疑问,叶晨将对方给得痛了。在这些人准备想往外面出去的时候,叶晨直接说道:“你们一家人谁也不出去。”如果这件事,是老人自己想不通喝农药,那已经是说明老人,平常过得日子很不好,这些子女对他很差。但是,如果老人喝的农药是有人逼他喝,或者是有人偷偷地放在他食物里面,让他喝下去,这已经是属于犯法的。所以,在这件事还没有清楚之前,叶晨怎么可能让他们离开。“你算什么,又管不了我的家事!”另外那个中年男子说道。“你敢再说一句,看我不把你废了!”叶晨看着他说道。看到叶晨那眼神,那位中青年男子吓了一跳。叶晨从里面出来,直接看着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说道:“你们去把村干部通知过来,这里发生的事不是普通家事。”这家人周围的邻居,可能有些人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他们住的那么近,平常这一家人对这位老人是如何的,他们肯定清楚。所以,现在看到叶晨那样说的时候,他们明显觉得有些犹豫。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家事,再加上,他们都是邻居,觉得不好处理。看着他们都不动的时候,叶晨说道:“如果是那样,以后你们以后谁生病了,别来求我爷爷看病!”叶晨这句话那可不同,他们可以惹到谁,都不敢惹到叶道和叶晨两人。这两人的医术厉害,他们是很清楚的,而且他们平常过去看病,收的药费又少,如果是到大医院看病,不但可能病没有治好,医药费有很高。很快,有人就过去通知村干部,有的人,叶晨让他们在外面拦着,这老人一家人,其他人,全部都不能放走。叶晨处理好这些事后,再进到那间房里面,他看到那三位中青年男子,以及他们的老婆,从他们的眼神中,分明已经是有些害怕了。这更说明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在他往老人住的那间房进去,看到爷爷还在给这位老人针灸。叶晨问道:“爷爷,他现在情况如何?”“幸好来的早,还有得救。”叶道说道。听到爷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晨已经没有再像刚才那么担心老人的情况。但是,现在想到这里情况,怕是要比这位老人的病更难解决。现在这里面,除了刚才那位带着他们过来的年轻男生小林外,这里面就是叶晨和叶道,还有床上那位老人。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叶晨听到外面多了许多人的说话声,在他出去的时候,看到几个穿着模样和那些村民有些不同的人男子,叶晨猜到,他们应该就是这里小村的村干部。他们自然认识叶晨,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并且让人去通知他们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猜到肯定这一家人出事了。“叶小神医,里面的那位林五叔情况如何?”那位说话是这个村的村长。“幸好来的及时,我爷爷在里面给他治疗。但是,我想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处理不好,你们这些村干部也有罪!”叶晨直接看着他们说道。如果是这个家早已出现那种矛盾,这些村干部却是没有出面处理好,明显他们也是有罪。那位村长和其他几个村干部听到后,脸上显得有些皱眉头,自然不明白叶晨说的是什么意思。在让他们跟着进来后,叶晨进到里面,发现木床上的那位老人已经醒来,但是,对方在醒来的时候,双眼显得很无神,这除了他已经老了之外,更是可能因为这件事受到打击和刺激。“林五叔,你如何了?”那位村长过去问道。“让我死了算了,活着有什么意义?”这位老人艰难地说道。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呢?但是,从这位老人的话中,叶晨暂时还不能清楚,那些农药,到底是他自己主动喝下去,还是有其他原因?“老人家,你现在活得好好地,怎么要死呢?难道那农药是你自己喝下去的?”叶晨看向他问道。但是,在他问出来的时候,这位老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不语。毫无疑问,叶晨已经可以百分九十九确认,并不是老人自己愿意喝农药,那么也就是他被逼的,又或者是自己喝下去的时候,根本毫无知情。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一家人里面就有问题了。但是,叶晨一个外村人,自然不知道这一家人里面,在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在这方面,廖文恩发现,叶晨确实最奇怪的一个.但是,他知道,叶晨说的不错,如果中医上总是分帮分派,那显得太狭隘了。“其实,在这些派别中,我最喜欢的是道医!”叶晨说道。“道医?”这两人自然知道道医,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道医已经消失了。而道医是以《道德经》和《黄帝内经》发展起来的,对中医的发展,同样做出的很大贡献。当然,伤寒派后人尊崇张仲景是伤寒派为老祖宗。但是,实际上,他同样是道医的一个代表人物。另外一个,同样是被后来千金派尊崇为老祖宗的孙思邈,同样是道医代表人物之一。这两个道医代表人物,基本上,在现在已经被传得很神奇的那种。但是,在古代的时候,有人出现任何疾病,只要那两人出手,都可以把人给医治好。现在不是探讨那些,叶晨只是让廖文恩和杨义先清楚,他并不属于中医任*何派别的。“那按照你开的药方来看,是不是瘟疫区这里所有感染的患者,都是属于温病?”杨义先问道。“当然不是,我同样不可能确定。但是,从先前吴院长那里了解,我可以确认,这应该不全是属于温病范畴。但是,根据眼前罗大叔的情况,正是温病的症状。当然,这我正是觉得奇怪的地方。”叶晨看向他说道。“那你跟我去看看,我那边那两位患者。”杨义先说道。刚才他已经是诊断出那两位患者是属于温病范畴,但是,他不敢说出来,除了是因为现在是伤寒派天下外,更是他自己同样不敢肯定,因为刚才他只是觉得只有自己诊断出这种情况。如今,叶晨同样是那样判断的时候,杨义先自然和原来不同了。看着这个小老头的样子,叶晨说道:“杨教授,那我跟你过去看看。”廖文恩刚才已经看完,所以,现在他留在这顶帐篷里面。当然,他还要再想想刚才叶晨说的话。叶晨跟着杨义先来到不远处一顶帐篷里面,在他拉起那白布,进到里面的时候,同样闻到里面有难闻的气味散发出来。“叶医生,这两人的病症,我同样是诊断出温病病证。”杨义先说道。叶晨在走过去,先是给那两位患者看看。这两位患者,同样是姓罗的,只是他们一个要比罗大叔看起来年纪要老,另外一个则是年纪差不多,叶晨猜到这两人应该父子关系。先看望这两人的病历,叶晨发现,这两人从感染发作到现在时间更长,将近十天的时间,他们都能够依然活下来,已经是属于他们的幸运。但是,现在每天痛苦的折磨,让两人每次醒来,都是死来活去的那种。叶晨在看完那些病历,在检查一下这两人的症状,发现确实和罗阿六的症状很相似,同样可以看做是温病的症状来治疗。这一点上,叶晨猜到杨义先并没有看错,同样不是因为他是属于温病派的,辩证出来的,所以,他把此类疾病当成温病来治疗。“杨教授,这两人和罗大叔的症状,确实差不多,应该都是属于温病范畴。但是,这两人的辩证,一个属于阴虚肺燥,疫毒化火症,一个是属于疫毒凌心症。”“不错,你说的不错,我的中医辩证正是这样!”杨义先更是高兴地说道。实际上,这温病因为越来越不受重视,而且因为属于中医里面比较难的医术,已经很少这方面的专家。所以,很多人即使是出现温病的病症,前往三甲大医院的时候,那些中医也是把这当成伤寒来治疗。可能有些时候,能够把患者的病给治好。但是,没有真正做到对症下药的情况下,想要让患者真正康复,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杨教授,既然是这样,那你开药吧!”叶晨看向他说道。杨义先同样是中医药大学的教授,还是龙华医院的副院长,在上海中医界的地位,可能比不上廖老。但是,同样不差。现在两人都是看出这种症状,叶晨自然不干涉对方治病开药。叶晨准备离开这里,回廖文恩那边,再给罗阿七,以及还有另外一位他没有看到的那位患者进行治病。现在分分秒秒对患者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可能就是分分秒秒,将一个患者给救助下来。“叶医生,你先别走。既然你都看出来,那你也开出一张药方给我看看,我自己再开一张,看看到底谁的更好?”杨义先说道。“杨教授,这不用了吧?”叶晨说道。但是,在他刚刚说完的时候,杨义显得有些生气看向他说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小老头?”“杨教授,我哪敢?”叶晨急忙说道。不得已,叶晨从那位女护士拿来两张新病历,分别上面写药方的时候,他没有这将这两人的病症那些再详细写出来,只是,在上面根据两人具体病证,写了两个人不同的药方。一个是属于阴虚肺燥,疫毒化火症的。药方:生地黄15克,玄参15克,麦冬10克,赤芍10克,牡丹皮6克,川贝母30克,薄荷(后下)6克,土牛膝6克,金银花10克,甘草6克。另外一个是属于疫毒凌心症的。药方:生晒参15克,麦冬15克,五味子10克,炙甘草6克,酸枣仁6克,生黄芪15克,玄参10克,生地黄15克,土牛膝6克。叶晨写完后,看向杨义先说道:“杨教授,你是我的前辈,同样是这方面的专家,还有丰富的经验,我一个后辈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呢?这是我写的药方,你可以看看,或许我的只是一般般。”看到叶晨那么谦虚的时候,杨义先看着他笑了笑,将那两张药方拿过去。在看到上面药方的时候,他那张神色立刻变化了。如果其他人,不是温病派的人,可能还不清楚,叶晨写出这两张药方上的不同。但是,他知道,他在这方面研究很多。甚至,下面叶晨在上提示其他具体症状,还要加入到药物的时候,他知道,廖文恩在军机上说的不错,这个年轻人要比廖文恩的医术更厉害。当时,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现在他已经,叶晨在温病学方面,同样可能比他更厉害。“杨教授,我先回廖老那边,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再向你请教。”叶晨说道。“这小子,明明是自己要请教他,果然是后生可畏啊!”看着叶晨掀开白布往外面出去的时候,杨义先在那感叹道。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刘亦菲的潜规则想起周家人所做的事,现在叶晨对眼前这位林茂,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只是给他看完,写好那张病历,交给一旁那位女护士说道:“按照三诊的药方给他煎药。”叶晨并没有再上面写上具体多少剂,自然是以林茂现在的情况,想要通过中药慢慢调养才行。林茂看到叶晨写完药方,正准备和他聊聊的时候,叶晨已经往外面出去。那位女护士进来的时候,看着林茂说道:“林队长,那个叶医生已经走了。”叶晨往外面下去的时候,看到郭俊和肖寒赶了过来,两人没想到,叶晨那么快看完后,只能和叶晨打个招呼,往林茂的病房过去。进到林茂的病房里面的时候,看到这两个下属过来,问道:“看到那个叶晨离开了吗?”“队长,我们本来是和他一起来的,但是,他的车更好,速度更快,我们追不上,等到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想到,他那么快给你看完了。”肖ww.寒说道。“确实快,刚刚已经给我开了新药方。”林茂说道。肖寒说起今晚叶晨前往周家打人闹事的时候,林茂不止发现叶晨胆大,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叶晨的神色,看向他只是很平淡,看起来和周家有关。“哎!看来当初我真不应该惹到他!”林茂感叹道……叶晨出到华山医院外面,上到车上,开车往高美琳别墅那里回去,回到别墅门口,叶晨把车停下来,车里面的福犬阿五和哈士奇阿二,从车上跟着跳下来。虽然这两只狗一部分时间被关在车上,但是,这两只小狗明显觉得很兴奋,跟着男主人出去,又有得吃,又有得玩。现在回到别墅里面的时候,汪汪地叫了好几声,自然是吸引其他三只小伙伴的注意,其他三只小狗出来,拼命向叶晨摇头摆尾的时候,叶晨低头摸了摸它们的毛发,安抚一下它们,以示亲近。现在已经将近凌晨的时间,芳姨早已休息,高美琳却是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想到叶晨九死一生回来,现在又出去,也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听到楼下的狗叫声传来,高美琳猜到是叶晨回来了,心中也是显得很兴奋。在她穿着那套睡裙,直接从房间里面出来。下来开楼梯铁门的时候,正看到叶晨被那五只小狗围着,看到高美琳的时候,叶晨说道:“美琳姐,打扰你了。”高美琳把门打开,叶晨上来,高美琳再把楼梯的门锁住,防止这些小猫和小狗偷偷跟着上来。现在依然是把小猫和小狗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一楼和别墅外面的庭院,自然是防止它们上到二楼和周宁有亲密接触。周宁的体质太差,高美琳很清楚的,所以,暂时做不到像国外那些婴儿那样,几乎是和自家宠物一起长大的。叶晨上到楼上的时候,细心的高美琳发现叶晨脸上皱眉头,似乎刚才也是流汗了。现在先没有问出来,而是去给他拿了一套衣服出来,这是她给叶晨新买的衣服。她发现叶晨,虽然是很有钱,但是,除了买车比较花钱外,在衣物方面,似乎并不是很注重,穿来穿去都是那两套。所以,高美琳在叶晨还没有回上海的时候,重新在商城那里买了给他穿的新衣服,比如,现在的男士夏装,男士秋装,男士冬装,鞋子,袜子这些。在之前,叶晨刚刚来这里住下的时候,叶晨没有其他衣服换,她是拿周铭以前没有穿过的衣服给叶晨穿。虽然她知道叶晨可能没有什么,但是高美琳知道,周铭是周铭,叶晨是叶晨,两人都完全不同。甚至,高美琳早已发现,虽然自己是把叶晨当成干弟弟,同样承认了这种关系,但是她却是觉得自己对叶晨的感情要比这种感情还要深。“新买的,给你穿的。”高美琳说道。“那谢谢美琳姐了。”叶晨笑道。他对穿着这方面,确实不重视。虽然有句话叫做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但是,有些人没有那样的气质,即使是穿上同类型的衣服,就如同穿上龙袍也不似太子那样。当然,叶晨对穿着,吃喝方面都不重视,自然是他把精力放在其他方面。只要他其他精神气质高于一般人,即使穿上乞丐装都没有觉得丑。特别是这次叶晨回来后,叶晨可能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但是高美琳却是发现,叶晨除了又成熟一些,变得更加锋芒毕露外,却是发现他和上过月又是有很大不同。叶晨拿着那套衣服进到卫生间里面,洗完澡出来,穿上那套衣服出来,站在镜子面前,确实让他觉得有些不同。出到外面的时候,看到高美琳还坐在那里,叶晨走了过去,直接坐在她一旁,高美琳却是靠得更近,直接挨着她。看着高美琳的样子,即使叶晨再笨都看得出,叶晨右手轻轻地将她抱住,在穿着丝柔睡裙的高美琳,被他抱住,除了闻到她那依然带着**味的体香外,还有那软绵绵舒服的感觉。两人坐在那,一直坐了很久都没有说话,感觉到气氛显得有些暧昧又显得有些压抑的时候,高美琳问道:“刚才你只是去看了那位李飞义?”叶晨吃完晚饭,立刻前往附属医院看望李飞义的情况,高美琳是很清楚的。但是,她不相信,叶晨去了那么长时间。“不止,我还给李大哥重新开了药方,李大哥被那些人确实打得很严重,多个部位出现骨折脱位,还出现气胸的情况,如果不是他做过特种兵,挨得打,和其他普通保安不同,否则,当天真的被那些人打死!”叶晨说道。想到这些,自然还是觉得气愤。“那你去打人了?”高美琳问道。“我确实去打人了,把周家两个子弟和两个狗腿子打了。”叶晨说道。高美琳听到后,却是抓住叶晨的手臂,显得有些担心。周家的势力,高美琳很清楚,以现在叶晨的情况,怕是真的惹不起那些周家人。“美琳姐,实话和你说,当天听说你和你丈夫周铭出车祸的情况,再到后来,你和周家因为公司出现的矛盾,我就怀疑那起车祸事故,很可能不是意外的。”这件事,叶晨早已和高美琳提到过,高美琳同样让上海交警部门和警方调查了几次,但是,那边依然说到是纯属一般的交通事故,不存在人为的情况。但是,叶晨想到周家人的所做的事,今晚在离开前,故意质问了那位周家中年人和其他周家子弟。看到他们神色变化的时候,叶晨更是可以确认,高美琳和周铭那天出车祸,很可能就是人为故意造成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刘亦菲的潜规则高美琳知道,当初是叶晨救了她,同样救了周宁。如果没有叶晨,那么她母子俩,同样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在这接下来两个多月来,无论是公事上,还是私事上,叶晨都帮了她不少,这一切,都记在她的脑海中,已经无法忘记。所以,很多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叶晨的医术的依赖,还是对叶晨这个人的依赖。但是,她知道,如果不是叶晨,周宁每次生病的时候,同样很危险,这是她很清楚。这里面,如果真的用钱来计算,她知道,肯定是计算不清楚。叶晨除了最初收了那笔钱外,再没有收过她任何钱,高美琳更是清楚,叶晨同样不止把她当成普通患者那样对待,而是真正把她当成自己的干姐姐那样。如今,听到叶晨要离开上海一个月时间,或许更长久的时候,对高美琳来说,这怎么受得了呢?“为什么是更长时间?”高美琳奇怪问道。在隔壁那间房的芳姨,听得不太清楚,同样不敢刻意去听。但是,却是能够听到那奇怪的话传来,无疑,让她这位中年妇女都觉得脸上有些羞红,回想起前几次自己听到呻吟声,难道这两人真的有什么关系?芳姨不知道,她只能急忙把房门关上,然后不让自己刻意去听到那些声音。“这件事,我不能告诉给任何人听!”叶晨说道。他自然是听了廖老的话,这件事属于国家特级机密,自然是不允许向外人泄露出来,即使是现在面对高美琳的时候。但是,高美琳听到后,有些生气地问道:“包括我吗?”叶晨点点头,高美琳自然是生气了,在她站起来,就想往房间外面出去,不想再理会叶晨了,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自作多情,又或者是叶晨始终看不起她这个已经有孩子的寡妇。但是,在她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叶晨还是将她拉住说道:“美琳姐,我不能告诉你,是因为这件事是国家机密!”“国家机密?”高美琳在大学的时候,就是高校高材生,对保密制度那些同样了解。当然,公司与公司之间,同样有保密制度。比如,公司的核心客户和核心资料,是不允许外传的。否则,打起官司来,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如果是国家机密,更是要比公司那些秘密严重得多了。听到这里的时候,高美琳才将刚才那神色收回来,奇怪问道:“那到底是什么机密,那么严重,还和你有关?”叶晨在高美琳的注视下,站起来,看向窗口外,现在他同样和廖老那样,显得矛盾,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说出来。但是,叶晨知道,高美琳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泄露出去的。他害怕的是,自己说出来后,高美琳会是如何想的?高美琳坐在那里,看着叶晨犹豫不决地想着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逼他,既然是国家机密,那自己就不应该问了。“如果不能说出来,那你不要说了,我也不想知道。”高美琳说道。叶晨转身,看着高美琳那显得有些担心和关心的神色,叶晨来到她旁边坐下,靠近她耳边小声说到。高美琳听到后,那神色立刻变了,瞬间变得苍白,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事。六年前的时候,她还是高校大学生,但是南方那起瘟疫,她是很清楚的。甚至,那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留在大学宿舍里面,根本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即使是图书馆那种地方,她都很少过去。没想到,这都过去六年了,居然又有这样的瘟疫发生,甚至,叶晨还要参与到里面。以叶晨高明的中医术,她知道,叶晨参加,肯定是可以的。但是,面对那样毫无人情的瘟疫病魔,即使个人医术再高,但是如果不能够抵抗的住瘟疫的侵袭,同样可能是有命去无命回。所以,在听到叶晨和她悄悄说完那些话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变了,她是在替叶晨担心。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周铭,现在她不能再失去叶晨了。在这一刻,她发现,叶晨在她心中的地位,不知不觉,已经等同到周铭那个位置。甚至,在她看来,叶晨更加重要,因为她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周宁对叶晨都很依赖。“能不能不去?能不能不要去做那个英雄?”高美琳看向他说道。那眼神中充满了哀求,那眼神看起来和廖老的类似,又很不同。或许是廖老方面,始终是公大于私,高美琳则是私大于公。这样的事,在高美琳看来,其他人可以去,叶晨却是不能去。“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无论如何,我都会参加的,即使我可能死在那里!”叶晨坚定地说道。只是,在他刚刚说出来的时候,高美琳脸上,先是一红,眼泪禁不住,刷刷地流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突然想到车祸临死前周铭的样子,她真的很害怕,叶晨真的是一去不回。“呜,呜,呜,呜!”高美琳的哭声,越来越大的时候,叶晨也没想到,尽管高美琳在公司里面是女强人,此刻的时候,她已经大声哭了起来。叶晨转身看着她的时候,只能将她给抱住。高美琳伏在叶晨的怀里,哭道:“你能不能不去,我和周宁不能再失去你!”高美琳是哭着说出来,在隔壁房间的芳姨,同样没想到,高美琳怎么那样哭出来了,而且声音听起来有些凄惨,如同那天周铭刚刚出事那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些声音的时候,芳姨同样是有些酸酸,说不出的感觉。“如果是其他要求,我能够做到。但是,这个绝对不能答应,我不能再看到更多无辜的人被瘟疫给夺走。或许,现在在那里,有更多的人在哭,一路哭不如一家哭,即使我真的出事了,我同样要那样做!”叶晨还是那样坚定地说道。“你,你为什么那么傻!”高美琳听到叶晨的话,更是扑在他怀里哭出来。本以为在两个多月前,周铭刚刚出事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眼泪早已经哭干了,没想到,现在听到叶晨的事,她心中更是显得有不出的痛感,有流不完的眼泪那样。在她泪水把叶晨的衣服,都弄湿的时候,叶晨亲自用手擦了擦她的双眼说道:“美琳姐,你不要哭了,吉人自有天相,这次我和廖老过去,我不会有事的,同样保证廖老和其他人不会有事的,我不能因为这样,而让那件事不管。”高美琳叹口气,她知道自己说不服叶晨。当然,如果能够说服叶晨,怕是那个叶晨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人了。“那你离开后,周宁生病怎么办?”高美琳问道。“美琳姐,可能是你对我太依赖了。其实,在国内,我认为我的医术,只是一般般而已,如果到时周宁生病或者不舒服,完全可以找其他老中医看,他们一样可以让周宁健健康康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根本没想到,高美琳的反应那么强烈,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强烈。看着眼前依然哭得一塌糊涂的高美琳,叶晨只能再次给她擦干眼泪,紧紧地抱着她,让不要喘得那么厉害。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美琳的哭声,逐渐停止下来,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说其他,同样没有用,她只是祈祷这次叶晨过去,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安全回来。“美琳姐,你回房休息吧!”叶晨看向她说道。“今晚我陪你!”高美琳说道。叶晨没想到,今晚高美琳还真的没有离开,紧紧地抱着他,和衣而睡。高美琳没有去洗澡,更没有回自己房间,她害怕和叶晨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更是害怕叶晨这次离开后,永远不会再回来,今晚是和叶晨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两个多月前,周铭出事的时候,让她心很累,这次,想到叶晨要离开去做那件事的时候,她心中更累。叶晨只能任由&{3.w}.{}.{}她那样抱住自己,他心中更是想到,幸好,自己没有通知孙梦洁她们,否则,她们应该和高美琳一样,肯定会是将他抓住,绝对不会将他放开的。一晚时间,安静过去。隔壁房间的芳姨,猜到叶晨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离开这里了。只是,她没想到,高小姐对叶晨已经是用情那么深了。第二天大早,叶晨听到自己一旁的手机响起,拿起来看的时候,猜到是廖老打来的电话。他没想到,电话会是来的那么快,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段,还不到早上六点,外面还有月光。“叶晨,你赶快过来帮我劝劝冰雪吧!”那边的廖老心急地说道。“廖老,我这就过去!”他不知道廖老和廖冰雪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刚刚手机响起的时候,一晚和衣而睡的高美琳,同样是朦胧中醒来。很快,她又清醒过来,是因为很快想起昨晚叶晨和他说的话。“叶晨,你现在就要走了吗?”高美琳关切问道。“有些事,先要提前走了!”叶晨说道。高美琳清醒过来的时候,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现在看到叶晨终于要走的时候,只能将他放开。叶晨急忙出去洗漱,然后回房,准备将自己那个小包背上的时候,高美琳已经将他的衣物重新给仔细认真叠好。现在把那个小包放到叶晨手上的时候,看向他说道:“抱紧我!”叶晨只能将高美琳抱紧,同样有些贪婪地吸了几口她身上散发出带着**味的体香。“一定要安全回来,我等你!”高美琳说道。这句话后,没有再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叶晨拿着那个小包,转身往房间外面出去的时候,坐在床边那里的高美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双眼又是不争气地红了。芳姨同样是一晚没有睡好,她不知道叶晨和高小姐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她早早起来,看到叶晨拿着小包往外面出去,那情况和往常离开别墅这里,完全不同。不知道为什么,芳姨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触。叶晨往楼上下去的时候,刚刚下到一楼那里,五只小狗已经醒来,看到叶晨往外面出去的时候,五只小狗同样是跟着出去,特别是福犬阿五跑的更快,几乎就是踩着叶晨身后的脚步过去。现在叶晨离开,肯定不可能将这些小狗带过去,在他出到外面院子,看到阿五和阿二,还是跟着过来的时候,叶晨只能把芳姨喊下来。“芳姨,把阿五和阿二抱住,不要让它们跟着过来。”芳姨已经过来,急忙将胖胖的阿五和阿二抱住的时候,依然对叶晨感到很奇怪。“叶医生,你这是要走了吗?”芳姨问道。“芳姨,我有些事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以后美琳姐和周宁就拜托你照顾好!”叶晨说完,快步往外面出去。站在窗口那里的高美琳,看着叶晨越来越远,她那模糊双眼,泪水更是打蒙了她双眼。在叶晨身后的阿五和阿二,同样感觉到什么一样,在那叫的更加厉害,如果不是它们还小,现在它们两个被芳姨抱住的情况下,拼命挣扎,她还真的可能不能将它们给抱住。叶晨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院子外面,那辆车就开走了,小狗的叫声慢慢停止下来。芳姨还是紧紧抱住那两只小狗,怕它们会跟着出去。看到双眼都有些红肿的高美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本来想问问高小姐,叶晨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这个时候,芳姨同样是问不出来。高美琳只是来到那两只小狗面前,将阿五和阿二抱了抱了过去。慢慢抚摸它们的毛发。或许,现在叶晨的离开,就只有自己和叶晨买的这些小狗和小猫,成了她对叶晨思念的寄托……开车在路上的叶晨,不知道廖冰雪和廖老发生什么事,但是,他猜到,肯定是那起瘟疫事件有关。没有多久,叶晨开车来到廖氏国医馆门口的时候,叶晨拍了拍门,廖老过来开门的时候,叶晨感觉到廖老一晚下来,头发更是白了不少,神色显得更加憔悴。“廖老,冰雪姐出什么事了?”叶晨问道。廖文恩还没有说话,叶晨进到里面的时候,看到廖冰雪冷冰冰地站在那里,比起往常,那神色似乎更冷。“她要去参加。你知道,这次过去,九死一生,我就冰雪这么一个孙女,如果她出什么事,我以后怎么和她父母交待,甚至,如果出什么事,我廖家这一支就要绝后了!”廖老沙哑地说道。“爷爷,那为什么叶晨可以去?难道叶晨不是一样会遇到危险吗?”廖冰雪问道。自从她知道这件事后,不管如何,她都要过去参加。现在已经是七月中旬,全国高校都基本上已经放暑假了。现在廖冰雪不用再去大学讲课了,但是,在这两天,看到爷爷神色和往常相比,很不对劲的时候,最后,从爷爷问出这件事出来。当时,她的想法,自然是有些不同。爷爷要去参加,她知道,肯定要去的。但是,得知叶晨同样要过去的时候,廖冰雪觉得自己要过去。“你,这,我!”听到孙女这句话,廖文恩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因为叶晨,廖老头发上,这两天,都憔悴了许多,一个老人,两天两晚,没有休息好,哪里能够熬得住,现在自己孙女同样要那样的时候,他更是显得憔悴。于私于公,他都觉得自己孙女,都不应该参与这样的事,因为他知道,自己孙女的医术,并不高明,到了那边,工作要紧,面对那些瘟疫,众人都是平等的,如果到时他忙不过来,唯一的孙女出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自己儿子和儿媳妇。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叶晨根本没想到,高美琳的反应那么强烈,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强烈。看着眼前依然哭得一塌糊涂的高美琳,叶晨只能再次给她擦干眼泪,紧紧地抱着她,让不要喘得那么厉害。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美琳的哭声,逐渐停止下来,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说其他,同样没有用,她只是祈祷这次叶晨过去,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安全回来。“美琳姐,你回房休息吧!”叶晨看向她说道。“今晚我陪你!”高美琳说道。叶晨没想到,今晚高美琳还真的没有离开,紧紧地抱着他,和衣而睡。高美琳没有去洗澡,更没有回自己房间,她害怕和叶晨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更是害怕叶晨这次离开后,永远不会再回来,今晚是和叶晨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两个多月前,周铭出事的时候,让她心很累,这次,想到叶晨要离开去做那件事的时候,她心中更累。叶晨只能任由&{3.w}.{}.{}她那样抱住自己,他心中更是想到,幸好,自己没有通知孙梦洁她们,否则,她们应该和高美琳一样,肯定会是将他抓住,绝对不会将他放开的。一晚时间,安静过去。隔壁房间的芳姨,猜到叶晨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离开这里了。只是,她没想到,高小姐对叶晨已经是用情那么深了。第二天大早,叶晨听到自己一旁的手机响起,拿起来看的时候,猜到是廖老打来的电话。他没想到,电话会是来的那么快,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段,还不到早上六点,外面还有月光。“叶晨,你赶快过来帮我劝劝冰雪吧!”那边的廖老心急地说道。“廖老,我这就过去!”他不知道廖老和廖冰雪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刚刚手机响起的时候,一晚和衣而睡的高美琳,同样是朦胧中醒来。很快,她又清醒过来,是因为很快想起昨晚叶晨和他说的话。“叶晨,你现在就要走了吗?”高美琳关切问道。“有些事,先要提前走了!”叶晨说道。高美琳清醒过来的时候,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现在看到叶晨终于要走的时候,只能将他放开。叶晨急忙出去洗漱,然后回房,准备将自己那个小包背上的时候,高美琳已经将他的衣物重新给仔细认真叠好。现在把那个小包放到叶晨手上的时候,看向他说道:“抱紧我!”叶晨只能将高美琳抱紧,同样有些贪婪地吸了几口她身上散发出带着**味的体香。“一定要安全回来,我等你!”高美琳说道。这句话后,没有再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叶晨拿着那个小包,转身往房间外面出去的时候,坐在床边那里的高美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双眼又是不争气地红了。芳姨同样是一晚没有睡好,她不知道叶晨和高小姐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她早早起来,看到叶晨拿着小包往外面出去,那情况和往常离开别墅这里,完全不同。不知道为什么,芳姨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触。叶晨往楼上下去的时候,刚刚下到一楼那里,五只小狗已经醒来,看到叶晨往外面出去的时候,五只小狗同样是跟着出去,特别是福犬阿五跑的更快,几乎就是踩着叶晨身后的脚步过去。现在叶晨离开,肯定不可能将这些小狗带过去,在他出到外面院子,看到阿五和阿二,还是跟着过来的时候,叶晨只能把芳姨喊下来。“芳姨,把阿五和阿二抱住,不要让它们跟着过来。”芳姨已经过来,急忙将胖胖的阿五和阿二抱住的时候,依然对叶晨感到很奇怪。“叶医生,你这是要走了吗?”芳姨问道。“芳姨,我有些事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以后美琳姐和周宁就拜托你照顾好!”叶晨说完,快步往外面出去。站在窗口那里的高美琳,看着叶晨越来越远,她那模糊双眼,泪水更是打蒙了她双眼。在叶晨身后的阿五和阿二,同样感觉到什么一样,在那叫的更加厉害,如果不是它们还小,现在它们两个被芳姨抱住的情况下,拼命挣扎,她还真的可能不能将它们给抱住。叶晨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院子外面,那辆车就开走了,小狗的叫声慢慢停止下来。芳姨还是紧紧抱住那两只小狗,怕它们会跟着出去。看到双眼都有些红肿的高美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本来想问问高小姐,叶晨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这个时候,芳姨同样是问不出来。高美琳只是来到那两只小狗面前,将阿五和阿二抱了抱了过去。慢慢抚摸它们的毛发。或许,现在叶晨的离开,就只有自己和叶晨买的这些小狗和小猫,成了她对叶晨思念的寄托……开车在路上的叶晨,不知道廖冰雪和廖老发生什么事,但是,他猜到,肯定是那起瘟疫事件有关。没有多久,叶晨开车来到廖氏国医馆门口的时候,叶晨拍了拍门,廖老过来开门的时候,叶晨感觉到廖老一晚下来,头发更是白了不少,神色显得更加憔悴。“廖老,冰雪姐出什么事了?”叶晨问道。廖文恩还没有说话,叶晨进到里面的时候,看到廖冰雪冷冰冰地站在那里,比起往常,那神色似乎更冷。“她要去参加。你知道,这次过去,九死一生,我就冰雪这么一个孙女,如果她出什么事,我以后怎么和她父母交待,甚至,如果出什么事,我廖家这一支就要绝后了!”廖老沙哑地说道。“爷爷,那为什么叶晨可以去?难道叶晨不是一样会遇到危险吗?”廖冰雪问道。自从她知道这件事后,不管如何,她都要过去参加。现在已经是七月中旬,全国高校都基本上已经放暑假了。现在廖冰雪不用再去大学讲课了,但是,在这两天,看到爷爷神色和往常相比,很不对劲的时候,最后,从爷爷问出这件事出来。当时,她的想法,自然是有些不同。爷爷要去参加,她知道,肯定要去的。但是,得知叶晨同样要过去的时候,廖冰雪觉得自己要过去。“你,这,我!”听到孙女这句话,廖文恩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因为叶晨,廖老头发上,这两天,都憔悴了许多,一个老人,两天两晚,没有休息好,哪里能够熬得住,现在自己孙女同样要那样的时候,他更是显得憔悴。于私于公,他都觉得自己孙女,都不应该参与这样的事,因为他知道,自己孙女的医术,并不高明,到了那边,工作要紧,面对那些瘟疫,众人都是平等的,如果到时他忙不过来,唯一的孙女出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自己儿子和儿媳妇。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廖文恩在办公室里面,时而走着,时而停下,犹豫不决,他从医那么多年以来,还真的没有像现在那样犹豫过。但是,从昨天到现在,他还是决定不了。“廖老,是我。”叶晨拍了拍门喊道。“进来吧!”廖文恩没想到他来了。只是,想到那位伍洪文的情况,他猜到叶晨应该是过来给伍洪文进行复诊的。叶晨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发现廖老并不像往常那样,坐在那里喝茶看报纸,或者整理病历,而是站在窗口那里,转身看着叶晨,脸上皱眉头,显得有些犹豫,头发似乎也是白了几根。“廖老,难道你有什么事吗?”这让叶晨奇怪了。本来他这次过来,除了是看看伍洪文的情况,想告诉廖老一声,他要抽出时间回老家一趟,看看家里爷爷的情况。所以,到时伍洪文的情况如何,可以让廖老帮他看看。&nbs(ww.p;毕竟,廖老是老中医,上海中医名家,即使不能真正把伍洪文那种病给治好。但是,有叶晨的提示下,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如今,进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廖老看向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无疑,这在叶晨看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唉,这件事和你无关,我不说了!”廖文恩看向他说道。但是,越是那样,叶晨越是觉得有问题。“廖老,你说吧!”叶晨说道。他那么大以来,还真的没有怕过什么东西。“你!唉,让我再想一想。”本以为,自己在看到叶晨的时候,会是直接说出来。现在他看到叶晨的样子,发现自己更是显得犹豫。他和叶晨的接触时间并不多,前后就两个多月。但是,这两个多月,叶晨给他的感觉,已经不像当初那种中医小友那样,反而更像是他的孙子那样。甚至,在廖文恩看来,叶晨的出现,更是他看到中医未来的希望,同样他是对中医的希望,都放在叶晨身上了。他真的不希望叶晨出现什么情况,更何况,现在还是年纪轻轻,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下,就取得和其他人一辈子取不到的成绩,这样更加难得。叶晨坐下来,给自己和廖老倒了一杯热茶,还以为他应该是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毕竟,刚刚廖老说了,这件事和叶晨无关。但是,从廖老的眼神中,很明显,不是无关的那种。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廖文恩把面前那杯茶都喝完后,抬头看向他说道:“你去把门口,窗口,都给关上,不让外面的人听到。”难道还有那么重要的事?叶晨没想到,出到外面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路过。叶晨把窗口的窗帘布放下,把门关紧,不让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话,廖文恩看向他说道:“这件事,在上海,暂时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告诉你,你绝对不能告诉给任何人,这是国家特级机密!”“国家机密?”叶晨没想到,还和国家给联系上了。“廖老,你说吧,我能够做到!”叶晨说道。“这件事,在昨天,上面中医协会,就有领导亲自来悄悄联系到我。国内某个农村出现类似人头瘟的状态,村里已经死了几十人,现在其他没有死去的村人,基本上,都是处在生死之间的状态,国家为了不引起外界的恐慌。国家暂时还没有向外界外漏,所以外面的记者和国外的人还不清楚。现在国家要从大城市,分别抽调一批中西医方面的医生,亲自过去对患者进行治疗,并且在最快的时间找出这种病的病源,防止出现大规模传播。”廖文恩盯着叶晨说道。叶晨真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但是,想起六年前那场南方瘟疫,那个时候,他还只有十二岁,没有离开过那个小镇,但是他从爷爷那里听说过。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幸好这种情况,暂时只是在那个村里面,而不是在大城市里面,否则,按照廖老说的那些话,怕是这起瘟疫,真的传开后,会是死很多人,甚至引起很大的社会恐慌。“廖老,难道是类似六年前那种情况?”叶晨问道。“可能是。但是,如果处理不好,可能更加严重!”廖老叹口气看向他说道。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国家,似乎总是多灾多难。但是,国家那么大,人口那么大,自然是什么事都会发生。再加上,廖文恩很清楚,自己是上海中医界代表,自然应该尽到责任。他同样很清楚,这件事处理得好,自己是英雄,处理不好,可能一去不回来,命留在那里了。廖文恩并不认为自己那样做,就是英雄,即使六年前那场瘟疫,同样有参与了,并且得到国家的奖励,但是,他真的并不希望国家再有出现这样的瘟疫。“廖老,现在那里的情况如何?”叶晨问道。“国家在封锁当中,那个村的周围,已经被军队包围住,现在外面的人只能进去,里面的人不能出来,至于死亡,可能还在继续上升!”廖老说道。现在这是国家特级机密,没有红头文件传达下来,只有通过口头传达。即使是那样,廖文恩知道,这起瘟疫处理起来,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是更加严重。“那应该如何做?”叶晨问道。“刚才我已经说了,国家从大城市各大医院,秘密抽调中西医名家,组成专家组前往那个地方。本来上海这边的中医组是由唐会长带头的,但是他在国外参加会议,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中医组由我带头负责。”“至于里面的中医组成员,应该有十多名。本来这件事,我不想告诉任何人,但是,想到你在这方面的医术不简单,我想告诉你,让你一起去参加。”廖文恩说完后看向他说道。这件事,既有政治任务在里面,同样有责任任务在里面。唐儒在国外开会,还不能回来。所以,这件事,上海中医组自然是由他带头。其实,由他带头同样没有什么。毕竟,六年前那起瘟疫,上海这边的中医组的带头人之一,同样是他。这件事,本来和叶晨无关,甚至和其他普通医生无关,只是和他有关而已。但是,想到叶晨的医术,怕是对这起瘟疫有很大的作用,他昨晚接到消息后,翻来覆去的思考中,他还是第一个想到了叶晨。但是,他想的,还是那样,能够去参加很容易,如果成功解决那个问题,同样是国家英雄。只是,如果是出事了,那可能一去不回,甚至到时出现的情况,直接被火葬埋在那个村里。廖文恩很欣赏叶晨在中医方面的才华,同样很欣赏叶晨的为人,再加上,叶晨还很年轻,如同一朵需要呵护的花朵那样,以后才能真正长出果实来。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思考,他都不希望叶晨出事,更是不希望叶晨参与到这件事里面。但是,面对那种情况,突然,想到叶晨的医术,又是觉得让他参加,说不定,会是将那件事给解决了。这才是廖文恩对叶晨犹豫不决在里面,其中包括了对叶晨的欣赏,关心,友情,甚至亲情在里面,因为他已经不知不觉,把叶晨当成自己孙儿一辈那样来对待。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颇有骨气的刘大宝,最后还是没有接受叶晨那笔钱,无疑,这让叶晨更佩服刘大宝的为人。这种人,叶晨觉得,只要他认真,干什么事都一定会成功的。李小花有些不情愿地拉着刘小宝,带着那个旅行包往别墅外面出去的时候,刘大宝到门口那里的时候,叶晨和李安友他们,没想到,刘大宝直接跪在地上,向叶晨的方向连续跪拜三下。叶晨知道他是在感谢自己,但是,叶晨从来不希望别人那样跪拜感恩自己。毕竟,叶晨的思想没有那样封建,更是不希望得到刘大宝什么的感恩拜谢。叶晨急忙将刘大宝拉起来的时候,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只拜苍天和父母,以后你还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刘大宝点点头后,拉着小宝往外面出去,出到别墅区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只是,在他上车离开的那瞬间,脸上的泪水,还是忍不住留下来。或许,他来上海已经很多年了,什么都遇到过,但是,能够得到那样的帮助,只有这一次,同样只是遇ww.到叶晨这个人。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生,叶晨对他的恩情,自己什么时候能还回来。现在看到刘大宝一家远去后,马虎三人,同样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准备和叶晨一声,回他们原来住的出租房那边。“叶医生,我们走了!”李安友看向叶晨说道。“以后我们有时间,再好好聚一聚!”叶晨看向他们说道。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李安友这个人,能够站出来,甚至,没有贪那笔巨款,叶晨同样是很欣赏李安友的为人,把他当成李飞义一类人那样。看着三人离开后,现在别墅这里,转眼间,又剩下梅姨一个人。当然,在之前的时候,她已经习惯了。但是,人都是群居动物,喜欢和更多人住在一起,梅姨同样是那样,现在李安友那些人都走了,她一下子反而有些不适应了。“梅姨,这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你看管房子就行了!”叶晨把这个月的工资,以及别墅这里的花费,都打到梅姨的账号里面后,叶晨上到车上离开,往附属医院的方向过去。伍洪文在附属医院那里,前后接受治疗一周时间,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所以,现在叶晨要过去看看。在他开车来到附属医院门口,从车上下来,径直往伍洪文那间,显得更加幽静偏僻的病房过去。来到病房门口,叶晨敲了敲门,推开门的时候,倒是没想到,这位女护士居然换成了刘芸。“叶医生,你来了!”刘芸看到是叶晨的时候,显得很高兴。叶晨点点头,往里面进去的时候,里面很黑,没有任何灯光。不过,他能够看到伍洪文的妻子,还有病床上一直缩在角落那里的伍洪文。从一周前叶晨开始给伍洪文进行治疗后,伍洪文每天都在喝那副药剂。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如何,有时清醒,有些糊涂说胡话。当然,在清醒的时候,他还是很担心自己,会那样如同疯狗那样死去。现在看到叶晨来的时候,伍洪文的妻子张月英,急忙站起来向叶晨打招呼道:“叶医生。”“伍夫人,你丈夫的情况如何了?”叶晨问道。“我也不清楚。”张月英无奈说道。现在这见病房里面,还是属于比较干燥的。但是,因为伍洪文三怕,再加上,现在的天气那么闷热,无疑在这里,女护士刘芸和张月英两女,都是很难受的那种。本身伍洪文因为癫狂症发作,他现在的难受,他自己知道。但是,不用受到那三怕的刺激,反而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伍先生,我现在过来帮你检查!”叶晨看向伍洪文说道。现在伍洪文的状态,实际上,大部分时间,还是处在清醒的状态。所以,在听到叶晨的话后,急忙向叶晨靠近。可能是因为有一周多时间没有洗澡,外面天气又热,里面更是闷热,这样的情况下,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味,还真的有些难闻。其实,现在伍洪文的情况,如果不能吹风扇和吹空调的情况下,可以借助一些冰块的作用,让这间房变得阴凉起来。现在那些,叶晨自然要和廖老提起才行。叶晨拿来小电筒给伍洪文检查舌象的时候,发现他的舌象没有原来那么黑了,至于脉象,还是和上周类似处在脉弦紧的状态。“你现在下面的情况如何?还有出现流血瘀血的状态吗?”叶晨问道。“叶医生,丁副主任昨天给他检查的时候,发现原来那种状态得到改善!”旁边的女护士刘芸说道。“这样看来,那副药剂有效,起到对症下药的效果了。”当初,叶晨开的药方,正是通过将伍洪文体内的狂犬病病毒,就渗入到他血液的病毒,通过屁股逐渐排出来。其实,中医和西医最大的区别,面对疾病病毒的时候,很多时候,中医是让患者躲开病毒,远离,就是通过中药味来让那些六淫离开身体,让患者身体恢复正常。西医,则是通过药物来杀毒,将病毒彻底杀掉了,以为患者就没事了。这两种治疗的概念不同,所以治疗的方法和效果完全不同。中医主要目的是让人融合自然,和谐自然,让自己可以置身于自然中不受到影响,这和中医最初的发展和起源又是有很大的关联。现在给伍洪文的治疗,明显是有效了,叶晨看向那位女护士刘芸说道:“继续按照那副药方给他煎药!”叶晨没有再给伍洪文开出新药方针对他现在的病症,因为初诊那副药剂药效,自然不用那么快开新的药方。很多时候,中医名方和其他药方不同,并不是说他古代名医流传的药方,而是它由古代很多医生,经过治疗不少患者,最后总结出来的药方。无疑,叶晨给伍洪文开的那张初诊的药方,同样是一张那样的名方,叶晨再按照伍洪文的情况,在那药量上显得不同而已。从那间病房里面出来的时候,叶晨看向伍洪文的妻子张月英说道:“伍夫人,伍先生的情况,明显有好转,你不用担心,我想最多一个月时间,他就会完全康复!”张月英还是不太敢相信,但是刘芸则是不同了。从知道叶晨在附属医院看病救人后,再到上一次将那么严重的林坤的病给治好,她是亲眼看到了。所以,现在更是佩服叶晨。叶晨和张月英说完,往廖老那间办公室走去的时候,他却是不知道,廖文恩同样在在办公室里面,犹豫是不是应该找叶晨。所以,现在廖文恩在办公室里面,来回走着,那种犹豫和艰难的选择,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在叶道看来,有时,医德要比医术更重要。一个为医者,如果连最基本的医德都没有,那么他即使医术最好,始终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医生。很明显,对叶晨的医德,叶道还是很满意,觉得自己这些年没有教错他。以叶晨现在所作所为,他知道,即使叶晨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轻易地活下来。听到叶晨说完那句话,叶道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自然是赞他做的很对。现在他同样给那位老人煎好第一剂的药汤,让那位小林给老人喂下后,其他药剂,自然是交给小林,或者其他负责人来负责。在叶道穿上那套雨衣,上到叶晨那辆摩托车上后,现在头上还是下着大雨,但是,没有刚才那种黑沉沉。所以,现在即使是黑夜的情况下,往那棵被雷劈中的大树看过去,众人看得更加清楚。“这棵树应该是无辜的,只是能不能再活下来发芽就不知道了?”叶晨说道。这棵大树即使再高,同样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引来天雷被劈,肯定是有其他关系的。但是,叶晨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自然不会再去多问。看到爷爷已经穿好那件雨衣,拿好那个小药箱,在这个村民的亲自送到村口那里,叶晨让他们回去可以了。从那个小林骑着自行车过来到现在,前后只是两个小时而已,但是,今晚这件事,对叶晨来说,也是有些震撼。原以为,他只是在书上有看到过这些不肖子孙外,没想到,在现实中还真的遇到了。回到那栋木屋下面,叶晨让爷爷抓紧他,他加油直接冲上去,再把摩托车停下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廖冰雪已经从楼上下来。现在叶晨的头发和衣服,有都被淋湿了,只是因为刚才来回走动,又是开着摩托车的情况下,身上自然是湿掉了。廖冰雪急忙拿来毛巾给他擦干头上的头发后,让他赶快先去洗一个热水澡。叶晨的体质要比普通人强许多,自然不怕感冒那些。但是,看到廖冰雪担心的样子,他心中还是有些高兴,有些感动,他只能先给自己煮了一桶水来洗一个热水澡。两人在那烧柴煮热水的时候,叶晨看了看时间,现在同样到了晚上的七八点,应该做晚饭了。所以,在煮热水洗澡的情况,顺便杀一个家鸭,然后等水热了,将那个被杀掉的家鸭滚两滚,就可以拔毛了。在之前,廖冰雪在上海的时候,虽然经常做饭菜,但是,那些家鸭都是商家老板已经杀好拔毛了。不过,现在不知道是为了表现自己,还是其他,她总是显得很主动。当然,现在她也问问,刚才那个村那里,那位老人到底是什么原因中了毒?刚才叶晨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和她说清楚,现在叶晨说出来的时候,廖冰雪更是注意到这里面的伦理伤害。当然,这种事,居然还有人做得出,真的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然,她知道,叶晨的爷爷医术,真的很厉害,居然那样可以将那位老人救下来。叶晨洗完澡出来,廖冰雪已经将那只家鸭的毛,全部都拔掉,然后再用来斩切那些,自然是叶晨来做。这里自己再配上一些中药材来煲汤,那家鸭的鸭汤,味道自然是非常好,再用那些鸭肉来炒几味家菜,那味道更不错。叶晨,爷爷,廖冰雪三人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倒是没有说什么,而是边吃边看向外面依然下着大雨的天空。现在廖冰雪发现叶晨的爷爷,虽然平常很少话说,但是,他觉得叶道和她爷爷一样,在性格上有些时候也是很相似。现在三人吃完晚饭后,廖冰雪主动收拾碗筷的时候,叶道更是笑了笑看着这两人,很明显,他是很满意叶晨找的这位长得不错,又勤劳的廖冰雪。他同样更是认定这两人的关系,可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叶道先回他的药方,整理一下刚才给那位老人开的药方,并且将对方的症状记录下来,算是整理这些医案。这些医案,对他很重要,同样对以后的叶晨很重要。除了可以不时总结自己的经验外,更是可以以后再研究。叶晨等廖冰雪洗完澡,和她上到二楼上,趴在二楼的窗口,看向夜色大雨下的杏林,还有赵家村,自然是显得更美。廖冰雪和叶晨说过,她喜欢下雨天,特别是晚上的下雨天。现在来到农村这里,更是看到原汁原味的农村大雨夜色,她更是喜欢。她在静静地看着,同样想起自己的爷爷,也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到底如何了?“叶晨,你什么时候准备回上海?”廖冰雪问道。现在才回来这个村几天,但是,她知道叶晨肯定还是回上海的。“再过几天吧,我再想多陪陪爷爷。”叶晨说道。廖冰雪在这看着外面的雨水,叶晨下到楼下,看着那个呆萌的猫头鹰缩在那里,发现它翅膀那个受伤的地方,已经结疤了,但是那里因为原来毛掉了,现在自然没有那么快长出来。看到它应该也是累了,本来叶晨想继续拿着干地龙泡湿给它吃,但是,那些蚯蚓实在是没有什么营养,猫头鹰又是杂食动物,几乎是比它小的小动物,可能都可以作为食物。所以,叶晨将那刚才特意留下来的一些鸭肠拿过来给这只猫头鹰吃。平常有人看到猫头鹰会偷鸡吃,甚至直接将地面上的鸡,抓住然后带到天上,再扔下来,将鸡砸死后,再吃下去,说明猫头鹰对那些家禽也是很感兴趣的。在他将那些没有煮的,是生的鸭肠拿过来的时候,这只猫头鹰看到后,果然是直接用那锋利的鹰嘴吃了起来。那些鸭肠全部都被它吃下去后,这只呆萌的猫头鹰,显得比刚才更有精神,叶晨再把一碗水放在它面前,自然是让它喝下去。“唉!等你完全好了,我可能也要离开这里了。”叶晨是这样看着这只猫头鹰说的。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刘亦菲的潜规则




(阿花情感故事)

附件:

专题推荐


© 刘亦菲的潜规则情感下载程序:仅供情感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